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学术动态 > 正文

中华大藏经续编编纂工作会议在杭州召开

本文作者: 3年前 (2015-11-19)

会议现场 中国佛学网杭州南讯 《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续编》2015年编纂工作会议于11月1…

会议现场

    中国佛学网杭州南讯 《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续编》2015年编纂工作会议于1116日在杭州百合花酒店召开。来自南京大学、西北大学、浙江大学、上海社科院、浙江省社科院、陕西师范大学、山西五台山、上海师范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华书局等单位的部分编委出席了会议。会议由李申副主编主持,张新鹰副主编代杜继文常务副主编汇报编藏工作进展情况,杨维中、吕建福、李利安、傳新毅、李明友、业露华、陈永革等编委就工作进展与存在问题等发了言。中华书局副总编冯宝志先生就编藏工作相关问题作了说明,杜继文常务副主编进行了总结发言。 《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续编》之甲编截止目前已收稿1279种,共计8886万字,定稿1066种,7711万字。乙编收稿3425万字,定稿3425万字,甲乙两编合计收稿1亿2311万字,定稿1亿1136万字。

    1982年起由国务院古籍整理规划领导小组委托时任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所长、后来担任中国国家图书馆馆长的著名学者任继愈教授主持编纂的《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正编》,这是以国家的力量支持学术界整理编辑的一部新版汉文大藏经。《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正编》以1149—1173年在山西刻印、上世纪30年代在山西赵城县广胜寺发现的稀世孤本《赵城金藏》为基础,以历代大藏经有《千字文》帙号的部分为范围,对勘了包括《房山石经》在内的其他8种大藏经,共收录典籍1939种,约一亿多字。经过了13年、先后160人的艰苦努力,1994年底全书编纂完成,1997年由北京中华书局出齐全部106册。     

    此后,主编任继愈教授决定根据以往历代编纂大藏经的传统做法,继续组织力量整理编纂《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续编》,希望在得到国家支持的基础之上,争取社会各界包括海外友好人士各种形式的帮助,用大约10年左右的时间,把历代大藏经中没有收入《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正编》的部分和上面所提到的那些分散的文献资料,按照一定的系统和体例,整理编纂,蔚成巨制,与《正编》珠联璧合,建构起一座中国历史上收罗最为广泛、内容最为宏富的汉文佛教典籍宝库。据初步估算,《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续编》总字数约在二亿六千万字左右,是《正编》的一倍多,在形式上与《正编》最大的不同在于完全采用标点重排,其工程总量之大、技术难度之高,组织事项之繁、经费需求之巨,可想而知。

   

    杜继文常务副主编在会上说,在国家文化复兴战略中,佛教文化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而佛教文化在中国可以划分为寺院的佛教、文人的佛教以及民间的佛教三支。从哲学形态来看,则存在着有部体系、华严体系以及唯识体系等三种以及广泛渗透的般若学和彻底中国化的天台学等不同的体系(禅宗是融合型的,并没有自己独立的哲学体系)。佛教对中国文化的最大贡献,一是哲学思维能力的空前提升,二是信仰体系的构建。佛教开始进入中国的两汉是中国人思维能力最弱的时代,佛教的进入才得以一改哲学的平庸。而佛教信仰的输入则为中国建构起一个丰满宏阔的神灵世界,有效地抵制了一神的独霸性,促进了中华文化的多元一体性,并以圣凡统一的基本模式,创建了中国特有的文化体系。他说,佛教对中国文化的积极作用是非常明显的。

   

    杜继文常务副主编说,佛教文化在当代依然可以发挥积极的作用。但积极作用的发挥首先有赖于对佛教全面而准确的理解。他说,今天的佛教理论研究是否深入佛教的内部,值得我们反思。如果不能深入其中,我们的研究就只能游离在外面。佛教文献浩若烟海,需要整理汇编,但我们编辑的佛教文献不是要用来供在庙里的,而是要供人们学习与研究的。随着编藏工作的不断进展,倡导研究也将越来越成为未来工作的重点。为此,他建议中华书局支持出版一个佛教研究的刊物,促进中国佛教研究事业实现新的突破。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