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文化动态 > 正文

最大规模丝绸之路展览在国家博物馆开幕

本文作者: 4年前 (2014-11-07)

中国佛学网北京讯 大型文物展览“丝绸之路”从2014年11月6日到2015年1月5日在国家博物…

   中国佛学网北京讯 大型文物展览“丝绸之路”从2014年11月6日到2015年1月5日在国家博物馆展出。主办方为文化部、国家文物局以及陕西、甘肃、宁夏、青海、新疆、河南6个省(自治区)政府,将以两个展厅的规模展出丝路沿线的全国16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44家文博单位的490余件文物。

  今年6月23日,中哈吉联合申报的“丝绸之路:长安—天山路网”申遗成功,而早在2013年,国家主席习近平就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命题,在APEC会议召开之际,国家文物局特别筹划“丝绸之路”展,展示丝绸之路两千余年的历史过往和灿烂成就。

  狭义的丝绸之路,往往指公元前2世纪张骞出使西域后打开的欧亚交通要道,亦称绿洲丝绸之路。在本次展览中,此固然为重点展览,以4个主题,分别介绍了丝路的产生背景、胡人胡风与汉文化的交融、由此形成的宗教多元化,以及在文化交流达到鼎盛而产生的大唐文明。

  但广义的丝绸之路还包括草原丝绸之路及海上丝绸之路,在本次展览中,也用了一首一尾两个主题进行展现,前者展现了在绿洲丝路之前,公元前5世纪就已形成的欧亚草原与中国北方草原的早期文化交流史;而后者则重点以瓷器贸易展现唐代至明清时期东南沿海的海上丝绸之路的盛况。

  此前西北五省(区)共同主办的《丝绸之路—大西北遗珍》展,曾在多地巡展,是为国博“丝绸之路”展的前身。国家博物馆在今年5月接到展览任务后,重新起草了展览大纲。为了符合展览主题,确保展览的规模和水平,从北京、新疆、青海、甘肃、宁夏、陕西、山西、河南、广东、福建、湖南、上海、江苏、山东、安徽、四川等16省(自治区、直辖市)的44家文物机构精选400余件文物,年代跨度从战国至明清,质地包括金、银、铜、石、玻璃、织物、纸、陶、瓷等,类别涉及青铜器、金银器、玻璃器、陶瓷器、丝绸、文书、壁画、石雕等。原《大西北遗珍》中展出的文物,使用不到1/3。

  策展人单月英介绍,丝绸之路的内涵之丰富,远非一个展览所能介绍完全的;而如果单纯按照时间线索展现历史,不仅容易枯燥,内容上也会有重复之处。因此在策展中,国家博物馆注重以点带面,通过六个主题区块的设置,结合每个主题在不同年代的发展变化,并依托国内外相关学术研究的最新成果,在每件文物各自的故事以及彼此组成的序列中,呈现丝绸之路上的人情风物、商贸往来、文化交流等。

  但文物也有力所不逮之处,比如如何展现丝绸之路上的追梦人,张骞尚有封泥、壁画等文物可寻,但班超、玄奘乃至鸠摩罗什等,并没有合适的文物可以介绍。为此,展览以多媒体方式来展现两千多年来丝绸之路上的十多名重要人物。“比如我们做了玄奘西行的路线图,点一下地图上的小人,就会从长安出发,按照路线走一圈。希望用这种方式,将文物不能、不够体现的地方补足。”单月英说。此外,丝绸之路上的重要文物古迹、经由丝绸之路传入中国的动植物、乐器等知识点也将以多媒体方式展示。

  国家博物馆副馆长宋新潮介绍,为了确保本次展览的学术性,特请荣新江等学者专文论述。而为了能让公众更好地理解展览内涵,国博为此配写了7万字的讲解词,并配备20名专职讲解员和30名志愿者提供讲解服务。

  举全国博物馆之力

  “丝绸之路”展是否有各地巡展计划?“这个展览无法复制。”宋新潮说,“我们要对兄弟馆负责。40多个馆的镇馆之宝,协调了那么长时间,能在国博展出2个月已经是最大的可能了。”

  400多件文物中,即便有部分新出土文物未来得及定级,但国家一级文物的比重,也超过了60%。早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为了促成这次展览,国博领导亲自出差前往陕西、甘肃等重点参展博物馆,国家文物局还曾两次下文要求各相关博物馆配合展品出借。因此,国博的唐三彩釉陶骆驼载乐俑、上博的元青花、新疆博物馆的“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护膊等镇馆之宝云集。很多珍贵文物原本轻易不出省界,此次也首度“出差”。

  以文物大省陕西为例,法门寺所藏鎏金银捧真身菩萨在1987年出土后首次离开了法门寺;西安博物院则借出了镇馆三宝之一董钦鎏金佛造像;1938年西北联大初步发掘张骞墓墓道所出土的“博望造铭”封泥第一次向公众展览;而陕西历史博物馆更是一次借出了两件镇馆之宝:兽首玛瑙杯与舞马衔杯纹银壶。兽首玛瑙杯属于国宝级文物,不仅属于第一批禁止出国文物,且从未出省,此次得以出现在国博,知情人士透露,主要是依靠陕西省政府大力支持,“因为出借文物,陕历博还关闭了一个展厅。”

  除了阵容强大,此次展览的珍贵之处,还因为有一些文物,因保存状况不容乐观,此次展出后也可能将不再出现于公众视野。如在吐鲁番出土的《弈棋仕女图》绢画与木质围棋盘,足以证明围棋在唐代已传到西域,此二者均藏于新疆博物馆,此次双双来京。但绢画因出土时即破损严重,可能今后将不再公开展出。

  展览同时为来自不同地区的展品,构建了一个保持差异却遥相呼应的空间。新疆的汉晋营盘墓、宁夏的北周李贤夫妇墓、陕西的隋代虞弘墓及唐代金乡县主墓,相距几百年,相去几千里,但各自的重要出土文物却呈现于一个展览之中,呈现不同地域、民族、文化之间相互影响、交融的关系。

  不过展览之中,也有两件(套)文物并非真品参展。出土于章怀太子墓的《客使图》因考虑到保存、运输状况,最后以复制品呈现。而敦煌壁画,也因为无法揭下的缘故,以临摹品参展。但单月英介绍,画作临摹于1950年代,到现在也堪称文物了,且临摹水平相当高,壁画内容纤毫毕现,“看得仔细的观众,可以发现在其中有一幅《降魔变》,画上好像被扎了一个洞,但那是因为洞窟中此处有洞的缘故,画师完全忠于原样地体现出来了。”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