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教育动态 > 正文

南京大学杨维中教授在西北大学金珂文化讲堂作学术报告

本文作者: 7年前 (2011-10-14)

杨维中教授做讲座 讲座现场 李利安教授主持部分与会来宾合影 与会教师合影 中国佛学网西安讯 2011…

南京大学杨维中教授在西北大学金珂文化讲堂作学术报告

杨维中教授做讲座

南京大学杨维中教授在西北大学金珂文化讲堂作学术报告

 

讲座现场

南京大学杨维中教授在西北大学金珂文化讲堂作学术报告

 

李利安教授主持

南京大学杨维中教授在西北大学金珂文化讲堂作学术报告

部分与会来宾合影

南京大学杨维中教授在西北大学金珂文化讲堂作学术报告

 

与会教师合影

 

中国佛学网西安讯 20111014日上午,应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李利安教授的邀请,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杨维中先生莅临西北大学“金珂文化讲堂”,做了题为《心· 自然· 人生 ——大乘佛教唯识无境学说的现代意义》的学术报告。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所长李利安教授、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传统文化研究所所长荆三隆教授、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副所长李海波副教授、广西莲音寺代表引当、引明、引华、引端四位大居士及西北大学近百名师生共同聆听了此次报告。

 

本次讲座由李利安教授主持。李教授首先介绍了西北大学“金珂文化讲堂”的基本情况。他说,“金珂文化讲堂”是广西莲音寺与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为进一步推动佛教学术交流和传播传统文化所达成的合作项目之一。双方希望通过“金珂文化讲堂”的举办,为佛教信仰群体与大学学术研究之间建立起良好的沟通,以此凝聚不同社会领域在佛教文化的弘扬和研究方面的力量。“金珂文化讲堂”自今年3月开办以来,得到了广西莲音寺各位护法大居士的热切关心,同时也得到宗教学界各位教授学者的鼎力支持,李教授对他们表示衷心的感谢。李教授还说,杨维中教授是陕西人,也是西北大学的校友。杨教授研究成果众多,领域极其广泛,特别是对于佛教唯识学说的研究走在学术界的前列,他的《中国唯识宗通史》一书更是具有重要的学术地位和影响。杨教授今天要作的学术报告有助于我们认识印度佛教和中国佛教之间、佛教理论与佛教修持之间、佛教学说与现实生活之间、以及大小乘之间、显密二教之间、大乘显教之内的空有二宗之间等众多复杂的关系,也将有助于认识唯识学说在中国佛教思想史上的地位以及对于中国近代佛教变革的巨大影响。

 

杨维中教授首先感谢了李教授热情洋溢的致辞,接着拉开了本次学术报告的序幕。杨教授说,在学术界对于“心”的解释,可以从唯识和唯心角度进行解释。“唯识”主要强调从“心”的角度来解释人与自然的关系,帮助人们解决所遭遇到的苦难,并把认识事物的真相作为其理论的基点,这是一种全新认识和处理心与自然的理念。接着,他从“心”的底层——第八识阿赖耶识、贯通“心”的桥梁——第七识末那识、“心”的表层——前六识、六识的动态把握以及“唯识无境”的现实意义等五个方面为听众的人生疑惑进行了深刻的解答。

 

第一,“心”的底层——第八识阿赖耶识。杨维中教授解释道,将阿赖耶识作为“心”的底层,是从佛教本身的角度进行的阐释。阿赖耶识由于是由种种法熏习种子所积集的,故又名“心”,此外,还有着“阿陀那”、“所知依”、“种子识”、“异熟识”等异名。从三类“异名”来看,第八识阿赖耶识的性质复杂,蕴藏着染净不同的两种种子和作为有为、无为诸法的依止。第八识阿赖耶识本身是“无记”的,既可以向“妄染”的方向起“现行”(重现),也可以向着“清净”的方向转化。前者是指现实社会,后者则指向解脱成佛。佛教的原有六识是对轮回因果律的认知,第八识阿赖耶识的提出,是对其更加完善的解释。

 

第二,贯通“心”的桥梁——第七识末那识。杨教授说,第七识末那识作为第八识阿赖耶识和前六识连接的桥梁和通道,具有鲜明的过渡性质,体现在:首先,第七识末那识位于阿赖耶识与意识之间。末那识是以阿赖耶识为存在的根据,又以其为执持的对象,把阿赖耶识的一切都执著为自我的内容和自我个体。同时,末那识又对第六识加以控制,使意识所具有的认识功能沾上自己的色彩。其次,成立末那识的目的和依据是为了建立“凡夫”身份,末那识无始以来都是出于我执状态,一方面执我为中心,一方面处处著相。这一心理渊源,使友情始终处于反复状态而无法解脱。其三,末那识是以“恒审思量”为其功能特征。末那识与阿赖耶识和前六识相比,只有第七识末那识独具“恒”和“思”。其四,第七识末那识有所依,即依赖于第八识而存在。第七识末那识以第八识阿赖耶识为生起的根本。其五,第七识末那识的“所缘”(对象)是第八识阿赖耶识。

 

接着,杨维中教授就“心”的表层——前六识,即眼意、耳意、鼻意、舌意、身意、意识做了简单的讲解,同时就前六识的动态把握做了简短的概括。他说,佛教认为:“心”是动态的,从来没有固定不变的“心”存在,所以唯识之外有“十八界”,而唯识则将前六识作为第三能变。在“八识起了别,思量作用”时,各诸识自体必定所起的四种类别,称之为“四分”学说。“分”是指分限区域的意识,相的意义是相状,也就是外界事物映现于认识主体之前的相貌状态。

 

最后,杨教授就大乘唯识无境学说的现实意义做了精彩的、丰富的阐述。他说,人们对于世间万事万物的认识,仅仅是能够进入其视阈的当下部分,而进入视阈的过程一定是与自身的“心”相互攀缘而有所“构画”的过程。在这一构画的过程中能够被人的心所认识、感受的对象其实不是绝对的、客观的事物,而是已经给染了个人色彩的“相”而已。唯识学说不否定对象的客观性,而是承认奠定于对象本身之上的“境”的“假设”(暂时不存在,缘起性的存在)属性,境是无,是非有,否定的是境的真有,而肯定其假有的状态。由此得到启示:人的幸福,其实都是当下的感知。唯识无境从“心”的层面开示世人,幸福人生的建构,源于从心一点一滴的改变。杨教授最后希望大家都能够从心开始,拥有幸福的人生。

 

杨教授讲座结束后,李利安教授对杨维中教授的讲座进行了点评。李教授说,今天杨教授的讲座非常精彩,也非常深刻。正如杨教授最后所说的“人的幸福,从心开始”那样,佛教创立以来,佛陀教化众生的很多学说例如“无明”、“八正道”等都是围绕着心展开的。唯识学说对于众生现状的思考、教导世人摆脱现状的方法都对中国佛教产生了重大的影响。中国佛教理论的关键在于对“心”的关注,这对于提升人的生命质量,拥有幸福的、圆满的、充实的人生都有着重大的影响。同时,唯识思想对“心”的细致分析,彰显着无穷的魅力。杨维中教授的学术报告,既具有现实的意义,也具有学术的价值。

 

随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传统文化研究所所长荆三隆教授对本次讲座进行了点评。他说,唯识学说是印度佛教的基础,它上承印度佛教中观、瑜伽两派的核心内容,同时也是“十二因缘”学识哦的进一步延伸,并在某些层面对中国菩萨信仰起了充实的作用。在中国佛教史上影响重大的玄奘大师,也因其唯识学的造诣而代表了当时印度佛学的最高水平。研究唯识学说对于当今研究华严宗、天台宗都有着理论基础的作用。唯识学和因明学是两大绝学,杨教授在唯识领域的研究水平是令人敬佩的。

 

最后,暨南大学艺术系王金山教授代表广西莲音寺对杨教授的讲座表达了衷心的感谢。他说,杨教授是国内研究唯识学说的少数几位名家,通过聆听杨教授的精彩讲座,自己受益良多。他还就自己的一些疑问与杨教授做了的交流。

 

    讲座的最后,现场的学生就演讲中涉及的问题和自己对佛教文化的思考向杨教授进行了求教。杨教授以精湛的佛学基础和丰富的人生经历为现场的学生进行了清晰的解答,现场展开了热烈的互动交流。最终,讲演在一片掌声中圆满结束。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