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学术动态 > 正文

高永顺:对拙作《生活禅的理论与实践》一书的自我检讨

本文作者: 1年前 (2017-06-13)

自从2005年7月参加河北赵县柏林禅寺举办的第十三届“生活禅夏令营”以来,净慧长老及其倡导的…

高永顺:对拙作《生活禅的理论与实践》一书的自我检讨

   

 

自从20057月参加河北赵县柏林禅寺举办的第十三届“生活禅夏令营”以来,净慧长老及其倡导的生活禅理论和具体的实践推展就一直没有离开过我的视线。虽然有时会把关注的重心转移到其他方面,但我会时不时把目光投向生活禅,参加净慧长老举办的活动,拜读长老的著作,留意搜集有关生活禅的资料。20143月,武汉大学国学院孙劲松兄打电话约我写本生活禅的小书,我犹豫再三还是答应下来。当时我师从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所长李利安教授攻读中国史专业中国宗教史方向的博士,时值博士一年级,除了上课之外,还有“陕西佛教祖庭文化”九集专题片的解说词和《终南法脉》一书的写作任务(在搜集了十多万字资料后,因为诸种原因而放弃了该书的写作),加之儿子才蹒跚学步,种种际遇,时间和精力都不足,压力颇大。但考虑到多年来对生活禅有一些思考,也写过数万字粗浅的文字,劲松兄又一片诚意,于是就接下了这项于我来说比较艰巨的“任务”。

彼时,关于生活禅的学术研讨会已召开了好几届,发表了不少论文,如何在大量借鉴参考前人研究的基础上,比较系统地梳理生活禅的理论与实践,又尽可能避免太多的重复与因循,是我首先考虑的问题。本书具体的章节也是围绕这样的初衷而设计的。在向劲松兄提交了课题论证书后,我一边搜集毕业论文所需的资料,一边整理此前零零星星搜集到的生活禅资料,并全面下载整理柏林禅寺和四祖寺网站上的所有信息。在资料搜集整理的过程中渐渐理出思路,补充修改论证书中的设计。网站资讯庞大而杂乱,沉在其间阅读爬梳颇为费神。经过数月的努力,终于完成初稿,交付劲松兄,了却了一桩“公案”。

交稿后虽然松了一口气,但心里总觉不安。“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对自己文字的优劣得失,心里还是有数。文稿好长时间石沉大海,没有消息,我问过一次劲松兄后再没催促。直到2016年初,湖北人民出版社的马骏编辑跟我联系,寄来校样让我修改。其时我身体极差,彻夜失眠,全身发软,脑子一片混沌,连博士学位论文都无法撰写。可我还是强撑着花了几天时间通读校样,挣扎着修改了几十处错别字后就草草寄回马骏先生,实在没有精力作更多修改。今年三月初,湖北人民出版社寄来一册样书,我只校对了几十处明显的错误,“阉掉”部分比较敏感和容易犯忌的内容,就同意出版社下厂印刷。因为印刷厂缺纸,一直延宕到本月上旬才收到出版社寄来的书籍。屈指算来,从交稿到正式印刷出版,前前后后拖了两年多。虽然“怀胎”有点久,但我仍对劲松兄和湖北人民出版社的编辑心怀感激,是他们为我平生第一本略有学术味道的著作“接生”。

书出了,可我并未释然。因为我深深知道这本小书的缺憾。在多年对生活禅的思考中,最让我“挠心”的是如何给生活禅定位。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也是一项挑战性极大的学术工作。我知道净慧长老的得意弟子明尧居士在做这项工作,以他深厚的禅学功力和对生活禅二十多年的实践,仍然对生活禅的定位问题踌躇不决。如何定位生活禅,需要放在印度禅学史、中国禅学和禅宗史、中国佛教史、近代以来中国社会变迁史、全球化时代下的现当代文明史的大背景下去考察,才能得出比较允当的结论。而对以上历史的把握不是泛泛了解,必须体味深察,机杼自出。显然我不具备这样的学术功力,所以在本书写作中我有意回避了对生活禅定位这一重大问题。而回避这一重大问题的直接后果就是浅薄浮泛,缺乏深度。此憾者一也。

禅宗标榜“教外别传,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虽然中国禅宗史上留下了汗牛充栋的文字资料,但其最核心的主旨仍然无法用文字直接传达,“绕路说禅”者比比皆是。这就使得禅宗文字大多“扑朔迷离”,难以领会“自家本来面目”。一旦率性解读,十有八九即是“野狐禅”。因此之故,我在本书写作中尽量自律,不敢轻易发挥,使得本书显得“束手束脚”,绳墨无犯,缺乏学术亮点。此憾者二也。

关于如来禅和祖师禅的区别与联系,学界大腕讨论较多,观点不尽一致。而要真正明白何谓如来禅,何谓祖师禅,除了文献考据、学理思辨之外,更要领会那难以用语言文字传达的言外之意、象外之旨。否则要么颟顸武断,要么“指虎为猫”。慑于这种“雷区”,我在追述了前贤大腕的研究成果之后,取其“中道”,以便于论述。实际上我是“耍了滑头”,避重就轻。如来禅与祖师禅问题是禅学史的“大事公案”,对这一问题“和稀泥摸光墙”或者“满口跑火车”,都是大忌。而我在心中吃不中的情况下还是“取了中道”,以慧能为如来禅与祖师禅的分界。取此分法乃不得已而为之,而真正的学术恰恰拒绝任何的“不得已而为之”,有一即说一,有二即说二,犹如包公断案,铁面无私。中国禅宗史上就有不少“宁可老僧下地狱,不将佛法做人情”的禅师。真正严谨的学术研究也是“做不得人情”。其实以慧能作为如来禅与祖师禅的分水岭,虽有一定道理,但我一直都无法完全承许。这个问题很复杂,而我在书中以“滑头”的手段化复杂为简单,貌似清晰实则生谬。此憾者三也。

生活禅理念自从1991年提出至今,二十多年的实践中,以柏林禅寺和四祖寺为代表的生活禅系寺院和僧人、居士付出了艰辛的努力,做了大量推动佛教向前发展的工作。在梳理这些资料时,我每每被他们所感动,甚至为他们的辛劳而“心疼”。以比较整饬的形式保存生活禅系寺院和信徒的活动资料,并将之告知大众,是我当初的想法。基于这样的想法,我只是分类梳理整理了这些资料,而没有按照学术研究的要求“狠心”剪裁评论,直接影响了本书的学术性。此憾者四也。

依我写作之初的期许,从社会学和文化学的视角出发,结合禅宗内在理路,对生活禅的社会影响力度、社会传播特点、生活禅与当代佛教及其它宗教的关系、生活禅与当代政治的关系、生活禅与中国传统文化及近现代文化的关系,以及生活禅在不同性别、不同年龄段、不同阶层、不同文化层次、不同行业、不同文化区域的传播情况等问题进行比较深入地研究。然而由于交稿时间急促,加之博士学业的压力,“忍痛”放弃了这一具有相当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的工作。就目前而言,新的研究“任务”被迫压过来,如同孙猴子被压太行山下,顶也顶不起来,放又放不下去。身体素弱,已入危险年龄段,诸病渐发,每每力不从心。一人系全家安危,不容丝毫闪失,只能“悠着点”。所以短期内无法重新拾起对生活禅的这些研究。此憾者五也。

有此“五憾”,《生活禅的理论与实践》这“个”我的“学术长子”显得发育不良,如我本人一样气血亏虚。

书既已出,“悔”与“不悔”都是戏论。唯有立此存照,接受批评,警策自己而已。

 

2017524日晚草于西北大学太白校区1号学生公寓1324宿舍

 

 

 

(编辑:郭储)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