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教育动态 > 正文

李利安教授在陕西道心学堂讲授《心经》的生命观

本文作者: 9年前 (2009-12-14)

中国佛学网线讯 2009年12月12日下午,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所长李利安教授应邀在西安伟…

李利安教授在陕西道心学堂讲授《心经》的生命观

 

 

李利安教授在陕西道心学堂讲授《心经》的生命观

    中国佛学网线讯 2009年12月12日下午,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所长李利安教授应邀在西安伟志集团开办的陕西道心国学公益学堂讲授“《心经》的生命观”。来自西安地区的企业界领袖、大学教师、部分居士等80多人有缘相会,共同聆听。伟志集团董事长助理徐天律先生主持了这场讲座。

    李教授认为,人的生命是由四种不同类型的生命构成的统一体,即生物性生命、精神性生命、社会性生命和灵性生命。李教授对每一种生命都进行了详细的解释,涉及到各自的特点和相互的关系。其中他特别解释了对灵性生命的看法。他认为,所谓灵性生命就是人类生命中最具有根本性、独立性、恒久性、超越性、隐秘性的构成部分。灵性生命深藏于生物性生命之中但又不受其支配,灵性生命存在于生物体内、并寓于社会性和精神性之中,但是又可以超脱于它们之外而独立存在。它既具有先天的独立性与自在性,又具有后天的依附性与变异性。人在还没有生下来的时候,这个东西就在等着你呢,所以是先天的独立性和自在性。科学认为人的所有附属的特性都是在肉体出生后不久才产生的,恐怕还有一个东西,是先于生命之前就已经有独立性了,而且是自在的。所谓自在的就是并不受肉体的支配,你的肉体是丑也好,美也好,强也好,弱也好,活着也好,死去也好,这个东西不受约束,所以具有自在性。它又具有后天的依附性和变异性,所谓依附性一般情况下就是指依附在肉体上,而且是可以变异的,不能说这个东西永远处于一个状态。假使原来是比较灰暗的,经过你的智慧的陶冶,有可能使你灵魂不断的升华,变得更加灿烂,更加持久,更加富有意义。我们为什么说有的人目光炯炯有神,这个神来自哪里?有可能来自于你物质性生命的健康,来自于你社会使命的承担,以及社会对你的评价,也可能来自于你精神层面的那种品质的提升,智慧的升华。灵性的生命还有可能使你的目光显现出更加持久、更加光显。灵性的生命是最伟大的。
    灵性的生命不仅具有先天的独立性和自在性,又具有后天的依附性与变异性,与精神性生命直接来自并影响生物性和社会性生命不同。你的精神状态如何,你的感觉如何,你现在舒服不舒服,满意不满意,它来自于生物性和社会性生命的状态。你如果最近生病了,没有人关心你,你的精神就非常的低沉;你如果朋友遍天下,朋友对你非常的好,你的精神就非常的阳光灿烂。但是,灵性生命总是在隐蔽状态下维系其同生物性生命、社会性生命和精神性生命之间若即若离的关系,在看似依附的状态中,保持自己的独立与长存。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甚至无法感知、无法判断的生命成份正是人类生命存在的根本、人类生命状态的依据和人类生命变迁的轴心。
    人类生命的状态,最根本的依据在灵性生命。有的人长得奇丑无比,有的人长得漂亮帅气;有的人对社会的贡献很大,社会的荣誉很高,有的人一生没有做几件好事,社会声誉很低。因此从生物性生命和社会性生命来说,每一个人都是不平等的。可是灵性生命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呢?因为我们人类的生命不断变迁,你不能说我这一世是这个状态,未来就不变化了。有的人我们第一眼觉得丑陋难看,后来看这个人潇洒帅气。这个人不断的努力,为社会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他自己就变化了。所以人类的生命总是在变化之中,无论是生物性生命、社会性生命、精神性生命都是在变迁的。可是,灵性生命就不同了,灵性生命有这么几个特点:一是根本性,二是独立性,三是恒久性,四是超理性,五是隐蔽性。
    灵性生命的根本性体现在它是其他三种生命的终极支撑和最后归宿。生物性生命是我们的肉体,社会性生命是我们的社会角色和社会的存在,精神性生命是我们的喜怒哀乐、精神的品质和精神状态。这些最终靠什么支撑?靠灵性生命来支撑。最终到哪里去?到灵性生命当中去。
    灵性生命的独立性体现在它可以超越前三种生命的现存范畴,而在生命的长河中显示其不受另外三种生命支配的自在性。就是说它可以超越人的肉体、人的社会地位、人的喜怒哀乐,而独自存在。这就是它的独立性。而其他的生命要想独立出来很难,特别是生物性的肉体,处于最脆弱的层面。生物性生命是极其可贵的,因为是无奈的所以才是可贵的,因为是最受制约的,所以才是最脆弱的。社会性生命好一点,精神性生命更好一些,但是更加独立自在的存在却是灵性生命。人的生物性生命状态和社会性生命状态往往会影响精神性生命,我们不可能绝对地存在于一种常态。所以这个人的状态好不好?喜怒哀乐有什么变化都是随着外界的矛盾变化而变化的,所以说精神性生命相对于生物性生命和社会性生命来说起伏变化比较多,而灵性生命是比较独立存在的。
    灵性生命的恒久性体现在它不但可以突破生物性生命的时间局限,而且可以跨越社会性生命在生物性生命终结后的有限延续,并超过精神性生命的升华境界与时间扩展,成为推动并贯穿生命长河的永恒动力。生命在转眼之间就过去了,所以灵性生命首先表现在它可以突破生物性生命的时间局限而且可以跨越社会性生命在生物性生命终结之后的有限延续。就是在社会性生命和生物性生命结束之后还可以延续。去年5月23韩国前总统卢武铉自杀,卢武铉的社会性生命的影响力急剧爆发,波及到几乎韩国的每一个民众,特别是他的支持者。这个巨大的冲击力量的来源,我想最重要的是来自于社会性生命,他的生物性生命结束以后,他的社会性生命还依然存在。但是他在生物性生命结束以后,其社会性生命是非常的短暂的,现在韩国前总统的社会性生命的力量就急剧减弱了。
    有一些伟人,像孔子,他的社会性生命非常久远,历经两千多年的苍桑,依然顽强的存在着。但是从总体上来讲,社会性生命的存在总是有限的。而灵性生命可以超越生物性生命的脆弱,超越社会性生命的局限,超越精神性生命的升华境界与时间扩展,成为推动并贯穿生命长河的永恒动力。灵性生命不但可以推动生命的不断延续,成为推动生命的永恒动力,而且始终贯穿其中。可是这种生命难以捉摸,特别是从科学层面来说是不可证实的。不可证实的东西未必就是不可成立的。昨天的报纸也说了,科学有一些原则,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是蹩脚的、不可解释的,当然我想未来在这方面的研究很可能会再进一步,从而有所改观。到底有没有这样一种生命存在状态,有待于我们进一步的思考和总结。
    灵性生命的第四个特点是超理性,体现在它的存在与作用不能为理性认识所把握。科学总是在理性层面存在,并在理性层面发挥作用,尽管有时也有灵性的启发,但是科学的运行基本上都是在理性层面的,科学的存在总是理性形态的存在,超理性之外无法展开。同时,我们也应该知道,科学并不是能够在所有的领域里发挥其作用的,所以科学有时候被我们迷信化了,正如有些学者所说,若不能正确地看待科学,科学也可能成为一种迷信。
    灵性生命的第五个特点是隐秘性,体现在既不同于生物性生命的无形性,也不同于社会性生命的精神性,还不同于与社会性生命直接互动的精神性生命的清晰可辨性。有时候我们感觉不到它的存在,有时候又分明感觉到它的作用,是若隐若现的一种存在。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在这样的状态当中活着,并在这样的状态当中延续、更替、提升我们的社会。正是因为这种隐秘性,灵性要素始终被许多人排斥在人类的生命体系之外。否定灵性生命的人,他们所认识的生命即使不是躯壳性的生物性生命,那也是缺乏内在主宰和恒久维系的那样一种飘零性的生命。你要是否定了灵性生命的存在,你所说的生物即使不是纯粹的物质性的生命,那也是没有根本的、无家可归的生命。我们要回归自己的故乡,故乡在哪里?如果你不认识灵性生命,就像断线的风筝不知道要飘到哪里去呢?所以灵性的生命是最伟大的,最根本的,如果你否定他,就会缺乏恒久的维系。没有灵性生命的生物性生命、社会性生命,或者是精神性生命是飘零的,是无家可归的。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如果没有了灵性的因素。生命的神圣性在哪里,生命的超越性在哪里?如果说没有灵性存在,生命的神圣性和生命的超越性也都没有存在的依据了。灵性的存在可以让人有所寄托,不断升华,从而弥补或者是超越你的物质性生活,和你的社会性生命,乃至于你的精神性生命。你的精神状态,你的喜怒哀乐,都在这样的生命面前显得非常有特色。物质性生命是短暂的、脆弱的,而灵性生命就显得非常顽强了,有了它,才有了生命的终极超越,才有了生命的提升。人作为万物之灵,生命要有神圣感,要有超越感,而这种神圣感和超越感就来自于内在的、持久的、也是非常隐蔽的生命状态,就是灵性生命的状态。
   

    接着,李教授请一学员带领全体听众集体诵读了一遍《心经》,然后给大家解释《心经》的生命观。李教授把心经的生命观总结为以下几点:
    第一个特点是生命的精神性。《心经》里面第一句话就是“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这一句里头“受想行识,亦复如是”,也就是受不异空、空不异受,受即是空,空即是受,其他的想、行、识也完全可以套用“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个模式。那最后告诉我们的是什么呢?是“照见五蕴皆空”。我们个体的存在是由五蕴构成的,五蕴里面分“色和受、想、行、识”这五大类的。五大类分成两大类,一个是色,一个是心。可见,我们的生命是由色心二法构成的。《心经》里面所说的那个色,就是物质性的东西。所谓“色”有不同的解释,比较流行的一种解释就是“地、水、火、风”四大,都属于物质性的因素。所谓的地表现在人体里面就是骨骼和肉体;水是指身体里面都有水分,我们每天都要喝水,没有水分就完了;火,就是我们身体的温度,我们不是冷血动物,而且温度是36度左右,温度高了不行,低了也不行;风,是指我们的呼吸,上下要通气,中医更讲气脉。这都属于物质性的要素。“受、想、行、识”四大要素都归于心法,都属于精神性的要素,当然佛教对“受、想、行、识”的分析非常的细密。
    前面在介绍什么是生命时,知道比较流行的观点是把生命当作蛋白质的合成,就是新陈代谢系统,就是自我复制、自我不断更新的这样一个过程。这种解释全是生物性意义上的,是从物质性角度对生命的观察,忽视了精神生命的层面。可是从《心经》来看,生命是由色心二法构成的,而且这个色心二法里头,色法占有一分,心法占有四分。这就告诉我们,五分之四的生命都是精神的。因此,从佛教文化来看,生命的第一个特点就是精神性。好比说植物人,我不知道医学、法学意义上是怎么定义的,按我们佛法定义,植物人的精神已经丧失了,严格来说在生命的构成当中已经残缺不全了。生物学意义的界定可能认为,他还是活着的,还有生命的,因为生物学意义上的定义,就是我们传统的定义,所谓的蛋白质合成,新陈代谢的存在。因为蛋白质没有分解,它的新陈代谢依然存在,当然他还是生命的存在了,这是科学意义上的。但是按我们佛教来看,生命已经残缺不全了,甚至可以说,生命的五分之四已经消失了。他的社会性生命也消失了,或者是社会性生命的诸多要素已经大部分消失了,因为他无法承担社会角色,因而社会性生命也是残缺不全的。总而言之,从《心经》看生命,第一个特点是色心二法的二元结构论,给我们的启示就是精神性的生命一定要受到关注,它在生命的构成中占五分之四的比重,是生命存在一个很重要的标志。
    第二个特点就是生命的和合性。也就是说,生命是众缘和合的。关于这一点,从《心经》里“照见五蕴皆空”这句话就可以看出。佛法首先关注的是生命的个体。生命个体也就是众生。众生就是众因缘和合而生。众生是什么样子呢?《心经》中说众生是由五蕴构成的。五蕴就是五类生命构成的要素,每一类还可以细分为其他各种细小的因素。好比色蕴就可以划分为地、水、火、风四大。可见生命是具有和合性的,不是单一因素构成的。我们平时说的修身修心,就是注意到了生命的物质性和精神性。我们平时身体不适时所说的四大不调,就是注意到色蕴里面的各种物质性要素在和合性方面发生了偏差。人的生命既然是众因缘和合而成,那么就需要注意各种不同要素之间的和谐相处,他们之间既相克又相合,成为一个动态的矛盾运动体。只有充分意识到生命的和合性,并观照生命的和合性,适应并保护这种和合性,生命才能更加具有活力,生命的意义才能更加完整。现实人生中那些或者只注重物质享受的现象,其实就是只注重生命中的物质性要素。现实人生中那些忽视身体各种不同需求的现象,其实就是忽视四大的相辅相成。这都是背离生命和合性的表现。总之,五蕴构成生命体的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众缘和合,生命不是单一要素构成的,是众多因素构成的,我们要重视各种要素。
    第三个要点就是生命的非实性,或者叫虚幻性。《心经》里面说,观音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能够照见五蕴皆空,也就是通过佛教的般若智慧,可以看透生命的本质是五蕴和合的非实之物。佛教认为,五蕴和合而成的聚合体是一个空幻的东西,没有长久存在的可能,因为五蕴当中没有一个独立长存的主体能使得五蕴永远像现在这个样子聚集在一起,这是不可能的。李教授举例说,“比如刚才,天气还比较凉快,我还没有流汗,可是现在屋子很暖和加之讲课来了点激情,我体内发热,汗也流出来了,于是我的五蕴构成和刚刚是不一样的。一会儿出去了,有可能冷风一吹我五蕴的构成变成了另外的状态。我让他保持不变可以吗?能不能让我的五蕴永远保持在那种状态,或者是现在的状态。我没有那个本事。婴儿时期我的五蕴构成和青年时期我的五蕴构成是不一样的;青年时期的五蕴构成和现在是不一样的;现在的五蕴构成和未来是不一样的;健壮时期的五蕴构成和生病时期的五蕴是不一样的。我只能是被动地适应这种五蕴和合关系的变化。因为五蕴之中没有一个主体来使五蕴永远按照某种特定的状态集合在一起,这也就是为什么人总是会走向衰老,人总是会得病,人总是会有喜怒哀乐的根本原因。”李教授进一步解释说,世间任何生物,总有五蕴离散的时候,五蕴一旦彻底离散,这个生命也就结束了。道家想追求长生不老,想追求五蕴聚合在一起永不分离,事实证明那是不可能的。佛教认为,任何事物,包括生命现象,都没有一个主体可以使五蕴永远聚合在一起,所以它是空幻的,是无常的,是变化的。无常就是苦啊,生命的短暂性和生命的无奈就是从这个特点生发出来的。导致这一必然悲剧的根本原因就是生命的非实性和虚幻性。所谓非实,就是五蕴是假合在一起的;所谓空幻,就是五蕴的和合关系中没有一个主宰能永远地把五蕴聚合在一起。我们如果认识不到生命的这种非实性、虚幻性,我们就很可能执着于这个生命的外表的物质状态,为物所累,为命所牵,为假丧真,而无法实现生命的精神性超越,乃至于灵性的终极超越。
    第四个特点是生命的污染性。佛教认为,众生之所以流转六道,受苦受难,就是因为众生为贪嗔痴三毒所逼。而三毒其实就是对生命本来所具有的那种清净本性的污染。从《心经》里面我们可以看到,众生的生命里有那种恐怖,最后我们不颠倒了就没有恐怖了。为什么会有恐怖的时候?是因为三毒逼迫造成的,可见生命是有污染性的。好像有谁说过,当一个人在贪心很重的时候,或是生气忧郁的时候,或者是紧张惶恐的时候,用什么仪器对他进行拍摄,拍出来的东西都是黑色的;而当他非常愉悦轻松的时候,体质状态和精神状态非常美的时候,拍出来的东西是非常清亮的。我不懂这是伪科学还是真科学,但是他传递的这个信息,我是认可的。就是说生命是有品质的,换句话说就是生命是有污染性的。芸芸众生在没有解脱之前的生命存在状态,其最大的特点,按照佛教的观点来说,就是污染性。我们众生每个人都很无奈,我们都会烦恼,我们没有解脱,我们不得自在,这是污染性造成的。污染性说到底就是“贪、嗔、痴”三毒。不该得到的使劲要去追求;不该发脾气的时候,却发脾气;该看开的就是看不开,该放下的就是放不下。心猿意马,奔腾不息,神魂颠倒,心神不宁,灵魂失去了故乡,心神处于颠沛流离状态,为外境所奴役,生命沉重不堪。这就是污染。所以说,三毒逼迫是生命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按佛法来讲,我们没有解脱之前,大家都是一样的,彼此彼此。总之,我们的生命存在状态,我们的生命品质,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这是生命的第四个特点。
    第五个特点就是流转性,或者叫周期性。《心经》里头所提到无明到老死的生命流程,其中无明好似生命的流转的总根源,由此推演,才有生,有生就必然有老死。从生命现象的角度来看,这其实就是人的生命流转。尽管《心经》里头讲这四个字的时候,是以一种看破的、放下的、轻松的、不执着的态度来讲的,是让我们看开这种流转性,从而不为这种流转的无奈而羁绊,但是从俗谛的角度来讲,这反应了生命现象的一大特征,就是生命都有一个生、老、病、死的过程。只要有生,就必然有病有老,就必然有死亡。尽管这种生命现象只是假象,却是我们没有解脱的众生生命存在的一个真相。这种真实的状态需要我们看破,需要我们放下,从而实现生命的超越。这是《心经》里头讲生命流转性的主旨。在佛教看来,世界有成、住、坏、空的过程;世界上的一切事物如电脑、椅子等都有一个生、住、异、灭的过程。人的生命存在也是一个过程,这就是生老病死。与此特性相应,从前世和来世相贯通的角度来看,生命也是具有周期性的。从无明到老死,从老死再到无明,一生又一生,一世再一世,这就是生命的周期性。
    第六个特点是生命的光明性,就是生命具有提升的巨大潜力,完全可以实现终极的超越,达到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的境界。
    总之,依据《心经》的教义,我们可以看到生命的六大特点。首先是色心二法的生命结构论,这一观点在承认生命物质性基础的同时更强调的是生命的精神性;第二是生命构成的众缘和合性,揭示生命的形成与存在是各种要素结合在一起的过程;第三个特点就是众多要素之间没有一个永恒的主体,所以各个要素及其相关关系总是处于变动之中,这说明生命是非实的;第四个是生命一旦形成,如果没有智慧的指导,没有获得终极的解脱,就必然处在贪嗔痴的控制之下,从而使自己的内心处于被外境奴役的状态,这就是生命的污染性;第五是生命今世必然经历生老病死的过程,从前世到后世则体现了不断轮回转生过程,所以生命具有流转性和周期性。第六就是生命具有光明的前景,通过般若智慧,完全可以实现超越,达到消灭一切烦恼的妙乐境界。这六个特点是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都具备的特点,这是佛法对我们生命特性的一个观察。尤其是心经关于人类生命具有提升潜力的观点,向人类昭示了一种远离颠倒梦想的生命最高境界。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