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理论动态 > 正文

程恭让:从传统儒佛争辩看显豁佛教普世伦理之重要性

本文作者: 3年前 (2015-03-04)

佛教其实既有修道僧伦理,也有普世大衆伦理,不过在古印度历史上,佛教很少有机会作为"国…

        佛教其实既有修道僧伦理,也有普世大衆伦理,不过在古印度历史上,佛教很少有机会作为"国教"形式出现,因此其修道僧伦理特别发达,而普世性伦理常不彰显。
       佛教进入中国后,国情丶文化丶思惟、社会结构与印度大异,佛教在儒治世道治身佛治心的分工文化结构之下,更加没有机会发展其普世宗教的多面向伦理内涵。
       简言之,佛教普世性伦理一直未能全盘显露,历史上的儒佛之争,在儒者是强化地以修道僧伦理看待全部的佛教伦理,因而把佛教逼入绝境;在佛教因在历史上未能全部展现事实上的普世伦理,所以陷入儒者设局的難题,愈陷愈深難以解脱。中古世纪中国的儒佛纷纭,日本江户时代的儒佛争执,归根结底都纠结于此。
        降至近现代,宗教学家韦伯怀疑佛教是否可以发展出类似基督新教的普世伦理,汉传佛教改革发展迄今纠结于传统与现代的難题,内在的理论困难亦在此。
       我的看法是:佛教除修道僧伦理之外,确有可以及於一切阶层人类的普世性伦理,(例如"五戒"即是)而由于过去的特殊历史(在佛教可以称为人类的共业),佛教作为一个世界性宗教却没有彰显出它的世界性宗教固有的普世伦理出来。
       也正因此,我们高度肯定现代人间佛教思想及运动的价值,尤其是高度肯定星云大师努力推动的现代人间佛教的价值:人间佛教並不否定修道僧伦理的卓越,但同时是要致力发展出佛教的普世性伦理,从而使佛教真正成为社会的佛教,人民的佛教,大众的佛教,全人类的佛教。

 

(作者为南京大学中华文化研究院教授)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