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文化动态 > 正文

胥洪侠著《观音探源》一书正式出版 李利安教授作序

本文作者: 8年前 (2011-07-20)

中国佛学网四川讯 由四川省遂宁市胥洪侠先生所撰著的《观音探源》一书于近期正式出版发行。本…

 

胥洪侠著《观音探源》一书正式出版 李利安教授作序

 

    中国佛学网四川讯 由四川省遂宁市胥洪侠先生所撰著的《观音探源》一书于近期正式出版发行。本书共16万字,由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全书分为上中下三篇和附录共四个部分,除了探讨遂宁观音文化之外,还对遂宁珍藏的相关历史文献进行了整理,并附与偶很多图表,可谓体系完整,内容丰富。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所长李利安教授为本书作序,序言全文如下: 

 

今年暑假期间,四川遂宁的胥洪侠先生给我邮递了一部十余万字的书稿,后来又用电子邮箱陆续发来四五种资料,说是要形成一本名叫《观音探源》的书,让我给这本书写一个序言。我假期一直极忙,实在是没有时间去拜读他的大作。与此同时,胥先生多次电话和来信催促,并两度特快专递,发来相关资料。我为其热情和真诚所感,加之自己与观音的不解因缘,所以不能不静下心来,拜读他的作品,并由此得以再次领略遂宁的观音文化。

我拿到的胥先生的这本书由纸质和电子版两种形式、多种体裁的文献构成,我一时还搞不清准确而全面的内容体系,所以也无法有一个具体而确定的看法。不过,根据我认真拜读和随意翻看的部分,我想该书的基本特性与核心思想还是比较清楚的。作者怀抱着一腔故土热情,试图证明中国化观音与遂宁的渊源关系,并用很大的篇幅探讨和介绍了遂宁民间观音信仰的历史演变和当代流传情况,同时还就开发利用这种文化资源提出很多具体的建议,其中不无具有战略意义的思想。我相信这是民间观音信仰研究领域的又一个重要成果,甚至某种程度上说已经融进新时期中国民间观音信仰体系之中,成为塑造和推动中国民间观音信仰进一步发展的重要元素。中国的文化尤其是民间文化其实就是在经历胥先生这样的大胆探索、系统梳理和总结肯定之后才逐渐定型并流传后代的。所以,这种学术与文化水乳交融式的研究堪称中国民间文化的活水源头,也是民间观音文化不断发展的内在动力和外在途径。

我过去是学习历史的后来转入佛教历史的研究。博士论文写的是印度观音信仰的渊源及其向中国的传播,后来修改完善形成40万字的《观音信仰的渊源于传播》这本书。与此同时,发表观音研究方面的学术论文三十多篇。在以前的这些研究中,我比较喜欢从确凿的历史文献中寻找观音信仰的历史轨迹,这种正统历史学的方法使自己形成一种比较古板的资源取舍原则和狭窄的资料获取范围,并在清理和利用史料方面形成保守谨慎的认识标准。如今看到像胥先生这样的很多民间观音研究著作,其思想观点之大胆创新,研究方法之灵活多样,资料取舍之轻松自如,研究目标之具体实在,研究价值之直接鲜明,都使我大开眼界。他们身处民间观音文化的遗产厚积地和依然活跃地,朝夕相随,耳濡目染,不但情深意切,而且心领神会,所以他们的资源运用和推理结论都呈现出自如洒脱、轻松圆融的特点,我感觉这种来自民间文化第一线的研究不但是激情满怀的,而且是神韵十足的;不但是新鲜活泼的,而且是富有价值的。胥先生的大作让我再次感受到民间研究力量的无穷魅力。这种新鲜而富有活力的学术活动以地方文化为研究的对象,以民间为传播的阵地,以现实社会为关注的基础,本质上是一种民间文化的再塑造与民间文化的再发展过程。从这个意义上讲,这种研究本身不但是值得赞赏的,而且是值得冷静关注和理性研究的

我认为,遂宁作为观音文化之乡,其理据主要在中国民间观音文化在遂宁的源远流长与极富个性的现实存在和充满活力的继续传承。事实上,遂宁在观音文化方面的确有其独到之处,一方面观音文化在这里的历史积淀极为丰厚,另一方面,观音信仰在这里的现实流行依然强劲不衰。所以,尽管全国还有很多类似遂宁这样的观音文化富积之地,但遂宁独占“观音文化之乡”这个称号我还是赞成的。这一观点在我2008年去遂宁考察期间就已经明确表达过了。因此,从总体上看,尽管遂宁的观音文化中富含正统观音信仰的核心内容,但基本上还是属于中国三大观音文化体系之中的民间观音文化体系。这种观音文化具有既不同于正统汉传佛教观音文化,也不同于藏传佛教观音文化的特点。这种摆脱了传统经典束缚、但又同正统佛教义理相通的民间观音文化,在宗教上呈现出神圣的信仰性,在流传阶层上呈现出明显的民众性,在社会影响上呈现出鲜明的生活性,在文化特性上呈现出独特的民俗性,在修行实践上呈现出相对的简易性,在现实价值上呈现出强烈劝善性,其文学价值、审美价值、净心价值、养生价值、娱乐价值等也隐藏在信仰与民俗的背后,并始终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所以,这种民间观音文化也是一种具有积极意义的文化遗产,应该认真挖掘和整理,并在扬弃的基础上继承和不断传播。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这种民间文化所携带的诸多复杂文化因素,尤其是要妥善处理民间信仰与科学理性、宗教活动与经济开发、文化传统与文化革新等一系列传统与现代的复杂关系,冷静而理性地评价和认识祖先遗存下来的文化资源,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分类而科学地鉴别和保护这些文化资源,妥善而长远地开发和利用这些文化资源,从而既大力发挥其在信仰、民俗、文学、美学、哲学、艺术、养生等方面的文化价值,也全面发挥其在道德提升、人心安顿、和缓矛盾、借神为乐等方面的社会价值,并在彰显文化价值和社会价值的前提下稳妥地发挥其旅游开发方面的经济价值

胥洪侠先生对遂宁地区的观音文化抱有深厚的感情,为了家乡的文化建设和资源开发利用事业,他克服重重困难,在退休后依然四处奔波,查找资料,巡礼寺院,考察遗迹,访问专家,搜集传说,然后再潜心研究思考,反复修改整理,形成系列性文章,在民间观音文化研究领域作出了可贵的探索,形成很多非常有价值的成果,实在是可敬可佩。这种在地方文化资源挖掘与价值弘扬方面的忘我情怀和进取精神,正是中华民族文化传承与文明推广方面的深层动力。在胥先生的研究中,我们不但可以看到文献梳理与现场考察的紧密结合,民间传说与史料记载的彼此呼应,也可以看到历史与现实的一体圆融,感情与史实的相辅相成,这种研究摆脱了一般学术原则的束缚,形成鲜明的个性特征,有力地推动着遂宁观音文化内涵的不断丰满与价值的进一步彰显。我衷心祝愿胥先生的研究不断深化和提升,并发挥其现实指导价值,我更期盼遂宁的民间观音文化经过我们这个时代的洗礼而变得更加清朗纯净,更加温馨和谐,更加繁荣昌明,更加文明进步,从而成为一种内涵丰富、积极向上的先进文化,为人心的安顿和社会的和谐发挥更大的推动作用。

 

 

李利安

201092日于心苑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