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主编专栏 > 学术活动 > 正文

李利安等专家对佛舍利五重宝塔提出新看法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5-18)

自从爱国华侨、著名企业家王崇仁先生重金请回流失海外的佛舍利五重宝塔后,高僧大德纷纷前往古城…

 

    自从爱国华侨、著名企业家王崇仁先生重金请回流失海外的佛舍利五重宝塔后,高僧大德纷纷前往古城西安瞻礼朝拜,无不欢喜赞叹,与此同时,各路专家从祖国的四面八方云聚西安,从各个不同的角度对宝塔展开研究,很多媒体对此已经做过详细报道。4月28日在西安再次举行了“佛舍利五重宝塔学术研讨会”,来自北京、兰州的专家和西安本地的专家一起,对宝塔再次展开深入研究。关于宝塔的年代、性质、风格、造像等,大部分专家的意见同此前学术界的主流看法一致,部分专家则提出一些新的看法,值得引起关注。

    兰州大学历史系教授、著名敦煌学家杜斗城先生认为,五重宝塔中石塔上的造像不是供养人,也不是其他佛教造像,而是萨满的造像,表明了佛教在北方少数民族地区与当地原始宗教信仰的融合。他还认为,石塔上的八佛造像不是学术界公认的密教五方佛和三身佛的组合,而是过去七佛和未来将要成佛的弥勒菩萨,所以,该塔现在组装的八佛位置是错误的,也就是说,弥勒菩萨的位置应该在释迦牟尼佛的旁边。他还认为,此塔很可能是某位皇后去世时建立的,也不能叫佛舍利塔,应该叫转轮王塔。

    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所长、宗教文化专业博士生导师李利安教授认为,目前呈现在我们面前的这组五重宝塔具有四个特点:一是残缺性,最明显的是缺少塔基,而塔基是塔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但是塑造一个塔的形制的核心要素之一,也是许多重要历史背景信息和文化象征的体现之处,该塔的诸多迷惑很可能与塔基的缺无有直接关系。二是多源性,作为一个完整的佛舍利五重宝塔的组合,各个组成部分有不同的来源,这种多源性表现在:1、石质的单独站立的四大天王与宝塔不是同一来源,体现在四大天王的造像比石塔上的造像明显精细,四大天王的体积稍大,与石塔的体积大小不能呼应;2、铁塔上供奉的三尊青铜造像,无论是大小还是质地、造像风格,都明显与铁塔乃至其他各重宝塔不能吻合;3、即使是五重宝塔本身,很可能也不是同以来源。李教授认为,石塔可能是一个来源,另外四重塔即铁塔、铜塔、银塔、金塔可能是一个来源。因为石塔的形制(如轮廓和另外四塔不太吻合)、造像风格(明显比另外四塔粗燥,造像样式也明显有别,如石塔趺坐脚心向外,而四塔则完全正常)等均明显有别与四塔。三是多时性,即五重宝塔的各个组件应该是不同时代制作的,石塔可能比较晚,辽代的风格非常突出,而其他四重宝塔可能比较早。四是融合性,这不但体现在佛教内部的大小乘和显密教之间的圆融,也体现在佛教与原始宗教、少数民族文化的融合。尤其是佛教与萨满教的杂糅,体现了佛教进入北方少数民族地区之后所发生的变异,这是对佛教供养神圣性和正统性的一种挑战。

    另外,李教授还对铁塔上的铭文“句宗受为守”提出自己的解读。学者们认为这五个字解释不通,很可能是什么咒语的汉字音译,吕建福教授则把“句”解释为地名,“宗受”解释为人名。李教授认为,这五字很费解,但也并非文意根本不通,他认为“句宗”可解释为佛经文句的宗义,即佛的教法,“受”就是受持,即接受并依之修行的意思,“守”即守护,指守护该宝塔中所供奉的佛舍利。本铭文出现在铁塔中,而铁塔的功能就是保护佛舍利的,所以解释为守护也与铁塔的功能完全吻合。五个字连在一起的意思就是“受持佛法就是对佛舍利的守护”。

    李教授认为,自己不作佛教器物研究,也是第一次看到五重宝塔,所以他的看法也只是初步的印象。他认为,一方面,五重宝塔的确蕴涵着非常丰富的文化内涵,具有重要的文物价值和宗教价值,值得引起国家和佛教界的高度重视,也应该进一步展开深入细致的研究,另一方面,有些人认为本塔地位与法门寺塔相比毫不逊色甚至有过之无不及,这只是在佛舍利的宗教意义上才具有十分有限的对等性,而其他方面的地位与价值根本不能同法门寺佛舍利相比。所以,在宣传过程中,无论是学者还是媒体,都应该客观实在,尽量避免引起大众的迷惑与误解。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