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文化动态 > 正文

止步终南山

本文作者: 7年前 (2012-02-19)

“隐士”只是与我们生活环境不同的一群凡人,他们有烦恼也有智慧,有闪光点也有缺陷,像你我一样。 《终…

“隐士”只是与我们生活环境不同的一群凡人,他们有烦恼也有智慧,有闪光点也有缺陷,像你我一样。

 

《终南隐士寻访者》稿子见报后,很多读者打来电话,询问终南草堂的具体地址,更有不少朋友问我,终南山里真的有隐士么?真的有五千位隐士吗?他们在山里做什么?很多

人要求我带他们去终南山寻访隐士。

稿件的传播效果是我远没有料到的,各大门户网站几乎都做了首页推荐,新浪微博头条新闻转发,读者和媒体对“隐士”这一现象的关注程度也超出了对稿件的报道对象——隐士寻访者张剑峰的关注,而记者的初衷,只是报道张剑峰3年来对隐士的寻访行为。

“隐士”自古以来携带的神秘色彩到现在仍未退去,终南山一千多年以来一直有隐士居住,在我国,南岳衡山、西岳华山、峨眉山、太白山等众多名山也是如此,终南山因为独特的文化背景和位居秦岭的优越气候,成为修行者隐居首选。所以,“隐居”或“隐士”并不是新闻,是生存的常态。

“隐居”是一种怎样的生活?“隐士”都是什么样的人?很多读者对此好奇,早在2009年,我在采访《空谷幽兰》的作者比尔波特时,他回答了这两个问题,只是当时的报道远没有《终南隐士寻访者》影响大。不得不说,很多人看了报道后萌发了“隐居”的念头,但对到山里做什么、如何“隐居”,相信大部分人都不清楚。

事情远没有大家想的那样神秘,神秘的是“隐居”这个词。我在博客中写了一些寻访隐士的见闻,有人看后说:“你见到的不是真正的隐士吧!”因为我见到的隐士和常人一样吃饭、说话、干活,他们像农民一样种地,像知识分子一样读书,只是环境不同而已。山中的修行者有的来自寺庙,有的来自民间,来自寺庙的占了多数,少数来自民间。

“人人都想在终南山找到一位白胡子老头,结果只找到一棵歪脖儿树。”张剑峰说。“隐士”只是与我们生活环境不同的一群凡人,他们有烦恼也有智慧,有闪光点也有缺陷,像你我一样。当然,隐士中间也有高僧大德,他们通透圆融,就像我们生活中的智者。

比尔波特这样描写隐居生活:“只想过一种简单的生活:在云中,在松下,在尘廛外,靠着月光、芋头过活。除了山之外,他们所需不多:一些泥土,几把茅草,一块瓜田,数株茶树,一篱菊花,风雨晦冥之时的片刻小憩。”

除了好奇,更多人对隐居充满了向往,但人们不得不承认的是,一般人对“隐居”的向往更多是一种逃避,对现实的种种困惑,而世外的隐居生活能让内心得到平静。

但比尔波特还有一句话:大部分修行人在城市里,只有很少人在山里。每当你遇到一个好人,他(她)就是一个修行者,修行即修心,山中的修行是把自己的所需降到最低,减少患得患失的情绪,享受内心平静。所以,不论在山中还是在自己的公寓,你都可以成为一个修行的“隐士”。

终南山的存在,更大的意义是警示我们修行的必要,对这座山,我们心怀崇敬,但无需前往。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