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文化动态 > 正文

开发佛教普世伦理之必要性——精英人士学佛苑佛学讨论之一

本文作者: 3年前 (2015-03-08)

整理人:王鹤琴:西北大学宗教所博士生讨论人:程恭讓:南京大学中華文化研究院教授;王后虎:青岛可好便利…

整理人:王鹤琴:西北大学宗教所博士生
讨论人:
程恭讓:南京大学中華文化研究院教授;
王后虎:青岛可好便利店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刘世申:中国采购与招标网副总裁;
韩国茹:南开大学哲学博士,中国社科出版社编辑;
樊沁永: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博士后;
王若㬢:南京大学哲学系硕士;
薛江谋:南京大学哲学博士,南阳师范学院讲师;
赵文:德国慕尼黑大学佛学博士。



    程恭让今天王伟博士提荐阅读張文良教授的论文巜儒教与佛教的论争》,这是一篇很好的论文,我阅读时想起很多。佛教其实既有修道僧伦理,也有普世大衆伦理,不过在古印度历史上,佛教很少有机会作为"国教"形式出现,因此其修道僧伦理特别发达,而普世性伦理常不彰显。佛教进入中国后,国情丶文化丶思惟、社会结构与印度大异,佛教在儒治世道治身佛 治心的分工文化结构之下,更加没有机会发展其普世宗教的多面向伦理内涵。简言之,佛教普世性伦理一直未能全盘显露,历史上的儒佛之争,在儒者是强化地以修道僧伦理看待全部的佛教伦理,因而把佛教逼入绝境;在佛教因在历史上未能全部展现事实上的普世伦理,所以陷入儒者设局的難题,愈陷愈深難以解脱。中古世纪中国的儒佛纷纭,日本江户时代的儒佛争执,归根结底都纠结于此。降至近现代,宗教学家韦伯怀疑佛教是否可以发展出类似基督新教的普世伦理,汉传佛教改革发展迄今纠结于传统与现代的難题,内在的理论困难亦在此。我的看法是:佛教除修道僧伦理之外,确有可以及於一切阶层人类的普世性伦理,(例如"五戒"即是)而由于过去的特殊历史(在佛教可以称为人类的共业),佛教作为一个世界性宗教却没有彰显出它的世界性宗教固有的普世伦理出来。也正因此,我们高度肯定现代人间佛教思想及运动的价值,尤其是高度肯定星云大师努力推动的现代人间佛教的价值:人间佛教並不否定修道僧伦理的卓越,但同时是要致力发展出佛教的普世性伦理,从而使佛教真正成为社会的佛教,人民的佛教,大众的佛教,全人类的佛教。刚写小文一则,回应王伟博士所传日本儒佛争议一文。敬请大家讨论,批评指教。
    王后虎请教程教授,佛教的普世伦理具体内容是什么,与儒家的有何异同?
    程恭让这个问题说起来难以一言而尽。简单而言,佛教之普世伦理仍包涵道德及幸福这些人类的普遍价值。既然稱為普世伦理,当然儒也好,佛也好,乃至其他大教,無根本區别。只不過具体论说,以及具体义涵,会有所區分。此即显示佛教亦有普世伦理,完全可以为人类生活指针,所以传统对佛教否弃人伦丶否弃孝道等指责,完全流于表面,完全可以不用理会。
剩下的问题有三:一丶佛教在历史上在现实上,其普世价值并未充分显豁过,所以无论从理论上,还是从实践上皆须全面检讨,全面推进,全面证成,所以人间佛教还在路上,佛教现代化的任务迄今未彻底完成;其二,佛教之修道僧伦理仍有其不朽之价值,当设法维持丶发扬,此即三宝信仰传统的维护丶发扬问题;以及,三丶在开发出佛教的普世伦理之后,佛教之修道僧伦理与普世伦理之间当建立怎样的关系?是否可以仍然以不一不异的智慧辩证处置呢,我以为从汉传佛教的精神出发,是有可能达成的。以上三大问题,我觉得是我们学佛修佛者,需要关注留意的问题。
    王若㬢儒家的伦理内容不可谓不多了,普世伦理是不是只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如果按这个标准,是不是佛教的普世伦理不仅需要符合”普世””伦理”的要求,而且还有待于在世界性的交流得到认同?人间佛教的方向,内涵着普世的要求,与伦理的要求。我猜佛教普世伦理的呈现,应该是一个趋势吧。
    樊沁永就佛教普世伦理而言,在现代社会民主和自由这些基本价值前提之下,如果说当代佛教脱离了传统儒家政治主导的分工的安排,是否是接受了新时代的分工?还是说佛教的普世伦理可以为现代社会伦理思想奠基,提供不同文化和民族基本的认同?亦或者佛教普世伦理与当代社会思潮有根源性的一致?请老师开示。
我理解,人间佛教始终保持着在各种对子关系中不二的张力,执其一端都不是人间佛教。
    赵文太重视伦理的普世性的部分,会导致过度简化为若干条目,那样就会忽视在不同文化社会环境中的实践的多样性,反而遮蔽了经典中精彩的部分。
人间佛教是对经典的重新诠释和实践,脱离了佛经的语境,去与基督教伊斯兰教比较,会存在一定的危险性。
    韩国茹看大家谈到这些,忍不住想说下自己的看法。最近正赶着写大觉寺的会议论文,与这一论题密切相关,论述星云大师人间佛教模式现代性的证成。在我看来,人间佛教必然蕴含普世伦理,这一普世伦理的发展方向就在于佛教对于现代信众日常生活(包括工作等公共领域的行为)的规范与引导。这一点并不能代替僧众的伦理,更不能是它们简单的世俗化大众化。以上浅见,求教于程老师与各位。
    刘世申可以对三宝之一的僧扩大外延,泛指所有弘法的人,含在家、出家二众。至于选择在家还是出家,纯属自愿。如此可以解决普世人伦问题,也能解决信仰问题。
樊沁永:韩师姐的观点对于处理理和事的关系非常有启发。
    王后虎伦理是人与人之间、人与社会之间行为规范及其包含的思想内核,普世伦理是人人能接受的且践行的道德准则。那么佛教伦理从修行僧侣遵守的规律变成大众能遵循准则,是不是意味的对传统佛教进行改革,使其人性化、世俗化、现代化、科学化。这是不是人间佛教所倡导的?
    程恭讓后虎兄,从现代人间佛教的卓越倡导者太虚大师,到现代人间佛教的卓越创立者星云大师,都不认为人间佛教是倡言改革,而是主张人间佛教是佛陀本怀之展现。此非矫情之论,因为佛教中本来既包涵髙尚卓越的修道僧伦理(成佛,成十法界之圆满觉者,弃一切烦恼,断一切业),也包涵人类的普世伦理(人道,但略高於人),所以人间佛教不是要变更修道僧伦理,而是要开发佛教中固有而未充分显豁的普世性伦理,而在开发证成中仍極力尽可能联结到修道僧伦理之上。所以人间佛教,或广义而言地佛教现代化,不是改革,不是创新,而是佛陀本怀之充分显示。所以我个人诚心认定:星云大师所启发的智慧方向是正确的。
    薛江谋大家谈的真热烈,对于韩国茹老师的提法深表赞同,但对人间佛教的发展方向就在于对信众日常生活的规范和引导我觉得是不是提法有点绝对了?
    韩国茹呵呵,打错了 ,不是人间佛教的发展方向,而是人间佛教世俗伦理的发展方向。
    薜江谋这个大体意思完全没错…现代宗教发展都趋向于伦理道德化是没错的…但是信仰层面仍然是魅力之所在
    赵文:修出世间法不是对修世间法的悖离,而是世间法的十善,慈心等方面辅助出世间法,而又进而达到世间与出世间的无分别吧。
    薜江谋不过这个信仰层面已经不再过度强化成佛…而是着力于提升生活品质和精神境界…是世界更加和谐和美好,我觉得这是其普世伦理的关键吧?不知道这个粗浅的想法对不对?
    韩国茹嗯,有待斟酌。主要是想表达在中国这个现代化进程中的特殊时期,儒学以及马克思主义已经似乎难以为民众提供秩序与规范,现代化转型比较成功的人间佛教应该承担起这一责任,通过对历史上佛教本有之伦理以及以佛教之教义佛陀之本怀为现代人制利作乐。所以,未来社会中儒释道的格局可能或者正在有所调整。
    王后虎我是门外汉,感谢程教授,不过还有问题我不明白,既然普世伦理是佛教应有之智慧,二千多年来直到现代才被开发的吗?
    程恭让赵文说得极是!国茹心里分世俗丶超世俗似乎有点过度。江谋所忧我能理解,沁永较深考虑到诠释问题。世申兄的方案太过大胆。总之丶修道僧伦理与普世伦理之二元对立,很多是历史文化之产物,并不合乎佛陀本怀。所以我们要用学术化解,用实践证成,而不要加深困难。也谢谢王鹤琴博士!所思所想仍在在过程中,我们大家部是思考者丶建设者。今天权当抛砖引玉,期待各位自由思想,精妙之见!
    赵文一些不成熟的见解,只是觉得像很多的世间法,如大慈大悲等,可以理解为一些世俗的伦理,但它们有不同的程度,到了较高的阶段,能够持守不退,或与三轮体空等结合起来理解,就成了出世间的法门,实际上很多文本中,并未体现出佛教避世的一面。读星云大师的著作也有这样的感受。我们可以从修道僧伦理中汲取普世性伦理的内容。并不会引发对菩萨道或解脱道的否定。
    王若㬢王后虎先生的问题,我个人的理解,以儒家为例,现代以前,也并没有伦理大会相似的组织和会议确定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为普世伦理。儒家也好佛家也好,在现代文化进一步对话交流的环境下,其普世伦理为何才成为一个问题。就”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来说,可以说是直到现代才被开发为普世伦理。我想佛教亦然,在今天的环境中哪些教义适合被确定为普世伦理,是要由今天开发的。
    程恭讓再呈后虎仁兄:我所谓佛教的普世伦理从前未开发出来,是说从前未充分显豁出来,不是说从前完全未开发,直到两千年后才来开发。历史上佛教的普世化的努力也一直存在,如佛制四众弟子,并非仅仅出家二众为佛弟子也;佛教最早分裂为上座丶大众二部,即包含有大众化倾向,以对抗精英化,有社会化倾向,以对抗山林化;公元前后大乘佛教兴起,大乘佛教在历史上实为在家信众所发起之运动,四大菩萨中的三大菩萨,身份都是在家人。至于中国佛教中亦有显例:如中国佛教理论上崇尚"圆教",期望化解出世入世之尖锐对立;禅之成宗,净土之成为笼盖天下的法门,固有各种理甴,我想其中之全民化色彩,平民化之情结,社会化之追求,不言而喻。所以能从汉传佛教发展出今日之人间佛教,从禅宗传承走出今日星云大师,良有以也。
    刘世申欲要辩理,先需定义,否则就是各说各的了。普世伦理,涵盖太广,儒释并非全部冲突,最大的冲突应该与日本先哲所言二点,一为出家不尽义务;二为虚无之空。论辨必须聚焦,才有效果。
    赵文程老师的教导非常精到,南北朝时期有菩萨僧这样的说法,指称在家的修行人,在家修行人对于佛教的中国化也是功不可没。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