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主编专栏 > 学术活动 > 正文

李利安教授在法门寺历史文化学术研讨会上发表讲话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11-14)

中国佛学网宝鸡讯 2008年11月9日,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所长李利安教授应邀在法门寺历史文…

李利安教授在法门寺历史文化学术研讨会上发表讲话

 

    中国佛学网宝鸡讯 2008年11月9日,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所长李利安教授应邀在法门寺历史文化学术研讨会上发表临时讲话。因为是会在议闭幕时的临时参会,既没有准备论文,也没有准备发言,所以李教授只是根据这次会议所争论的热点问题即兴谈了一些不成熟的想法。
    他说,本此会议的一些学者称法门寺起源于汉代,法门寺官方网站也全部采用这一说法,而事实上这种说法是缺乏根据的,是不能成立的。本次会上还有学者认为法门寺起源于北朝时代,但他们所根据的资料只是证明至少在北朝时代法门寺已经存在,而难以说明法门寺的最早起源。李教授从法门寺的地理位置与关中历史演变的关系、张骞之前印度文物的不断考古发现与丝绸之路秦朝已经开通的关系、秦朝早期的西部开拓与印度孔雀帝国的中亚扩张之间的关系、法门寺早期名称“圣冢”与印度阿育王塔的关系等方面论证法门寺为秦统一中国之前所建的可能性。当然,他也认为这仅仅是一种可能,现在还缺乏确凿的资料来支撑。在这种情况下,他建议陕西有关方面应该使用“相传创建于秦朝”的说法,这样,既可以同佛教界对法门寺佛舍利的信仰相一致,使佛舍利崇拜有了宗教上的权威性,否则等于间接否定法门寺佛舍利来源的可靠性。所以,他认为法门寺历史的第一阶段应该从阿育王时代的建塔到西魏时代的重修。
    关于法门寺的历史分期,李教授首先赞扬了本次会议上姜杰和李发良的文章在这一问题上的贡献,尤其称赞赵婧提交的《法门寺历史分新论》一文的可贵探索。不过他除了建议将法门寺历史上线应该追溯到秦之外,还建议再增添一个新的时代,即1988年重新开放之后的复兴时期。而这个时期的第一阶段即前20年,现在已经告一段落,无论是当初由韩金科馆长主持的博物馆还是澄观、净一法师主持的法门寺院,都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发展,成绩不可磨灭,值得载入史册。而从今开始的复兴时期的新阶段,我们相信将会迎来一个史无前例的发展高峰。
    关于法门寺历史文化的内涵,李教授认为,法门寺的历史长达两千多年,内涵极为丰富,而密教文化只是唐代后期最后一次封存地宫时的核心文化,所以并不能代表法门寺全部历史文化的精华,但可以作为地宫文化内涵的核心。他的这一观点在前几年已经多次在不同场合表达过,尤其是在他撰写的《陕西汉传佛教祖庭研究》中的《法门寺》一章中有明确的表述,并希望博物馆特别是法门寺院在密教风格的运用上慎重把握。他认为,法门寺的文化内涵主要由四个层层扩展的要素构成,其一是佛舍利崇拜,这是法门寺的核心,是法门寺的全部文化的灵魂,其中包括舍利的渊源、舍利的意义、舍利的瘗埋、舍利的供养、舍利的灵验等;其二是释迦牟尼佛信仰,这是目前世界佛教三大体系一致认同的一种佛信仰,是法门寺的重要文化资源,值得珍惜,而其中的内容又包括释迦佛的身世、修道、悟道、传道、教法、教团、戒律、圣迹等极为丰富的内容;其三是大乘佛教,这是法门寺文化的基本范畴,是舍利崇拜和释迦牟尼信仰的进一步扩展,包括几乎佛教的全部内容;其四是由以上三种层层扩展的佛教文化派生的其他文化,尤其是唐文化中的帝王文化、茶文化、民俗文化、乃至香文化、珍宝文化等。李教授特别说明,派生的文化并非就不重要,四个层次的划分是就法门寺文化结构而言的,并不是从法门寺文化各组成部分的轻重而说的。
    李教授还就这次会议上引起巨大争论的法门寺地宫曼荼罗问题谈了自己的想法。他认为,吕建福教授的发言之所以在这次大会上引起强烈反响,就是因为人们对法门寺最核心的地宫舍利供奉体系特别关注,而这个问题的确是法门寺文化的一个核心。李教授说,对于今人尤其是对于我们陕西人来说,我们希望法门寺地宫舍利供奉是一个完整的神圣的体系,并一定要揭开这个体系的秘密,向全世界有一个交代,这对提升法门寺地位,促进陕西文化产业开发均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另一方面,法门寺地宫舍利供奉在历史的真实中也肯定有一个完整的体系,绝对不会是随意的混乱而为,所以,吕教授认为吴立民、韩金科等人所解释的唐密曼荼罗体系不能成立,那到底是一个什么体系呢?这是值得吕教授和我们思考的一个问题,而且是一个非常急迫的问题,否则,我们只是试图破除一个体系,而没有建构一个新的体系,这对法门寺、对历史、对世人都不是一个好的交代。他建议法门寺对此问题慎重考虑,要上升到战略的高度,尽快组织专家认真地、理性地进行研究,如果原来的解释体系的确有问题,那就应该立即完善或建立新的解释体系,以还历史本来面目,维护并重塑法门寺的神圣地位。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