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法事动态 > 正文

雪漠:校园凶手的深层原因是信仰的丧失吗?

本文作者: 9年前 (2010-05-21)

近来,许多地方发生了凶手扑向校园、伤害无辜的孩子的恶性事件,甚至惊动了温家宝总理。 …

       近来,许多地方发生了凶手扑向校园、伤害无辜的孩子的恶性事件,甚至惊动了温家宝总理。

        对于那些穷凶极恶者,我们大多进行了遣责和诅咒。

        但很少有人会问:凶手为什么会这样?

       我发现,那些伤害孩子的凶手大多没有信仰,生活中没有盼头,热恼熏心,难以自主。生活中的诸多不如意渐渐淤积,无以排遣,久久成病–他们肯定是病人,肯定有某种心理疾病–当那心理疾病影响到了生理时,他们就会有一系列过激行为,危害社会。我们不能仅仅是一味地遣责他们。我们首先应该追问:他们为什么会这样?这里面,定然也有许多社会的原因。我们一定要问问自己,当那些凶手还没有成为凶手的当初,我们是不是力所能及地帮过他们?要知道,要是我们一味地冷漠,那么身边的许多积怨过多者,都可能成为未来的潜在凶手。
我的生活中常常出现类似的情形。

        多年之前,因为一件小事,我弟弟狠狠揍过他的女儿。那时,他的女儿只有七岁,十分可爱,但弟弟用尽全力地扇她耳光,只一巴掌,就将她打飞到院里。原因仅仅是她说了实话,说出了一件别人不该知道的事。

        但没人知道,那件小事,仅仅是小女孩挨揍的导火索。在此前,弟弟被乡上罚款–计划生育罚款,数额巨大;他开了家餐馆,也老是被工商税务骚扰勒索;他去外地打工,却被老板欺骗,领不到工资;还有各种各样的摊派和收费,更有各种各样的不如意–比如化肥猛涨价、粮价大跌等等。这诸多的不快,早淤积在弟弟心中,变成炸药了,而没有信仰的他,又不可能靠信仰的力量化解它们。久而久之,弟弟便越加沉默。于是,某天早晨,他女儿一说那事,弟弟便爆发了。在《大漠祭》《猎原》《白虎关》中,我就曾写过跟弟弟相似的农民的这种生存处境。没人知道,我侄儿的那顿巴掌,其实是替许多人挨的。同样,被凶手伤害的那些无辜的孩子,也替诸多“不平”的制造者挨了刀子。
这种例子有很多。

         有位伤害孩子的凶手甚至也这样说了。他说他这样做,就是想引起有关方面的注意。

        我们且不谈其行为的罪恶–我是遣责任何血腥和暴力的,更诅咒对孩子们的伤害。孩子们实在是太无辜了。–我更愿意追问那些凶手行凶的深层原因。

       笔者认为,除了时下流行于网上的诸多说法外,其深层原因,大致有以下三点:

        第一点,是信仰的丧失。时下,在某些人眼中,谈信仰甚至成了一种滑稽,更有人将提倡善行的佛教等同于迷信。我的小说,都受到出版社欢迎,但一旦其中有了佛教内容,处境便开始尴尬了。这很奇怪。我不明白,为啥一提倡“善”,便有人觉得敏感。其实,那些杀害孩子的凶手,肯定不是佛教徒。他们定然也会喜欢某种恶性的文化,但这类“恶文化”却正在畅行无阻,并没被政府明令禁止。君不见,那些流行的书籍和报刊中,更多的便是倡导欲望和及时行乐的文字。几乎所有的报纸中,篇幅最多的,便是教人们如何满足自己的欲望,可是没见任何一家政府出面干预。倒是谁一提倡佛教的行“善”,那文章就别想见报了。

        你也可以翻开历史,其中很少有真正的佛教徒造反者。虽有打着佛教旗号的那些附佛外道,他们也会干坏事,但狮子身上的虱子代表不了狮子本身。我曾在《被误解了的佛教文化》中写道:“佛教文化对‘善’的弘扬最成体系,有许多重要的理论和礼仪,更有诸多实践性的指南。有人谈善文化不谈佛教,或是别有用心地解读佛教,对佛家博大精深的哲学思想,片面地简单地等同于迷信。还有人甚至认为,它是用来麻痹、欺骗、愚弄人的一种工具或手段,甚至于以讹传讹,造出无数的谬论。这一切,都给佛教文化发挥更大积极意义设置了很多障碍。那种诸多的谤佛者,无异会成为人类文化的罪人。”

        我曾接受过一家著名网站的访谈,内容充实,有诸多精彩,但因为偶然涉及了一点佛教文化,结果便遭到冷遇,打入冷宫。其实,无论哪一家政府,并没有明文禁止佛教。虽然由于一些“近视眼”官员的错觉,造成了诸多“近视”的滑稽,但对于佛教文化,中国政府一向持肯定态度。我之所以愿意在凤凰网和大渡网上开辟专栏,便是欣赏这两家网站弘扬善文化的远见卓识,进而表达力所能及的敬意和支持。

        第二点,是社会的不公和时代的冷漠。正如日本鬼子在屠杀中国人之前被称为“日本人民”–虽然那“人民”随时会拿起枪再变成“鬼子”–一样,那些凶手在伤害孩子之前也不是罪人。他们跟我们一样,也有父母,也有朋友,也需要别人的关心爱护。他们可能有多种不如意,比如,买不起楼房,升不了官,发不了财。原因同样是因为,有人买了很多房子,有人当了官,有人发了财。当别人占有了那些资源时,老百姓便没了机会。要是这些老百姓想不通,再干些坏事,就成了我们所说的“凶手”。要是他们也能占据那么多的资源,想来是不会去行凶的。

        正因为资源有限,大批老百姓之所以得不到东西,是因为别人占有或是掠夺(比如土地)了那些资源。所以,我们认为的那种“成功者”的诸多“如意”,肯定会造成别的百姓包括那些凶手百姓的“不如意”。我们可以不像比尔·盖茨那样,把我们的财产跟世界人民共享,但我们却可以向许多不如意的人表示一点起码的尊重和慈悲,哪怕是一个笑脸。当整个世界的价值评价体系出了问题时,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当那些处于社会底层的凶手们在还没有成为凶手的当初,要是我们的社会能够多少给他们一点关爱和帮助的话,我相信,他们不一定非要将屠刀刺向几个孩子。

        我身边也有一些朋友,曾被认为是浪子或恶人,后来,他们都变好了。因为,我将他们当成了生病的孩子。我像母亲一样关爱那些有毛病的人。于是,那些可能杀人的人–有的甚至已经开始以杀动物泄愤,并扬言要杀人–后来都变好了,变成了帮助别人的好人。要知道,我们的冷漠–同时也是时代的冷漠,才让许多不一定要成为凶手的人,最终变成了凶手。他们定然受到了这个唯利是图的世界的挤压。他们的生存处境定然被挤压得很糟糕了。而他们的每一次被挤压,都定然有我们每个人的责任。因为,你定然也会认为:拥有大量的金钱或是权力,才算是成功。只要你也认可这标准,而不将道德做为成功的标准,那么你就应该承担一份责任。没有恶的土壤,便不会诞生恶行。

        我有位作家朋友,为了孩子的上学问题,他跑了二三十次公安局。他说他总算理解了以前为啥有人炸公安局。他说连他都有这念头了。他之所以没这样做,仅仅是因为他受到了良好的教育。我也是从愤青和混混成长为大手印行者的。我在“明白”之前的“愤青”时代,也想抱个炸药包,炸尽那些喝人民血的贪官们。我之所以没那样做,源于佛教文化对我的熏陶。可见,只要有了好的文化和教育,那些凶手,也完全可能变成“大大的良民”。试问,我们的社会,是不是为他们提供过良好的教育?

        遗憾的是,恰恰相反,我们的社会流行的,却是一种负面的概念和标准。以是故,倡导善行的佛教,才遭遇了诸多的滑稽。

        三是生理的原因。我曾在上海读研究生时学过一课。其内容,是在西方已成定论、而中国少有人知的一个常识。西方心理学家认为,那些杀人或喜欢伤人者,其实有着先天的生理缺陷。他们的某个染色体出了问题。西方科学家们研究了大量的凶手,都发现了这一点。就是说,那些凶手其实是病人。许多人在发病的时候,是控制不了自己的。他们大多被体内分泌的一种“毒素”控制着。当他们发现自己的失控时,事情大多已无法挽回。从这一点上来看,那些凶手其实是更需要社会关怀或治疗的一个群体。一个母亲–祖国也是我们的母亲–最应该疼爱的,其实是那些生病的孩子。当这种人受到良好的教育时–比如有了宗教信仰或是进行修行,其中的很大部分人是可以恢复健康的。西方科学研究表明,藏传佛教中的宝瓶气训练可以激活处于休眠状态的某种基因,这基因一旦被激活,人的心理和生理便会有很大的改观。许多本来处于很糟糕状态的人,通过正确的禅定训练,大多会升华生命。刘长乐先生和星云大师在某次对话中也涉及到这类内容。佛教中,将这种训练,称为熏习,所谓“诸恶莫做,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科学也证明,正确的心理和生理训练,确实可以升华生命。但由于那些“近视眼”们的误解,中国传统文化中许多可以改善生命和灵魂的瑰宝,被当成了迷信和垃圾,扔到阴山背后了。更多的掌权者,甚至异化为屠杀善文化的屠夫。

        综上所述,那些否定中国传统优秀文化–尤其是中国佛教文化的人,可能是造就凶手的一个重要助缘,他们甚至也是凶手之一。要是没有他们的无知宣传和有意阻碍,那些积怨过深的老百姓,也有可能接近善文化,进而脱胎换骨,变成好人。要是有了好的文化土壤,那些恶的“种子”,也许会发生“基因”突变,变成良种;那些潜在的凶手,更可能会重新做人。在佛经中,用一句成语概括了这种现象:“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至于其他学者谈到的原因,我就不多说了。他们是浇水止沸,我是釜底抽薪。世上万法,只有从心性入手,才会得到究竟的改善。

         单纯的技术,永远代替不了大道。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