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文化动态 > 正文

张剑锋著《寻访终南隐士》一书出版

本文作者: 7年前 (2012-02-14)

  从世人的角度看,张剑峰先生是做了一件好事,《寻访终南隐士》一书的出版,使得隐于终南山中的隐士再非…

  从世人的角度看,张剑峰先生是做了一件好事,《寻访终南隐士》一书的出版,使得隐于终南山中的隐士再非无迹可寻。这群隐没在远山深处的高人因为美国人比尔·波特的《空谷幽兰》而开始为人所知,如果说《空谷幽兰》推开了通往终南隐士的一扇门,那么《寻访终南隐士》显然是将这扇门开的更加大了些。但这只是针对读者而言。对隐于山中的隐士而言,这书一出,张先生的好心便成就了一桩烦恼事。隐起来本来是为了脱却俗世,了尽烦恼心,现在只怕许多人的隐士生活要被打搅了。消极与积极本为一体之两面,很难截然分开,这样的尴尬倒也无可厚非。

  约略归纳,书中所涉及的隐士可分为三类,一为道家,一为佛家,一为俗家。佛道两门讲求清心绝欲,故而高蹈出世,避出红尘,俗家归隐山林的,基本上可以算是佛道两家的预备役,不必细论。其实就算在这个推崇隐士之道的时代,隐士依然是极小的一群人。出于交困之心而归隐的人,一旦困局消解,自然离山归世。出于求名之心而归隐的人,本来就不是山中人,住山不过手段而已,这是终南捷径之谓也。山中的人,自然来看,似乎应该是越来越少,当然那些身在深山,心在红尘的人算不得数。

  读《寻访终南隐士》难免要把它与比尔·波特的《空谷幽兰》做一个比较,二者在寻访对象、寻访路径乃至行文风格都有很强的一致性,所不同的正在作者背景及其秉承的思维,比尔·波特在一个看似幽玄的寻访过程中渗透着西方式的理性,他试图拉近隐士与读者的距离,读者可以凭借自己的知识结构去靠近这些远离俗世的人,但张剑锋则不然,他的描述不但没有使我们靠近这些隐士,反而使这些隐士的神秘感更加强烈。他的笔确实勾勒出冰山一角,但书中仅仅没有以一种跳出来的眼光去看待终南隐者,反而跟随他们一路走进深山,从这个意义上,《寻访终南隐士》其实拉开了读者同隐士的距离,与《空谷幽兰》背道而驰。一个明显的例子,圆照在《空谷幽兰》一书中是为一位修行有成的尼师,但到了《寻访终南隐士》中她已然进为圣者,圆照师傅始终都在那里,看得人不同,角度不同,因而显现出不同的形象,比尔·波特试图将之生活化,张剑锋则试图将之灵化,现在看来,他们的目的都达到了。

  张剑锋的幽玄之笔于《寻访终南隐士》一书中处处可见,单就吃而言,山中有黄精、苍术、人参,松果之属,更有甚者,有人以山中白石为食。书中述及:晋朝道士焦道广也住在三公山上的石洞里,他煮白石头为食。据说他煮的白石头味道像煮熟的洋芋,还经常邀请贫苦人一同分享。他的容貌忽老忽少,后来离开华山,不知所踪。煮石为食在中国古代的隐士传说中并不少见,但迹近神话。冯梦龙在他的《警世恒言》写过同样的事,篇名叫做《杜子春三入长安》,杜子春赴华山老者之约,“老者教子春靠壁向东盘膝坐下,却去提着一壶酒,一盘食来。你道盘中是甚东西?乃是三个小石子。子春暗暗想道:“这石子怎生好吃?”原来煮熟的,就如芋头一般,味尤甘美。”山中土地多不肥沃,洋芋不很挑剔,易于成活,虚云和尚隐居狮子岩下,种下三百六十五窝洋芋,每天挖一窝,结多少就吃多少,随缘而食,常人看得天一般的事,在虚云,倒像是无关宏旨的小节。

  《寻访终南隐士》涉及隐士的生活细节,也谈到其思想境界,但看似清楚的描述,却隐隐透出神秘的气息,牵全身以一发,终南隐士更动人心,是否应该感谢张剑峰先生呢?万邦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