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管理动态 > 正文

李利安教授出席“全省部分市县领导和学者宗教工作座谈会”

本文作者: 8年前 (2011-06-27)

会议现场 中国佛学网西安讯 6月20日下午,陕西省委省政府召开了“全省部分市县领导和…

李利安教授出席“全省部分市县领导和学者宗教工作座谈会”


会议现场

 

        中国佛学网西安讯 620日下午,陕西省委省政府召开了“全省部分市县领导和学者宗教工作座谈会”,省政协副主席、省委统战部部长周一波主持,省委副书记王侠、省政府副省长景俊海出席会议并讲了话,来自全省部分厅局和部分市县的主要负责人以及相关部门的领导干部共60人参加了会议。西安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张雷、榆林市委副书记陆治原、省国家安全厅副厅长孙亚男等8人在本次会议上发了言。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李利安教授应邀出席本次会议并做了大会发言。李教授在发言中从八个方面对当代中国传统宗教面临的主要问题进行了阐释,其发言要点如下:

第一,当代传统宗教依然在困局中徘徊,表现在:1、传统管理体制缺乏活力;2、以寺院为主、以自修为基础的封闭性很强的修行体制,减弱了宗教职业人员的社会感染力和佛教文化的魅力彰显;3、与广大信众联系松散的僧俗关系体制,不利于信众找到皈依和落实信仰;4、出家制度制约下的人才匮乏;5、没有实质性任期制下的领导干劲衰减以及人才的难以浮现;5、寺院贫富分化极其严重,导致两种结果,一是寺院往往被商业、金钱所腐蚀,另外则是破败冷清的寺院难以接引信众6、很多宗教职业人员感召力,起不到应有凝聚信众的作用。建议真正地推行任期制,打破终身制;加强居士信众在传统宗教各种团体中的积极作用;采取切实的措施,从文化与宗教等方面对宗教的职业人员进行长期化和制度化的教育;宗教的各种权益应当得到充分的保障,改变佛道教领域出现的看似政策宽松实则限制重重的局面。

第二,传统宗教信仰中出现消费混乱与信仰产品的价格失常现象,表现在新年头柱香抢购、新年钟声拍卖、寺院高价门票、诱导下的非自愿性捐献、随处功德箱、诱骗乃至恐吓性的抽签算卦与消灾等,这些乱象都严重地丑化和摧毁了宗教的神圣性。信仰产品属于一种精神产品,的确难以定价。但难以定价并不意味着漫天要价,更不能施行神性绑架。头柱香、新年钟声拍卖应该取消,诱骗性恐吓性消费必须受到严厉打击,寺院门票应该分步骤逐渐取消,功德箱数量应该予以限制。

第三,传统宗教中部分场所出现功能异化现象,很多寺院成为旅游观光场所,甚至是商业场所,高额门票,商业化浊浪滔天,严重冲击着宗教的本位。佛教和道教寺院的功能可主要划分为宗教性与世俗性两种。宗教性主要指信仰的皈依处,感情的寄托处,宗教的体验处,解脱的修证处,总之就是一个宗教的场所,要以宗教为本位,它体现的是神圣性、超越性;世俗性包括文化性、社会性、经济性、政治性,是宗教场所延伸到社会各个领域的部分,如寺院的书画展览、旅游观光、经济开发、商业活动、文艺武术等。宗教性是本,世俗性是末;宗教性是内核,世俗性是外显。本末不可倒置,内外结合最佳,凡圣统一的寺院才是现代佛教的特色。

第四,传统宗教文化资源开发乱象频生,很多开发项目既没有对文化资源进行准确而深刻的论证和把握,也没有注重对文化资源的保护,急功近利,目光短浅,缺乏长远规划和总体布局,往往流于庸俗,甚至主动或被动地沦落为金钱的奴婢,清净而神圣的道场成为喧嚣而功利的商场。法门寺、少林寺等地都不同程度地存在这类问题。建议对寺院功能进行分层分区,寺院周边可以开设商业活动,寺院内部要严格保持清修道场的定位,仅供信教群众从事宗教活动,除了个别影响极大的文物单位之外,一般都应该限制非信徒的游客。终南山在陕西文化资源中地位独特,应该给予极大的关注。陕西历史文化主要体现为政治文化中的皇家文化和宗教文化中的佛道教文化。陕西的皇家文化在古今关系、形神关系、雅俗关系、圣凡关系、天人关系等五个方面存在严重缺憾,而陕西的佛教道教文化刚好可以弥补这五项不足,尤其是终南山的佛道教文化,可以在陕西文化资源开发中发挥无与伦比的作用。应该尽快改变“西安后花园”、“山水秦岭”这样只重视自然资源的短视与肤浅,重塑终南山世界文化名山的地位,改变西安的文化形象,营造一种“看古城、朝圣山”的旅游文化心理,对陕西旅游文化内涵和旅游框架实现革命性突破。

五,寺观之外的佛道教应该区别对待。一方面,寺观之外日益兴盛的佛道教文化与宗教活动的界限不明,许多本质上属于文化和学术的活动或文化与学术的出版物等被认定为宗教而遭到严格审查与限制;同时,随着僧主俗从格局的不断松动,跑庙拜佛与供僧学法的传统宗教活动将日益淡化,传统宗教的场所外宗教活动则随之日益增多。宗教场所的泛化倾向与宗教活动的非仪式化趋势早已开始,进入现代社会以后这种趋势更加明显。神职人员与个体宗教生活的关系不断得到缓解,没有宗教职业人员参与的宗教修持得到世人的广泛认可,与此同时,宗教礼仪与宗教生活的关系也进一步圆融,宗教活动并非一定要礼仪化才可获得效应的观点日渐流行。于是,非宗教活动场所的宗教活动得到提倡并获得越来越多的尊重,落实于生活中的修行成为最真实的修行,中国佛教界自古以来盛行的僧主俗从的传统格局面临空前挑战,居士佛教以及居士在佛教中的地位将迅猛崛起。如果打压和限制居士佛教,限制场所外个人或部分集体性的宗教活动尤其是宗教文化性活动,势必给宗教多元化造成危害,因为一些宗教的非场所性宗教活动源远流长,方便快捷,吸引力强,在老百姓总是需要宗教信仰的基本态势下,这种方便生活、靠近民众的宗教至今已是势力极大,影响极深。

第六,民间信仰与民间宗教的地位尴尬。民间信仰与民间宗教在中国源远流长,但至今地位未定,处境尴尬。民间宗教和民间信仰至少有以下“合法性”:历史规律层面的合法(源远流长的历史进程,与中国社会基本合拍的历史经验)、文化特性层面的合法(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并成为中国传统文化最深厚的土壤)、宗教范畴层面的合法(文化归属明显属于宗教的范畴)、国际公认准则层面的合法(在国际上这种文化现象都归为宗教,并给予合法性承认)、社会价值层面的合法(可以发挥积极的作用)。民间信仰和民间宗教有利于抵制各种宗教化尤其是走偏的气功,有利于抵制邪教,有利于抵制一些宗教的超常规迅猛发展,以便保持宗教多元化局面,有利于民间底层社会的道德建设、文化生活、感情沟通、危机化解与和谐稳定。所以,对于民间信仰和民间宗教,目前需要更进一步呼唤法律层面的合法。建议对已有的宗教活动场所进行统计,对这些场所进行管理,根据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办法,逐渐承认部分民间宗教的合法地位。

第七,宗教团体的功能不能有效发挥,表现在合法宗教组织的功能局限与功能异化,尤其表现在联系信教群众的功能几乎丧失殆尽,其他功能也多有丢失;而且这些宗教组织缺乏活力,软弱松散,很多情况下仅仅相当于维持会的角色。同时,这些宗教团体受到的控制与约束太多,尤其是基础条件差,经费严重不足。在这种背景下,各种民间准宗教组织的兴起将势不可挡,所以激活合法宗教组织已刻不容缓。

八、藏传佛教在内地处于暗流涌动状态。藏传佛教近年来在内地大量传播,原因主要是内地宗教市场存在着广阔的需求,而内地传统宗教的消沉颓废,尤其是神圣感在宗教义理、修行实践以及宗教组织等在现实宗教状况中的消失,使得这个市场需求只能通过进口来填补,而这种进口而来的宗教正是与中国传统宗教很接近甚至同属一个宗教但又极具神圣性的藏传佛教。当然,基督教在正是在这一背景下也分得大量的市场份额。藏传佛教在内地的传播是具有积极性的,表现在1、藏传佛教还是佛教,佛教是一种和平的、宽容的、劝善的宗教;2、自古以来,内地对藏传佛教就比较熟悉,也很容易接受,文化的与精神的冲突性几乎没有,所以不会构成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威胁;3、有利于打破藏传佛教专属某个或某几个少数民族的局面,抵制一些人利用藏传佛教实现其政治目的的图谋有利于汉藏民族的文化交流、生活交融与政治团结。所以,不限制藏传佛教在内地的传播,并针对藏传佛教已经在内地拥有大量信徒的事实,合理组织内地的藏传佛教信仰者,而不能让信徒游离于宗教团体之外,也不能使其宗教活动以宾馆、饭店、公司、农家院落等成为地下场所,逐渐合理安排他们的宗教活动,甚至考虑建立新的藏传佛教活动场所。与此同时,应该调查研究藏传佛教在内地的传播情况,统计信徒人数和分布,其信教权益给予承认和保护,并展开对话交流,这是将其纳入正常管理的必要前提

陕西省委副书记王侠在会上说,宗教工作是党的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党的群众工作的重要内容,要切实增强对做好宗教工作重要性的认识。陕西是全国宗教工作重点省份,全省各级党委、政府要高度重视宗教工作,定期研究宗教工作。景俊海副省长在会上强调,要重视支持爱国宗教团体建设,大力加强执法主体建设,不断加大依法管理宗教事务的力度,抓好《宗教事务条例》的贯彻落实,做好对宗教场所和宗教活动的规范化管理。省委统战部周一波部长在主持座谈会时要求,各级统战、宗教部门要深入调研,摸清底数,总结经验,结合我省实际,提出做好新时期宗教工作的思路和建议,为省委、省政府决策提供科学依据。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