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管理动态 > 正文

“导”:实现宗教和顺的“云南经验”

本文作者: 2年前 (2016-12-06)

日前,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组织部分中央及省级媒体对云南省宗教工作开展情况进行实地走访。记者随采访…

日前,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组织部分中央及省级媒体对云南省宗教工作开展情况进行实地走访。记者随采访组到宾川县鸡足山祝圣寺等10余所寺观教堂、宗教院校,与宗教教职人员、宗教事务部门工作人员、宗教学研究领域学者举行座谈,“望、闻、问、切”,对宗教和顺的“云南经验”形成了感性认识。

 

云南,宗教和顺之地

 

“各级宗教工作部门坚持‘保护、管理、引导、服务’的工作理念,主动作为,创新举措,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深入落实《宗教事务条例》,不断完善宗教政策法规,努力促进宗教关系和顺,保持宗教领域的和谐稳定,把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紧密团结在党委政府周围,在促进云南经济发展、社会和谐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副主任马开能介绍说。

 

事实上,与其他省份相比,云南有“更多的”宗教:除了有五大主要宗教,25个世居民族也都有自己的宗教传统。云南普遍存在同一民族信仰不同宗教、不同民族信仰同一宗教的现象,还存在庞大的民间信仰群众,宗教的文化因子已融入人们的观念、思想、习惯、价值取向和日常的生产生活中,宗教文化成为民族节日、民俗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

 

然而,作为多民族、多宗教的“大省”云南,其宗教在现代社会的考验之下,并没有出现“乱象”,反而在发挥积极作用。

 

在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宗教研究所所长萧霁虹看来,云南宗教的健康发展,全在于“导”。云南能够长时期保持宗教的健康发展,关键是较早认识到了市场经济社会对宗教的影响,以及宗教政策落实后,宗教的复苏及对社会的影响,并系统性地推出了一系列“导”的“组合拳”:

 

推进宗教工作步入法制化轨道。近年来,云南先后制定出台规范性文件并指导5个全省性宗教团体制定管理措施共45个,为宗教领域的和谐稳定提供政策和法律保障。重视宗教理论和政策的基地建设,成立了中共云南省委统战部宗教理论和政策研究基地和云南省民族宗教研究室,强化对宗教工作的重大理论问题和政策的研究,增强做好宗教工作的前瞻性、指导性。引导和妥善处理五大宗教之间,宗教教派之间,宗教与政府之间,宗教与社会之间的和谐共生的关系,坚持“政治上团结合作,信仰上互相尊重”的原则,倡导“五教同光、共创和谐”的理念,保持宗教领域长期和谐稳定。推动和引导宗教界加强思想建设,“佛教讲经交流会”、道教“玄门讲经”、伊斯兰教“解经”、天主教“本地化神学”研讨、基督教“神学思想建设”成为加强思想建设的常态化举措。重视发挥宗教界的积极作用,鼓励和引导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主动参与经济社会建设……这些“组合拳”,确保了云南宗教在中国社会转型过程中的健康发展,对社会经济发展、民族团结、服务“一带一路建设”发挥出积极作用。

 

守护宗教的神圣

 

近年来,一些地方借教敛财乱象,极大地伤害了宗教界的神圣形象,影响到宗教界在社会中的地位,也影响到引导其发挥作用。然而,这些为社会所诟病的乱象,在云南却得到了“预防”。

 

走访过程中,记者了解到,自上世纪80年代恢复宗教活动以来,云南佛教圣地鸡足山各寺院严守清规戒律,保持着“头陀苦行”的形象,从没有出现过“烧高香”、“抽签算卦”的现象,也从没有与旅游部门“合作”开展“法事活动”。

 

当然,鸡足山与其他许多佛教名山一样,也被旅游公司“圈住”。“山上”是寺院,“山下”是旅游景区。不过,与一些佛教名山上的寺院不一样的是,鸡足山“山上”显得格外“清净”——在祝圣寺,记者看到,寺院没有旅游团队的大声喧哗,没有乱哄哄喊卖法物的场面,香客依序礼佛……一切都显得那么清净、庄严。

 

“这也是云南的佛教场所与其他地区佛教场所观感上的一个很大区别。”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四处处长傅志上认为。

 

“庙归庙、公司归公司。”傅志上说,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宗教业务部门较早就开始防范借教敛财这一现象,依法维护宗教界的权益,严格政策界限,区分开寺院和旅游景区之间的利益关系,在宗教场所和旅游公司之间有效地筑起一道“防火墙”,守护宗教的神圣。

 

尊重少数民族宗教信仰,尊重少数民族文化

 

在怒江州泸水县中心基督教堂禧恩堂,同工七哈子给记者签名赠送了一本他自己平时用的傈僳文《圣经》。在腾冲县烧灰坝教堂,记者获赠一本傈僳文《赞美诗》。

 

1021日,昆明三一国际礼拜堂举行云南基督教少数民族文字《圣经》翻译10周年庆典。云南省基督教两会自2006年成立少数民族圣经翻译事工部以来,在国家宗教事务局、中国基督教两会、联合圣经公会和云南省民宗委的支持下,已翻译并出版了6种少数民族文字《圣经》,再版了两种、正在翻译3种少数民族文字《圣经》,包括苗文《新旧约圣经》、东傈僳文《新旧约圣经》、佤文《新旧约圣经》、黑彝文《新旧约圣经》、白彝文《新约圣经》、西傈僳文注释本《新旧约圣经》。再版景颇文《新旧约圣经》和拉祜文《新旧约圣经》,正在翻译的有甘彝文《新旧约圣经》、白彝文《旧约圣经》和景颇族载瓦文《新旧约圣经》。

 

少数民族文字《圣经》翻译受国家宗教事务局、中国基督教两会、联合圣经公会和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指导,历经多年翻译而成。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副主任陆永耀在典礼上表示,云南省基督教界在基督教中国化方面作出了探索,少数民族文字《圣经》的翻译出版和在少数民族聚居地区使用民族语言主持基督教活动,是基督教本土化、民族化的具体实践,也是实现基督教中国化的重要途径之一。

 

“而在另一层面,这也是尊重少数民族宗教信仰、尊重少数民族文化。它对促进民族团结是有重要意义的。”萧霁虹认为,少数民族宗教信仰受尊重了,才能引导它发挥出它的积极作用。

 

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张元波介绍,这两处基督教堂虽是乡村教堂,规模不大,但在双语教育、普法、开展慈善和社会服务活动、促进民族团结方面,都做了大量的工作,是云南省的和谐寺观教堂。

 

支持宗教界人才培养

 

清晨,阳光洒落在佛堂的金顶上。1121日,云南佛学院的年轻学员多吉早早地来到画室,为自己创作的唐卡“开眼”、“装藏”。一碗油茶、一坨糌粑,开启了新的一天。

 

几年前,多吉在佛学院学汉语言文字专业,今天,他又是经文班的学员。多吉从小就喜爱画画,现在是云南藏传佛教界为数不多的画唐卡的法师。他说,读经文班,是为了更好地掌握藏传佛教教义和历史,因为画唐卡,同时要求要理解藏传佛教,“比如画宗喀巴大师,你要是不了解他的一生、他的思想,怎么能把他画好呢?”

 

“多吉曾在青海学习唐卡多年,但他回到佛学院,是因为佛学院能够给他一个很好的文化环境,一个很好的成长空间。我们尽力给他创造条件,让他能够更顺利地成长。”云南佛学院教师扎西法师告诉记者。

 

近年来,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重视人才培养和人才建设。据介绍,云南目前有神学院、经学院和佛学院三所宗教院校,初步形成了初、中、高三级人才培养模式,在职教师99人,在校生811人,毕业生累计2155人。2007年和2013年,云南省委召开专题会议,解决了宗教院校办学经费、学生生活补助费的问题,极大地激发了宗教界人士的积极性。

 

“人才是关键。实际上,支持宗教界人才培养,是引导宗教界适应社会的又一重要前提。宗教界正信正行、引领信众、文化建设、开展慈善和社会服务,都离不开高素质的人才。”萧霁虹说。

 

今年,云南省宗教界人士培养又有新举措。云南佛学院、昆明伊斯兰教经学院、云南基督教神学院开始与云南民族大学合作办学。根据合作框架协议,云南民族大学将与三所院校分别合作开办成人教育汉语文学专业本、专科班;合作创建云南佛教、伊斯兰教、基督教人员培训基地,培养爱国爱教、具有较高学识的合格教职人员;合作创建相应宗教的学术研究基地,正确阐释教规教义,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

 

为宗教界发挥积极作用创造条件

 

924日至25日,2016崇圣论坛在云南美丽的苍山之麓、洱海之滨的大理举行,23个国家及港、澳、台地区的100多位高僧大德、宗教事务官员、驻华使节和知名专家学者共襄盛会,畅叙法谊,交流互鉴。与会人士肯定了论坛在促进与南亚、东南亚国家之间睦邻友好方面的作用以及在进行平等对话、加深理解方面的长远价值,并对缔造南亚、东南亚佛教黄金纽带、推进亚洲命运共同体的实体建设表达了期许。

 

“为宗教界发挥积极作用创造条件,鼓励宗教界发挥积极作用,也是‘导’的应有之义。”萧霁虹认为,支持宗教界发挥积极作用,鼓励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主动参与经济社会建设,能够使宗教界服务社会更加主动,服务国家更加自觉,走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道路的信心更加坚定。云南通过举办“崇圣论坛”、“南传佛教高峰论坛”等丰富多彩的文化活动,不断促进同国外特别是韩国、日本和东南亚国家宗教界的友好交往,增进理解和友谊,也展示了云南佛教界的良好形象。(来源:2016126日《中国民族报》;文/图:《中国民族报》记者:蓝希峰)

 

(编辑:郭储)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