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教育动态 > 正文

刀述仁:人生大愿是建立南传佛教佛学院

本文作者: 8年前 (2010-03-09)

云南佛学院的学僧们丰富的课余活动(资料图片)  据《中国民族报》2010年3月9日报道“我最大的心…

刀述仁:人生大愿是建立南传佛教佛学院

 
云南佛学院的学僧们丰富的课余活动(资料图片)

  据《中国民族报》2010年3月9日报道“我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能在有生之年看到中国有一座属于南传佛教的佛学院,培养自己的南传佛教人才,促进佛教文化更好地传播与交流。”今年75岁的刀述仁对记者如是说。

  刀述仁,傣族,1935年2月生,云南西双版纳勐海人,现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云南省佛教协会会长,是第七、八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十、十一届全国政协常委。

  “我国有汉语系、藏语系和巴利语系三大语系的佛教分支,它们的地位是均等的,发展也应该平衡。目前,汉传佛教有中国佛学院,藏传佛教有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唯独南传佛教在这方面还是一片空白,我们应该建立一座中国巴利语系高级佛学院,填补这个空白。”事实上,早在地方两会召开的时候,云南省就有政协委员提出了这一提案,刀述仁说,这一提案是云南佛教协会集体智慧的凝结,只要有机会,他们就会呼吁,直到达成所愿。

  南传佛教属于巴利语系佛教系统,盛行于斯里兰卡、缅甸、泰国、柬埔寨等南亚和东南亚国家,从19世纪末开始,南传佛教传播到欧美等西方国家,并有持续发展之势。在我国,南传佛教与汉传和藏传佛教相比,信徒人数较少,信众主要集中在云南地区,并且主要分布在靠近泰缅边境的傣族、布朗族聚居区。这里民风古朴,当地的老百姓相信与南传佛教结缘是在行善积德,因此他们的衣食住行与南传佛教紧紧相联。在南传佛教盛行的地区,寺院就是他们的学校,是传授知识的神圣之地,小孩出家就如同去上学。

  南传佛教在斯里兰卡、缅甸、泰国等国家发展了上千年,也同样在云南衍生了上千年,不仅给云南人民带来了宗教,也带来了文化,在其社会发展进程中起到了功不可没的推动作用。新中国成立之前,云南由于地处边境、民族种类多,各种矛盾交织纷杂,而共同的信仰——南传佛教在维护民族团结和国家统一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新中国成立之初,和所有宗教一样,南传佛教也受到了强烈冲击,造成了人才断代的后果。

  在刀述仁看来,近几年来,国家的各项事业都在飞速发展,佛教事业也要迎头赶上。就南传佛教来看,一方面,在经济发展的基础上,寺院建得多起来了,修得也很体面、很气派,例如2007年我国最大的南传佛教寺院——云南西双版纳勐泐大佛寺(南传佛教文化苑)竣工,这诚然是一件大好事。但另一方面,信徒们的文化知识和佛学知识还是显得不够,水平普遍偏低,这对于南传佛教的传承和发展是一大障碍。刀述仁说,在与外国友人的交往中,他深刻地感受到,我国南传佛教要不断弘扬发展,就必须解决人才和场地的困境,而创办佛学院是一个行之有效的途径。

  刀述仁说,建立中国巴利语系高级佛学院,他们是有准备的。就在去年下半年,在云南佛教协会的争取和努力下,国家民委、国家宗教局、中国佛教协会等有关部门的负责人先后前往云南调研,并进行了相关研讨,基本上达成了认可的共识。

  “关键的是,我们有人才的储备。”在刀述仁的领导下,近年来,云南省佛协加强了对全省僧人的教育,在各地举办了培训班,所有寺庙的僧人都参加了培训。同时,云南佛学院还与云南民族大学联合办校,为佛教界培养了一批文化知识和佛学知识皆优的人才,这为中国巴利语系高级佛学院的创建打下了坚实的人才基础。

  “近几年,我们每年都要输送十几位品学兼优的学僧到缅甸、泰国、斯里兰卡等国家的佛学院继续学习和深造,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已经获得了硕士甚至是博士学位,目前,这些归国学子正在研究,准备编写一套适合我们中国国情的教材。”刀述仁对梦想中的佛学院充满了希望和信心。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