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理论动态 > 正文

观点丨李利安:观音学与中国文化之建构

本文作者: 2年前 (2017-03-26)

摘要: 文化是民族的血脉,中华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和第一纽带。而以研究观音信仰为核心的观音学蕴含…

摘要: 文化是民族的血脉,中华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和第一纽带。而以研究观音信仰为核心的观音学蕴含着丰富的佛教发展史的内容。通过对观音信仰及其文化现象的研究,能够准确认识和领会中国传统文化所具有的人文性、多元性、世俗性、圆融性等基本特征,从而认识其在当代中国文化建构中的地位与作用,推动中国文化的复兴事业。
关键词: 观音学; 中国文化; 建构
作者简介: 李利安,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所长,玄奘研究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近年来,国家将文化上升到战略高度,开始从各个方面建构中国文化,这是回应时代呼唤的明智之举。观音学作为中国佛教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可以在佛教文化的价值挖掘与中国文化的当代重构中发挥积极的作用。

一、观音学学科的建构

所谓观音学,就是研究以观音信仰为核心的佛教文化现象的学问,而以观音信仰为核心的佛教文化从横向来看,具有相对独立而完整的理论体系和实践体系。从纵向来看具有产生、发展、演变的漫长历程,形成相对完整的脉络,蕴含丰富的佛教发展史的内容。对这一文化现象展开研究,就如同对敦煌佛教石窟和文献展开研究所形成的敦煌学,对《红楼梦》展开研究而形成的红学,对古代亚述帝国展开研究所形成的亚述学一样,可称之为观音学。
观音学具有丰富的内涵,这可以从纵横等不同角度来看。从纵向来看,观音学主要研究观音信仰在古代印度的产生、发展、演变、流传,以及印度观音信仰向外输出特别是向中国输出的过程及其在中国的传播与演变的历史进程及其所涉及的中印、政教、僧俗、夷夏等诸多关系; 从横向来看,观音学主要研究观音信仰所蕴含的各种理论,尤其是哲学理论、宗教理论以及其他各种思想学说,探索佛教的神学体系与特征,研究以观音为题材或以观音信仰为核心的各种文学与艺术作品及其特征与诸多文化关系,研究观音信仰中所包含的伦理、民俗、养生等文化现象。
观音学在当代具有多重的意义。观音不仅仅是一位慈悲救难、智慧超群的大菩萨,而且是大乘佛教全部理论体系与实践体系的体现与凝结,透过对观音菩萨的认识,我们可以深入大乘佛教之深奥,领略大乘佛法之滋味,并通过这种深入与领略,看透人性的虚弱与光辉,明晰生命的无奈与归宿,从而在这种看透与明晰之中,提升生活的品质与生命的尊严。可惜的是,在现在的学术领域,很多人对观音信仰研究抱有成见,认为信仰性的文化现象没有什么思想精华可研究的,甚至认为是一种愚昧落后的文化,更多的学者总是盯着佛教历史、哲学、文学、艺术等传统的学科及流派。其实,这是一种偏见。观音信仰在中国信仰领域影响深远,它不仅仅是中国最流行的神灵崇拜对象,而且是在近两千年的历史长河中,直接参与塑造了中国的文学、艺术、民俗、伦理道德等各种形态的中华文化,直接参与塑造了中华民族的精神世界,也直接参与塑造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基本框架。大乘佛教的理论也正是通过这种大众喜闻乐见的信仰形态才得以在民众中彰显,在历史中传承,在中华大地上广布。离开了观音信仰,中国佛教的神圣性魅力与社会影响力、中国文化的内在生命力与凝聚力、中国人的愿力与精神活力,将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具体来讲,观音学具有以下几个方面的意义。
首先,是理论意义。观音学以具有超人间性的观音属性及其境界等文化现象为研究的核心对象,有助于加深我们对中国宗教主要特性的理解,从而推动中国宗教学理论体系的建立。
其次,是学术意义。观音学有助于扭转中国佛教学术领域存在的雅俗失衡现象,从而进一步丰富和拓展中国的佛教学术研究领域,推动中国佛教学术的进步。所谓雅俗失衡,是指中国佛教学术界比较重视精英佛教而忽视民众佛教,重视正统佛教而忽视民俗佛教,注重合法佛教而忽视异端佛教。也就是说,与雅佛教相对的俗佛教主要是: 属于正统佛法但流行于底层社会的民众佛教; 不对抗政治也基本不危害社会但超越了正统佛教范畴的民俗佛教; 既不符合正统佛教,也对抗政治、危害社会的佛教异端。换一个角度来看,中国佛教学术在雅俗关系方面的失衡,表现在重视义理佛教而忽视信仰性佛教,重视僧尼佛教而忽视居士佛教,重视佛教的经典和义理而忽视佛教的仪式与修持,重视常规文献尤其是正史与藏经而忽视伪经、笔记小说、传奇故事、墓志碑刻、造像题记、游记诗文、课诵偈赞、地方史志等。所以,从宏观上看,中国佛教学术界比较注重对佛教理论建树和文化建树的研究,主要表现在注重义学高僧的经典阐释、理论建构、禅悟风格、宗派创立与传承、经典汇编、高僧活动、大型佛教文化工程、重大佛教事件等。于是,经过学者们研究而呈现出来的中国佛教史其实仅仅是中国佛教理论发展史,而非中国佛教的全部历史真相,因为占绝对主体的佛教信徒的信仰心理、宗教生活及其文化作为均淹没在历史烟尘之中。如果说僧人尤其是高僧在延续佛的慧命,那么普通信徒则是在延续整个佛教,因为,正是他们在信仰的安顿、文化的提升、理论的引导等方面的强劲需求,才为精英佛教提供了存在的理由和发展的广阔空间,也在社会环境、政治地位、经济力量等方面为精英佛教提供了最坚实也最持久的支撑。而观音学的研究主要属于大众信仰性文化现象的研究,可以弥补中国佛教学术研究领域存在的偏失,促进中国佛教学术研究在雅俗另种领域的平衡发展。
再次,是社会意义。观音学有助于加深对民众苦难的理解与同情,强化社会各界对底层民众的现实关怀,并促进伦理教化与民众道德水准的提高,为当代中国的社会建设提供各方面的借鉴。
观音学的研究方法目前主要有历史学的方法、哲学的方法、文学的方法、艺术学的方法。除了这四种主要方法之外,还有社会学、心理学、伦理学、人类学、管理学等方法。不同的方法具有不同的优势与不足,并分别在不同的研究领域发挥其优势,应该综合运用。未来更应该提倡的是宗教学的研究方法,因为相对于前面这些研究方法,宗教学的研究方法更具有综合性和对应性。所谓综合性是指宗教学视野下的观音学将凝聚各种不同学科的优势,而对应性则是指建立在神圣性研究基础上的宗教学研究更加适应观音学的特性。
观音学的研究资料也是极为丰富的。从语言类型来看,主要有梵文、汉文、藏文资料,此外还有各种铭文资料、胡语文献以及日文、韩文、西文资料等。从资料内涵与形态来看,主要有三种: 第一是文献,主要有印度经典、中土著述、伪经、应验记、正史、碑铭、笔记小说、野史、赞词、诗歌、楹联、游记、散文等; 第二是实物资料,主要是各种造像和相关场所与法器和遗物等; 第三是活态存在,主要是指现实存在的观音信仰活动,包括观音信仰者、观音信仰的活动、观音信仰的道场、观音信仰的核心内容、观音信仰者的内心体验、观音信仰的各种礼仪与规矩等。观音学研究可以根据不同的具体研究对象和宗旨,分别调集和使用不同的资料。相信观音学的资料空间是巨大的,内涵是极其丰富的。
关于观音学的研究现状,从总体上看,可以说是成果初具,但不足依然很多。特别是通过观音学来建立类似于西方基督教神学的中国佛教信仰研究的学科体系,这应成为未来观音学的学术使命之一。
 
二、观音学在当代中国文化建构中的作用

观音学通过对观音信仰及其文化现象的研究,也有助于准确认识和领会中国传统文化所具有的人文性、多元性、世俗性、圆融性等基本特征,从而有助于认识其在当代中国文化建构中的地位与作用,推动中国文化的复兴事业。
观音学具有文化的丰厚性,不仅与中国佛教的文化传统及其深厚博大的文化底蕴相一致,也与宗教文化论背景下宗教的文化性受到各界关注与肯定这一时代特征相呼应。观音信仰中包含着大量哲学、文学、艺术、民俗、养生等方面的文化,堪称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魏晋以后,因佛教的进入而形成的三教并立格局使佛教文化中逐渐汇聚了大量儒道等中国的思想文化,所以,佛教不仅仅是中国化了的佛教,而且承载着儒道等各种中国文化元素并通过哲学、文学、艺术、民俗、养生、伦理等各种中国固有文化形态表现出来的佛教。在儒教丧失物质载体、道教持续不振的背景下,我们可以说,佛教已成为中国传统文化最具现实意义的集大成的载体。而唐以后的观音信仰不但为大乘佛教各个宗派所兼容,而且与中国文化的各种形态相会通,所以在观音文化体系中,有诗歌、散文、戏曲、小说、楹联、题匾、绘画、雕刻、建筑、音乐、舞蹈、服饰、饮食、印刷、书法、民俗、节庆、道德、养生、医药等各种中国固有的文化类型,在寺院、家庭、团体、特定地域、特定社会领域均可以形成个性化的文化样态,并可以挖掘出与伦理学、管理学、体育学、医药学、心理学等很多具有现代学科意义的思想资源。从而不但为佛教的弘扬与价值发挥提供更加坚实的基础,也为中华传统文化的复兴提供有力的支撑。
观音学具有基础的强健性,堪称目前最有活力的一种佛教信仰,所以观音信仰的发展激发并带动着中国传统文化的各个领域。在佛教的信仰中,观音是一位大慈大悲、救苦救难、法力无边、智慧圆满的大菩萨,所以,观音不但具有神圣性,而且具有亲和性。作为一种传播最为广泛的佛教信仰形态,观音信仰在中国实现了所能达到的最大普及,获得了最深厚的民众基础,成了中国百姓的普遍信仰这不但体现了观音菩萨无与伦比的感召力,而且使得观音道场具有更加强大的经济实力和社会影响力。这无论从观音信仰者的人数来看,还是从观音道场的数量、规模与经济实力来看,在中国民间都令人叹为观止。尤其是普陀山的感召力与经济实力,自从明代以来始终在中国佛教界名列前茅。全国各地不同类型的观音道场一般也都具有更大的感召力,从而拥有更强的实力。观音学不但将这些具有经济实力与社会影响力的道场或其他团体纳入研究的视野,而且可以与其形成不同形态的联合,从而为观音学研究提供更加坚实的精神动力与物质基础,激发并带动整个佛教文化教育与研究事业的开展,并为中国文化之建构提供现实的力量。
观音学具有交往的国际性,尤其是与东亚、南亚、东南亚以及欧洲与美洲等地的交往,形成一个彼此链接、相互呼应的同一宗教文化体系,成为中国传统文化中最具国际性的文化之一,从而也是最容易与国际接轨的一种文化体系。没有佛教,中国传统文化的国际桥梁坍塌大半。孔子学院的尴尬处境说明儒教文化在与国际接轨方面的确存在太多问题,走向世界、融入国际文化潮流最便捷的出路可能是从佛教开始。如果说,借助基督教,西方文化融入中国社会,而借助佛教文化,中国文化可以融入国际社会。在中国四大菩萨道场信仰体系中,普陀山和九华山的形成均与东亚其他国家发生了直接的联系,可以说普陀山作为观音道场,其实是中日两国佛教界共同推动起来的,所以从一开始就具有强烈的国际性。直到今天,观音信仰被视为半个亚洲的信仰,广泛流行于中国、日本、韩国、越南、新加坡、蒙古、马来西亚等国家,近代以来开始在欧美也有了广泛的传播。同时,观音文化现象的知名度在国际文化界尤其是宗教学术领域也远远超过其他菩萨信仰。
观音学具有价值观的普世性。若从思想内涵的角度来看,儒释道三家都包含具有普世意义的价值理念,但总体上看,儒家的核心理念携带着更多的糟粕,现代适应性差。道教核心学说的现代价值强,相对来说比较单薄。佛教理论具有更强的普世性,与观音文化直接相关的理念如因果、慈悲、智慧、清净、平等、和合、圆融等,不但是古代的精神财富,也是今天乃至未来的,不但是中国的,也可以是世界其他民族的。
观音学所研究的观音文化现象具有多重融合性,如佛教内部的融合,与儒道两家的融合,与民间宗教和民间信仰的融合,以及与基督信仰的可比性,从而可以支撑更加广泛的文化对话体系。在佛教内部,观音信仰将显密二教融合一起,无论在显教领域内,还是在密教体系中,观音都是极为重要的大菩萨。显教中的观音经典如《普门品》《心经》以及密教中的观音经典如《大悲心陀罗尼经》和六字大明咒等,都是极为流行的观音经咒。三十三观音等显教的观音造像和千手千眼观音、如意轮观音等密教观音造像的大量并行,与显密二教的观音经咒一样,其流行之广,恐怕也是其他菩萨所不具备的。另外,观音信仰还可以将不同宗派联系起来,因为中国八大宗派都信仰观音,并将观音作为其建构理论、传播信仰、凝聚人心、感召信众的旗帜,从而在不同的宗派那里,也有了不同的侧重,为观音信仰内涵的不断丰富提供了历史的契机。与此同时,在教义方面观音信仰也能够将救难与净心、他力与自力、此岸与彼岸、今世与来世、性空与假有、慈悲与智慧等不同信仰融合起来。《普门品》的现世救难与《心经》的现世救心,《普门品》中观音菩萨对今世的关注与《观无量寿佛经》中观音菩萨对来世的关切,这些看似矛盾的信仰,非常有机地融合在一起,既展现了观音菩萨的悲智双运,也蕴含着空有、生死、自他等很多重要的宗教哲学问题。可以说,理解了观音,就基本把握了整个中国大乘佛教的理论体系与实践体系。
从佛教以外来讲,观音信仰尤其是民间的观音信仰与儒道两家有着密切的联系,并与民间宗教有所交涉,扩而广之,也与基督信仰有很多相通之处。明代谢肇淛曾经说过,“佛氏之教一味空寂而已,唯观音大士慈悲众生,百方度世,亦犹孟子之与孔子也”。中国的很多文化人都把观音看作儒教的圣人而予以接受,中国民间也依照儒教的理念对观音进行重新塑造,于是观音信仰成为与儒家文化尤其是儒家伦理相通的一种佛教信仰。在中国民间,无论对于基层老百姓来说,还是对于无正统佛教信仰的各类知识分子来说,不管是佛教还是道教,其原有的纷繁复杂的神灵已失去了严格的宗教义理与宗教规范的制约,观音菩萨也受到道教的深刻影响,与此同时道教也将观音作为慈航道人予以供奉。同一尊菩萨贯通两个宗教,这也是不多见的文化现象。同时,观音菩萨的大悲救苦与基督信仰也有很多可比之处,可以支撑更加广泛的学术交流与对话。
观音学具有流传的民众性,可以为文化普及提供强劲的支撑和有益的借鉴。观音信仰以现实救难为重要内容,这代表了佛教在批判现实、超脱现实的同时,也积极面对现实、关注现实并勇敢地解决现实问题。观音菩萨千处祈求千处应,苦海常作渡人舟,非常形象地说明了观音文化注重社会问题、关注民众生活、体恤民间疾苦的旨趣。从当今社会现实来看,天灾人祸不断,生命十分脆弱,无依无靠的弱势群体在中华大地依然到处存在,佛教信仰的最大动力之一始终是祈求解救人间疾苦,所以大悲救世的情怀依然是当今社会的强劲需求,观音菩萨也就成为当今中国依然极为盛行的神灵。所以,以观音为载体的中国文化便具有了更加深厚的民众基础和更加广阔的市场。

小结

当代中国的文化建构既是全球化时代文化多元竞争与相互借鉴的需要,也是中华民族复兴过程中文化自信与文化自强的必由之路。
当代中国的文化建构也是与经济发展和政治文明相呼应的一种历史选择。一方面,经过30 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经济获得腾飞,从而为文化发展提供了雄厚的物质基础。从文化产业来看,尽管存在很多问题但也进一步推动了文化资源的挖掘和文化价值的彰显。与此同时,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国策和一切向钱看的社会心态也导致信仰缺失、道德滑坡、人文不彰的社会现状,从而形成对文化复兴的强烈呼唤。另一方面,在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不断发展的背景下,执政党文化基础的扩展要求急中增长,在马克思主义居于指导地位不变的前提下,中华文化成为中国共产党执政兴国的重要文化基础,而文化复兴在从经济腾飞到政治民主化过程中的桥梁作用也越来越明显。
观音学不同于观音文化,更不能等同于观音信仰。观音学是建立在观音信仰基础上,并在佛教文化的总体架构下对观音信仰及其所携带的全部文化进行整理与研究的学问,以及由此学问所揭示的观音文化的全部资源,如历史进程、宗教信仰、哲学思维、伦理教化、文学艺术、国际交往纽带、民众心理基础等。观音学具有文化资源的丰厚性、文化基础的强健性、文化交往的国际性、文化价值的普世性、文化元素的融合性与文化传播的民众性等特征,而当代中国文化的建构也正需要具有这些特性的文化资源来提供强有力的支撑。相信只要我们对观音文化进行深入挖掘和系统整理,并依照科学的方法进行研究与提升,在扬弃的基础上一定能够发挥观音文化在中国文化建构中的积极作用。

(文章来源:《平顶山学院学报》2017年第1期)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