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庭审日记丨加拿大检方律师违规接触证人 还自曝“串供”嫌疑?

  温哥华当地时间12月10日,孟晚舟引渡案继续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高等法院进行。当天出现了令人颇感意外的情况,就是检方证人违规与检方律师接触,继而产生串供嫌疑。另外,法庭方面还透露,代表孟晚舟的辩方律师将为“程序滥用”这个申诉理由,增加第四个辩护方向,即第四个辩护分支(branch)。

  涉嫌串供!检方证人与检方律师违规接触

  10日上午引渡案的交叉询问刚刚开始,检方律师就主动向法庭陈述说,此前一天,也就是9日,仍在作证期间的加拿大边境服务局温哥华机场主管尼克尔·古德曼(Nicole Goodman)与检方律师进行了接触,这违反了法庭指令。法官决定暂停听证,对此事进行处理。

  在上午11:30左右,法庭重新开始交叉询问的听证。

  辩方律师莫娜·达切特(Mona Duckett)问尼克尔·古德曼:

  “你昨天是否与司法部的人士接触过?”

  “是接触了。”古德曼回答。

  “你知道法庭有相关指令吗?”律师问。

  “我知道。”古德曼说。

  辩方律师追问古德曼她是否在9日的庭审中提供了不完整的证言,古德曼虽然对“误导法庭”这一说法予以否认,但是她承认,自己的证言不完整。就在辩方律师要继续问证人与检方律师具体谈了哪些问题时,检方律师使用反对权,让证人暂时离开法庭,以诉讼保密特权为由阻止辩方律师追问。

  有当地记者就此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古德曼在这一天上演了一场大戏,后悔自己当天没有到法庭现场旁听。

  《南华早报》当天也以《证人承认在孟晚舟案听证中提供不完整证言,以及违规与加拿大检方律师接触一事亦被公开》为标题及时报道了此事。

  非法泄露个人信息嫌疑重大

  重要证人却被“指示”不要留下记录?

  加拿大边境服务局温哥华机场主管古德曼在法庭上承认,2019年 1月7日,上级指示她不要留下关于孟晚舟案的记录,也因此,她就没有记录她的下属把写有孟晚舟手机密码的纸条交给警方的事情。她同时承认,当时留下笔记会有助于当事人事后回忆,也有助于法庭了解事情发生的经过及原因。她也承认,这么做让她自己也觉得不合适。相关法律人士表示,依据证言内容,有理由推论,古德曼的上级之所以不让她留下记录的目的,就是不想让法庭了解真相。

  10日当天,温哥华当地报纸《温哥华太阳报》使用《边境服务局主管说分享孟的密码属严重违规》的标题报道了古德曼如何处理下属把孟晚舟手机密码泄露给警方的事。

  针对违规泄露孟晚舟私人信息一事,古德曼还有一个解释不清的做法,就是她在2018年12月初就知道下属把孟晚舟的手机密码交给了警方,也知道这是一个严重的泄密违法问题。但是,她当时只是问了一下情况,却没有对下属做任何处罚,也没有提出警告。古德曼的解释是,她认为下属不是故意犯错的。

  即便如此,古德曼作为上级,本应采取亡羊补牢的做法。但她没有这么做,仅仅是向她的上级做了汇报。然后,吊诡的一幕出现了,无论是古德曼,还是她的上司,在明知那个下属依然掌握着孟晚舟手机密码的情况下,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对此不闻不问。这种做法,连当地记者都表示无法理解。

  孟案申诉增加新的辩护方向

  当天法庭在确定审理排期时还透露出一个重要信息,孟晚舟的律师将向法庭提交“程序滥用”这个申诉理由下的第四个分支。按照目前的辩护进程,孟晚舟的辩护律师试图证明加拿大方面在拘禁孟晚舟一事中存在“程序滥用”的行为,进而对此前的判决进行申诉。针对这一辩护,孟晚舟方面此前的主要辩护方向主要有三项,即三个分支(branch),分别是:政治干预、执法过程违法、美方证据误导法庭。当天法庭在审理排期时,透露出的消息显示,目前已经确定就第四个分支内容展开相关庭审事宜。不过具体的辩护内容目前尚未有确切消息。当地的律师和记者表示,孟晚舟的律师在第二阶段,也就是“程序滥用”这个申诉理由的听证中,目前处于有利的位置。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