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学术动态 > 正文

玄奘与丝绸之路学术研讨会:大会发言

本文作者: 3年前 (2015-12-09)

在此次会议闭幕前,29日上午“玄奘与丝绸之路学术研讨会”主题论坛举行。论坛由陕西省社会科学院…


    在此次会议闭幕前,29日上午“玄奘与丝绸之路学术研讨会”主题论坛举行。论坛由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宗教研究所王亚荣研究员主持,北京大学宗教文化研究院院长张志刚、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王志远、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学院院长刘成有、陕西省佛教协会副会长明舒法师、华东师范大学宗教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李向平等五位学者和法师作了论坛发言。


张志刚:玄奘取经是“文化回馈”的范例

    张志刚教授以哲学思辨和跨文化、跨宗教的国际视野,以《试论人类文明交流的一种新境界——以“佛教中国化”为例,从“玄奘取经”说起》为题,从整个人类文明交流的角度重新思考玄奘取经和基督教的中国化问题,围绕中国文化走出去的重大课题提出了“文化回馈”的新概念,提供了外来宗教中国化比较研究的新视角,指出了理论价值与现实意义相结合的新境界。
张教授界定了“文化回馈”的概念,即:某个文明社会曾从另一种文明那里学到了某些优秀的文化因素或先进的文化成果,诸如科学、技术、文学、艺术、哲学、宗教等方面的,然后历经磨合而融入本土文化,又经千锤百炼而锻造成富有本土文化特色的发明、工艺、作品、理论、学说、思想、精神、智慧等,此时再将这些更出色、更成熟的文化硕果,回馈或回报给整个人类文明世界。玄奘取经正好是这种“文化回馈”、“文化互鉴”的范例。关于“新视角”的阐发,张教授认为,玄奘法师“求诸经”、“求诸文”、“求诸行”的“三求”是这方面成功的模范和表率。而人类文明交流的“新境界”,有助于提升人类文明交流与互鉴的理念,有助于继承与弘扬中国文化的优良传统,有助于推进并深化人类文明的交流互鉴。

王志远:弥合矛盾  贡献巨大

    王志远研究员以《玄奘在中印文化交往中的贡献及其现代启示》为题讲了玄奘研究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玄奘取经回来后翻译经典,纠错指缪,从理论上弥合佛学中的矛盾,把法相唯识学推向一个宗派的高度。这是玄奘研究中的重点。二是玄奘在印度所取得的巨大成就,赢得了印度和国内的广泛尊重,他在海外的成就也是对全人类的贡献。第三,玄奘的成就绝不仅仅表现在佛学上,他的《大唐西域记》被译成多种文字,受到不同学科的关注。最后,王志远研究员提出一个沉重而又绕不开的重大理论问题,也是极具现实意义并且需要落实操作的问题,那就是一种外来思想如何变成中国的思想,中国本土的思想又如何走出去?这一问题正好与张志刚教授的发言相互呼应。

刘成有:《起信论》意义重大

    刘成有教授多年致力于中国近现代佛学的研究,他以学术史、思想史的视野切入玄奘与丝绸之路,以一部论典引起的诸多问题阐发文化交流与对话争鸣中的重大问题。刘教授以《<大乘起信论>与丝绸之路上的文明交流》为题,阐述了与《大乘起信论》相关的理论观点、学术方法以及中印佛教交流与中国佛教发展的诸多问题。《大乘起信论》的很多注疏是在长安完成的,这就与长安佛教及丝绸之路发生千丝万缕的联系。刘教授认为,《大乘起信论》在中国乃至东亚佛教中的意义非常重大,二十世纪东亚佛教争论的一大焦点就是围绕《大乘起信论》展开的,至今《起信论》的问题也不能回避,《起信论》所涉及的如来藏思想如果放在更大的思想史背景中也有意义。大小乘佛教同时传入中国,但中国有选择地接受了大乘思想,而且使在印度佛教中不占主流地位的如来藏思想成为中国佛教的主流,在吸收印度佛教思想的同时不断创新,这是以儒家思想为奠基的。佛教中国化十个漫长的过程,但从《起信论》能看出佛教中国化的逻辑思路。

明舒法师:玄奘如明月  映照佛学星空

    明舒法师作为出家人,他的发言满含宗教感情和忧患意识,同时又不乏理性的批判精神。明舒法师以《菩提道上的勇士,中华民族的脊梁——感悟玄奘大师的精神和情操》为题进行演讲。他认为,佛法东渐,传入中华逾二千年,原生于印度的佛法在中国弘扬光大,发展出了以大乘佛法为主的八大宗派,其间高僧辈出。然而,如同浩瀚星空中的一轮明月,集精通三藏的大师、伟大的翻译家、教育家、旅行家、享誉世界的文化名人等众多美誉于一身的,唯有玄奘大师。他以十七年的艰苦旅行、求学和交流,为各国各民族建起一座友谊的桥梁。玄奘大师又以十九年的精勤译讲,为我国留下了一份巨大的文化遗产。玄奘大师一生的行迹,完全体现了大乘佛子身心与法相合,愿行合一,完美地诠释了践行菩萨道、上求佛法下化众生的精神。尤其是当今社会物欲横流,信仰缺失,佛教圣脉一发危秋之际,无论是佛教界还是整个社会,都急需认真总结、研究和继承玄奘大师的精神,以此充实我国中华民族的脊梁。

李向平:尊佛性  道问学

    李向平教授以佛教史为背景,以社会学为视界,以哲学思辨为理论利器,以强烈的问题意识为引导,展开了他《“玄奘精神”:中国佛教象征与跨国交流名片》的演讲。李教授早年研究近代佛教,由于探讨法相唯识学的复兴问题而关注玄奘。他敏锐第捕捉到玄奘学术精神的实质,那就是——尊佛性,道问学。玄奘是学问僧,在修学过程中把问题意识变成学术的动力,以问学来振兴佛教。认识世界和认识自我、性本觉与性始觉等都是佛教的根本问题,法相唯识学一直是以“道问学”来“尊佛性”,在两者的张力中不断前进。他还对中国当代佛教和文化的继承与创新提出了具体的建议。李教授指出,当下的中国佛教要走出去,怎么重构玄奘精神是文明互鉴的重要方面。

王亚荣:即忧心忡忡又乐观向上

    每位学者和法师的发言之后,王亚荣研究员随即作出评议。王亚荣认为,张志刚教授在探索中遇到的理论和实践困境是带有中国文化普遍性的问题,如此迫切又如此难以解决,可以“有章可循,无路可走”八个字来概括。对于王志远研究员的发言,王亚荣认为,他表现出担当精神和责任感,即忧心忡忡又乐观向上,这就是玄奘精神的体现。针对刘成有教授的发言,王亚荣研究员认为,研究中国佛教不能不看《大乘起信论》,我们应该把一个人说不清楚的问题,让大家共同来探讨。在世界宗教之林中,佛教最讲智慧,经典最多,这也是玄奘留给我们的丰厚遗产。王亚荣研究员认为明舒法师继承了玄奘遗风,指出了当代中国佛教存在的一些问题。我们应该继承玄奘精神,以理服人,把前辈的思想进行现代诠释。王亚荣研究员高度赞赏李向平教授敏锐的洞察力,而且在敏锐的同时,还将思想变成可操作性的具体方案,这也是对玄奘精神的践行。各位都是“披甲执锐”,抓住大问题,从不同的角度讲出了不同的风貌。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