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学术动态 > 正文

牟钟鉴:如何深入理解“坚持中国化方向”?——学习习总书记讲话的体会

本文作者: 1年前 (2016-12-26)

习总书记在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是一篇新形势下做好宗教工作和推动宗教理论研究的纲领性文件,总揽全…

习总书记在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是一篇新形势下做好宗教工作和推动宗教理论研究的纲领性文件,总揽全局,具有战略眼光。宗教学学者要认真学习领会,用以指导研究工作,在丰富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事业中尽一份力量,这是我们应有的责任和担当。

 

习总书记讲话内容博深凝练,明确提出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深刻论述了宗教问题的特殊重要性,指明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是马克思主义宗教观与我国国情和宗教实际相结合而形成的,做好新形势下宗教工作,就要坚持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认识和对待宗教,遵循宗教和宗教工作规律,深入研究和妥善处理宗教领域各种问题,结合我国宗教发展变化和宗教工作实际,不断丰富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用以更好指导我国宗教工作实践。讲话着重阐述了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各项目标,尤其突出说明要在“导”上想得深、看得透、把得准,做到“导”之有方、“导”之有力、“导”之有效。而引导工作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支持我国宗教坚持中国化方向。讲话还強调要构建积极健康的宗教关系、促进宗教关系和谐,提高宗教工作法治化水平,搞好宗教界人才队伍建设,加强干部对党的宗教理论和方针政策及宗教基本知识的学习培训,广泛宣传党关于宗教问题的理论和方针政策,做好团结宗教界人士的工作。正如李克强总理指出的,习总书记讲话从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全局的战略高度,科学分析了宗教工作面临的形势和任务,深刻阐明了宗教工作的一系列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并就新形势下加强和改进宗教工作作出了全面部署,具有重大指导意义。我的理解是:宗教问题既然如此重要,坚持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就必须坚决认真,一定要落实到引导宗教有方有力有效的工作上,而引导工作的重点在于坚持中国化方向,它能够把整个宗教工作带动起来,有效凝聚信教群众的力量,与全国人民一道,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从宗教学研究的角度讲,系统而深入地阐释“坚持中国化方向”这一重要理念的丰富内涵与价值,是宗教学学者当前应高度关注的重大理论课题。尝试加以探讨。

 

一、什么是宗教的“中国化方向”?

 

⒈宗教文化的主流航向符合中华民族“仁恕中道”的精神,以尊重、爱护生命和行善积德为最高价值取向,教化德性、抵制邪恶,不偏激,守中道,尚温和,善圆融,追求真善美的境界。“仁恕中道”主要是由孔子儒学与老子道学铸成的,也吸收了墨家“兼爱交利”、佛家慈悲喜舍的思想,其精要在博爱之谓仁、推己及人之谓恕、无过不及之谓中,以仁为体、以和为用,以生为本、以诚为魂,群己一体、一多圆融。习总书记将其概括为“团结进步,和平宽容”。中国人的基本道德规范是儒家提倡的以仁为首的五常(仁义礼智信)、以忠孝为核心的八德(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它已成为民族的文化基因和底色,它使中华民族一向注重道德文明,长期成为礼义之邦。各种宗教都或先或后认同五常八德,用神道设教的方式维护这些基本道德规范,特别是“忠”、“孝”二德,成为传布儒家伦理的伙伴。正如北魏文成帝评论佛教时所说:“助王政之禁律,益仁智之善性”[1]

 

⒉宗教关系的相处生态是中华文化“多元通和”模式,强调和而不同、道并行而不相悖、天下一致而百虑、同归而殊途。“多元通和”是“仁恕中道”的必然要求和体现,真爱和泛爱不能唯我独尊、强加于人,必须承认差别、平等互尊、相感相亲,这就是和而不同的真精神。一家独霸和信仰归一,即“同而不和”,一定会引起不和与争斗,甚至诉诸暴力。欧洲中世纪的宗教战争与宗教裁判所即源于一言堂的文化专制。《易传》讲“君子以厚德载物”,讲“感通”、“会通”,庄子讲“道通为一”[2],谭嗣同《仁学》讲“仁以通为第一义”、“通之象为平等”,冯友兰《西南联大纪念碑》讲“同无妨异,异不害同;五色交辉,相得益彰;八音合奏,终和且平”[3]。这个传统铸成中华民族56个民族共聚的多元一体格局,形成信仰文化的多元通和生态,宗教关系以和谐为主旋律,尊重差异,包容多样,习惯于多元共处,彼此做好邻居,从而被誉为“宗教的联合国”。历史上政教关系和宗教关系也发生过摩擦甚至短期暴力,但都是非常态,不被主流社会认可,未能成为长久的传统。

 

⒊宗教界坚守并发扬自身优良传统。主要有:爱国与爱教高度统一,宗教界把爱国作为信仰的一部分,因而各教主体在抗日战争中的良好表现受到国人的称赞,并且一致主张独立自办教会,反对外国势力干预;爱神与爱人相结合,尊生戒杀、劝善去恶,並把行善积德作为信仰的第一义,用爱人去体现爱神,不允许以“爱神”的名义去迫害所谓“异端”的事情发生;各教各派间共生共荣、互尊互学,故有儒佛道三教合流,还有其他各教与民间信仰的长期共存,教派关系平和;政主教辅、教不干政,教界不追求政治权力,不介入行政事务,尊重国家政权的领导地位,也与商品经济保持距离,主要在社会公益慈善事业、净化心灵、消解焦虑和文化生活领域发挥作用;与时俱进、综合创新、文化兴教,故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历代新教派新义理层出不穷,基督教(广义)近代也在探索中国化神学之路,以适应现代化事业;开放包纳、文明交流,民族主体、天下情怀,故有佛教、道教向东亚的和平流布并与之互动,有“一带一路”的宗教文化之旅,有玄奘、丘祖的西行和鉴真的东渡,有欧洲文化与中华文化通过传教士的交流与互学,有郑和七下西洋推动中华文明走出国门、走向海外。

 

⒋中国的社会管理者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来引领和教育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这是坚持中国化方向的当代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社会主义的社会观、群众观、民主观、平等观、自由观、法治观,融合中华文化的仁爱说、尊民说、贵和说、义利说、诚信说、敬业说、大同说而形成的。社会主义追求共同富裕、人民群众当家作主、社会公平正义的理想,提升了中华优秀文化的高度,赋予其当代文明的精神;中华优秀文化重德、贵和、尚义、淑世的传统,滋养了社会主义的价值和道路,赋予它以鲜明的中国特色和风格,能够使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成为全民心中的价值追求和是非取舍标准,也是信教人士与群众心中向往的目标。习总书记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说:要形成同心圆,在党的领导下,动员一切力量投入民族复兴的伟大事业[4]。这个同心圆的圆心就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二、为什么要強调“坚持中国化方向”?

 

⒈它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的内在要求,只有从中国的历史与现实出发,才能真正体现“中国特色”。中国既不能照搬西方宗教学理论,也不能模仿前苏联有偏差的经验。习总书记说:“宣传解释中国特色,要讲清楚每个国家和民族的历史传统、文化积淀、基本国情不同,其发展道路必然有着自己的特色”,“讲清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植根于中华文化沃土、反映中国人民意愿、适应中国和时代发展进步要求,有着深厚历史渊源和广泛现实基础”[5]。理所当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也必须植根于中华文化沃土和宗教文化的历史积淀,体现中国经验。西方宗教理论与实践模式的历史文化背景与现状同中国有很大差异,只宜部分借鉴,不宜盲目追随。前苏联宗教理论与实践模式70年中是失败的,主要应吸取教训。习总书记讲话中说:“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是我们党坚持马克思主义宗教观,从我国国情和宗教具体实际出发,吸取正反两方面经验制定出来的”,因此来之不易,要珍惜,要坚定执行。

 

⒉它是宗教发展的健康、文明的方向。仁恕中道、多元通和乃是人类文明(包括宗教文明)在当代实现转型、摆脱对抗危机、建设和谐世界的东方智慧和长远目标。我国宗教坚持中国化,就会走符合时代进步要求的健康发展之路,促进社会和谐,有益经济发展,推动文化繁荣,加强民族团结,维护祖国统一,不断释放正能量,受到国人的欢迎。同时,中国化的宗教又可以向世界提供宗教关系和谐的榜样,广泛团结国际宗教界朋友,高举宗教慈爱友善中和的大旗,为人类文明对话与和平做出重要贡献。宗教的中国化并不是内向自顾,它本身就蕴含着并意味着开放、包容、和平。中国不是西方所谓一族一国的民族国家,而是一个规模巨大、多民族共聚、五千年文明延续不断的文化共同体,也就是一个不大不小的世界,从世界三大宗教到民间信仰,各种宗教类型都有,而能共生共荣,它的经验对于建设未来全人类宗教和平共同体有着重要的直接的参考作用。

 

⒊它是中国宗教成功的历史经验总结,已被实践反复证明并积淀为文化基因和血脉。外来宗教如佛教、伊斯兰教走中国化道路而扎根神州大地,主要是吸收了孔子儒家贵仁、老子道家尚柔的思想,基督教也在向这一目标奋进。印度佛教和平传入中国,在很大程度上是请进来的,中国人用数百年对佛经翻译、消化、会通,出现禅宗为代表的高度中国化佛教,主导佛教的发展,中国人对佛教不再有疏离感。伊斯兰教传入后在明清时期与儒家理学相融合,成为十个民族的主体信仰,教义上讲中道、和平、宽容。如西道堂教祖马启西的座右铭是:“忠厚留有余地步,和平养无限天机”[6],在后代教长马明仁、敏生光的领导下,西道堂成为民族团结、宗教和睦的典范。利玛窦初传天主教,走的是儒耶会通之路,而后来被帝国主义侵华所打断。近现代基督教老一辈神学家致力于中西融会,而有赵紫宸的伦理神学、丁光训的博爱神学、陈泽民的和好神学、汪维藩的生生神学,等,说明中西文化之间虽然差距很大,也能够殊途同归。外来宗教中国化是爱国的需要,也是爱教的需要,只有如此,外来宗教才能成为中国多元宗教中的合格成员。

 

⒋坚持中国化方向是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引导工作的重中之重,引导工作是否有方有力有效,关键在促进宗教中国化的工作上。爱国守法是中国化的基本要求,接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引领是中国化的精神导向。而引导各大宗教的神学完成理论上的中国化,是最需要下功夫做的工作,也是最艰难的工作,这件大事做好了,宗教适应社会主义社会的问题就从根本上解决了。宗教中国化的程度决定着它适应社会主义社会的程度。

三、如何“坚持中国化方向”?

 

⒈健全宗教立法,完备执法体制,加強宗教界爱国守法意识,使宗教活动在法制范围内正常进行,形成政教分离、政主教辅、彼此和谐的中国式政教关系。中国社会正在积极推进社会管理的创新,“完善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社会管理格局”[7],把宗教管理纳入社会管理体系,用社会公法把宗教涉俗事务管理起来;宗教界则用教规戒律把宗教内部事务自主管理起来;借鉴历史上中央政权对僧团管而不死、活而不乱、因俗而治、以教安边的成功经验,使政教关系、社教关系、民族宗教关系长期和谐稳定。

 

⒉大力推动宗教神学中国化建设,这应成为各大宗教自身建设的根本性和坚持不懈的任务,要下大气力做出成效。建构中国化神学已有成就的宗教要继续推进,滞后的要加大力度。中国佛教面临如何创新人间佛教以适应现代化新时期的课题,道教面临义理体系的当代开新的重任,伊斯兰教面临发扬中道传统、抵制极端主义的挑战,基督教和天主教面临传承老一辈神学家中国化成果,构建中国特色神学、彻底摘掉洋教帽子的时代使命。宗教界要通过研讨充分认清神学中国化的必要性和“去中国化”、“逆本土化”的危害性,克服因思想保守而产生的对中国化的误解和抵触情绪,防止被境外宗教原教旨主义误导,认清原教旨主义易滋生极端主义从而有使宗教“异化”的危险,要以神学中国化为荣耀和自豪,使神学中国化成为各大宗教人士的自觉意识和行为。

 

⒊宗教界必须搞好人才队伍建设,各教尤其要形成一支高水平的理论人才队伍,并能从中涌现出若干位有学术造诣、在国内外有重大影响的大师级思想家。近代以来,道教出现陈撄宁、易心莹、岳崇岱大师,佛教出现太虚法师、弘一法师、赵朴初居士和星云法师,伊斯兰教有王宽、王静斋、哈德成、达浦生、马松亭、马坚等著名穆斯林学者,基督教则有赵紫宸、吴雷川、谢扶雅、吴耀宗等新神学家,天主教有著名爱国人士英敛之、马相伯等主教[8]。他们的共同点在于有深厚的爱国情怀并精通国学,能把各教的神学与中华优秀思想文化进行深度的融合,取得了教众的认同和尊崇。目前各教高端人才有青黄不接之虞,我们要从社会管理的角度为宗教界人才的顺利成长创造优良、宽松的环境。对于中国基督教和天主教界中青年骨干人士而言,学习的任务更迫切,不仅要懂得基督教《圣经》,而且能够深入钻研和比较熟悉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尤其对孔子儒学经典《论语》、《孟子》、《周易》和老子道家经典《老子》、《庄子》有较深研究,能够领略儒家仁和之道与道家柔静之道,又旁及禅宗慈悲平等之道,进而将基督教思想与中华主流优秀思想融合起来。为此要像习总书记讲话指明的那样,各宗教在保持基本信仰、核心教义、礼仪制度的同时,深入挖掘教义教规中有利于社会和谐、时代进步、健康文明的内容,对教规教义作出符合当代中国发展进步要求、符合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阐释。五大宗教的神学院、经学院、佛学院、道教学院,都应将学习中华原典纳入教学安排,在信仰上互相尊重的情况下增加五教人士共同学习研讨的机会,还可与宗教学研究学者加强对话,交流互学。

 

⒋宗教工作干部肩负引导重任,因此要学习党的宗教理论、方针政策及宗教基本知识,才能做好对宗教中国化的引领工作。要准确理解马克思主义宗教观,通过学习和调研,熟悉各大宗教的教义、历史与现状,并率先学好中华思想文化,认真阅读中华基本经典,传承和发扬其精华,剔除其糟粕,创造性运用到宗教理论建设和宗教工作实践中去,与宗教界人士交朋友,帮助他们进步。

 

⒌中国宗教学研究学者要以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参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建设,无论做何种专业方向研究,都需要唯物史观指导,通达中华传统文化,并吸纳西方宗教学有价值的成果,尤其要扎根在中华文明沃土中,形成宗教学的中国气派、中国风格。中国学者不仅要熟悉中国宗教发展史上各种宗教的兴衰起伏,教派、教义、教规的演化更新,还要用心研究宗教关系史,包括历代的政教关系,儒佛道三教关系及多教关系,本土宗教与外来宗教关系,上层宗教与民间信仰关系,各民族宗教之间关系,宗教与社会生活关系,宗教文化与世俗文化关系等,从中总结成功的经验和偏失的教训,吸取前人在不断模索中积累起来的使各教渐行渐近的协调智慧,对于今日构建中国特色健康和谐的宗教关系有重要启迪作用。

 

⒍政、教、学三界密切合作是中国宗教史上的优良传统,它在改革开放以来的新形势下得到发扬光大,彼此在政治上团结合作,在信仰上互相尊重,通过交流、沟通,可以相得益彰。学界可以向政界学习宗教事务管理经验、了解实际问题,向教界感受宗教心理、直观仪规活动,以提高自身的素养;教界可以向政界学习相关法制政策,向学界吸取理性的思维和方法,以提高宗教理性的自觉;政界可以向学界借鉴宗教学理论成果,向教界了解宗教信众自身的特殊诉求与表达,以提高宗教工作的质量。 

        

习总书记强调坚持中国化方向的讲话,是对中华文化的高度自信和自觉,表现出对以儒学为主导的、诸子百家互融而成的中华思想文化的高度理解和尊重,相信各教坚持与中华文化主流优良传统相会通,不仅有益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全局,也是各教植根中国、顺利发展的必由之路,还是用中华宗教文化的多彩、平等、包容的人文智慧推动人类文明的交流与互鉴的全球责任。我国坚持宗教中国化方向,不是要用中国式的宗教去取代其他宗教,恰恰相反,是发扬中国和而不同的深厚传统去协调各种宗教之间的关系,促进中国宗教与外国宗教之间的沟通互学,它带给世界的是善意与和解,是要努力筑起人们心中保卫和平的屏障,有益于化解宗教冲突、抵制极端主义、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


[1]《魏书·释老志》。

[2]《庄子·齐物论》。

[3]宗璞:《旧事与新说——我的父亲冯友兰》,新星出版社,2010年版。

[4]见新华社北京2016425日电。

[5]习近平:《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的讲话》,2013819日。

[6]转引自牟钟鉴:《可敬可爱的西道堂人和西道堂精神》,收入《探索宗教》,宗教文化出版社,2008年版。

[7]转引自牟钟鉴:《当代中国特色宗教理论探讨》,甘肃民族出版社,2013年版,第57页。

[8]参看牟钟鉴、张践:《中国宗教通史》第十一章“民国时期的宗教”,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0年版。

 

作者:牟钟鉴,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统一战线理论研究会民族宗教理论甘肃研究基地研究员。

责任编辑:李建欣

来源:《世界宗教研究》2016年第三期。

 

(编辑:郭储)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