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文化动态 > 正文

善巧方便与人间佛教的理论、实践——精英人士学佛苑佛学讨论之二

本文作者: 4年前 (2015-03-08)

整理人:王鹤琴: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博士生讨论人:程恭讓:南京大学中華文化研究院教授;王芳:日本早稻田…

整理人:王鹤琴: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博士生
讨论人:
程恭讓:南京大学中華文化研究院教授;
王芳:日本早稻田大学佛学博士,台湾佛光大学佛学研究中心教师;
苏磊:北京大学哲学博士,黑龙江大学副教授;
樊沁永: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博士后;
孟庆娟:山东大学佛学研究中心博士生;
孙国柱:北京大学哲学系博士生;
常红星:南京大学哲学系博士生;
乔佳:南京大学哲学系硕士。

    王芳轉帖一個鏈接,是程恭讓教授在台灣學術雜誌《玄奘佛學研究》2012年9月期所刊之論文<《維摩詰經》之《方便品》與人間佛教思想>, 以《維摩詰經》 提出“善巧方便智與般若慧二者之間乃是一體二面、一體二用之關係”的卓識,對於人間佛教如何契機又契理、為人間佛教的學理證成新辟了一条道路。
    常红星王芳博士您刚在提到的程老师文章,末学有幸拜读再三,受益颇深:善巧方便与般若智慧是车之双轮鸟之两翼缺一不可,没有本末体用之分,然而佛经汉译过程中误将般若智理解为体,善巧方便理解为用,故而导致后人重般若而轻方便。程老师在此文中通过梵汉对勘,最终还原了佛经真像,使善巧方便重新回归到与般若智慧等同地位,从根本上推翻了重般若轻方便的误解,为人间佛教重视善巧方便构建人间净土去除了理论障碍,可谓功德无量。同时程老师还在文中指出,虽然人间佛教重视善巧方便的巨大作用,但是“方便”并非“随便”,不是对现实的一味肯定,而是应该在构建人间佛教的过程中,始终不离般若智慧的指导,只有在善巧方便与般若智慧的共同作用下,才能建设好人间佛教。
    樊沁永程老师这篇文章通过梳理大乘经典中的善巧方便概念,突出考察《维摩诘经方便品》的善巧方便思想与人间佛教思想的关系。该文从梵本直接翻译《维摩诘经方便品》并就维摩诘所说的三十五句话进行了主题归类,指出维摩诘所讲的菩萨如何对待日常生活的层面涉及的都是运用善巧方便智来成就一切众生的。这对当代佛教徒的现实人生以及人间佛教的发展有示范意义。佛教经典中常常将善巧方便和般若譬喻为父母,但是大乘经典的集结和传播过程中善巧方便并没有和其他六度并列。或者说经典中讲到的十度为何到现在影响广大的成为了六度?这样的情况实际上与善巧方便作为一种实践智慧有关。该文通过文献钩沉出善巧方便的基本思想脉络,并就《维摩诘经》作为方便思想的核心地位作出了细致的说明。并从思想史的角度思考当前汉语文化圈人间佛教运动的理论渊源。在佛教传入中国之前,儒家强调的经权思想已经在通变合经的问题上体现除了中华文化时中的实践智慧,佛教传入以后的善巧方便没有在汉语学界形成一个思想概念的传统是否与此相关?善巧方便智除了在人间佛教实践之外是否在佛教修行方面还有细致的部分?这也是受到该文的启发和有待我们研究的课题。一点浅见,就教于程老师和各位师兄师姐!
印度佛典中具体的某类思想的升格和运动本身体现了佛教思想自身应对时代的调整,这本身也是一种善巧方便,从学术角度看,佛教的现代化本身就是不断的复归佛典,人间佛教的现代化运动如果说需要找到契合经典和学理上的依据,善巧方便应该是程老师提供的一种既是全新的,又是符合佛典的解决方案。这也是星云大师和佛光山僧团在人间佛教实践方面体现出来的智慧。
    孙国柱哈哈,咱们这个群能量值爆表啊。程老师这个文章,之前我看过,现在也试着谈谈我的想法。樊沁永兄提的问题,非常有意思。在中国佛教史上,道生主张众生皆有佛性,这应该与孟子有一定的联系,此已经为汤用彤先生所揭橥。道生在此吸收的是儒家善这方面的价值,而对于慧这方面的价值,我想僧肇吸纳较多吧。魏晋时期,玄佛合流,玄学讨论的问题,大多集中于本体论上的有无问题,而僧肇一出,将此问题推向认识论上的真假问题,此代表作即为《不真空论》。僧肇的思想,对于善巧方便多有吸收,只是当时所用名称为沤和,即沤和俱舍罗,维摩云:方便以为父。僧肇云:方便即智之别用耳。 可以这样说,善巧方便,在佛教中国化的过程中起到了根本性的作用,这种善巧方便,一直作为佛教的公共性知识产权而存在,比如有权慧,机用,如幻,示现等各种不同的称呼。佛教进入中国,必须是要适应本土文化而存在,儒道两家就成了标准,但是尽管如此,佛教还是一以贯之的发展,在根本上是自己本来精神的呈现,我们可以说佛教与儒道两家在思想上有多少类同,然而这应该看成共鸣,而儒道两家的思想,所起到的作用为触媒。我想樊兄既然能够提出此问题——在佛教传入中国之前,儒家强调的经权思想已经在通变合经的问题上体现除了中华文化时中的实践智慧,佛教传入以后的善巧方便没有在汉语学界形成一个思想概念的传统是否与此相关?儒家权的概念对于中国佛学的相互影响关系,还需要更详细的说明。樊兄不妨就此一答,还是非常有意思的。 
程老师的文章,爬梳整理,比较实在。在我看来,方便善巧,不仅是人间佛教成立的重要理论依据,更是整个大乘佛教的整合力量,正是在善巧方便思想下,烦恼即菩提,生死即涅槃,世间和出世间的界限被打破了,融汇为密不可分的整体,因此诸佛菩萨可以“不坏假名而诸法实相”,“一切资生事业皆是佛道”,奠定了整个大乘佛教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主体基础。我比较赞同程老师对于中村元先生的商榷,中村元先生作为日本国宝级的人物,颇多创建,然而对于中国佛教的一些判断,就非常需要讨论。我曾经在一篇文章中就中村元在《慈悲》这本小书中对中国佛教下一断语云:中国禅宗缺乏慈悲传统而进行讨论。程老师在写《试论星云大师人间佛教的思想特征》这一文章时用了一系列的“之间”,而樊沁永兄亦说,我理解,人间佛教始终保持着各种对子关系中不二的张力,执其一端都不是人间佛教。诚然也。 中村元之所以将维摩经主旨定位为“现实生活的肯定”,是对日本佛教过度世俗化的投影式解释而已,失去了中道。中国佛教的未来,正在道路上,日本佛教能够为我们提供很多的宝贵启示。但是我感觉中国佛教应该不会走日本佛教的道路。在这个平台上,我就放言无忌了。以上唠叨,希望各位师友批评指正。 
    赵文感谢王芳师姐为我们提供程老师的文章,在此也呈上结合自己的兴趣的一些拙见,望各位师友多多批评指正。善巧方便在大乘佛教文本描述的修行过程中,诚为一关键的概念。在般若经中,菩萨利用善巧方便,将出世间的修行,如修三十七道品等而升起的引向涅槃之三解脱门,或说三三昧,特别是其中的空三昧,通过善巧方便的力量,引导向大乘的世间与出世间不二的空。历史地来看,般若波罗蜜,在部派佛教中描述的菩萨行中,也是占有一席之地的,并非大乘所独占。也就是说,般若的空,必须与方便结合,才能开展出丰富的菩萨行来。
这些从佛光山的实践方式也可以看出,虽说星云大师强调入世,但并不妨碍戒律的严格遵守,禅修的坚持。善巧方便在汉语语境下出现了经权相似的权实的结构,确实是很有意思的话题。
程恭讓:感恩王芳博士引入拙文,發起討論;感恩红星丶沁永丶國柱丶赵文丶杨浩诸位博士發心讨论。稍待我亦会简略回应。我们的学佛苑才不过三天而已,已有两埸讨论:关于佛教的普世价值问题;关于善巧方便问题。一切皆为学佛,"佛学"亦为更好地学佛。期望学佛苑继续培育這种风格:這是有思考,有探索的学佛苑。学佛丶佛学不二,信仰丶理性不二,传统丶现代不二,理论丶实践不二,域内丶域外不二,内学丶外学不二。期待苑中的一百多位朋友多参与,多分享!
    程恭讓谈到善巧方便,先要了解:善巧方便是一种智慧:精通方法以达到弘法目标,掌握技巧度人於無余涅槃者,皆因此种智慧。所以佛陀之留於五濁惡世建立教乘,菩萨之不住涅槃汲汲度众,袓師大德聖賢君子之随缘弘法利他救世,皆以此种智慧。所以善巧方便之为德,大矣哉!佛教有戒定慧三学,其中慧学一科,专事智慧之探究与修养。佛典中表示智慧的术语很多,其中般若一词用语最普及。从原始佛教到菩萨乘佛教,佛教於智慧学之展开随教义旨趣之变化而变化,所以有六度体系中的般若,有六度加上善巧方便的七度体系,甚至有包涵第六度般若丶第七度善巧方便的十度体系出现。思想纷纭,宗旨一貫,其有智者,贵在抉择。以要言之:初期大乘思想及经典结集中,有一个极其重要的思想动向:般若波罗蜜多升格為佛母般若,与此同时善巧方便升格為波罗蜜多之一,并且般若丶方便被平等并举。此種重要思想动向,在八千颂般若丶法华丶维摩丶宝积丶华严诸大乘经中,皆有明确表现,尤以巜维摩》般若菩萨母丶方便菩萨父的经文,表达得淋漓尽致,樹立了萬世標凖!所以善巧方便与般若的关系,可谓不一不异,不即不离,平等并举,相辅相成。父非母体,母非父体,父精母血,相谐相成,诸有智者,由此譬如,已可了然其中精义。然而如果我们从总体看,仍可发現,虽有如上所举的炳炳经证,但总略而言佛教哲思給人的印象,仍然是重般若(指狭义的般若,即根本無分别智)而轻方便(即后得無分别智),這種理論上的现象与佛教虽有二序伦理然而修道僧伦理特别发达而普世伦理未尽昌明的现象,一表一里,相互始终,實无可讳言。在汉传佛教的诠释传统中,三论宗吉藏大师有"般若为体,方便为用"之说,以体用关系界说般若丶方便二度二智之间的关系,不仅延续重般若而轻方便的倾向,且有文献上思想上的一些混淆进入,造成唐以后一千余年,善巧方便之体质丶功能等,难以得到学人正确理解。故我以为,辨明般若与方便,有关佛教思想之大局,非细事也。佛菩萨贤圣无善巧方便之智,则不可入六道,度众生,设教法,树法幢,庄严国土,利乐有情。隋唐以后般若丶方便二智平衡显豁的大师巨匠甚少,五百年有聖賢出,所以今星雲大師横空出世,能在理论上实践上将佛教推至一新局。
以上观点,在拙文中已有较系统的呈现,三月出巜星云大师人间佛教思想研究》一书,亦有专题论说。荣幸与诸君分享丶会商,故一並总答如上。
    樊沁永我理解善巧方便本身不是概念思维,是行佛的活动中体现的智慧,借用通俗的话讲,就是佛教的知行合一。契机、契理是善巧方便的两个基本特点。契机是佛慧结合具体的生活环境、场合呈现佛教义理的善巧,维摩诘经里面体现的是菩萨度化的方便,契理的理是佛教的教理,善巧方便区别于儒家经权即有此限定。关于善巧方便为何没有形成一个迅猛生成的态势,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中印历史上大乘佛教没有完全的展开,佛教的现代化也没有完成。就此,非常同意国柱的看法,善巧方便不只是人间佛教的基础,也是大乘佛教的基础。程老师的解说重申了善巧方便在佛教发展中作为调整方向的理论价值和实践价值。就与儒家经权关系,我再略陈浅见:在理论层面,经权和善巧方便有本质上的差别,即便比较,也还有一个对于事的理解运用何种理的问题。这个部分我的想法还不成熟,思路主要是想借助四法界的架构进行探讨。如果抽象出共性作为儒佛一致的方法:一方面不会得到双方的认同(佛理和儒理的关系如何在百姓日用的生活中圆融的得到理解和处理还有待深入);另一方面,在实践层面也很容易被功利化的使用而偏离了各自高明的轨道(近代欧阳境无对中庸的再解释指出的种种弊病大体上也是有此针对。)在思想史层面,这个问题还有很大的空间值得大家一起努力探索,特别是明清以来佛教发展过程中与儒家融汇过程中的具体交涉。以上是对国柱兄的一点回应,有点乱,也请各位先进批评指正。
    苏磊
刚才拜读了老师的文章,感觉确实是一篇雄文,今年末学带动的正见读书会刚刚好要读维摩诘经,老师这篇文章可做为重要参考!非常有幸,感恩!老师这篇文章是大思考,核心是关注佛教最终的性质,与修证的最高境界。末学的目前的见地,基本与老师一个方向,从体会上看,“向内”求证佛性与“向外”践行悲愿是一样重要的。这种关系窃以为来自不二中道,既“上”溯空性,又“下”及万有。我们过往的佛教确实有重空不重有的色彩,所以导致世间人学佛好像总是隔了点什么,汉地文化下就更是这样了。或许这是传统的修学方法和次第导致的。
    孙国柱樊兄所言,我理解善巧方便本身不是概念思维,是行佛的活动中体现的智慧,借用通俗的话讲,就是佛教的知行合一。这使我想起一个哲学的术语,即哲学的古义是实践的智慧学,从中也可以看出,佛教是一种实践性的学问,当然绝对不排除义学的合理性,甚至义学本身就是佛教实践的一种形式。至于契机、契理是善巧方便的两个基本特点。在我看来,真是难得的洞见,联系程老师的文章,忽然有种古今贯通的感觉。樊兄所言,关于善巧方便为何没有形成一个迅猛生成的态势,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中印历史上大乘佛教没有完全的展开,佛教的现代化也没有完成。诚然如是,中国佛教,在历史上是不完整的,这个不完整主要有两层,第一是佛教的本来精神,没有在历史得到完全而彻底的呈现,佛教在某种程度上被边缘化了,所谓的山林佛教,是自安史之乱后形成的,在历次灭佛事件之打压中,更使佛教偏于一隅,非佛教本来之意愿,汉传佛教,或许在历史上有些侧重,然而究其根本精神历来都是行解并重,悲智双运,福慧两严。对于世出世间的关系处理地圆融无碍。 第二,中国佛教在当今社会,还大有可为,还可以为这个社会提供更多的贡献。现代化为佛教发展提供了更多表达的可能性。佛教与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在于它不与科学民主自由等精神冲突,科学越发达,佛教越发达,以此类推,不仅如此,佛教在现代化过程中,还可以化现代,为当今世界提供更为超越性的价值,圆满人间,提升生活。为什么当今社会出现人间佛教的潮流?人间佛教潮流,在欧美国家有的人称为参与佛教(Engaged Buddhism)。这一方面表明佛教在新时代下脱离历史束缚和外在压力而获得更大发展空间,另外也表明佛教内在本有的活力。对于儒释关系,我也没有什么深入思考,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如果抽象出共性作为儒佛一致的方法,不可能得到双方的深度认同。在此,感觉用星云大师的智慧——共尊共荣来处理吧。也就是说,不妨找到双方的结合点和共通点,寻求更加富有建设性的关系,结合点和共通点不是相同点,共尊共荣不要求一致,也不刻意寻求共识,而是寻求通识——善意的对话和合作意识。能够加入这个群,真的感觉很棒。能够和大家在一起讨论,对于我来讲,不是为了求得一个知识上的结果,更不是为了展现肚子里那点可怜的学问,我更在意的是一个思考和讨论的过程,以及与大家交流和分享的体验。星云大师说现代人,应该做个明理人。我希望在此过程中,自己能够学会更好地表达自己,倾听各位师友的发言。我一直相信,分享能够增加生命的深度,交流能够扩展生命的长度。珍惜因缘,感恩诸位师友! 
    乔佳程老师的文章,学生不才,学识实在未能够深入探讨,群里已经有很多大牛谈讨了。在这也只能提点自己的拙见:从总体来看,《维摩诘经》总体思想便是“不二法门”,正好对应了您的“方便善巧”,也可以从中找出根据。我们通常所知的,《维摩诘经》应该是对居士提高了很大的信心,肯定了居士(维摩诘)的地位和作用,把他与佛地位平等化,甚至超越化,可见是居士与佛“不二”,侧重于在家众居士的方便(学生以为这或许是否只是“居士佛教”的问题)而人间佛教思想当然也有不二思想,个人觉得人间佛教侧重的主体还是出家僧众,并非居士,人间佛教思想走向人间,必然要与居士佛教结合,必然要借用方便善巧。此经正好是体现。去年您在工作坊也提到,“方便善巧是第七度”,地位与般若平等如父母的关系,这在思想史上具体是如何体现的,文中还可以详细探讨。以上是学生的浅见,还望老师学长学友批评指正。
    孟庆娟因为自己的才疏学浅,一直没敢发言,但是从各位老师师兄师姐的发言中学到了非常多的东西,也越发让我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从而激发起自己必须不断学习的决心。单从这一点上来讲就对各位充满感激。今天看大家讨论善巧方便,各位老师师兄师姐的观点,特别是程教授的文章,给了我很多的启迪。也不怕各位见笑,表达一点自己的浅见。对程教授讲到善巧方便是佛陀本怀的一种般若智慧这点特别有感触。二者不二,个人觉得慧是善巧方便的根本,没有般若智慧作为基础,善巧方便有可能引起人们对佛教的误会。我由此想到的一个例子是世人最熟知的济公的“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很多人会引用这句话,却往往忽略后两句话“世人若学我,如同进魔道”。世人没有济公的般若智慧,一味的讲善巧方便,最后只能有损无益。从而导致现实生活中发生在寺庙或者僧侣居士身上(当然有些是假僧人)任何不符合教典戒律的事情用善巧方便或者适应社会发展来作为挡箭牌。群里的各位老师师兄师姐作为学术界的前辈,对这个道理自然明了,个人感觉更重要的是,如何让我们周围的人对佛法有正知正见。我也特别推崇星云大师的人间佛教,纵观大师一生弘法经历,可以看出大师的善巧方便都是在般若智慧的基础之上进行的。和各位老师师兄师姐纯学术的发言比,很为自己幼稚的语言汗颜,但是看到大家的踊跃发言,也特别喜欢这种氛围,斗胆一说,让大家见笑了。
程恭讓:谢谢山东大学孟庆娟老师的精彩回应!庆娟的擔心,其实不是对"善巧方便"的担心,而是是对"随便"的擔心啊。善巧方便是菩萨第七地才能圆满呈现的智慧,比第六地圆满呈现的般若还难以获致,其崇高和超绝本无可置疑。所以要紧的不是担忧善巧方便,而是要區分"善巧方便"与"随便"。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