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学术动态 > 正文

观点丨释慧正:汉传佛教“方便智”研究:其内涵、分类、修证方法与功能

本文作者: 5个月前 (12-28)

内容提要:在佛教发展史上,“方便智”的思想内涵,经历了从原始佛教到大乘佛教的转变,最终成为大乘菩萨行…

内容提要:在佛教发展史上,“方便智”的思想内涵,经历了从原始佛教到大乘佛教的转变,最终成为大乘菩萨行者重要的修行内容之一,是菩萨从六地登七地之关键。本文考察了以善巧方便思想作为主题的汉传佛教经典,系统地分析了“善巧方便智”的内涵、与“般若智”关系之七种诠释、三数类9种分类,以及显、密二种修证方法,并在此基础上,对其主要功能分三个方面进行了现代性的诠释。

关键词:方便智;般若智;功能;分类;显密修证

作者简介:释慧正,南京大学哲学系2015级博士研究生;南京市古鸡鸣寺比丘尼。

 

前言

 

梵文佛典中,upāya华译方便,音译乌波野kauśalya华译善巧,音译沤惒拘舍罗jñāna华译,音译若那阇那。在汉、南、藏三系佛教文献中都有出现。善巧方便智之梵文为upāyakauśalyajñāna,程恭让认为这个复合词可以作为持业释复合词来解释,表示同位格关系,upāyakauśalya即是jñāna,译为善巧方便智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汉译佛经中出现善巧方便时,往往其后并无一词。程恭让则将《维摩诘经》梵文本与古代三种汉译之后,指出,支谦及罗什的译文略字未译的现象,可谓比比皆是玄奘大师则用善巧方便慧门来翻译此词亦同出于把这个复合词解读为同位格的持业释。由此,回顾佛典时,本文也将善巧方便善巧方便智的说法等同起来,认为善巧方便乃是一种智慧。在一些佛经中,还有方便波罗蜜方便般若波罗密方便般若波罗密多等汉译的出现,更加肯定了认为善巧方便是一种圣智(胜智)的说法。同意异译的还有:方便慧、方便智、善巧智、善巧慧、善权慧、善权智、善巧方便慧等等。以《四阿含》为主要教义的原始佛教中早有方便之概念,不在本论文的讨论范围之内。本文采用方便智一词来指代前述所指的那种佛菩萨才具有的圣智。

《大庄严法门经》中文殊菩萨与金色女的对话,充分体现了方便智的作用:文殊问言,菩萨云何教化众生?女言,当修方便般若波罗蜜能教化故。龙树菩萨在《大智度论》中也赞叹方便智作用广大,言:是菩萨虽行三十七品、十八空,知诸法毕竟不可取,亦不证声闻、辟支佛道,而能还起善法,教化众生、净佛世界、寿命具足等,皆是方便般若波罗蜜力。”Hick2004)考证后提出,宽泛而言,此概念(方便)首先出现在《中部》之筏喻中。程恭让(2012)认为,善巧方便首先是菩萨所特有,而声闻弟子则不具备的特质。

在佛教三藏十二部经典中,有关佛陀教化众生,善巧方便的思想和方法,经典根据,非常丰富。但遗憾的是,因汉传佛教对方便智的重视程度不够,甚至有看轻善巧方便,将方便随便等同而视的倾向,该概念极少得到关注。当代学者程恭让教授等,通过对《维摩诘经》等经典的梵汉对勘及语法和义理分析,开展了一些饶有趣味、意义深远的探讨,引起了学僧的关注,并启发了学僧对其开展进一步的研究。

 

一、方便般若关系的七种诠释

 

佛教传入中国的初期,直到隋朝,因《维摩诘经》、《法华经》和《华严经》等大乘经典的传译,曾经掀起了一股诠释方便智的热潮。从历史上看,从姚秦至隋朝大约200年内,先后有僧肇、菩提流支、法云、慧思、智者、吉藏等六位大师,对方便智的诠释独有特色。所有诠释的一个共同的特点,是将方便般若并列比较,进行诠释,分别涉及到空有人法凡圣二智三智权实、体用等角度。隋朝之后,对于善巧方便智的讨论便不再多见,《大藏经》中收录有相关论述,但皆为后学对前贤说法的注疏,少有新见地,隋朝之后不再有新的发展。

支谦所译《佛说维摩诘经》中偈颂云:母智度无极,父为权方便,菩萨由是生,得佛一切见。罗什大师所译《维摩诘所说经》中偈颂云:智度菩萨母,方便以为父;一切众导师,无不由是生。两译虽稍有不同,但均呈现了二者同为佛菩萨之父母的夫妻关系。这是佛经中最直接阐述方便智般若智关系的一句偈颂。

僧肇大师从空有二门,来说明方便智涉有之门。在《肇论》之《宗本义》云:沤和般若者,大慧之称也。诸法实相,谓之般若,能不形证,沤和功也。适化众生,谓之沤和;不染尘累,般若力也。然则般若之门观空,沤和之门涉有。涉有未始迷虚,故常处有而不染;不厌有而观空,故观空而不证。是谓一念之力。唐澄观大师在《大方广佛华严经随疏演义钞卷第三十四》中则全文引用僧肇大师的这句话来解释沤和俱舍罗一词。宋永明延寿大师在《万善同归集》中所说是以方便、般若,常相辅翼;真空、妙有,恒共成持,和僧肇大师的诠释有异曲同工之妙。程恭让这样评价道:权智思想不仅是僧肇所能诠释的《维摩诘经》的核心思想,也是僧肇所理解及诠释的般若中观乃至整个大乘佛教的核心思想。

菩提流支从人法二种角度,阐明方便智对菩萨的意义。他把方便智般若智进行对比,在《弥勒菩萨所问经论》卷1中云:言方便者,略说不舍一切众生;言般若者,所谓不取一切诸法。此二种法是诸佛家,是故菩萨摩诃萨依方便般若生,以为方便般若二法之所摄故。明蕅益大师曾说何谓善巧方便、般若?明观一切法空,度一切众生是也。观一切法空,何名利之足萦怀?度脱一切众生,何苦行不能黾勉?观空不度生,堕二乘地;度生不观空,堕爱见慈。这种说法即明显是受到菩提流支的直接影响。

法云从二智虽二实一的角度,阐发了他认为实智与方便智之间虽各有特征、各有功能,究其实际难分难解的复杂及密切的关系。在《妙法莲华经义记》中,他说:此方便智即实智义,实智即有方便智义,因为方便智举体是鉴照,即是智慧之义实智能照此即是善巧之义,分立二智之名,是为了取别于通且明方便与智慧别者,意思是说,只是为了突出实智在本质和功能上的区别,才假名为二,实则本一。

慧思大师从凡圣二种角度,强调方便智是超凡入圣的依据。大师云:巧慧上智名菩萨,如来顿觉上上智,意思是菩萨的方便智仅是上智,而如来则是上上智。并特别强调方便智对修行禅定非常,他认为即使对于那些已经得到四禅的行者来说,无方便智,不能断烦恼无方便智,谓得实道,起增上慢

智者大师则从三智的角度,认为方便智就是道种智,与般若智之关系是不并不别。他通过引入方便智,将旧的三般若说(文字般若、观照般若、实相般若),改造成新的三般若说(方便般若、观照般若、实相般若)。旧说从修行次第上表达,其侧重点是经由文字般若而修行观照般若,最后通达实相。后者则从修行方法来表达,三者关系体现的是空假中三而一,一而三的关系。智者大师并非否定旧说,而是换了一个诠释角度,以此构建他的佛教理论与实践体系。大师在三法类通的解说中,既认为方便解脱即方便般若,又认为般若有道种智开出沤和俱舍罗。而在《金光明经玄义》卷1中,则明确提出方便般若,非寂而寂即道种智。复于《金光明经玄义》卷2中云:即空是观照般若一切智,即假是方便般若道种智,即中是实相般若一切种智。是三智一心中得,即空即假即中,无前无后不并不别。他将方便智直接等同于道种智的说法,在后世影响较大。

吉藏大师从权实二智的角度,判方便智为权智,但同时亦赞叹方便智生成之能、训诲之德。他在《净名玄论》和《大乘玄论》中用内容几乎完全一样的一段话来赞叹方便智,说:常啼云沤和俱舍罗,大师方便力。沤和为方便,俱舍罗名为胜智。般若之巧,名为沤和;其用既胜。名胜智也。净名以方便为父,取其生成之能;大品以沤和为师。明有训诲之德。善巧化物,不证二乘,皆大师之力也。他还以权实关系引出方便智般若智之间的体用关系,曰:实相般若既非愚智,所以为体;方便般若者有愚智,即是用也。

程恭让对《维摩诘经》之<菩萨品>梵本之第16段共5句话,与其三种汉译进行对勘和语法及义理分析之后指出,与其说善巧方便智与般若慧是两种不同的东西,还不如说二者是同一个东西的二种不同的面相:无论是般若慧或是善巧方便智都导向成就最高的菩提,只是二者在实现这一宏伟目标时所担负的分工职责有所不同而已。基于方便般若为诸佛菩萨之父母的偈颂,他特别强调二者在孕育佛菩萨之事中具有绝对的主导作用,因此,他用相辅相成、并举并重、不相偏离、交相辉映来诠释二者之关系,并使用般若慧来指称般若智,可能亦为与方便智相提并论时的细心考虑。学僧认为,他是从用二亲的角度,肯定方便智般若智之导向相同,分工不同。

 

二、方便智的三类九种分类

 

《华严经十地品》、《十地经》中均认为方便智的修证,是菩萨离六地入七地的关键。通观《大藏经》,通常说种种善巧方便,而对方便智的分类则比较少。学僧对大乘佛经进行了收集和梳理,大略有三个数类九种分类,其内涵亦各各不同。(1)十种:《大方广佛华严经》卷3726十地品〉中,提到以十种方便智发起殊胜行,从六地入七地。《佛说十地经》卷57菩萨远行地〉则提到以十种妙方便慧所引不共进道胜行,从六地入七地。《大宝积经》卷5111 般若波罗蜜多品〉则云本无量而略说十种。《佛说大方广菩萨十地经》卷1提到十种方便智波罗蜜。《大方广佛华严经》卷3733 离世间品〉中则提出十种方便佛法句,安住则得无上方便一切智。《佛说象头精舍经》卷1提到十种菩萨方便。《瑜伽师地论》卷472分品〉提到能令诸菩萨能作五事的十种方便善巧。(2)十二种:唯有《瑜伽师地论》卷4517菩提分品〉,提到十二种方便善巧,并分成内外各六种。(3)二十种:唯有《宝星陀罗尼经》,提出二十种不妄置立意有所作及修行方便。因为正文篇幅有限,特将其具体内容放在注释中。

了解了方便智般若智之间的并重关系之后,与般若智证人空、法空、人法俱空相对应,学僧对以上三数类九种分类进行分析后,认为方便智大体也可分为三种:人方便、法方便、人法方便。(1)人方便。菩萨当知种种众生(包括佛教的不信仰者、信仰者、人与非人等)之根性好乐均能明了。《瑜伽师地论》之十种可纳入其中。(2)法方便。菩萨当知种种法,熟悉佛教的教理、教义,即全套信息系统,有了方便智,便能对信息系统进行解密。《大宝积经》中十种、《华严经》之<十地品>、《华严经》之<离世间品>中十种、《佛说十地经》中十种等四种分类可纳入其中。(3)人法方便。菩萨知引自他入法之种种方式、方法,解脱自己,度脱众生等一系列行为。包括《佛说象头精舍经》之十种、《瑜伽师地论》之十二种、《佛说大方广菩萨十地经》之十种、《宝星陀罗尼经》之二十种等四种可以纳入其中。这种分类方法虽略显粗糙,有待斟酌,但亦提供了一种简便的分类视角。

 

三、方便智之功能的一种现代诠释

 

人方便,即是在宗教传承中所针对特殊的对象系统的准确把握,其形式被称为信众对话者。法方便,能对宗教教理这种特殊的信息系统的准确把握,其传播被称为传教布道。人法方便,即是基于宗教信仰的前提下,契理契机地而引发的特殊的行为系统,其实践被称为修行救度

三种方便所对应的三大系统(对象系统、信息系统、行为系统),正是宗教家们普遍关心的问题。做为世界三大宗教之一的佛教,正经历着一场巨大且深刻的变革,从区域性逐渐扩展到全球,赋予古老的佛教信仰,以现代化的丰富内涵,试图满足当前复杂多元的人类社会的需求。虽然因时间、空间、人间的种种不同因缘条件,此三大系统(信息、对象和行为系统)呈现出多元化的态势,但开方便门,示真实相的基本传教模式,是亘古不变,又历劫常新的。

用现代语言来表述,笔者认为方便智至少具有三大功能,有(1)是佛教信息系统的解密工具。开发和运用独特的语言、艺术、仪式、媒体与多媒体等教理传递方式,方便受众理解深奥难懂的佛法,所对应的是法方便。(2)是佛教行为系统的驱动程序。佛陀八相成道,菩萨示现住世、伏惑润生,善巧方便智是其得以实现的根本和基础,所对应的是人法方便。(3)是佛教对象系统的核心价值。因具足善巧方便智,佛菩萨不舍一众生,而令所有众生安住一切智心,和究竟皆得一切种智,三者表达不同,其宗趣则归于一处,就是度一切众,皆成佛道,所对应的是人方便

(一)法方便:方便智是佛教信息系统的解密工具

《法华经》之<方便品>云:吾从成佛已来,种种因缘,种种譬喻,广演言教,无数方便,引导众生令离诸着。所以者何?如来方便知见波罗蜜皆已具足我今亦复如是,知诸众生有种种欲,深心所著,随其本性,以种种因缘、譬喻言辞,方便力而为说法。

如果将譬喻言辞理解为特指佛陀亲口宣说的教理,种种因缘则视为接引度化众生的所有情景,除了当机众的宿世因缘,还包括借助建筑、雕像、绘画、书籍等各种艺术形式,以及皈依、讲法、授记等宗教仪式,外出托钵乞食与异地传法等传法活动,僧团受戒与羯磨等管理活动,佛陀及圣弟子大显神通度化众生等。善巧方便智,则在情景中,通过特定的语言策略,努力并成功地使对象理解佛法之大意。

佛教经典晦涩难懂,印度自古为多民族、多语种的国家。笔者回顾三藏集结的历史,大概如下:(1)佛在世时,主要以摩羯陀国语言说法,并制定戒律禁止使用雅语梵文;(2)佛其弟子在五印各地使用方言进行弘法;(3)三藏前三次集结,使用摩羯陀文,颂出但未成文;(4)三藏第四次集结,使用锡兰国语言,音译巴利文,并首次成文;(5)印度雅语梵文翻译三藏。此后,许多个民族和国家使用自己的文字翻译经典。

Schroeder2000p.562)说:佛陀描述他的教训为经常用来摆渡众生的筏,他说人们应仅视之为有用的工具而已。” Gombrich1996p.17)认为:善巧方便之词的运用,那种使自己的资讯适应听众的能力,在巴利圣典中显得极为重要。” Asaf Federman2009pp.125-126)比较研究后说,在原始教典中,善巧方便只有教学法的意义,而在大乘经典——尤其在《法华经》及《善巧方便经》中,它则被赋予解释学的意义,善巧方便成为一个具有解释学的工具。佛陀语言策略的基本精神是:要令对方听得懂。

巴利文小品(CullavaggaV.33.1叙述了一个故事:两个比丘向世尊说:大德!现在的比丘,不同姓,不同名,不同门阀,不同家室、都来出家。他们用自己的方言俗语毁坏了佛所说的话。请允许我们用梵文表达佛语。佛世尊呵责他们说:傻瓜呀!这样旣不能诱导不信佛的人信佛,也不能使信佛的人增强信仰,而只能助长不信佛的人,使已经信了的人改变信念。呵责完后告诉比丘说:比丘呀,不许用梵文表达佛语!违者得突吉罗。最后佛说:“ 我允许你们,比丘呀,用自己的语言学习佛所说的话。

从这段记录可以清楚看出,佛陀是个讲求实际效益而反对权威迷信的平民教育家。他不认为语言有高下贵贱之别,怎样能让学习者容易闻思教法才是最关键要紧的。因此,佛陀反对采用上层婆罗门阶级的雅语,他说:吾佛法中不与美言(Samskrta雅语、梵语)为是,但使义理不失,是吾意也。随诸众生应与何音而得受悟,应为说之。这便是佛陀平等、务实、开放的语言态度。佛陀允许比丘们利用自己的方言俗语来学习、宣传佛教教义。这对于接近群众,深入群众有很大的好处。简要理解佛陀的语言策略的目的,即要使:未信者生信,已信者增胜。不信者不能,转移已信者。

(二)人法方便:方便智是佛教行为系统的驱动程序

罗曼·罗兰曾经说过,信仰不是一种学问。信仰是一种行为,它只被实践的时候才有意义。大乘佛教的行为系统主要分为自利利他两类,自利为上求佛法,利他为下化众生。所有这些修行,都离不开波罗蜜多(华言到彼岸),被誉为度生之筏,既能自度,亦能度人。

程恭让曾追溯大乘佛教中善巧方便与波罗蜜多观念的演进, 并对其进行了详细论证,学僧尝试进行了摘要式整理,发现如此的线路:(1)《增一阿含经》中明确列出的六度中无方便。(2)《佛本行集经》第四品《上托兜率品》中列出的一百八法明门中,方便为法明门之一。虽未见字,但已将方便六度并列叙述。(3)《大宝积经》则把善巧方便与六度一起,作为菩萨大士出现于世时,世间出现的七大道宝之一。(4)《大宝积经》中《大乘方便会》(内容即《善巧方便经》)则第一次正式地将善巧方便提升为一个波罗蜜多。(5)《华严经》云:是菩萨于念念中。具足十波罗蜜是般若波罗蜜能起无量智门,是方便波罗蜜。

1方便智乃佛菩萨示现之根本与基础

在佛教理论中,成佛即可脱离六道轮回,得到彻底究竟的解脱,但经典中多均有释迦牟尼佛及诸多菩萨,在成道之后又回到堪忍的娑婆世界度化众生。许多经典都认为,方便智对佛菩萨示现于人间非常重要,例如:

《佛说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罗蜜多经》中《善巧方便品第二十》云: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悲愍利乐一切众生,常行慈悲喜舍四无量行,得般若波罗蜜多力所护故,具善巧方便,以诸善根回向一切智,虽修空、无相、无作三摩地解脱门而不证实际。

《佛说大方广善巧方便经》云:我(释迦佛因地修行时)为得忍菩萨,为菩提故转复精进。若一劫若百劫,未尝懈倦,未尝厌舍,未尝失念;数数来此轮回趣中,以善方便救度众生,以自慧力随诸所作悉得成就。于后边际不作住想,为利众生无有休息。当知此是菩萨摩诃萨善巧方便。

所谓不证实际于后边际不作住想,印顺导师以为,初期大乘的菩萨们,并不是没有能力证入实际位,而是他们不愿意证入,因为他们要留惑润生,以便救度众生。留惑润生的意思是:留住无明的迷惑,以利于滋润生死轮回。佛教以为,生死轮回的原因在于无明(惑);如果断除无明(惑),即无生死轮回。而大乘佛教则强调留住无明(惑),这样才能在生死轮回当中救度众生。而方便智,则使得留住无明(惑)成为可能。

罗什译《维摩诘经》中云:欲度人故,以善方便,居毗耶离。

程恭让新译:他,为了成熟众生,以善巧方便,住在毗耶离大城中。

程恭让(2012)经过梵文原典的语言学的分析,认为方便智是菩萨示现得以实现的根本与基础:虽然善巧方便只是菩萨的22种品德之一,但善巧方便之特殊重要性并不因与其它21德平列而至于湮没所以这句话是说维摩诘菩萨以善巧方便为工具,居住在毗耶离大乘中,其生存与生活之目的则是使一切众生都成熟起来。维摩诘菩萨虽有22种殊胜的品德,但其在毗耶离大城示现的旨在救度一切众生的一切菩萨行,则主要地是依靠其方便善巧之德。因此,它是维摩诘菩萨毗耶离示现得以实现的根本与基础。

2方便智是佛陀之八相成道之依据

《佛说大方广善巧方便经》云:菩萨虽住胎藏,世间众生不应于此作实住想。何以故?菩萨本从无垢寂静三摩地安详而起,从天中没,下降人间,处胎受生,出家苦行,乃至坐菩提场,成等正觉,降伏魔众,转大法轮。如是一切所作。菩萨于中清净无染,无动无转不出不没。以是义故,应知清净行菩萨不实住胎藏。当知此是菩萨摩诃萨善巧方便。

上文叙述了佛八相成道托胎的阶段。此时的菩萨其实就是释迦牟尼佛,因彼时尚未示现成道,故称菩萨。八相成道指释迦牟尼佛一生的八个阶段。亦称八相示现,包括:降兜率天、托胎、出生、出家、 降魔、成道、转轮、涅盘。成道八相中最重要的内容,又是释迦牟尼一代时教的起点,据传,释迦牟尼在过去世早已成道,为了度化众生,化身示现八种相状,应时对机地降生人间。《佛本行集经》等详述其事,而在《佛说大方广善巧方便经》中,则完整的叙述了八相成道中的每个阶段,均明确指出当知此是菩萨摩诃萨善巧方便。该经甚至有一种倾向,认为佛菩萨的起心动念,一言一行,均是方便智之所成就。

(三)人方便:方便智是佛教对象系统的核心价值

《佛说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罗蜜多经》云:彼菩萨发如是最胜大愿:我应度一切众生,不舍一切众生。菩萨发是愿已,即入空三摩地解脱门、无相三摩地解脱门、无作三摩地解脱门。菩萨虽入是诸解脱门,而不于中取证实际。何以故?是菩萨已得善巧方便力所护故,能作是念:我不舍一切众生

《佛说大方广善巧方便经》云:复以一切智心,广施一切众生。虽起施心,悉无所取,亦无所得。善男子!如是名为菩萨摩诃萨善巧方便。

《法华经》之《方便品》云:过去(现在、未来)诸佛,以无量无数方便,种种因缘、譬喻言辞,而为众生演说诸法,是法皆为一佛乘故。是诸众生,从诸佛闻法,究竟皆得一切种智。

不舍一切众生广施一切众生,是指要度尽一切众生,而令所有众生安住一切智心,和究竟皆得一切种智则是令一切众生皆成佛道,三者表达不同,但其宗趣则归于一处。因此,我们可以认为,大乘佛教中,方便智是佛教对象系统的核心价值,即度一切众,皆成佛道

 

四、方便智的显密二种修证方法

 

了知了方便智的功能,就能理解方便智为何不仅是六地升七地的菩萨之关键,而且对所有修行阶段的菩萨都非常重要,如在《佛说海意菩萨所问净印法门经》卷14中所言,佛告海意菩萨言:如是如是!如汝所说,菩萨于一切处,常应修习善巧方便。何以故?海意!善巧方便者,即是菩萨菩提。若无善巧方便,即不成菩提那么菩萨如何才能修证方便智呢?华严经的十地品、十地经中,所说十不共胜行,既可以看做是方便智的分类,亦可以理解为修行途径,此处不予赘述。以下就显教与密宗的专门经典与法门进行阐释。

显教可依两部经典修行。《佛说大方广方便善巧经》可以做为显教修行方便智的指南,由宋朝时期精通密教修行的北印度僧人施护所译,收录于《大正藏》之宝积部。小结该经的修行方法有二,(1)发起一切智心;(2)发起回向心。在经中佛陀还举了许多具体事例,比如作爱菩萨与上财女人的故事、佛陀本人苦行及觉悟之修行经历、佛陀在因地为杀恶人保护五百商人的故事等。另外,施护还翻译了一个单品短经《佛说大方广未曾有经善巧方便品》,收录于《大藏经》之经集部。小结该经的修行方法,为行五欲时,(1)发起回向一切众生之心;(2)发起普愿一切众生之心,则得于五欲境,取而不着;虽复常行,无所障碍

密宗则以一种手印为密行,即结方便波罗蜜菩萨印之手印。唐朝不空三藏所译之《金刚顶瑜伽千手千眼观自在菩萨修行仪轨经》卷2中云:次结方便波罗蜜菩萨印:右手慧方握智度,左手檀戒握禅度;二手相博,忍愿相背,直竖如针,进力平舒侧相拄。即诵真言曰:唵摩贺每怛啰唧帝娑嚩贺。由结此印,诵真言三遍,即灭无量劫无善巧方便业种,获得二种方便善巧,所谓回向方便善巧、拔济有情方便善巧,即方便波罗蜜圆满。修持世间六波罗蜜,由此印真言瑜伽相应,少施功业福德广多,疾得成就,皆至究竟成无上菩提资粮。在不空三藏所译的《圣贺野纥哩缚大威怒王立成大神验供养念诵仪轨法品》卷2中,也是完全相同的内容。分析认为:(1)从经名得知,密宗认为方便波罗蜜法门是观世音菩萨修行法门之一;(2)密宗将善巧方便分为两类,一种是回向方便善巧,一种是拔济有情方便善巧;(3)修行本法门,能少施多得,疾得成就。然而这个法门在密宗的具体情况,目前我们还不得而知。

 

结论

 

智度菩萨母,方便以为父方便智的重要性普遍得到佛教界的认可,但和般若智相比,对其进行的研究就太少,与其作为诸佛菩萨之的身份,显得极不对称。本文以《大藏经》为基础,对方便智的内涵及与般若智的关系诠释中受到启发,在肯定其与般若同等重要的基础上,对其分类进行了梳理,与般若智人空、法空、人法二空三种功能,相对应的提出了人方便、法方便、人法方便三种分类方法,并分别与宗教的对象系统、信息系统、行为系统等三大方面进行了一种现代化的诠释,最后在《大藏经》中寻找到显、密二种修证方法。从目前的趋势来看,佛教在全球之文明发展与和平之中将承担更多的责任和使命,佛教的方便智需要更加充分地显发出来,为全体众生谋求更多福祉。

(文章来源:《宗教学研究》,2017年第3期。本文转载时未编辑注释,如需,请参见原刊。)

 

 

 

(编辑:郭储)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