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寺院建设 > 正文

少林寺“扩张”分院遍全球 欲加盟须有渊源(图)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11-29)

洞林寺正在修建的钟鼓楼  商报记者 胡志强/摄少林寺“版图扩张” 洞林寺刚刚投入使用的大雄宝殿  …

 

洞林寺正在修建的钟鼓楼  商报记者 胡志强/摄

少林寺“版图扩张”

 洞林寺刚刚投入使用的大雄宝殿  商报记者 胡志强/摄

  少林寺“版图扩张”堪比麦当劳

  就像在世界各地都能吃到麦当劳一样,如今,在全球各地也能轻松地学到少林功夫。尽管少林寺方丈释永信曾对媒体大声辩解:我们不是麦当劳,不愿意少林功夫商业化。但这座千年古刹分院却遍布全球,已经达到20多家,而且扩张的势头,正加速前进。

  随着昆明市官渡区4寺院“加盟”少林寺的消息广泛传播后,关于少林寺“扩张”的话题再次被热议。

        扩张”之路

        十多年,26家分院纷纷“加盟”

  尽管不是周末,11月26日的少林寺依然游人如织。

  著名的禅宗祖庭:大殿之上,青烟袅袅。青松古柏,枝丫横生。偶来一阵清风,庙檐之上的铜铃闻风而动,叮叮作响。

  每个游客都小心而惊喜地洞察着这里的一切。仿佛矗立在眼前的,远比金庸小说、好莱坞电影中的少林更加古朴与神秘。

  尤其,在看到大殿一侧释永信的照片时,许多人都睁大了双眼。这个圆脸、大鼻,拥有庄严佛相的“少林操盘手”,究竟有什么样的本领和魔力,可以让千年古刹少林寺,焕发出勃勃生机?

  不争的事实是,从上世纪90年代,释永信就已开始他的励精图治。除了少林寺本寺的辉煌外,仅“少林寺分院”就开了29家之多。

  这29家分院,除了3家是少林寺本来就有的,剩下的26家,都是在这10多年来纷纷加盟的。仅去年和今年,就有11个寺院加入,地域横跨几千里。

  “加盟”条件

  在历史上要与少林寺有渊源

  说到“分院”,这可不是释永信发明的新词。早在元代裕公主持少林寺时,这座禅宗祖庭就已拥有众多“分院”和“下院”。

  据至元二年铸的一口大钟记载,当年的少林寺气势如虹,不仅将嵩山诸寺归于少林门下,还拥有永宁白马寺、妙相寺等众多“下院”,共计31个。此外,裕公还在内蒙古、河北、陕西、山西、河南洛阳分别建造了5座少林寺,道场之盛无人能及。

  那么,什么样的寺庙才能成为少林寺下院?是否像开连锁店那样,必须拥有优良的地段、完善的管理以及充足的资金?

  释永信曾说,这要看缘分。比如说,空相寺、洞林寺等在历史上与少林寺很有渊源,空相寺初祖菩提达摩曾藏于此,被后人称为禅宗祖茔。洞林寺,据历代碑文记载,初祖达摩自印度来中国后,在中原建了著名的“三林”寺院,其中就有它。像这类寺院,只要他们请求支援,少林寺都会派人过去,帮助其恢复本来面目。

  永信大和尚的弟子延江法师则认为,“开办分院的目的本身就是为了弘法。只要地方政府支持我们,当地老百姓需要我们,不管是穷还是富有,我们都会过去。”

  随着“分院”的增多,近几年来,洞林寺、水峪寺举行奠基仪式的消息也频见报端。人们不禁要问,修缮或恢复庙宇是一项大工程,动辄上百万、上千万,资金从哪里来?

  延江法师说,这个有多种渠道。一些是少林寺出资,一些由当地政府埋单,其余则利用募集善款等形式筹资。

  此外,少林寺还采用了一些灵活的融资渠道。比如洞林寺的“捐资100元以上者将名字刻于功德碑上,500元以上者将名字刻于钟上”。新密超化寺的捐资5000元以上者,邀请为本寺护法,赠《少林字画》;捐资100万元以上者,邀请为本寺中兴护法,赠《少林武功医宗秘笈》和少林开光镇宅宝剑等。

  超化寺

  借少林寺香火

  点燃发展旅游激情

  11月25日,经当地村民指引,记者找到了正在恢复建设中的超化寺。

  聊起近日的昆明4古寺托管之事,延宽法师说,这已经不算新闻了。两个月前,他与释延松法师到少林寺开会时,方丈就已提前通报。

  如何评判少林寺的频频“扩张”之路,“这是领导所决定的”,在延宽等各下院看来,释永信就是自己的领导人。“他所做的决定不需要给我们说,对于在世界有影响地位的少林寺,将昆明4个寺院托付给少林寺很正常,也正是弘扬少林寺佛教文化、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有效载体。”

  谈起目前寺院的修复工程,释延宽说,该工程共占地149亩,需要资金700多万元,少林寺没注入资金,目前主要靠大德人士和居士捐赠。

  “如果资金紧缺,方丈也会考虑让我们想办法去募捐,这是我们所情愿的,毕竟这是难得的锻炼机会。”释延宽表示,比起少林寺,这里条件虽然艰苦,但是为传承我国悠久的佛教事业、创建国内和谐社会做出自己的贡献是应该的。

  当地村民宋俊忠,今年62岁,他是超化寺加盟少林寺的倡导者之一,两年来,他扮演着超化寺“秘书”的角色,每次有外人来参观,他都会很卖力推介超化寺的历史和未来。

  宋俊忠说,其实,早在释永信之前,当地人也曾想把超化寺打造成一旅游景点,并于2005年10月,自筹资金110万元,在舍利塔原址上重建了舍利塔。然而,没有很好的经营理念和思路,仅凭筹集资金很难在少林脚下分得一份羹。

  成为少林寺“下院”的消息让宋俊忠和超化镇人兴奋了好一阵子。他们希望超化寺香火能点燃当地发展旅游业的激情。“景点建成后,不但能从门票上收益,也是对当地餐饮服务业的促进。”

        洞林寺

  发展不单纯为利益,

  是弘扬佛学培养僧才

  同是少林寺下院的荥阳市贾峪镇洞林寺目前也正在紧张施工中。 记者在现场看到,方鼎式的山门上方已经

镌刻上了释永信手书的“洞林大觉禅寺”六个鎏金大字。轴线北方100米仿印度风格的大雄宝殿也已投入使用。

  “今年年底,投资200多万元的钟鼓楼即将竣工。目前,洞林寺的恢复重建资金已有近千万元。你看大雄宝殿上的那个顶的造型是不是别具一格,这是由方丈释永信设计的……”解说中,洞林寺法师释延烁一脸幸福。

  释延烁介绍,洞林寺历史上曾与相国寺、白马寺齐名,比少林寺历史还要早300年。这也是方丈愿意其成为下院的一个重要原因。

  1996年,荥阳方面正式聘请少林寺方丈释永信为洞林寺住持。2005年,少林寺开始对其恢复重建,计划投资3亿元,用5年时间建造一个占地千亩的新洞林寺。其中包括,建一个可容纳1万名学员的河南第一佛学院和中原地区最大的宗教用品流通处。

  谈到少林寺的“扩张”问题,延烁显得比延宽更为谨慎:“发展下院那是师傅的事,我们不能评价师傅。”在他看来,发展少林寺下院不单纯为利益,主要是弘扬佛学、培养僧才。

  “方丈的意思是寺院修复后不涉足旅游开发,此外他也希望当地政府最好不要做旅游。”延烁说。

  但事实上,当地政府已经做好了建造旅游景点的准备。由荥阳市政府投资修建的一条宽13米、从郑州环城快速路通往洞林寺的旅游大道已经竣工,往来穿梭的车辆正在打破洞林寺的这份宁静。

  昆明四寺

  签约意味着将迅速迈上旅游的快车道

  昆明市官渡区4寺院“加盟”少林寺的消息经媒体广泛传播后,该市官渡区区委宣传部工作人员侯永锋放弃手头工作,充当起了热线接线员。

  “简直是火爆。”从24日来,询问官渡4个寺院被少林寺托管情况的电话就有上百个,其中大部分是媒体记者。说起托管之事,侯永锋略显激动,“不到少林也能看到少林和尚,这是我们所期待的。”

  谈起这几年4古寺的经营情况,该区宗教局一高姓工作人员用“捉襟见肘”来形容。她说,目前官渡古镇4个寺院的通票是每人5元钱,日均游客不足百人,每月门票收入约万元。

  “古镇4个寺院共聘请32位保安,保安月工资1000多元,仅此一项,3万元的收入保安的工资都不够。”她说,为与少林寺达成托管协议,其宗教局长豆卫保一直为此事忙碌着。

  今年8月,官渡区有关部门与少林寺开始接触洽谈,11月7日~8日,应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仇和邀请,少林寺方丈释永信大师走访昆明,并认真考察官渡古镇的古寺庙,确定委托管理的基本思路,促成了双方签约。

  26日下午3时,豆卫保一行3人结束河南之行。这几天,他和同行的官渡区区长刘跃进的心情一样,只有一个词儿能形容——“高兴”。在他们看来,能与少林寺达成托管协议,就意味着官渡区4寺院傍上名寺后,将迅速迈上旅游观光的快车道。

  热议“扩张”

  商业炒作不应是少林寺的任务

  近年来,随着少林寺出现CEO、成立实业公司、注册商标、举办文艺晚会等日渐商业化的操作模式出现,有关少林寺的争议与其“扩张”速度一样,愈来愈多。

  针对少林寺分院发展迅猛之势,一些网民认为,少林寺的接管只是在利用其名声从更多人那里骗取更多的钱。少林寺近年来已成为一个商业实体,从千万的游客身上、国际舞台表演和影片制作中获利甚丰。

  产业化也好,规模化发展也罢,少林寺的改变,究竟是好是坏,对于中华文化究竟是发扬还是劫难?

  郑州大学旅游管理学院副院长龙京红认为,从人们对和尚或寺院的一般观点来看,和尚是一些摒弃世俗欲望的人,本就该深居简出,而寺庙则是一方净土幽地,应该远离凡尘。一些人看来少林寺的一些行为充满浮躁气与铜臭味、商业气和娱乐味,这是很多人无法接受的。

  “佛教是文化的一种,只要是文化,就会受到时代社会等诸多因素的影响而不断发展变化,和尚固然是出家人,但说到底也是肉身之人,不是神。因此,少林寺的‘扩张之举’,不单纯是钱的问题,而是在全球化的背景下,文化被产业化的问题。”龙京红说。

  少林寺到底要不要文化产业化?如果不要,“少林寺的门票收入已完全够僧人的开销”,僧人也能够安心办道,从事弘法事业,但“就无法再在这个社会中保持影响力”。如果要,面对西方的经济强势和文化强势,少林寺必须作出应对,但是长此以往,很可能使僧团失去教化社会的功能,从而丧失其不可替代的功用,成为一个世俗的团体,这是一对矛盾。

  龙京红认为,少林寺文化是要发扬光大的,有些文化,比如武功就可以产业化。但少林寺所代表的禅宗文化不必产业化,禅宗强调内省和觉悟,讲究面壁悟道,需要静心修炼,而产业化是热热闹闹,心浮气躁的事。因此,博大精深的少林寺文化在进行产业化时还是做点儿区分的工夫为好。

  从昆明4寺院的经营情况来看,类似于企业的经营不善,面临破产之意,这时候政府出面让少林寺托管,有类似吞并重组;这种轰轰烈烈的商业化托管纯属是政府参与的一种炒作,无形中会对少林寺这种佛缘清静之地产生不利的影响;再者,利用少林寺的管理理念去经营寺庙,如果三两年能得到效益,会不会有更多的寺院参与其中?这样一来,对少林寺又是一种考验。相反,如果经营不善,就会将板子打给少林寺,有损少林寺的形象。

  “如果是当地政府经营景点不善而亏本,想利用少林寺的名气来打造旅游品牌的话,这不应该是少林寺的任务。”龙京红说。

  少林回应

  开分院,只是一种文化交流

  11月24日,随着方丈释永信与昆明市签订托管协议,少林寺的“分店”又多4家,达到29家。

  该协议规定:少林寺将正式接管位于昆明市官渡古镇的土主庙、法定寺、妙湛寺、观音寺4所古寺庙,期限为20年。少林寺首期将派遣十多名僧人进驻4古刹,按少林寺的治寺理念和管理模式进行管理。

  管期期间,所有僧人的衣食住行以及寺庙的修缮工作都由少林寺负责,而这4所寺庙所获得的收益、接受的捐赠、经销宗教用品和宗教出版物的收入也归少林寺所有。

  对于“云南少林”的诞生,不少人士认为相当不妥:两座寺院一没有历史渊源,二相隔千里,不好管理,只凭少林寺的牌子就能做大做强了?

  对此,释永信非常自信。他之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昆明是连接东南亚、南亚佛教的纽带,自己相信少林僧人的入驻将为当地带来精神文化,提升当地的知名度。

  至于说托管就是开连锁店?释永信更是不赞同,他说,托管是佛教界的新鲜事物,但这并非什么“扩张”和“开连锁店”。因为少林寺的管理方法适用于接待游客为主的山林佛教,昆明寺庙主要是以接待信徒为主的都市佛教,二者有所不同,因此在管理方法上少林寺会做出调整。

  少林寺外联办一位居士也认为,如果真想扩大影响力,少林寺完全可以在国外做,何必跑到云南?“连锁店”、“扩张”这些词不适用于宗教。

  “扩张,什么是扩张,是带有侵略性的,开分院,只是一种文化交流。”他说,少林寺的佛法本身就是从印度传过来的,经过与中国本土文化融合之后,才发展成为禅宗,现在又漂洋过海传到了欧洲,说白了,就是中西方之间的文化交流!

  首批进驻云南四古寺的领队延江法师也不赞成“连锁店”一说。他说,少林寺“分院”与商业社会中所谈到的连锁店有着本质的区别。少林寺的目的是为弘法,而不是出卖商品。

  “长期以来,人们对少林寺有一种误读。总是将紧跟商业社会步伐的新名词和理念套用到佛教中,这样是不正确的。”

  “在世俗人的眼中,这次签约,似乎是少林寺将分店开到了千里之外的云南。但在我们修行人的眼中,到外面去参学、磨砺,本身就是修行的一种。历史上很多高僧,学到一定程度,都要出去游历。此去云南,虽然会带去少林寺的运作方式和管理理念,但能否生根发芽,还得看我们做得怎样?”

  延江法师还透露,目前他已经有了一个大体的“云南少林”发展方案:就是遴选、培养一批云南青年,组成武僧队,对外进行少林功夫表演。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