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教育动态 > 正文

李利安教授为西安市宗教工作干部暨教职人员培训会议作报告

本文作者: 7年前 (2011-11-15)

李利安教授作报告数百位宗教工作干部和宗教职业人员在现场聆听 中国佛学网西安讯 2011年11月14日…

李利安教授作报告

数百位宗教工作干部和宗教职业人员在现场聆听

 

中国佛学网西安讯 20111114日上午,西安市宗教工作干部暨教职人员培训会议在朱雀大街东方大酒店举行。这次会议采取讲座的方式,上午由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李利安教授为大家做了题为“宗教在促进社会和谐发展中的积极作用”的报告,西安市宗教局局长贺维海先生主持,西安市宗教局副局长李社民、马新芳以及各相关处室的领导出席。西安市佛教协会会长増勤法师等来自西安各区、县的宗教教职人员和宗教管理干部数百人齐聚一堂,聆听了李教授的精彩报告。

宗教在促进社会和谐发展方面的作用问题是一个比较老的话题。李教授过去在这方面也有很多研究,并发表了大量研究成果。但在本次报告中,他完全从一个新的角度展开论述,体现了高屋建瓴的视角和深刻清新的洞见,受到听众的热烈欢迎。他的报告主要包括四个部分:

第一,从宗教在人类文化发展中的地位来看。李教授首先对人类文化进行了分析,并从不同类型的文化划分角度,分析解释宗教在其中的作用。他说,人类的文化可以按照不同的标准进行不同的划分。按照地域进行划分,在人类历史上产生极其重要影响的文化或文明体系有四种,它们分别是中华文化、印度文化、阿拉伯文化和西方文化。而这四大文化的核心全是宗教,是由宗教支撑起来的文明体系。中华文化,我们指的狭义的中华传统文化,可以说是以儒释道三教为支柱的文明体系,印度文化的主体是印度教,而伊斯兰教在阿拉伯文化中占据着绝对的支配地位,西方文化的基础是基督教,这一点也是公认的。可以说,要想了解整个人类的文化,离不开对宗教的认识。按照内涵对人类文化进行划分,又可以将文化分为四种: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制度文明和生态文明。在这里,李教授还对文化与文明进行了区分。整体来看,二者所指,基本相同,都是人类为了解决自身问题所创造出来的东西。简单概括,就是两个字,一个是“人”字,一个是“为”字。从起源上讲,文化或者文明都是“人为”的;从功能上讲,又都是“为人”的。当然,文化与文明二者之间也有不同。文化是一种动态的过程,而文明是静态的结晶,是文化所达到的程度。物质文明主要解决人与自然的关系,它重视的是外部世界;精神文明解决的是人的身心关系,它关注的是人的内在世界,这种文明主要靠宗教信仰来支撑;制度文明就是我们社会的秩序、原则、规则等,它强调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生态文明也是解决人与自然关系的,但是在这种关系中,自然成为主体,人只处于从属地位,所以,强调的是人要尊重自然。按照学科进行分类,文化也可以分为四种:科学、政治、哲学与宗教。这四种文化也可以说是四种信仰,李教授认为,宗教文化在科学、政治和哲学三种文化类型中均发挥了并继续发挥着极为重要的作用,他并详细解释了这种作用。

除了以上几种分类,文化还可以划分为宗教文化与世俗文化。所谓宗教文化是建立在超人间信仰基础上的文化,而世俗文化则是没有超人间信仰的文化。李教授认为,宗教的结构核心是超人间信仰,它包括超人间力量和超人间境界。宗教的形态可以分为六要素,即教义体系、修道体系、心理结构,这是宗教的内在形态;还有宗教信徒、宗教活动场所和宗教活动,这是宗教的外在形态,宗教事务管理主要是管理宗教的外部形态。

第二,从对宗教的最新认识的角度来看。我国对宗教的认识经历了一个由鸦片论到文化论再到宗教主体论的发展过程。建国初期,受到当时社会所处的特殊环境以及主流意识形态的影响,宗教是鸦片成为一种普遍的看法。改革开放后,我们又提出宗教是文化。文化论的提出对于我们整个社会正确认识宗教具有重大作用,直到今天在对宗教仍有大量误解的情况下仍具有不可忽视的意义。当然,用文化来定义宗教也有其弊端,尤其是忽视了宗教的许多特点,因此,我们应该从宗教就是宗教这个角度来重新认识和定义宗教。李教授提到,目前,学术界、政界以及教界最为流行的是吕大吉先生对宗教的定义,此外,还有李申对宗教的定义,并对这两种观点做了介绍和评析,从中观察中国学术界对宗教的主流认识以及这种认识所包含的对宗教特性与价值的认定。李教授还介绍了他自己对宗教定义的看法,他认为,宗教是因超人间信仰而形成的一种社会现象。对宗教进行定义不但要真正的客观中立,而且要具有广泛的适应性,尤其是要包纳东方的宗教。宗教定义的属概念应落脚在社会现象上,而不能仅仅限定于文化这种狭小的概念上,只有这样才有利于我们认识和把握宗教的诸多特性与诸多价值。李教授还特别提到了定义宗教的两种方法,即规范型方法和描述型方法,并指出采取中立态度的描述型方法已经成为认识宗教的主流观点,这说明社会对宗教的宽容、理解和尊重已经达到一个新的阶段。

第三,从当代文化发展战略的角度来看。李教授认为,当代中国文化发展战略的总背景表现在两个方面。从国际层面来看,表现迅猛推进的全球化,尤其是在文化领域存在的以西方文化为主导的文化趋同化;从国内层面来看,表现为中华文化的虚弱化以及由此而呈现的面对全球化的艰难应战。他认为,中国当代文化发展战略的总目标是,由文化复兴引领和支撑政治文明,为中华民族的真正复兴提供坚实的精神资源。他说,当代中国文化发展的总趋势必将是中华传统文化、马克思主义西方文化的三方会通,尤其是中西文化的会通。李教授认为,中华传统文化是以儒释道为主的“三家”文化,自近代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中国的文化逐渐形成“新三家”并立的格局:中华传统文化、马克思主义、西方文化。不管我们意识到没有,现在我们每一个中国人身上都有这三种文化的因素。此外,李教授谈了自己对党中央最近召开的十七届六中全会的看法。十七届六中全会确立了文化兴国的发展战略,具有重大的意义,而宗教在文化发展战略中一定能够发挥重大的、独特的、不可或缺的作用,这也需要宗教界人士以及宗教事务管理人员的进一步努力。他说,当代中国的文化复兴绝对离不开宗教文化的参与,因为,宗教作为曾经占绝对统治地位的文化,一种具有神圣意义的文化,一种依然为大量民众信仰的文化,本身就是文化复兴的“当事人”,永远不可能设想存在一种没有宗教文化参与的文化兴国。当然,因为中国自古以来的宗教多元以及至今更加明显的宗教多元并存特点,中国宗教文化领域在参与文化兴国方面便必然面临很多挑战,需要宗教界朋友们共同付出自己的智慧与慈悲

第四,从宗教在现代人日常生活中的价值的角度来看,李教授提出宗教的八大价值,并逐一进行了解释。这八大价值即:解除疑惑、意义确定、心灵抚慰、精神陶冶、千里挖掘、道德提升、终极超越的价值。

最后,贺局长对李教授的报告做了总结,他高度评价李教授的讲座,并代表宗教局和全体听众向李教授表示感谢。现场听众始终以饱满的热情和高度的注意力听完全部讲座,期间还有自发的掌声便体现了宗教界人士对李教授讲座的真实赞赏与深切认同。据悉,下午还会有来自政府财政部门的干部在本次会议上讲解国家关于宗教活动场所财务管理的相关规定。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