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社会动态 > 正文

雍和宫大年初一共有7.6万人上香 队伍长达七八百米

本文作者: 5年前 (2014-02-04)

1月31日,雍和宫,几位香客在香炉前点香一名香客将香举过头顶祈福香客们在门口排队,不少人天没亮就来了…

1月31日,雍和宫,几位香客在香炉前点香



一名香客将香举过头顶祈福

香客们在门口排队,不少人天没亮就来了

早上7时,在门口排了20小时的王先生(中)跑在第三位

工作人员用扬声器提醒香客按顺序入场,禁烧外香

    中国佛学网北京讯 大年初一,在阵阵钟声和袅袅青烟中,众多民众以雍和宫敬香祈福的方式,开启新年第一天。据雍和宫方面统计,2014年1月31日,全天共有7.6万人上香,比去年同期增加5000多人。

    雍和宫外敬香队伍长达七八百米

    清晨6时许,天还未亮,雍和宫大街上路灯闪耀,排队敬香的队伍已从雍和宫排至北新桥十字路口,长达七八百米。

    一位维持秩序的民警说,除夕夜就有人在雍和宫外占位等候了。附近的居民还给香客们送来热茶。队伍前列的38岁王先生特意从湖北赶来,他说,为烧头香,他在腊月三十就已赶来,在外守候了20小时。

    消防车在胡同口待命。站成人墙的武警战士们站在队伍中,把人们隔成3个方阵。

    在零下2℃的寒风里,人们裹紧厚厚的棉衣,又搓手,又跺脚,等待着雍和宫开门迎客。有人希望能抢得头香,有人只希望在新年第一天为家人求得全年健康平安。

    6时40分许,家住朝阳区的张女士和女儿站在队伍末端,翘首期盼队伍移动,她说,刚过6时就出门了,由于雍和宫周围路段实行交通管制,附近无法停车,穿过胡同绕了很大一圈才找到“大部队”。

    “换苹果,求平安”

    上午7时,紧闭的雍和宫大门缓缓打开,寺院内的工作人员和保安手挽手,挡在队伍前面,防止人们因拥挤出现意外。

    香客们通过U形的通道,有序经过安检、买票、检票,接着便向大殿而去。五颜六色的经幡在宫殿上空随风摇曳,迎接着为新年祈福的香客。王先生和另一位男子几乎同时冲过昭泰门,但他们因为太急忘记领香。

    通道上,工作人员为民众发放免费的环保香。天王殿的两个青铜狮子前,各摆放着16个烛台,人们在此点燃手中的香,在大殿前向东、西、南、北四方敬拜,而后插到香炉里。一位女士将一只自带的苹果,递给一位年轻的僧侣,僧侣接过,还给她一只祭台上的苹果。“换苹果,求平安。”

    7时20分许,雍和宫上空已是青烟缭绕。一些人在钟楼排队,敲响新年的钟声。

    新年的第一缕阳光,从五色的经幡间穿过,照耀着祈福的民众。

    大年初一多地寺庙香客抢烧“头香”

    彻夜排队、摩肩接踵、隔墙扔香、高价炒作。大年初一,各地寺庙都挤满了抢头香的人。在藏传佛教名寺雍和宫门前,记者采访时发现,站在队伍前列的人都是彻夜排队等候。

    近年来,“抢头香”这一现象日益火爆,彻夜排队已是常态。每年都有各类大小事故发生,要么烧着头发、烧破脸,要么存在火灾隐患。为确保人员安全,湖南南岳大庙甚至停止了法会活动。

    佛教界人士则指出,一些人对“头香”理解存在误区。

    彻夜排队、隔墙扔香、争抢高香

    每年大年初一,烧“头炷香”的人都会一早在寺院门前排起长队。早上5时30分,位于北京市闹市区的藏传佛教名寺雍和宫门前,已经排起了至少百米的长队。到早上7时,队伍已经排到了一公里开外的北新桥。

    排在第一位的是从武汉赶来的王先生。他告诉记者,在29日下午,他就来到了雍和宫,他的心愿是马年“财运亨通”。

    点上头香许下新春愿望,不仅是雍和宫,各地寺庙在年初一的早上都被信众们踩破了门槛。在南京鸡鸣寺、栖霞寺、清凉寺、玄奘寺,赶来上头香的信众们都彻夜守候,为的就是能够拔得头筹。

    据了解,江苏扬州一年一度的观音庙会曾引来10万人抢头香,警方排成人墙防踩踏,很多人没办法靠近香海,甚至把手中的香直接往里扔进去。而扔香的准头不够,往往会扔到前面人的头上或身上,有的则直接扔到了香海后面的山林里。

    江苏省苏州市为配合“烧头香”习俗的特殊需要,物价部门同意部分寺庙道观临时“提价”,如西园寺1月30日21时(除夕夜)至1月31日(年初一)6时对外开放期间,门票价格由平时的25元提高为50元。然而,即便如此,也难以阻挡如潮的香客。

    还有不少香客崇尚烧“大香”“高香”。在雍和宫,记者看到,部分香客将寺院赠送的环保香放在一边,而烧起了自己带进来的“大香”,又粗又长。一位来自河北的香客告诉记者,“香越长,来年的运气就越好”。

    花钱买第一:累了自己,埋了隐患

    对于民间的“头炷香”狂热,雍和宫住持胡雪峰喇嘛表示,佛家其实并没有“头炷香”一说。

    “抢烧头炷香是一个误区,烧不烧头炷香,与虔诚与否没有关系,也不会因此而获得更多的福报,如果相信烧了头炷香就有更多福气,就是与佛做交易,不是信佛。”胡雪峰喇嘛说。

    那么,上“头香”的风俗是何时开始流传的?民俗学家、中国民间文艺研究所所长向云驹说,头炷香源于清朝末年慈禧太后在皇宫的做法,最早兴起是在东岳庙,后广泛流传。也有说法称这一习俗起源于宋代,原指寺庙新年的“头炉香”,大年三十约11点至年初一1点之间,在这个时间段市民烧的第一支或是最后一支均可以算是“头香”。

    虽然佛家不认“头香”,但不少人仍乐此不疲。南京玄奘寺住持传真法师告诉记者,每年年初一或者其他庙会时,都会有很多市民彻夜排队争抢头香,甚至有人带着除夕年夜饭排队。


    火爆之余,这一习俗也出现了异化。一些信众和游客为求功德,热衷烧高香、大香、粗香,烧大把香,使得寺院烟尘弥漫,不利于环境保护。近日,网民在微博爆料,浙江某禅寺新佛殿供奉佛像开光,第一支上香叫价118000元。记者致电该寺院,相关人士证实的确有这个价目表。

    众人争抢“头香”的风俗还带来了安全隐患。湖南南岳大庙则于春节前宣布今年停办“幸运香火”即抢头香民俗活动。南岳区委宣传部负责人表示,2014年南岳决定停办“抢头香”法会活动是为了确保南岳大庙古建筑安全和进庙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倡导烧小香、烧环保香

    “抢头香实在是人们对烧香这一佛教仪式的错会。”清凉寺住持、南京市佛教协会副会长理海法师说。他表示,一些人花钱买“头香”,以为有钱就能买到平安,烧高香就能实现愿望,在这背后是商人求利炒作故意错误引导信众,是对头香、高香的世俗化炒作,应当极力避免。

    雍和宫2013年12月10日起已开始向每位入寺信众发放环保短香,每人一把,含61支香,每支长约25厘米,外形短小,由松木粉、柏木粉等天然材料制成,符合环保标准。

    胡雪峰喇嘛表示,目前民间流行烧“头香”“高香”,反映了社会上存在一定的浮躁风气,需要积极的引导。宗教信仰,贵在心诚。人们应该在生活中保持平常心,积德行善,信而不迷。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