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主编专栏 > 学术活动 > 正文

李利安教授就南京佛顶骨舍利考古发现接受本站记者采访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12-01)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凤凰卫视等多家电视和报刊杂志连续现场或跟踪报道了发生在南京大报恩寺遗址上的佛教考…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凤凰卫视等多家电视和报刊杂志连续现场或跟踪报道了发生在南京大报恩寺遗址上的佛教考古过程和相关重大发现,尤其引人关注的是铁函内的阿育王塔已于20081122日下午成功取出,人们广泛期待文献记载的塔内供奉有“佛顶真骨”即将闪亮出世,有人甚至因此预言,南京从此将充当东方的耶路撒冷而成为世界佛教的朝拜中心。就此问题,本站记者李心苑采访了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所长李利安教授。
   

记者:最近一段时间多家著名媒体连续对南京大报恩寺遗址上的地宫考古进行现场或跟踪报道,大量佛教、考古乃至科技人员为此展开紧张的工作,很多人也大胆预言这次考古的重大现实意义,请问为何社会对这次考古发现这么重视,除了旅游开发等功利性意义外,从佛教文化的角度来看,这次考古发现到底有何价值?

李教授:佛舍利是佛教的圣物,在佛教内部具有崇高而神圣的意义。而佛顶骨舍利在历史上曾经是最流行的舍利之一,与佛牙舍利、佛指舍利具有同样的历史地位,堪称历史上最著名的三种佛舍利。这三种舍利的盛名分别形成于三个不同的地方,佛牙舍利在斯里兰卡,佛指舍利在中国西安,佛顶舍利在古代印度西北。如今,佛顶舍利即将在南京再世,当然是个具有震撼性的新闻,因为其中包含着中印文化交往史、佛教信仰模式的特征等重要理论与实践问题,所以具有重要的文化意义。

记者:什么是佛顶舍利?能否给大家做个简要的介绍?

佛顶,也称髻、顶髻、肉髻相、无见顶相,为释迦牟尼佛的三十二相之一。佛教文献记载,佛的顶骨,自然隆起,呈一髻形,这种形象是在常人身上所无法见到的殊胜之相,表示此种功德的佛像,即称佛顶尊。在密教里面,佛顶尊依其表示的内容,可分为三佛顶、五佛顶、八佛顶、九佛顶、十佛顶等。在佛的“八十种好”中,第七十八种形象叫顶骨坚实相,这是与佛的顶髻相一致的一种殊妙之相。释迦牟尼佛涅槃之后,遗体火化留下各种不同类型的遗骨,被称为舍利。《金光明经》卷四《舍身品》中说:“舍利者,是戒定慧之所熏修,甚难可得,最上福田。”其中佛顶火化后的遗骨即是佛顶舍利。

记者:近几年来在中国很多地方陆续发现各种佛舍利,民间对佛舍利也普遍抱有各种各样的神秘感,佛舍利到底有多少种?佛顶舍利又属于哪一种?能否系统地给大家介绍一下?

李教授:佛顶舍利属于众多佛舍利的一种。佛舍利的分类方法很多,以至于在民间形成很多混乱的认识。一般来讲,我们可以首先把舍利划分为身骨(生身)舍利与法颂(法身)舍利二种。《浴佛功德经》以佛的遗骨为身骨舍利,而称佛所遗留下来的教法为法颂舍利。此种舍利的含义是指佛灭度后,佛所说教法与戒律永住于世,可为众生的依止,所以相对于身骨舍利而称其为法颂舍利,或略称为法舍利。《法华经法师品》中说:“若经卷所住处,皆应起七宝塔,极令高广严饰,不须复安舍利。所以者何?此中已有如来全身。此塔应以一切华、香、璎珞、缯盖、幢幡、伎乐歌颂、供养、恭敬、尊重、赞叹。”《西域记》卷九记载:“印度之法,香末为泥,作小窣堵波,高五六寸,书写经文以置其中,谓之法舍利也。”而后世狭义的法舍利一般是指载于《浴佛功德经》中的马胜比丘对舍利弗所说的《诸法缘起颂》:“诸法从缘起,如来说是因;彼法因缘尽,是大沙门说。”四谛中苦、集、灭三谛的偈颂,或称缘生偈、缘起偈,以阐明法身之不生不灭,故称法身偈,又称为法身舍利偈、缘起法颂。供经入塔时,亦须唱颂此偈。法门寺地宫重新设计时即设置有这些偈颂。

记者:这么说,佛顶舍利属于身骨舍利?身骨舍利又有哪几种呢?

李教授:对,佛顶舍利属于身骨舍利。身骨舍利又可划分为全身舍利与碎身舍利,前者指埋葬的全身遗体,后者指火葬的遗骨。此说出自《菩萨处胎经》卷三〈常无常品〉。或谓将遗骨全部纳于一塔者,称为全身舍利;反之将遗骨分置多处者,称为碎身舍利(一称分身舍利)。关于全身、碎身舍利之说,可能起源于古代印度梨俱吠陀时期所行之土葬与火葬二法,而以土葬之遗体称为全身舍利,以火葬后之遗骨称为碎身舍利。

记者:佛顶舍利属于碎身舍利?

李教授:佛顶舍利属于碎身舍利。当然,我们还可以再把碎身舍利进一步划分为骨舍利、发舍利、肉舍利三种。《法苑珠林》卷四十谓骨舍利为白色,发舍利为黑色,肉舍利是赤色。骨舍利又可分为舍利子和遗骨两种。舍利子是一种结晶体,一般有颜色,呈珠状,光莹坚固。遗骨则是火化后遗留下来的骨头,呈片状或块状,或呈现原来骨头的形状。佛顶舍利属于碎身舍利中的骨舍利,在骨舍利中则属于遗骨碎片。

记者:佛顶舍利崇拜是怎么起源的呢?

李教授:佛顶舍利崇拜起源于释迦牟尼涅槃之后。依《长阿含经》卷四《游行经》所述,释迦牟尼于拘尸那迦城婆罗双树间涅槃后,摩竭陀王阿阇世以及波婆国末罗族、迦维罗卫国释迦族等皆欲获得舍利,但都遭到拘尸那迦国人的拒绝。各国便商议将以兵力强行分取,战事一触即发。这时,香姓婆罗门挺身而出,晓谕众生,不要因争佛舍利而自相残杀。八国便请其负责均分舍利,并各自起塔供养。于是佛的舍利便被分成八份,由八个国家各自起塔供养。这最初的八份分别为以下人员获得:1、拘尸城的各位力士;2、波肩罗婆国的力士;3、师伽那婆国拘楼罗众;4、阿勒遮国诸刹帝力;5、毗耨国的婆罗门;6、毗舍离国的离车民众;77、迦毗罗卫国的释种;8、摩揭陀国阿阇世王。负责分配舍利的香姓婆罗门也获得了佛舍利的瓶子,并起塔供养。毕巯村人求得火化处的地燋炭,也起塔供养。佛教的舍利崇拜就此开始。佛顶舍利肯定被供奉在这八塔中的一塔之中,但具体在哪一个塔里,则无从查考了。

记者:根据相关媒体的报告,南京这次考古发现中最引人关注的是阿育王塔,据说佛顶舍利就珍藏在阿育王塔内。那么,是否佛顶舍利和阿育王有关系呢?

李教授:有关系。大约在释迦牟尼涅槃200年之后,佛顶舍利连同佛的其他舍利被阿育王从最初的八塔中取出再次转移供奉到南亚和远东的中国,从此出现了佛牙、佛顶、佛指、佛发等不同佛舍利崇拜。据《阿育王传》卷一载,公元前3世纪前半期,第一次统一印度的孔雀帝国的第三代国君阿育王信仰佛教,为了推广佛法,他把原来的八个佛舍利塔(有的资料说是其中的七个塔)中的舍利取出重新再分配,在世界各地建造了八万四千个宝塔供养。由此开始,佛舍利崇拜突破南亚的范围,在整个世界佛教界流传开来,世界各地都相继出现佛舍利的供奉情形。总体上看,阿育王再分舍利之后世界各地流传的释迦牟尼佛舍利主要有以下几种:1、结晶状的舍利子;2、牙齿;3、指骨;4、顶骨;5、锁骨;6、头发。阿育王的这次佛舍利再分配肯定包括了佛顶骨舍利的再次转移供奉。但佛顶舍利在这次空前规模的舍利再分配过程中到底分配供奉到哪里,当时的资料并没有详细的记载。但根据后世的一些资料,我们知道在南亚的西北地区以及中国的南京都有被认为是阿育王时代供奉起来的顶骨舍利。也就是说,经过阿育王的再次转移供奉,佛顶骨舍利离开第一次供奉之地,即最初供奉佛舍利的八塔之一,开始了它的转供历史。

记者:佛舍利的转移供奉一般是如何进行的?

李教授:后世佛舍利的转移供奉主要有三种形式:一是对碎骨舍利的分割;二是对舍利子的分派;三是把原来的某处或某种舍利全部转移。佛顶骨舍利的转移供奉属于碎骨舍利的分割。按照这种舍利分供形式,同一舍利可能会经过多次分割,而且舍利在体积上一般是越来越小。最典型的事例就是玄奘顶骨的转移供奉和不断分供。玄奘顶骨先是在唐代末年的时候从西安兴教寺转移供奉到户县紫阁寺,北宋的时候再由紫阁寺转供于南京的长干寺。抗日战争时期在南京发现后,先后分供于南京、北京、天津、成都和日本等地。50年代以后,又再次经历多次分割和转移供奉,如日本的那份顶骨曾再分给台湾一份,在日月潭建玄奘寺供奉,南京的那份顶骨曾经相继分给西安的大慈恩寺和台湾的玄奘大学各一份供奉,天津的那一份后来又经过周恩来总理同意,赠送给印度的尼赫鲁总理,在印度建立玄奘寺供奉,至今在世界范围内已经有中国大陆、台湾、日本、印度等多个国家和地区供奉玄奘顶骨。佛的顶骨舍利也经历了这样的多次转移供奉。

记者:在阿育王的那次佛舍利转移供奉过程中,佛顶舍利是如何转移供奉的?

李教授:根据现有资料,佛顶舍利的首次转移供奉就发生在阿育王时代的那次大规模的舍利分供活动中,而转移供奉的地方就在南亚西北地区的那竭国内酰罗城,并在此后的近一千年之中,在这里形成佛舍利的朝拜中心。中国人当中最早瞻礼这片舍利并记载其供奉和朝拜情形的是东晋时代去印度巡礼的法显。根据《法显传》记载,5世纪初期的时候,西北印度那竭国内的酰罗城中有一精舍供奉着佛顶骨舍利。该精舍“尽以金薄七宝挍饰”,可见其壮丽辉煌。法显还记载说,该国“国王敬重顶骨,虑人抄夺,乃取国中豪姓八人,人持一印,印封守护。清晨八人俱到,各视其印,然后开户。”可见其管理守护得多么严格。法显对这具佛顶舍利的供奉位置也有明确记载:“有七宝解脱塔,或开或闭,高五尺许,以盛之。”每天“开户已,以香汁洗手,出佛顶骨,置精舍外高座上,以七宝圆碪,碪下瑠璃钟覆,上皆珠玑挍饰。”可见这个佛顶骨是保存在一个叫解脱塔的塔里面,每天取出来放在寺院外面的一个非常漂亮的高台上供大家瞻礼供养。法显本人亲自瞻礼了这个顶骨舍利,据他记载,这个顶骨舍利“黄白色,方圆四寸,其上隆起”。关于当时顶骨舍利的供奉盛况,法显也做了详细的描述:“每日出后,精舍人则登高楼,击大鼓,吹蠡,敲铜钵。王闻已,则诣精舍,以华香供养。供养已,次第顶戴而去,从东门入,西门出。王朝朝如是供养礼拜,然后听国政。居士长者亦先供养,乃修家事,日日如是,初无懈倦。供养都讫,乃还顶骨于精舍中。”可见,无论是国王还是一般的民众,每天第一件事就是瞻礼供奉佛顶骨舍利,然后才各自做自己的事情。“精舍门前朝朝恒有卖华香人,凡欲供养者,种种买焉。”不但这个国家的人供奉佛顶舍利,法显还记载,“诸国王亦恒遣使供养”,可见这个佛顶舍利是周围其他国家一致认可的,并由此保持着一种国际的朝拜瞻礼活动。法显还记载了这具佛顶舍利的神妙之处,他说,佛顶舍利的供奉之处方园三十步内,即使天震地裂也纹丝不动。因为这具舍利的存在,酰罗城也被人们称作佛顶骨城。

记者:这么厉害啊!那还有其他中国人瞻礼过这个佛顶舍利吗?

李教授:这个舍利当时在印度非常有名,很可能是最著名的了。凡是去印度巡礼的中国人,几乎都会前去瞻礼。如北魏僧人慧生去印度时,就曾经瞻礼了这个舍利,并作了记载:“渡一大水,至那迦逻国,有佛顶骨及佛手书梵字石塔铭。”(《北魏僧慧生使西域记》)。《洛阳伽蓝记》在记述慧生巡礼时,对佛顶骨的形态和颜色也做了说明:“方圆四寸,黄白色。下有孔,受人手指。闪然似仰蜂窠。”到了6世纪初期,这个舍利依然存在并广受敬仰。例如那个时期的印度僧人那连提黎耶舍就经常听老人们赞叹佛的遗迹,其中就提到佛的顶骨:“闻诸宿老叹佛景迹,或言某国有钵,某国有衣,顶骨牙齿,神变非一,遂即起心,愿得瞻奉。”(《续高僧传》卷二)可见佛顶骨和佛牙已经是当时印度最著名的两种佛舍利。

记者:唐僧取经时见过这个舍利吗?他是怎么说的?

李教授:玄奘是去印度取经的中国人中最有名的了。他在印度巡礼期间也曾瞻礼了这个佛顶舍利。《大唐西域记》卷2记载:佛顶舍利放置在一个宝函之中,宝函放置在一个七宝舍利塔内,而这个七宝舍利塔则放置在一个多层楼阁的第二层之中。玄奘看到的舍利颜色同法显看的基本相同,即黄白色,但大小同法显的记载略有不同,变成了“周一尺二寸”,而且“发孔分明”。玄奘还记载说:“欲知善恶相者,香末和泥以印顶骨,随其福感,其文焕然。”这叫“取印”,可见佛顶骨有了测知善恶的灵验。因为前来瞻礼顶骨的人太多,为了限制,当局制定了一个规定:“诸欲见如来顶骨者,税一金钱。若取印者,税五金钱。”可是,“科条虽重,观礼弥众”,足见佛顶舍利在当时社会中的热烈反响。

记者:这个佛顶舍利怎么会到了中国呢?这种远距离的转移供奉历史可靠吗?

李教授:我认为是可靠的。当然,佛顶舍利到中国是经历了一个过程的。首先是不知从何时开始,供奉在西北印度那竭国的佛顶舍利又分出一部分供奉在了迦毕试国。该国位于南亚次大陆之外的中亚地区,可见佛顶舍利中的一部分开始了第三次转移供奉。玄奘去过这里,应该是瞻礼了这个舍利,并对此处供奉的佛顶舍利有明确记载:“王城西北大河南岸旧王伽蓝,……其伽蓝东南有一伽蓝,亦名旧王,有如来顶骨一片,面广寸余,其色黄白,发孔分明。……每至六斋,王及大臣散花供养。”(《大唐西域记》卷一)“面广寸余”,可见迦毕试国的佛顶骨明显比西北印度那竭国的佛顶舍利小。义净在印度巡礼期间,也曾对这个佛顶舍利做了记载。他的《大唐西域求法高僧传》卷上玄照条中说,玄照曾到迦毕试国礼拜如来之顶骨。他还记载说,有三位中国僧人也曾来这里瞻礼佛顶骨舍利,可见该处的舍利因为更加靠近中国而对中国人有更多的吸引力。

记者:那佛顶舍利又是怎么到中国的呢?

李教授:佛顶舍利突破印度的范围向中国转移供奉既是佛教向东方传播的一个必然结果,也符合《杂阿含经》中所说的佛灭度后佛牙、佛顶和佛钵安置东方的预言。根据唐代《法苑珠林》卷29的记载,供奉在中亚迦毕试国的佛顶舍利在唐朝初期被王玄策请回国内供奉。该书中说:“逾黑岭至迦卑试国……城西北大河南岸古王寺中有佛弱龄龀齿,长一寸余。又此东南往古王寺,有佛顶骨一片,广二寸余,色黄白,发孔分明。至大唐龙朔元年春初,使人王玄策从西国将来,今现宫内供养。”可见,供奉在迦毕试国的佛顶骨舍利在唐代的龙朔元年(661年)初春被王玄策从中亚带回了国内,并供奉在皇宫之中。而在此之前的显庆五年(660年)初春,“西域又献佛束顶骨至京师。人或见者,高五寸,阔四寸许,黄紫色。又追京师僧七人往东都入内行道,敕以舍利及顶骨出示行僧道曰:此佛真身,僧等可顶戴供养。经一宿还收入内。皇后舍所寝衣帐,准价千匹绢。”(《法苑珠林》卷38)同书还记载说,这个顶骨舍利为螺髻束发的小顶骨,并非大顶骨。这么说,佛顶骨舍利在唐代至少两次从印度传到中国,一个两寸,一个四寸,大小不一,但都属于比较小的顶骨。其中两寸的那个佛顶舍利来自中亚的迦毕试国,为王玄策带来;四寸的那个佛顶舍利为四位印度来华的婆罗门所献,很可能来自印度西北的那竭国酰罗城。文献中记载的并非大顶骨,可能是说比较大的顶骨依然供奉在那竭国内。这两个顶骨当时都供奉在唐朝皇宫之中。

记者:供奉在长安皇宫中的佛顶舍利怎么又会流落到南京呢?

李教授:唐代皇宫中供奉的佛顶舍利后来流落何处?现存的资料已经很难理清一个明确的线索。但可以肯定的是,来到中国的两个佛顶骨后来继续为中国佛教界所供奉。后世陆续在一些地方发现有佛顶骨舍利的遗存可能与这两个佛顶舍利有一定关系,如四川蓬溪县鹫峰寺的白塔就被认为是供奉佛顶骨的所在,浙江阿育王寺也被认为供奉着佛的顶骨。与此同时,中国的佛顶骨舍利也有部分再次分割转移供奉到韩国。如据韩国江原道平昌郡五台山月精寺的寺传记载,新罗善德王五年(636,一说七年)慈藏入唐,得舍利及佛顶骨等归国,创建皇龙寺和通度寺,安奉由唐地求回的佛顶骨以及贝叶经等。这次在南京发现的佛顶骨舍利珍藏在阿育王塔之中,可见其与印度历史上阿育王的那次大规模的舍利分供活动有内在的联系,可能的情况有两种:一是阿育王转供于印度西北那竭国的佛顶舍利或由那竭国转移供奉于迦毕试国的佛顶舍利后来由唐朝宫廷再次转移供奉到了南京长干寺(甚至还有其他地方);一种可能就是属于阿育王那次大规模的舍利转移供奉中的一部分。当然,后一种可能性比较小。

记者:南京的这次佛教考古有何重大意义?

李教授:南京的这次佛寺考古发现可以视为中国历史上来自印度的佛顶骨舍利的再现,由于这具佛顶舍利在历史上曾经是印度最著名的舍利,也是世界范围内三大著名舍利(还有佛牙、佛指)之一,堪称佛舍利的主要代表,所以它的发现具有重大的宗教意义和文化意义。因为本次考古还在进行之中,未来的发现现在还不能完全知晓,所以我们会跟踪媒体的报道,及时对其中的重大发现作客观的评论,也敬请读者关注。

记者:谢谢李教授!相信您的解答对读者理解南京的这次考古发现特别是其中最引人关注的佛顶舍利会有很大的帮助。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