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文化动态 > 正文

李利安教授在张友渲先生画展座谈会上的发言

本文作者: 5年前 (2014-01-24)

中国佛学网西安讯 2014年1月5日下午,《日光七彩 融于一白——张友渲山水画展…

 

李利安教授在张友渲先生画展座谈会上的发言

 

 

    中国佛学网西安讯   2014年1月5日下午,《日光七彩  融于一白——张友渲山水画展》在西安曲江华商美术馆开幕。张友渲,字一白,1946年出生于甘肃天水,为甘肃美术家协会会员。据悉,本次共展出友渲先生的60多幅作品,大多是山水画作。画展开幕之后,举行了座谈会。以下是李利安教授在座谈会上的发言:

 

尊敬的张友渲先生,尊敬的各位来宾:

很高兴有机会参加张友渲先生画展开幕式和这个座谈会。我对艺术不是很懂,因为我主要是研究佛教文化的。不过我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很多方面也有所涉猎,在研究与教学过程中也经常会关注一些绘画作品,但那不是作为艺术研究而是作为宗教思想解读或宗教历史演变的资料来看的。

我今天来这里看张先生的画,我在就想,我能看些什么。我觉得我今天主要有三看。常言说,“外行看热闹”,我不懂艺术,尤其是不懂绘画艺术,所以我作为一个外行,首先只能是看看热闹了。当然,我来这里绝不是为了凑热闹。江雪是我很敬仰的记者,还有他的爱人李继武是我的学生,所以我是必须来的,我也是带着严肃而欢喜的心情来的。所谓的看热闹,就是一种外行的心理与行为,而落脚点就是外行的满意度,我觉得这是所有艺术品必须应对的第一关。很多人是不懂艺术的,我们的艺术品一定要应对“很多人”。我作为“很多人”的一员,首先就是要来看个热闹的。我觉得今天的这第一看是很满意的。场面不小,来宾很多,大家也都很开心。刚才这位先生说在布置方面还存在一点小问题,但总体上来讲,我们外行也看不出来,我觉得整个展厅很好,画也很美。各个画不管是色彩,还是布局,不管是山水,还是花鸟,乃至一些房屋和人物等,都非常好,惟妙惟肖,美观大方,让人赏心悦目。如果挂到我的客厅里面,或者挂到某个人家的屋子里,想象一下,这个屋子马上就上了品位,上了档次,可以给人温馨,给人典雅,给人高贵,给人一种生活的气息,文化的气息。对一个外行来讲,这就是看到了热闹。现在有些艺术品,怪异得让人不可思议,丑陋得让人直呼艺术家是否疯了。这样的艺术品说明艺术创作走进了狭窄的圈子,实质上是走邪了,连给普通民众一个看热闹的机会也没有。今天看张先生的画,给人喜悦,给人美感,我感觉很热闹,所以今天的第一看是非常很成功的。

我的第二看当然指的是所谓“内行看门道”,我也试图看一点门道。我不懂绘画艺术,幸好今天来了我好几位学生,其中一个是西安美院毕业的,另一个是外地一个学校毕业的,也是学美术的,他们两个领着我和社科院几位搞宗教研究的人一起,将今天展出的画整个看了一遍。他们给我们逐一地讲解,我觉得通过他们的讲解我也看出来了一点门道。什么中国传统的画法与西方的画法呀,好像有好几幅画还有西方的一些画法被借鉴进来了,还有什么平远、高远、深远、悠远呀,什么师古人、师造化、师自心呀,什么南北方画风之不同呀。他们讲的头头是道,让我感觉画有画道,这个道已在张先生的画中了,而我今天也来看了个门道,也把这个道给看出来了,尽管很多方面我还也是似懂非懂,但是我坚信道已在其中,这就很好了,因为让专业人员能讲的头头是道,这已经很不容易了。这是我今天的第二看,我觉得这一看也是非常美的。

我是做思想研究尤其是宗教研究的,总喜欢探索一些言外之意,今天在这里看画,也想看看这些画有没有一些意境在里面。所以,我今天的第三看是看意境。张先生画中的这个意境,我看也是非常到位的。这个他们讲的不是太多,个别时候会涉及到。我自己欣赏画的时候在琢磨,我觉得画里面的意境是挺高的,而且不仅仅有非常明显的天人合一这样一种意境。像画中的那个小房子,小牲口、小人物,下棋的场景,还有花鸟、白云等等点缀在大山的深处,这里面有很高的学问,我觉得这样一种人间生活的气息在画面的细微处展现出来,一下使景活了,有人间的滋味了,山水不是纯粹在我们之外的一种东西,而是在我们当中的,甚至是我们内心存在的一种世界了,我觉得这个意境非常好。这是和人有关的,我们传统把它解释为天人合一这样一种境界。那么,我看张先生的这种画,自然性很强,因为是画山水的,当然他表现自然也体现了我们中国人以特有的思维方式来把握这个外在的世界。中国人把握自然山水和西方有很大的不同,西方讲物我相对,中国讲物我相融,滋味完全不同,我觉得这是中国哲学的根本情趣所在。这种思想在中国山水画中颇能展现出来,从而形成中国山水画的一种独特情境。我觉得张先生在这个情境的把握方面也非常到位,而且他时时处处都能展现出这样一种天人合一、物我相融的情境来。

同时,在张先生画的布局方面,我的学生和我讲,有的画中间有一个树,怎样把前后隔开,有的画中间有道白云,怎样具有分割的意义以及随之而来的艺术效果,另外,还有画面的比例、远近、视角和景之大小等,分别具有不同的艺术特色。他们给我讲的是画法与艺术风格,我更有兴趣思考的却是另外一种东西。我思考的是什么哪,我思考的是我们眼睛里观察到的各种自然要素,它们之间的关系是什么样子的,为何这种关系在我们中国画家的笔下展现出一种和谐的、饱满的、圆润的、整体的景象,而且这种和谐而呼应的、饱满而整体的、圆润而轻柔的景象背后有一种刚劲的东西,有一种精神,这种精神是非常有力度的,我觉得这个蛮好,这也是一种境界。我觉得张先生画的意境其实是很多的,再比如画面的清新,而这种清新和华贵也结合在一起,这与中国人所追求的生活境界也是一致的。

总之,张先生的画值得我们品味的地方是很多的。我今天的这三看,一是看热闹,二是看门道,三是看意境,我觉得这三种看,我今天都实现了。这是我想说的第一个方面。

第二个方面,由看意境而引发,我觉得张先生的画至少有三种境界令我特别的敬仰。那三境呢?首先我们来看,画中的山水当然表现的是自然了。说起“自然”这个词,中国汉语中的这两个字的核心内涵就是“自己本来是”,换一句话说,就是非人为性。画山水就是要展现自然现象的本来面目,彰显其非人为的特性,让人感受到自然的浑厚独立,悠然自在,寂然清静,就是让自然回归其本位,并通过这种表现而彰显出一种精神境界,而背后隐藏着的一种强烈理念就是,我们人类应该借鉴这种精神境界。自然所拥有的那种悠缓,那种浑厚,那种清净,那种质朴,那种随意,那种无为,那种悠然自在的状态,我们人类都需要借鉴。我们中国人特别喜欢从自然中汲取人类的智慧。自然是什么样子,我就是什么样子,我融化到自然当中成为自然的一员,天地万物,人间所有的一切,就是两个字——自然。人也在自然其中,这境界那才是真正的合一。这种合一当然是道家的合一,不是儒家的合一,也不是佛教的合一。道家的合一纯粹以自然统帅一切,回归自然,以此惊醒和引导人间,而儒家的合一却是以人间为统帅,关注人间,以人间来解释自然,最终要约束人间,为人事服务。佛家的合一则是心物一元,心外无物,以心统摄一切,以心应对一切,以心消匿一切,以此达到精神的自由与超脱。我觉得张先生的画主要表现了道家的天人合一思想。如果说看情境,第一个情境就是以自然烘托一切,涵盖一切,彰显一切,把人也蕴含到自然当中,点缀自然,把自然激活,这种不同儒家的天人合一,有道家的根本精神在里头,就是自然的境界。

前几天我在浙江见到常住终南山下的一位高道,他给我一张名片,背面写了四句话,他说这是他的最高追求,就是“超凡入圣,超圣入凡,凡圣不二,自在超然”。我建议他将“自在超然”改为“自然而然”。我认为超然是很难的,即使是宗教信仰的对象,如上帝和天国,我觉得我们很可能都没有资格说其实超然的。我在讲授宗教学课程时,将这种宗教信仰的对象称之为超人间。假使宗教信仰的对象真的存在,那也同样属于非人为性的范围,也就是广义的自然范围之内。所以,超然是不敢轻易作为我们的追求对象。他很认同我的想法,原来那也只是他前几年对自己追求的一种阐释。西方思想包括宗教宗教思想比较喜欢追求超然,而我们中国宗教,尤其是道教,却强调只有在自然当中才可成道,不是超然而是通然,和然,会通于自然,融和于自然,人与自然的对立同人与自然的融会分别代表了西方和东方两种不同的思想体系。道家认为,道派生一切并支撑一切,而道也以自然为法则,足见自然之崇高与神妙。所以,我觉得张先生的这些画,甚至我今天都在想,是不是中国所有的山水画都是以道家思想为最主要支撑的,其次是佛教的禅意,作为一种熏陶,使中国的山水画往往又有了一种空灵自在的境界,而儒家思想可能仅仅是衬托。儒家的思想往往可以借助自然山水这样的意境对它进行审视,批判,乃至引导,或者说在儒家追求者失意的时候给他以回归,给他一反省,给他一种安慰。所以,在山水画中,儒家思想仅仅是一种衬托。当然我过去也没有研究过这些问题,也没太注意看这方面的研究成果,我今天来这里看张先生的画,临时有这样一种感想,就是中国山水画的背后情境,道家是支撑,佛教是熏染,儒家仅仅是一个衬托。儒家主张的积极奋进、努力进取以及个人角色定位与人事关系等更加衬托出自然山水画的意境。总之,我觉得三境当中的第一境就是自然,我们要好好品味中国山水画中的自然精神,自然的风采,自然的情怀。

其次我认为就是自得。刚刚上楼时,张先生和我说:“我画了一辈子了,就这个样子了”。仔细品味这句话,觉得大有深意。我觉得人到这个年龄,画画到这个程度,毕竟有其自悟之道了。我举一个例子,大家就知道我要说什么。一个老太婆一辈子诵六字大明咒,六个字却诵错了,但她诵的非常自信,非常有功力,所有的人都会看到诵咒的地方放出一道光明。后来有人说你诵错了,应该怎么怎么诵,可是从此之后,这地方再也不放光了。所以说,凡事关键在于精诚与自信,境界不在外面,而在我们的内心。我自己做的东西,不管它的好坏优劣,我认,我就是这样了,这就是高境界。我们不执着于对比,比如说我这画和某某画比起来还有差距,和那个画比起来我还要吸收他的什么风格,我们不讲究这些对比之后的东西,我们有自己的风格,有自己的精神,这就是自得。而且,据我刚刚了解,张先生也不是以买画为生的,张先生是依画自得的,得什么?得一种人生之趣,得一种人生之道,说大点也就是一种宇宙之道,自得其乐就是得了人生之境界。我觉得这个自得也体现在他的画当中,各个不同的画面里头都能表现出自己的存在,自我的意识,自我的情怀,自我的彰显。家乡的山水与自我的表达,身外的造化与自我的选择,都传递着张先生的意志,都表达着张先生的领悟,都渗透着张先生的情感,都烙下了张先生的心灵印记,生命力就在这里绽放了,自我的境界就在这里彰显了,我想这就是一种自得。

我们每个人如果把自己做的每件事情都当成一种自得的途径,那所做的一切事就不再是谋生的职业,还可能不但从职业上升到事业,而且再从事业上升到志业。美国库克大学华裔副校长黄天中先生将人类所从事的工作划分为职业、事业和志业三类。职业是赚钱的,用来养家糊口的,事业是和自己兴趣与社会追求结合在一起的,而志业则是和自己生命的终极追求和生命的最高境界结合在一起的。我觉得,志业就是自得,追求自得的境界才会有志业。所以,在我看来,张先生的画画,不但不是谋生的职业,甚至也不是一般的兴趣与社会追求所在,从而当做一种事业在社会当中成就功名,它就是一种志业,是与生命的超脱结合在一起的,这就是一种自得。我觉得,自得在人一生中很重要。

第三就是自在。西方人讲自由,这已经成为一种普世价值。我们中国人也有自由的情怀,佛教讲自在,道教讲逍遥,儒家的孔子讲随心所欲不逾矩,这都是一种美好的境界。在自然面前,在社会面前,在我们自己的身体面前,乃至在我们自己的意识面前,比如情不自禁的烦恼、孤独、焦虑、执着、贪欲、嗔恚等情绪面前,我们如何能够挣脱羁绊,获得自在。自在就是一种洒脱的,不受拘束的,看破人生一切然后能够超然物上的,不为名利,乃至于不为时光,不为生命,不为一切所累的一种境界。从张先生的画中,我看到了一种恬淡放旷,看到了一种悠缓大度,看到了一种世外桃源般的所在,似乎道家追求的方外就在其中,似乎佛家向往的净土就在这里。这里没有皇帝,没有长官,没有社会机制,没有制度约束,没有人事更迭,没有名利,没有恐惧,没有挤压,社会已经远离,文化已经消褪。淡淡的云,悠悠的山,静静的河,自由飘舞的枝叶和灵动的鸟,完全是一副自由自在的景象。把画画到这份上,那还要什么,就是张先生所说那句话:就这样了。“就这样了”这几个字就是一种高境界了,这境界就叫自在。我非常欣赏这样一种自在。我现在50多岁了,我未来追求的就是自在,其他的我都不追求了。所以,我要努力地向张先生学习,向他靠拢。

最后,我也想讲讲我今天的几个收获。张先生以画自得,画中有得,我今天看画,三看悟三境,也希望自己至少有三得。我觉得,我们中国传统文化在中国画中能够彰显出来,传统文化也总是借助绘画这一载体来传递自己的精神情趣。我也希望自己能够从张先生的画中得到中国传统智慧的启示。

我的第一个领悟,也就是第一得,就是向自然学习,过清净自在的生活。张先生的画,山川大地,悠远恬静,在这个世界之中,似乎又在这个世界之外,远离了尘世的浮躁与名利的喧嚣,自然而然,简简单单。我过去特别欣赏老子骑着青牛,悠悠晃晃地不知道走了多少时日,从中原一直向西,穿过函谷关,来到关中,所谓紫气东来,最后不知所终。我一直在想三个问题,老子为什么骑青牛,为什么向西,为什么最后不知所终,如此伟大有名的一个人物,最后不知所终,我就在想这都与崇尚自然有直接的关系。老子这样一种回归自然、向往自然的情怀及其道法自然的观念,的确是一种很高的境界。自然与文化是相对的,就像无为和有为相对一样,魏晋时期名教与自然关系的探讨其实就涉及到儒道两家对世界的不同理解和对人生的不同追求。我有时很向往不知所终的境界,将自己融化在大自然之中,清净自在,自存自灭,我觉得这才是高境界。当然我现在还在修行当中,我希望能够达到这样一种高境界,天人合一的境界。这是第一得,向自然学习,回归自然,逍遥自在。

我的第二得,就是参透华贵与高雅,过质朴的生活。张先生的画有别样的质朴,就像刚刚这位先生说的。中国画,尤其是山水画,是一种很高雅的艺术形式,可以给人雍容华贵的气象。但是我们从张先生的山水画中可以看到,这种高雅当中到处潜存着一种质朴,成为一种朴素的雅,简单的雅。好像汉语系统中现在并不流行“朴雅”“简雅”这样的词汇,我们现在比较喜欢的是“高雅”这个词。我觉得我们中国人现在很需要推广“朴雅”这个词。为什么呢,我们都会追求雅,不过我们今天所理解的“高雅”,似乎过于厚重,有点高高在上了,尤其是在日常生活和各种正规场面之中,礼节到位,礼仪齐全;在文化方面,从内容到形式都有一番讲究,尤其是要符合上流社会的情趣;在学术方面,很多学者致力于高雅性学术研究,从选题到格式,都皱皱巴巴,却自命非凡。这样的话,高雅必然走向上层,必然脱离民众,必然失去其最深厚的社会基础。张先生画中所透露的雅是质朴的雅,简单的雅,我觉得这也是符合中华文化之精神的,是应该提倡的,特别是在今天,我们的物质生活极度丰富的时候,我们都在在向外追求的时候,我们因为奢华的享受而大肆破坏自然环境的时候,我们怎么在简单当中还过一种典雅的生活,这是值得反思的。从人性来讲,全部生活说到底其实都在简单当中,都在质朴当中,这种简单和质朴,一定是人类终极的根。那些华贵的,奢侈的,过于讲究形式的,远离简朴乃至拙朴的东西是虚飘的,不是我们的根基,不是我们本来的面目。如何把高雅的东西回归到本来的质朴,我觉得张先生的画给我以很大的以启示。

我在大学已经度过很多年了,同事很多,学生也很多,从北京到地方,校内外的身份也兼了不少,各种文化活动,各种社会事务,各种迎来送往,各种表格与文件,看起来忙忙碌碌,也很是风光。但我觉得,这种厚重而繁琐的生活不是人本来的追求。如何化繁为简,那要有技巧;如何视繁为简,那要有觉悟。我们如何能够在简化之后还不失高雅,如何在告别荣华之后不失生命的尊严,我觉得这恐怕是所有人都需要思考的。今天,我以观看张先生的画作为一个契机,希望从张先生这种朴雅的风格中汲取生活的智慧,如果能够给我的生活有所指导和提升的话,就算我靠拢了张先生一步,亲近了张先生一步。

第三个得,就是参透生活的外形,观照生命的神韵。张先生的画是通过形来表现所要描绘的山水等外在世界的,一笔一划勾画出一种自然状态,一彩一墨呈现出一种别样的图景,而在这一些形态背后传达的却是某种神韵,某种精神性的领悟。以形传神,以神提形,形神兼备,形神合一,我相信这是张先生的追求,他的画也的确有这样的特点。我们人的身体有眼、耳、鼻、舌、身,我们的生活则有衣食住行,我所在的学校有教师、宿舍、学生和五花八门的教学活动。总之,我们有各种各样外在化的存在,这些存在的后面有没有更加深沉、更加持久、更加有意义的存在呢?形背后的神到底在哪里呢。

我有一个观点,我们人的生命分生物性生命、精神性生命、社会性生命和灵性生命。社会性生命许多人不理解。人为什么有社会性生命,一个人在社会当中必然具备一种社会角色,拥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并以其独特的社会贡献、社会承担而获得一定的社会影响。社会对你的评价,社会对你的记忆,这些东西和你的生命是分不开的。这个我们今天不展开谈,因为与主题关系不大。关于灵性生命,更难理解。我前两年在“少林问禅百日峰会”上做了一场《生命的特性与生命的关怀》的讲演,其中就讲到了灵性生命。我认为灵性生命存在于生物体内,并寓于社会性生命和精神性生命之中,又可以超脱于它们之外而独立存在。它具有先天的独立性与自在性,因为人在还没有生下来的时候,这个东西就在等着他。而你生下来之后呢,你的肉体丑也好,美也好,强也好,弱也好,甚至活着也好,死去也好,这个东西不受约束。当然,它也具有后天的依附性和变异性,因为它一般情况下总是依附在肉体上,而且是变异的。假使原来是灰暗的,经过你的智慧陶冶,有可能使你灵魂不断升华,灵性存在变得更加灿烂,更加持久,更加富有意义。灵性生命总是在隐蔽状态下维系其同生物性生命、社会性生命和精神性生命之间若即若离的关系,在看似依附的状态中,保持自己的独立与长存。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甚至无法感知、无法判断的生命成份正是人类生命存在的根本、人类生命状态的依据和人类生命变迁的轴心。

我觉得灵性生命的话题触及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灵性关照,这种观照才是与人的最高境界相呼应的。我希望我这一生能够得到超脱,我还希望我有来生,我也相信我是从过去生而来的。如果你有这种想法,就等于你承认这个生命当中有一个永恒不息的存在,这个就是灵性的存在。我们关照生命的尊严,我们关照来世生命的升华,我想就是对灵性生命的关注,对灵性生命的肯定。我们国家这几年以政府名义祭黄帝陵,为什么祭黄帝陵呢?如果不相信祖先的精神长存,不相信祖先的神韵还存在的话,我们祭黄帝陵还有什么意义。我们中国人也讲祖先超度,清明节上坟扫墓,如果我们不相信灵性生命的存在,精神力量存在的话,我们这些行为不都是自欺欺人?所以我相信人类自古以来已经摸索出一种灵性的存在,这种灵性的存在是我们生命的永恒根基,是我们最应该观照的生命现象。

今天张先生的画给我一个重要的启示就是形神之间的关系。张先生的画在形的背后追求的是一种神韵,以画传神,画中蕴含着画家本人所觉悟的神,那是形之外的更高存在。张先生通过画来彰显这种神,通过画画来体悟这种神,在自我精神的园地里陶醉,就是与这种神亲近,就是生活的升华和生命的尊严。尽管这种神并不完全等同于灵性的生命,但我从这种形神关系中得到启迪,也希望关注我生命之形和生活之形背后的神韵,实现对日常生活的超越和生命的终极解脱。对画画来讲,处理好形神关系,画才有滋味;对生活来讲,处理好形神关系,生活才品位;而对灵性观照来讲,只有处理好形神关系,灵魂才会有今世的安顿与来世的升华,生命才有真正的尊严与安详。

对不起,我可能占用时间太多了。以上所说如果有错误或不妥之处,还望张先生和各位专家批评指正。谢谢大家!

 

(孙绪会根据201416日录音整理)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