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学术动态 > 正文

谢志斌:十载求学路 悠悠净土缘——《花开见佛:净土宗及其祖庭》后记

本文作者: 2年前 (2016-11-21)

敛目算来,今年刚好是我接触净土宗第十年。净土宗对我有相当大的影响,我对佛教的净土宗文化也始终抱…

  

谢志斌:十载求学路 悠悠净土缘——《花开见佛:净土宗及其祖庭》后记

敛目算来,今年刚好是我接触净土宗第十年。净土宗对我有相当大的影响,我对佛教的净土宗文化也始终抱有一种特殊的情感。

 

我出生和生长的家乡是一个佛教信仰和民间信仰氛围比较浓厚的县城,所以对于宗教似乎有一种天然的连接。我的祖母和外祖母都是佛教徒,也都修行念佛法门。我的祖母每天早晚都要在她的佛堂供水、烧香、念佛。我的外祖母晚年长期住在山上的寺院。我们当地有一座山叫做大像山,是丝绸之路上西北地区重要的古代佛教石窟遗址之一,因半山腰有始凿于北魏,完成于盛唐的32米释迦牟尼佛坐像而得名。从山底到山顶密集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寺院、宫观、殿堂、庙宇。雄踞山腰有一座永明寺,是甘谷县最大的佛教场所,在西北地区有一定影响,它就是一座净土宗道场,寺内有一座祖师堂,里面供奉的是净土宗十三代祖师像,所以当地以及周围地区的佛教信徒大多也都是净土宗信众。另外还有一座文昌阁,是我最熟悉、最有感情的去处,因为我外祖母曾长期在这里居住修行,我也曾经常跟着外祖母上山去寺院小住,寺院里的师父喜欢给我讲故事,早晚带着我做功课,教我唱诵各种佛教赞颂,教我敲打寺院做法事的各种法器。从那时候起就有机会亲近大像山的本逢长老、觉函法师、昌兴法师等大德,对我当时认识佛教有很大的帮助。

 

2006年,真正开启了我学习佛教的新历程。我还在上高中时,曾经看过一本书,那也是我最早认真看过的一本佛教书籍,应该说是我的佛教启蒙书,就是圆瑛法师所著的《劝修念佛法门》。这本书如今还在我的书房里,作为具有纪念意义的纪念品珍藏着。记得这本书好像也是我的外祖母从寺院拿回来放到我家,之后一直供之高阁。有一天,我打开那本落满灰尘的书,从此与净土宗结下不解之缘。记得那本书是蓝色封皮,纸质已泛黄,里面的文字半白半文,对于当时的我也并不算难懂,但是其中的故事和思想却深深地震撼了我,我对自己之前的知识和生活都产生了很大的反思和怀疑,我一遍遍地翻阅那本书,痴迷其中,逐渐地对念佛法门有了一个初步印象,从而认识了净土宗。

 

接下来的几年里,可以说我是在如饥似渴地学习佛教文化,那种对佛教文化的渴求和好奇,以及学习之后产生的愉悦,现在想来都是莫名其妙的,恐怕也是难以再有的了。每天一从学校回到家就迫不及待开始阅读佛教书籍,手不释卷,神游其中,乐此不疲。晚上用一个小小的电视机观看佛教讲法视频,每至深夜,流连忘返。

 

有一位法师在我接触净土宗初期对我的影响比较大,就是在今天佛教界极具争议的净空法师。从高中到大学期间有好几年,我坚持学习佛教文化,从净空法师的讲法资料中获取了大量的信息。所以无论如今他深陷何种真假难断、莫衷一是的争议漩涡中,也不论我今天回头审视又有多少新的体会,他在我当初学习净土文化的历程中都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后来,进一步的学习让我对净土宗又有了新的认识和更全面的体验。东林寺在我净土宗学习的过程中有很重要的影响。我曾多次拜访祖庭,蒙受教导,至今常怀感恩,始终有再访之愿。2009年,我到东林寺参加第六届“净土宗文化夏令营”,并随后参加了东林寺净宗学会举办的“第二届净土文化进修班”。翌年,我再次陪同我在西安美术学院所创建的“佛学社”的成员十余人同往东林寺参加夏令营。多次参访中,“第二届净土文化进修班”对我影响最大。当时,非常荣幸地听受了大安法师、彻性法师、济群法师、清净法师、宗修法师、会同法师、镜义法师以及王雷泉教授、王财贵教授、李天清居士等人精彩的课程和讲座,使我对净土宗教义有了一个全新的、较为系统的了解。同时和进修班同学们在一起,我也接触到了更多不同角度对净土宗的解读和意见,从此在净土宗学习上眼界大开。

 

在大学期间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曾每周选一天到西安卧龙寺的念佛堂体验全天念佛。念佛堂的老菩萨们都特别慈祥和蔼,那种清净、温暖,每次都能在我心灵深处给予慰藉和感动。其间有几次原卧龙寺方丈如诚长老亲自到念佛堂做开示,用铿锵有力的陕西方言谆谆教诲听众,“持戒念佛”、“惜福就是培福”。

 

2011年考入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开始师从李利安教授,这是我佛教学习历程上非常重要的一个机遇和转折。随着研究生期间宗教学的学习,我对宗教、佛教、净土宗的认识不断地变化、提升,后来也接触了佛教其他宗派的义理和修法,尤其与唐密、藏密、禅宗颇有缘分,也对其他各种宗教多有涉猎,但是始终没有放弃对净土宗的学习。

 

这次导师李利安教授安排我编写“中国汉传佛教八大宗派及其祖庭丛书”中净土宗部分,可谓天赐其便,也是一次很有意义的回顾和纪念。在编写过程中,导师悉心指导,不厌其烦地强调重点和特色所在,苦口婆心地鼓励鞭策认真推进。同时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出版社阔永红主编、事业部马乐惠主任也给予高度关注和支持,策划编辑高樱老师更是参与其中、全程指导。

 

这本书现在基本成型,心中不免欣喜和感叹,此书能成绝非一人之力。要由衷感谢为此书编写提供帮助、鼓励的各位贤达。书中部分文字由同门贤友提供,或者参考、引用了先贤的优秀成果。其中,善导以下的历代祖师传承部分,主要由贤弟陈昭谕撰写初稿,他对净土宗有多年的学习,也有深厚的感情和切实的体验,对祖师们的事迹和思想尤为熟悉,所以在此次撰写中给予了很大的帮助。在净土宗概述、祖师传记、祖庭寺院部分,还引用了导师李利安教授的《终南法脉》、师兄王宏涛的《西安佛教祖庭》、师兄崔峰的《终南高僧》、师兄李永斌的《终南古刹》等书中的部分内容,再次致以真挚的谢意。另外还要感谢安吉灵峰寺方丈慈满大和尚、弘愿寺编辑部总编宗道法师和佛导居士、五台山大圣竹林寺监学义护法师、南岳祝圣寺传圣法师、洋县佛教协会秘书长李心道先生、西安善导念佛团编辑部和童健居士、东林寺佛教艺术研究所和东林寺发行部等为我提供了重要的参考资料,还要感谢为我整理图片的好友董黎琼等人。总之,没有各位的帮助和鼓励,这本书的完成是遥遥无期的。

 

另外,本书原计划还有“诸宗导归净土僧俗心系安乐”一章,以及“当代弘扬净土宗的高僧”一节,主要写历史上净土宗祖师之外的其他佛教大师和著名居士对净土宗的推动与弘扬,以及当代部分知名法师的净土宗理念与贡献。我认为祖师传承体系内的净土宗是大家容易注意到,也是一直以来给予高度关注的部分,但这并不是中国净土宗的全部。祖师体系外的净土宗其实是很长一段时期内尤其宋代之后,有别于精英佛教的中国佛教传承主体和中国佛教信仰主要部分,如果能以这些大师和居士作为代表体现中国社会及中国佛教对净土宗的普遍接受,那净土宗的阐述将会显得更加饱满和生动。遗憾的是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展开撰写,深觉缺憾。但是万物本应不全之理,且待来日再完善详述吧。

 

最后,借用净土宗最为核心的万德洪名“阿弥陀佛”四字祝福大家,恭祝读者和所有人:“无量寿”—健康长寿无量;“无量光”—快乐智慧无量!

 

 谢志斌

2016915日于无事斋

 

谢志斌:十载求学路 悠悠净土缘——《花开见佛:净土宗及其祖庭》后记

 

谢志斌:十载求学路 悠悠净土缘——《花开见佛:净土宗及其祖庭》后记

 

谢志斌:十载求学路 悠悠净土缘——《花开见佛:净土宗及其祖庭》后记

 

 

谢志斌:十载求学路 悠悠净土缘——《花开见佛:净土宗及其祖庭》后记

 

 

 

出版发行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出版社(西安市科技路41)

    201611月第1  201611月第1次印刷

    787毫米×960毫米  1/16   

  价: 33

 

 

 (编辑:郭储)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