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文化动态 > 正文

追寻“终南山隐士”不如归隐于内心

本文作者: 7年前 (2012-03-04)

二十多年前,美国汉学家比尔波特来到中国,寻访传说中在终南山修行的隐士,著有作品《空谷幽兰》。自此,很…

二十多年前,美国汉学家比尔波特来到中国,寻访传说中在终南山修行的隐士,著有作品《空谷幽兰》。自此,很多人才知道有五千多位修行者隐居在陕西终南山中。他们住茅棚山洞,不接待生客,敲门需要暗号,不用手机,过着和一千年前一样的生活。(《2月16日新京报》)

一千年之隔在空间上可以多么接近,答案是仅仅一个小时车程。在距离西安市区一小时车程的终南山中,有五千多位来自全国各地的修行者隐居山谷,过着和一千年前一样的生活。这样的时空穿梭,的确给人以恍如隔世之感。尤其是穿越剧流行的当下,一个小时车程便可回到千年之前,恐将引发不少人的好奇心,而现代版“寻隐者而不遇”,更将吊起不少人一探究竟的兴趣。从这个角度来看,关于终南山隐士的新闻,会否成为对隐士文化生态的破坏,终南山还能否保持清静,隐士们的修行又会否被外界打扰,的确令人担忧。

的确,既然是隐士,当然是抱着一种出世的态度,至少,对于隐士们而言,如何超脱于现世的追逐之外,并转而寻觅内心的恬静自在,无疑是这一群体的生存态度。而之所以选择终南山这样的清幽宁静之地,也不过是为了让自己的心绪能够更少遭遇外界环境与世事纷争的侵扰罢了,至于生活环境上的出世,则不过是为心境的超脱创造一个更为便利的条件罢了。尤其是放诸当下中国世俗社会的物质化与趋利化的大环境下,想要“隐于市”,却不陷入俗世的纷争,并保持心绪的宁静超脱,的确并非易事。

只不过,隐士修行终南山,除了清幽的环境是个修行的好去处之外,显然也希望通过“避世”来实现“出世”,怎奈何,躲进了终南山,仍然不意味着与世隔绝,更不意味着俗世便不会来侵扰,无论是突如其来的旅游者,抑或是来自大众媒体的报道,隐来隐去,最终却反而成了媒体聚光灯下的群体,甚至因为隐而出了名,恐怕连隐士们自己都始料未及。

当然,媒体的聚焦,民众的兴趣,的确可能或多或少侵扰到隐士们的隐居生活。但是,来自世俗世界对于隐士群体的关注,除了好奇心驱使下的看热闹之外,却也很大程度上勾起了世俗大众对于生活本真的追问与心灵归属的追寻。即人生存在的意义,人生的目标究竟是什么,这些最基本的人生观问题,其实在有意无意之间又从被遗忘的角落被触发起来。的确,习惯了身处世俗的忙碌与追逐,很多时候的确连考虑这些基本问题的时间都没有。只不过,当城市越发繁华,物质生活也越来越丰富甚至越来越繁杂,但幸福感与满足感,却并未随之得到提升,反而因不断产生却又难以满足的欲望陷入西西弗斯的境地。被上了发条的生活,最终却迷失于自己所忙碌和追逐的世俗生活之中,这个时候,隐士群体的出现,他(她)们无比简单却又不乏本真生活,再除了引发好奇,自然也会引发对世俗群体自身生活状态与人生追求的反思与追问。

一定程度上可以说,人生就是一场修炼,无论是隐士,还是俗人,也都必须不断追问自己最本真的人生命题。这或许才是终南山隐士应当给予人们的启示,相比众里寻他千百度的去追寻隐士的存在,更多归隐于自己的内心,或许更是一条正道与捷径。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