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文化动态 > 正文

外观日月 内修我心

本文作者: 7年前 (2012-02-28)

来自湖南衡山的向道长和弟子修行的黄道长让来访者品尝自己腌制的咸菜一修行者悠然地品尝着自己做的粗茶淡饭…

来自湖南衡山的向道长和弟子

来自湖南衡山的向道长和弟子

修行的黄道长让来访者品尝自己腌制的咸菜

修行的黄道长让来访者品尝自己腌制的咸菜

一修行者悠然地品尝着自己做的粗茶淡饭

一修行者悠然地品尝着自己做的粗茶淡饭

终南山大峪里,向道长在石头上打坐修行

终南山大峪里,向道长在石头上打坐修行

“神仙菜”里面有木耳、香菇、土豆等

“神仙菜”里面有木耳、香菇、土豆等

修行者煮茶的茶具

修行者煮茶的茶具

修行者的居住地一般禁止游客参观

修行者的居住地一般禁止游客参观

一修行者走出大山去云游,她的背包上绣着“知恩报恩”的字样 本版图片由本报记者陈团结摄

一修行者走出大山去云游,她的背包上绣着“知恩报恩”的字样 本版图片由本报记者陈团结摄


  本报近日刊发的《终南隐士寻访者》一文,引发了读者关于终南山和终南山隐士的兴趣与大讨论。今天,本报以记者所见所闻的视角为您揭秘隐士们日常生活的冰山一角。同时,我们倡议:对于隐士文化,可以多一些探讨;对于隐士,少一些打扰!

  生活在西安城区的人,天气晴朗时偶尔抬头可见不远处的终南山,更多时候,这座山隐藏在雾霭烟尘中,它近在咫尺,又神秘莫测,山中另外一个世界不容外人打扰,修行人在山中过着无关尘嚣的生活。

  本报记者自2008年起多次进山,拍摄、采访山中隐士的修行生活,如果拨开雾霭,山中修行者的饮食起居是怎样的呢?

  神仙粥:

  调理气血,平衡膳食营养

  今年2月中旬,走了几个小时山路的张先生和妻子抵达终南山大峪终南草堂,这里居住着隐士黄道长,他们给很久不下山的黄道长送来了一壶花生油和一些生活用品,黄道长得知他们要进山,一大早便熬好了一锅“神仙粥”,冬天天气寒冷,一碗热乎乎的粥下肚能缓解赶路的劳累和山中寒气。

  黄道长的厨房只有四五平米,木架结构,厨房内一大一小两口铁锅并排搭在灶台上,小锅里正是黄道长熬好的神仙粥。不同于平常人们喝的粥,神仙粥颜色看起来有点发灰,黄道长说,这是他用师父留给他的配方熬的,里面有二十多种材料,经常喝神仙粥能调理气血,平衡膳食营养。

  经过黄道长一介绍,几位客人都对这锅神仙粥产生了兴趣,每人盛了一碗,神仙粥喝起来有些中药味,黄道长说,这是因为粥里有当归、茯苓等中药材。

  黄道长说:“这粥是我师父传给我的,粥的配方很复杂,但很管用,对很多病都有缓慢调理作用。”来客中几位女士都对神仙粥的配方很好奇,追问黄道长神仙粥的配方,黄道长“不得不”交出了神仙粥的配方:一半原料是小米,另外一半成分由核桃、黑米、黑芝麻、当归、茯苓、枸杞、大米等十多种材料组成,这几十种材料的量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增减。

  除了“神仙粥”,有些隐士还发明了“神仙菜”,这些以“神仙”命名的饭菜,也是终南山隐居者们的“特产”。

  神仙菜:

  还原食物本来的滋味

  在终南山,记者还碰到一位北京来此隐居的冯女士,大家都亲切地称她为冯姐,她在看守西翠花一座庙。

  “谭道长云游去了,我在这看门!”快人快语的冯姐早年在北京开了一家照相馆,每天有几千元的收入,突然有天“顿悟”,就来到了终南山西翠花,一住就是8个月。冯姐介绍说,她自己四十岁前挣了不少钱,现在可以过一些不用钱的生活。

  “老公照顾生意,也在上学,衣食无忧,我没有啥牵挂的!”说着她还拿出了自己几年前拍摄的写真集给大家看。她说自己好吃、会吃也爱吃。她端出了自己做的甜饼,让大家品尝,还拿出去送给附近的修行者。但问起她的姓名,她说就免了吧,叫冯姐就行。

  “我现在爱说话,过一阵”止语”,我就不说话了。”(“止语”是道家一种修行方式)正在煮饭的她笑着说:“神仙菜!你们尝尝咋样?”

  她把一锅煮好的菜端上来,里面有萝卜、白菜、木耳、香菇、红枣,“没有调料,你们尝尝!”大家都以为没有调料的菜难以下咽,没想到,苦涩之后,神仙菜细细咀嚼竟有一番别的滋味。

  冯姐说:“在城市里你们天天吃调料,调料的味道已经淹没了菜品本身的味道。”

  在终南山隐居的刘女士是宝鸡人,已经65岁了。记者见到她时,她正在拣选松针,问及原因,她说是给师傅王道长闭关时准备吃的。原来,松针也是山中隐士主要的食物之一,还可以泡茶饮用。

  日常功课:

  抚琴练拳品茗修心

  在山中,不同的修行者,生活方式完全不同。带着寻访隐士的目的,记者在终南山的翠华山、南五台以及附近的抱龙峪、沣峪、资峪等山谷中寻访,遇到不少修行者。

  2009年10月4日傍晚,夕阳西下,记者在翠华山天池旁听到一曲古琴曲《忆故人》,空灵琴声的弹奏者是一位浓髯中年男士,他一人独坐于三层楼高的巨石之上,双手抚琴,神情悠然。

  从附近居住者口中得知,此人叫樊洲,在山间隐居了近20年,清晨习拳练武,下午抚琴独坐。

  抚琴结束后,樊洲先生走下巨石,他介绍说自己1992年开始隐居翠华山,晨练太极,醉心于琴拳书画。他的居室位于海拔1800米的一堆乱石之上,旁边一簇松树,一排石阶通向他的居室,有一座无水的石桥,通向一幢拙朴的汉式建筑,巨大的黑色木门中央,雕刻着四个大红篆字众里寻他,黑红对比分明。走进屋内,一副对联:观日赏月看山戏水踏雪赏梅听蝉,读书作画吟诗舞文练拳操琴品茗。樊洲先生把古代文人追求的理想生活已经变成了实现。

  对隐居翠华山的初衷,樊洲说,起因是1992年政府安排干部下乡锻炼,他就选择了翠华山,当时翠华山上条件较差,是村干部带着一位村民下山帮着他把行李背上了山。

  当年,他住在山上四面透风的茅棚里,虽然之前游遍祖国名山大川,他却被翠华山巧夺天工的景色和磅礴的气势所吸引,于是就在此扎根,每天观日赏月看山戏水踏雪,吟诗作画操琴练拳,过着神仙般的生活。

  记者在南五台的山腰碰到悟明师父,他身宽体胖,生性开朗,脸上总挂着乐呵呵的笑容,他介绍说终南山七十二峪,峪峪有隐士,这些修行者一般不与外人接触,能不能遇到要看机缘。

  在南五台的黑虎殿,从山西五台山来此修行的释玄明师父,身高1米85,他对南五台赞不绝口,说这里是理想的修行之地,游客少,清净而且富有灵气。

  西五台的吉祥师傅在自己的西五台开设了“内观课”,只要有心修行都可前来上课,10天为一期。来此学习要关掉手机,10天里避免与外界的接触,这一规定让一些人望而却步。内观课除了学习佛教的理论外,还有一些道德修养等方面的修炼,上课者遵循佛家“淡吃,淡安,淡睡”的戒条,庙里给前来修行的人提供基本的生活用品和清素淡雅的一日两餐。北京、上海、成都等不少外地修行者慕名而至。

  隐者心愿:

  隐居于悬崖峭壁之上

  去年深秋季节,山下虽然秋凉,山上已是白雪皑皑,记者在太乙镇的翠华小饭馆就餐时,碰见了三位下山的驴友,他们背着背包,拄着拐杖,满脚泥水,闲聊之时得知,其中一位周师傅已年近50岁了,几乎走遍了终南山七十二峪,但此时翠花山上已经挂上了木牌:“雪天路滑禁止通行”。

  跟随几位驴友,记者爬过“禁止通行”横幅后,积雪已经掩盖了上山的台阶,艰难爬至山顶,一座没有名字的小庙立在眼前,庙门紧锁,门边的对联被风吹得只剩半截,隐约可见几个字:“仰步三天××××,俯临千峰雄观××”。

  本以为庙里没有人,没想到出来一位年近60岁的老者,名叫樊森里,他告诉众人:“妙莲师父回河北去了,师父比较信任我。我在这给她看茅棚!”樊森里是陕西省柞水人,家离这道山有70里路程。

  “师傅想在这修一座庙,四处化缘,图纸都设计好了。”说着他取出了彩绘的图纸,纸上是气派的大殿和下院,但这座庙的预算为一个亿。“我没有文化,不识字,只会念个阿弥陀佛。但妙莲师傅的修行很好的。每天定时打坐,自己省下来的吃的送给路人。”

  本报记者陈团结狄蕊红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