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主编专栏 > 学术活动 > 正文

李利安教授在陕西文化产业发展研讨会上呼吁重塑终南山世界名山地位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10-24)

李利安教授作大会主题发言 大会会场 全国政协副主席陈宗兴讲话 陕西省委副书记、省长袁纯清出席…

李利安教授在陕西文化产业发展研讨会上呼吁重塑终南山世界名山地位

 
李利安教授作大会主题发言

  

李利安教授在陕西文化产业发展研讨会上呼吁重塑终南山世界名山地位

  
大会会场

李利安教授在陕西文化产业发展研讨会上呼吁重塑终南山世界名山地位

 
全国政协副主席陈宗兴讲话

李利安教授在陕西文化产业发展研讨会上呼吁重塑终南山世界名山地位

 
陕西省委副书记、省长袁纯清出席研讨会开幕式

李利安教授在陕西文化产业发展研讨会上呼吁重塑终南山世界名山地位

 
陕西省政协主席马中平宣布研讨会开幕

李利安教授在陕西文化产业发展研讨会上呼吁重塑终南山世界名山地位

 
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胡悦在开幕式上致辞

    2008年10月23—25日,200多位来自全国各地的文化界专家、学者、作家、艺术家和文化产业的管理者,共聚古城西安,出席陕西2008文化产业发展研讨会,共商文化产业发展大计。10月23日上午,研讨会举行开幕式,全国政协副主席陈宗兴出席并讲话,省委副书记、省长袁纯清出席,省政协主席马中平宣布研讨会开幕,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部长胡悦致开幕词。省政协副主席张伟主持。

    陈宗兴在讲话中说,陕西是中国文化的一座宝库,其文化积累之丰厚、文化形态之多样、文化哲学之深刻,是发展文化产业的宝贵资源,如何发掘、利用好这些文化资源,是一个有待解析、研究、破题的过程。希望通过这次研讨、交流,提出更多好的意见建议,为推动陕西乃至全国的文化产业发展积极贡献智慧和力量。

  胡悦在致词中代表中共陕西省委、陕西省人民政府,以及政协陕西省委员会、中共陕西省委宣传部,对莅临会议的嘉宾表示热烈的欢迎和衷心的感谢。他说,陕西地处西北内陆,地域较好、科教实力较强、资源比较丰富、发展速度较快。这次研讨会的举办,为我们搭建了一个重要的交流平台,提供了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通过这次会议,一定会学习到许多先进理念和经验;一定会使我们在发展文化产业工作中思想更解放、目标更明确、思路更清晰;一定会使我们在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构建和谐社会、建设西部强省中作出新的更大的成绩。 

    本次研讨会分为大会主题发言、小组学术发言和小组自由发言三种形式。根据大会安排,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李利安教授作了大会主题发言。他在发言中就重塑终南山世界文化名山地位问题进行了阐述和呼吁。

   
李教授认为,终南山具有高质而多样的文化内涵,其人文价值远远超过其自然生态价值,堪称整个世界的文化名山!遗憾的是,终南山不但早已从世界名山行列中消失,而且在中国的名山队伍中也难觅其踪。导致这种状况的原因,除了唐代之后中国政治与文化历史演变的大背景外,更重要的原因是今天的我们缺乏全面系统的调研,只见山之外相,所以只注重其自然生态价值,而不见山之内涵,对终南山文化的历史地位、文化的类型与分布、文化的特色与当代价值等没有全面而准确的认识,导致保护不严,开发无序,利用不足,宣传匮乏,一座蕴涵无尽宝藏的名山在民族文化复兴、文化产业崛起以及人文西安建设的时代大潮中,至今依然沉睡在我们的身边。为此,我建议尽快对终南山文化资源进行全面、系统、深入的研究。他的发言共分以下几个部分:

一、终南山具有成为世界文化名山的足够实力

    终南山人文资源极为丰富。从中国土生土长的道教来说,终南山自古为仙人修道的圣地,被道教奉为洞天之冠,天下第一福地;道教最核心的经典《道德经》源于楼观台,也正因为如此,终南山成为中国道家和道教思想的发源地,楼观台成为道教的总祖庭;韩国人金可记修学道教的故地并由此而成为韩国道教祖庭的玄都坛在终南山子午峪;名扬天下的八仙大部分在终南山修道,尤其是铁拐李、钟离权、吕洞宾、韩湘子、何仙姑、蓝采和等,成为终南山最有名的仙人;全真教祖师王重阳长期在终南山修道,创立了流传至今的全真道,其墓地所在的重阳宫已成为天下公认的全真总祖庭。从目前宗教旅游最盛行的佛教来说,中国佛教八大宗派中五大宗派的祖庭在终南山,即三论宗祖庭草堂寺、净土宗祖庭香积寺和悟真寺、华严宗祖庭至相寺、华严寺和圭峰寺、律宗祖庭净业寺和丰德寺、唯识宗祖庭兴教寺;中国最早官方钦定的观音道场在南五台;最早为最流行的菩萨(观音)修建的塔犹存圣寿寺;全国规模最大的佛教泥塑群在水陆庵;净土宗第十三代祖师印光大师出家修道和圆寂后舍利供奉地都在此;被喻为佛教第九大宗派三阶教的祖庭在百塔寺;隋文帝饬建珍藏佛舍利的法王塔以及白居易撰写长恨歌的地方都在南山仙游寺;这里还曾有玄奘翻译中国最流行的佛教经典《心经》和唐太宗长期居住的皇家宫殿翠微宫;韩国和日本来华求法的很多高僧长期住在终南山;大量威震东方的著名经典译自终南山;流芳百世的高僧大德驻锡于终南山;终南山从古到今佛教寺院众多,影响深远。从儒家来说,东汉大儒马融少时即在终南山师从著名学者挚恂,研习儒家经典,后来在关中传播儒家思想,常随弟子达四百多人,著名儒家大师郑玄也是通过这里的学习而奠定了其在儒家历史上的地位;宋代的张载在终南山麓聚徒倡儒,成为一代力学大师,为中国儒学思想增添了灿烂的一页。从民间宗教来说,目前全国规模最大的民间宗教活动基地在太兴山,成为全国最为奇特的文化景观,这种几乎绝迹的宗教在终南山的大规模遗存成为一种文化的活化石,令学界震惊。从民间信仰来说,中国最流行的主财神赵公明的故乡在周至南山下,他修道获得成就的地方也在终南山;中国极为流行的药王信仰对象孙思邈也长期活动在终南山;中国民间最著名的驱鬼逐邪之神钟馗也为终南修道的终南山人。从基督教来说,全国仅存的基督教最早传入中国的空间遗迹在终南山大秦寺,这里成为现存最早的基督教遗迹;眉县豹窝村旁的十字山是罗马教皇认可的东方圣山,被称为“东方加尔瓦略山”,等同于耶路撒冷的耶稣圣地,每年都有大量天主教朝圣者。从文学来说,终南山更是历代特别是唐代文人学士巡礼、居住、创作的圣地,留下了极其丰富而影响全国的文学作品,唐代著名诗人王维的别墅区就在辋川,其他著名诗人特别是李白、白居易等几乎都与终南山结下不解之缘。从帝王文化来讲,终南山被看作是一条龙脉,最适合帝王居住,终南山与关中的地理形胜也的确有利于历代帝王建立统御全国的威势;终南山既是历代帝王的游猎消遣的内苑,也是很多帝王离宫别管所在的重地;终南山还是许多臣子亲近皇上的捷径。从民俗文化来说,这里是“寿比南山”、“终南捷径”等成语典故的发生地,其他各种民俗文化也丰富多彩,极具个性魅力。另外,终南山自古多隐士,隐士文化一直名传天下,至今依然存在着全国最集中的隐修茅棚,特别是美国汉学家比尔波特的《空谷幽兰》在海内外大量发行之后,终南山的当代隐士更成给现代人带来无尽的遐想。终南山的思想家层出不穷,老子、鸠摩罗什、善导、智俨、义湘、法藏、道宣、澄观、宗密、圆测、张载,个个璀璨夺目,影响极为深远;终南山的文学家、艺术家、军事家、医学家。终南山的人文资源在这里无法尽情展现。令我们感叹的是,如此高质而集中的人文资源,国内哪座名山可比?!如果说西安是“中国天然历史博物馆”,那么终南山就是中国天然的传统文化博物馆。

二、忽视终南山文化价值的主要表现 

    目前我们对终南山文化价值的忽视主要体现在:

    1、首先是对终南山的文化价值认识严重不足。终南山在唐宋时期曾经是全国四大圣地之一,是当时全国的朝拜中心,现在终南山在传统文化界依然地位神圣,但在一般民众那里,因为历史尘垢的长期积压,已经失去了应有的光辉。在当今传统文化复兴的大背景下,人们都在从历史中追寻能够为今所用的资源,终南山这样具有厚重历史积淀的名山却被我们长期漠视,直到今天,依然没有全面、系统、深刻的研究终南山人文资源及其价值的成果。

    2、因为忽视了终南山的文化价值,导致现有的旅游发展规划和流行的理念是将终南山建设成“西安后花园”式的山地生态旅游区,“十一五”规划纲要及西安旅游规划纲要等都只重视终南山的自然资源开发,而严重忽视其人文资源的利用。这种定性和定位是目光短浅的。面对终南,却只注重竞争力有限的自然资源,似乎只有壮美山川才是终南本色,割裂了终南山与古城西安之间本有的文化整体性和会通性,把本有的“古城—终南”的南北向文化脊梁折断,如此偏颇狭隘,真可谓不识终南真面目,如此当然不可能把终南山的开发提升到战略的高度,而只能把具有世界意义的文化名山降低到西安后花园的角色,从而也就不可能为西安的旅游事业创造光明的前景。

    3、因为忽视终南山的文化价值,没有全面而系统的、严谨而科学的、客观而公允的终南山文化资源调研,所以至今没有也不可能对终南山文化资源进行科学的、整体的、长远的、具有硬性指导意义的保护与开发规划。终南山的文化资源处于严重的“水土流失”之中。

    4、由于忽视终南山的文化价值,没有对终南山文化资源的总体而准确的把握,导致零星的、各自为政的开发不但目光短浅,而且不能相互呼应,更难成气候;大量具有极高价值的人文资源依然经受着岁月的凋残;大量粗俗低劣的开发与终南山灿烂辉煌的文化资源不能相应,反而是对终南山自然与文化资源的破坏。 

三、重塑终南山世界文化名山地位的现实意义

    1、终南山始终与古长安的文化圆融会通,有机呼应,彼此互补,形成一个充满活力、雅俗共赏、情趣昂然的文化整体。重塑终南山世界文化名山地位,就是要全面挖掘、系统清理、积极扬弃、有效宣传、充分彰显终南山的文化特色,恢复终南山的文化地位,发挥终南山文化的价值,以便重新建立终南山文化与古城文化的有机联系,恢复古城与南山文化的整体性,从而建构古城西安与终南名山的南北旅游基架,形成关中地区的“工”字形旅游架构,这对从根本上改变西安旅游产品结构、丰富西安旅游文化的内涵、增强西安旅游发展的活力、夯实未来西安旅游事业的基础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

    2、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以来,以自然旅游资源为基础的生态旅游日益成为当代世界旅游的新趋势,单纯的人文旅游特别是像西安这样高雅性极强、厚重深沉气息极浓的历史文化型的人文旅游,越来越面临巨大的挑战,而融人文于自然之中、类型多元、雅俗共赏的旅游已成为未来最具魅力的旅游趋势。综观天下极富活力的著名旅游区,以名山为依托,寓人文于自然之中的景区,一般具有更为强劲和持久的实力。作为闻名世界的古都,西安被人为地剥夺了这样的依托,造成西安旅游的单一人文性和过度高雅性,缺乏了应有的通俗性、活泼性和消遣性,在一般民众中具有相当的枯燥性和疏远性。而终南山文化所具有的山水烘托以及古今相承与雅俗共赏,都可以弥补古城文化资源开发的不足。终南山是秦岭的核心部分,秦岭被誉为中国的龙脉,赞之为“献给地球的礼物”。它横贯中国中部,作为中国中部唯一东西走向的山脉,是我国地理的南北分界线(冬季平均气温的零度分界线、南北干湿区的分界线等),两条母亲河(黄河、长江)的分水岭。这里山高谷深,有名的山峰数十座,既有国家级地质公园,也有国家级森林公园多处;山谷河流南北梳状密布,山脚温泉处处;山中植被丰富,物种繁多,珍禽异兽栖息,国家保护动物多种;森林从暖温带落叶阔叶林到亚寒带高山灌木草地等各类自然地理景观发育良好。因其自然景观独特,被称为“中国中央国家公园”。所以,我认为,终南山对带动和支撑西安旅游事业的未来发展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3、另一方面,我们必须看到,终南山虽然具有雄、险、幽、秀等自然特性,拥有无可置疑的生态资源,但与全国乃至世界的其他自然生态资源相比,并不具备绝对的或明显的竞争实力,即使获得世界地质公园的荣耀,可能也不会在旅游事业的未来发展中发挥突破性作用。作生态资源的文章则只能局限于西安及其附近地域,从而成为“西安的后花园”,而很难成为像黄山、桂林、瑞士洛桑、日内瓦等全国乃至全球向往的“后花园”。终南山只有拼文化,才能走出潼关,走向世界,只有在文化的领域,她才是世界的。所以,重塑终南山世界文化名山地位对于扭转目前单一重视自然资源的短浅目光、完善终南山保护规划、制定合理的终南山开发战略,均具有非常现实的意义。

四、重塑终南山世界文化名山地位的建议

    1、当务之急是要重新认识终南山,改变现有漠视或低视终南山文化价值的主流观念,为此,我们建议由政府相关部门拨专款,设立一个专项研究项目,直接落实到某个研究机构,由有志于终南山文化资源研究并具有足够研究能力的专家牵头,组织高水平的专家队伍,对终南山文化旅游资源特别是宗教(其中尤其是佛教)、文学、民俗等人文资源进行系统、全面、完整、细致、科学、严谨、深入的调查研究,既厘清其历史,也论证其当代的价值,既分类清理,也综合把握,既进行文献的考证,也进行空间的定位,历史与现实相结合,文献与理论相结合,本地与全国乃至全球相结合,物质文化遗产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相结合,人文资源与自然资源相结合,文化分类与分区相结合,拂去终南山身上的千年尘垢,打开被掩埋的终南宝藏,为终南山彻底平反!没有这样的全面彻底的研究作先导,其他任何保护、规划、宣传、开发等工作均无法有效地展开。

    2、由政府有关部门负责,组织历史、宗教、文学、哲学、民俗、艺术、地理、旅游等各领域的专家(以宗教文化尤其是佛教文化为主),建立终南山人文资源保护与开发咨询委员会,严格制止对人文资源的各种形式的破坏,特别是各种低劣性开发所造成的人文资源环境破坏,并在上述全面系统的研究的基础上,根据终南山人文资源的特征、种类与分布,及其同自然资源的依存关系,制订科学的、长远的、全面的、具有硬性指导意义的终南山开发总体规划,并根据这个规划,有步骤地进行系统的开发和综合的利用。

    3、在终南山人文资源全面调研成果以及根据这项研究成果并结合国家相关政策所制定的终南山整体保护与开发规划出台之后,制订宣传终南山的系统计划,组织各方面力量,通过各种形式,不遗余力地面向全国、面向全世界宣传终南山,还终南山世界历史文化名山的原有身份,并展开有步骤的保护与开发。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