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慈善动态 > 正文

中国地震救援者守护遇难同胞“最后的尊严”

本文作者: 11年前 (2008-05-22)

  新华网成都5月22日电 题:中国地震救援者守护遇难同胞“最后的尊严”  新华社记者施蓉 白旭 …

 

  新华网成都5月22日电 题:中国地震救援者守护遇难同胞“最后的尊严”

  新华社记者施蓉 白旭 苑坚 冯昌勇 刘谨 陈君 高建新 张兴军

  汶川大地震发生后第11天,中国的救援者们继续奋战在灾区现场,他们极度疲劳,但仍细心地为遇难同胞守护“最后的尊严”。

  四川映秀小镇,从废墟里挖出的遇难者遗体,一具具被整齐地排列着,好像睡熟了一样,背送遗体的武警战士小高小心翼翼用毛巾蘸着消毒液清洗他们的脸和手,唯恐把他们惊醒。

  “仔细清洗,一定要让他们干干净净地走,”这个20岁的小战士和他的战友们刚刚把遗体从废墟中背出来,又忙着给遗体拍照,消毒,装袋,等待火化车的到来:就地焚化或运到都江堰火化。

  绵阳市殡仪馆馆长宋开友说,工作人员会用清水将遗体身上的血污擦洗干净,衣服残破不全的还要用白布遮盖。

  里氏8.0级的汶川大地震,已造成5万多人遇难。根据民政部公布的消息,80%的遇难者遗体都已得到妥善处理。

  民政部副部长姜力日前说,遇难同胞遗体处理时要严格按照卫生部操作规程,尊重遇难同胞尊严,有条件的应由民政部门进行整容,然后火化或土葬。

  “此举反映了对死者的尊重,也是对生者的安慰,”北京师范大学民俗学教授万建中说。

  遇难者为数众多,遗体辨认也非常困难,但救援者和殡仪馆工作人员仍尽量遵循拍照、确认身份、DNA取样、二次消毒的步骤。四川省稍后将建立DNA数据库,供家人对地震遇难亲属身份进行识别。

  截至22日四川尚未接到灾区重大传染病流行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报告,但“大震之后防大疫”却处于极为严峻的时刻。

  “我们要尽全力把遗体安置好,让他们有尊严地走,早日安息,”已连续工作了24小时的宋开友说。

  中国人素有慎终追远的传统,但地震发生后,余震不断,救灾火急,又面临瘟疫威胁,为逝者举办隆重仪式已无可能。不过,救援者对遇难同胞的尊敬仍在细节之中得到体现。

  清理过的遗体被用塑料布包起来放进裹尸袋,让家属们认领埋葬。不过在映秀等地,幸存者都被转移了,很少有遗体被认领走。

  “我们准备给每个遇难者做一个小墓碑,贴上他们的照片,这样他们的亲属每年就能给他们扫墓了,”来自沈阳的武警战士小高说,眼圈有些红。

  当救援队从绵竹市一个幼儿园清理出孩子的遗体时,裹尸袋还没有运到。做布料生意的贺思萍冒着余震的危险冲回店铺二层取来一匹红色呢子布,为不幸的孩子护住最后的尊严。

  中国民众对日本救援队的举动也深为感动。尽管他们16小时的奋战并没有挽救宋雪梅和她的女儿,面对母女俩的遗体,队员们整齐地列成两队,向遇难者致以最后的敬意。

  在5月19日至21日的“全国哀悼日”里,中国举国为数万名地震遇难同胞志哀。这是中国首次如此大规模地对普通民众进行哀悼。

  “设立哀悼日,一国之殇,全民之痛。告慰死者,安抚生者,善待伤者,激励勇者。大悲大德,大义大爱,”作家张抗抗对此评价道。

  班禅大师、拉萨三大寺以及少林寺等以佛教特有的方式为遇难者举行了超度法会。

  “愿往生者早升净土”,少林寺方丈释永信对新华社记者说,“我们不能亲临灾区现场用双手刨挖被埋在废墟下的生命,但可以献上慈爱之心。”

  面对目前难以给遇难同胞举行安葬仪式的缺憾,万建中教授建议由政府统一规划出资尽快给地震罹难者举行一个集体葬礼,并设立多个公益性的墓地,让死者长眠,供生者凭吊。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