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文化动态 > 正文

全面搜集云南佛教碑文工作启动

本文作者: 3年前 (2015-07-06)

大理学院研究馆员黄正良长期从事历史文献整理及佛教文化研究,已收集到300多通文献未载的佛教碑…

    大理学院研究馆员黄正良长期从事历史文献整理及佛教文化研究,已收集到300多通文献未载的佛教碑文,目前他正组织“云南佛教碑文整理研究”课题组全面收集、整理研究,编撰《云南佛教碑文辑释》,以期为学界提供系统的、便于检索利用的佛教碑刻资料。

    云南是我国乃至世界上唯一集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和南传上座部佛教于一地的地区,但文献资料有关云南佛教的记载相对较少,而云南佛教碑刻留存较多,这些碑刻资料不仅是研究云南乃至中国佛教历史文化的重要资料,也是研究云南与南亚、东南亚佛教文化关系的重要文献,历来为研究者所关注。

    此前学界在云南碑刻文献辑录、碑文考释与评介和碑刻文化解读等方面虽然取得了可观的成果,但尚存在若干问题,包括碑文辑录缺乏全面性和系统性;碑文标点、注释歧义和错漏多;文献所载元代以后碑刻多为题录;近20年来考古新发现碑文较多,亟待辑录研究。

    据课题组介绍,云南佛教寺院分布较广,除西双版纳地区、彝族地区和藏族地区佛教碑刻较少外,其他地区都有较多佛教碑刻,呈现出“地广、山高、寺多、碑多”的特点,全面搜集是一项非常艰苦的田野调查工作。

    值得特别注意的是,云南不仅有汉文佛教碑刻,而且也有少数民族文字佛教碑刻。黄正良介绍说,云南现存的少数民族文字佛教碑刻数量虽不多,但对研究少数民族文字和佛教文化具有重要的价值和意义,特别白文、傣文佛教碑刻为云南所独有,对这些碑文资料的整理研究可以拓展中国佛教研究的新领域。

    参加云南佛教碑文整理研究的学者都各有专长,如大理学院研究员张锡禄、大理白族自治州博物馆研究员田怀清、上海师范大学教授侯冲、大理学院副研究员寸云激等都长期从事民族文化研究,或者擅长云南少数民族语言研究。

    黄正良说,“我们将对目前所发现的《剑川石宝山佛座白文刻字题记》、《曼崩寨铜顶塔傣文碑》、《大仙人脚佛寺碑》、《大寨傣文碑》、《蒙古文令旨碑》5通少数民族文字佛教碑文进行注释、翻译和分类录文,力求标点、注释、译文精当准确。”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