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寺院建设 > 正文

深圳弘法寺开光18载成就岭南名刹

本文作者: 8年前 (2010-06-18)

中国佛学网深圳讯:1992年6月18日,深圳弘法寺举行佛像开光和方丈升座盛典。 (资料图片) …

中国佛学网深圳讯:1992年6月18日,深圳弘法寺举行佛像开光和方丈升座盛典。 (资料图片)

 

深圳弘法寺开光18载成就岭南名刹

 

深圳弘法寺开光18载成就岭南名刹

 

深圳弘法寺开光18载成就岭南名刹

 

1992年6月18日,深圳弘法寺举行佛像开光和方丈升座盛典。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广东省和深圳市有关领导,与海内外佛教界诸山长老、高僧大德、社会知名人士、佛教徒约2000余人出席了庆典。

 

作为1949年后国内兴建的首座寺院,始建于1985年的弘法寺是当时岭南最年轻的佛教丛林。经过多年建设,弘法寺目前已经成为华南地区弘扬佛教文化的一个窗口。

 

口述

 

本焕长老

 

(中国佛教协会名誉会长、深圳弘法寺创建者、首任方丈)

 

深圳特区报记者 王轲真 记录整理

 

坐落在仙湖植物园的弘法寺,原本只是山中的一座小庙,不大的佛殿,僻处深山。1983年深圳市规划建设植物园,希望在园林里增添一些历史文化的内容,所以图纸里面结合原有的小庙,计划扩建成大庙“梧桐别院”。不久,时任深圳市委书记、市长梁湘派人到丹霞山请我,到深圳商议筹建寺庙的事。1985年7月1日,我从丹霞山别传寺下山,带领十位法师到梧桐山,按照宗教仪轨为寺庙动土洒净。

 

时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十分关心庙宇的建设,曾亲临深圳,与总设计师杨喆和我一起审察设计图纸。1986年初的时候,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正果建议,将“梧桐寺”更名为“弘法寺”。我们一致说好。在深圳市领导的大力支持下,当年6月底,弘法寺就已建成了天王殿、大雄宝殿、法堂、钟楼、鼓楼等主体建筑。弘法寺建设之初,我从风水角度和安全方面的考虑,建议规划时把寺庙中轴线向东面偏转一定角度,再加高挡土墙,从原来的5米增至9米。寺庙建成后,在依山(梧桐山)望水(仙湖)的布局中,是坐东南朝西北,符合“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的格局,禅林与园林相得益彰。

 

1986年7月,中国佛教协会正式将寺庙命名为弘法寺,并由赵朴初会长亲自题写了寺名。

 

由于弘法寺地处植物园深处,依山而建,当时交通并不便利,施工难度很大。我们就是在崎岖小路上把砖石和木料运上山。大家努力建设,寺庙施工进度很快。不过,建筑体量不小的弘法寺一度停工3年。

 

1986年3月,国家提出从当年起压缩建设规模,主要是压缩楼堂馆所的建设,把更多的资金用于生产性和业务性建设。弘法寺因某些原因一直停建到1990年上半年。为解决弘法寺的建设问题,赵朴初会长亲自出面,联络有关人士,还曾在1987年致函时任广东省委书记的林若。

 

1990年1月31日,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瑞环视察深圳特区,在视察植物园时看到停建的庙宇,询问情况后当场就表示,“要承认已成事实”,并表示“请赵朴初出面,多请几个人来支持特区建设。”3月8日,赵朴初即亲笔书呈李瑞环,感谢他落实宗教政策和对宗教工作的关心,同时呈报:“今寺已建成,由僧人管理开放较之弃之一旁或改做他用要有利得多,既能使之成为体现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一个窗口,又能通过佛教的纽带开展海外联谊活动。”

 

在中央及各级领导的关心下,弘法寺在1990年上半年恢复建设。当年8月,我收到赵朴初会长的邀请,动身到深圳主持修建工作,与我同行的还有别传寺的13位法师。

 

历经7年努力,弘法寺终于在1992年6月18日迎来佛像开光暨方丈升座典礼,香港觉光、圣一、永惺、智慧、畅怀长老,上海真禅、广东佛源、江西一诚、安徽云德长老等海内外高僧大德,与时任深圳市政协主席周溪舞、副市长李广镇和各部门负责人出席,共同见证盛典。

 

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弘法寺后来陆续兴建了卧佛殿、经堂、弘法大楼及一批附属建筑。僧众、信徒不断增加,逢年过节、初一、十五或举行法事活动时,前来参加礼佛的人数超过30万人次。弘法寺已经成为岭南的一座名刹。

 

口述

 

印顺大和尚

 

(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现任弘法寺方丈)

 

深圳特区报记者 王轲真 记录整理

 

与本焕长老和弘法寺结缘,始于2000年。我从湖北来深圳,受人之托看望本焕长老。老和尚一见我就抓着我的手谈了3个多小时,从宗教现状到他自己的经历,谈他对弘法利生的体悟。老和尚说,你应该出家。经过半年多的劝说,我被他的真诚执着打动,也彻底认同了老和尚的说理,于是来到弘法寺,礼本焕长老为师剃度,成为他的侍者。

 

佛教在中原地区经历几次盛衰轮回,最近一个甲子半是秋冬半是春。跟随本焕长老出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跟着他用一年时间走访国内400多座寺庙,参禅礼佛的同时,也为弘法寺下一步发展取经。这400多个寺庙一寺一规,一庙一法,很难见到昔日怀海禅师百丈清规的森严。

 

戒定慧三学,是修行的总纲,戒学是定慧所依,由戒学为增上引生心学,即定学;心学为增上引生慧学,慧学为增上引证涅槃成满菩提。复观中原佛教近况,本焕长老与我都痛感重订和规范清规的必要性。后来我担任监院,在本焕长老支持下,将彻行丛林规约作为头等大事。

 

弘法寺犹如一个容器,将信众所施转往大众所需之处。深圳地区信众热心公益,财力较为充裕,对寺庙的施舍也不少。为避免社会上的非议,我们近年来用现代管理制度强化约规的制定和执行,比如委托会计师事务所定期审计;对财务收支日清月公开,使寺庙财务状况接受社会监督;严处侵吞公款公物者;等等。过去有一段时间,寺院收入较高,出家人的工资水平也保持在较高的水准。后来,我们厉行节约,将僧人的工资减至原来水平的1/10,获得全寺僧人的一致支持。我们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向社会表明,弘法寺是道场,而不是商场。

 

无论是出世还是在世,佛教在2000多年的历史发展中,对人类社会的文明进步发挥了独特的作用。上世纪80年代,国家恢复宗教政策后,佛教迎来了大发展的时期。赵朴初会长结合中国社会的实际,在1983年提出建设“人间佛教”,提倡积极入世,为人们提供灵魂家园。

 

坐落于经济特区的弘法寺,最能体会到赵朴初会长的用心。在这个节奏很快的城市,每年都有大批信众来弘法寺寻求心灵的慰藉。与内地许多寺庙不同的是,来弘法寺的香客中,9成以上是年轻人,一半以上拥有高学历。一些信众对我说,来到仙湖,特别是到弘法寺后,远离尘嚣的宁静,令他们内心感到欢喜。

 

正是看到这一点,我们在人间佛教的基础上,提出建设人文佛教,以积极的态度参与社会,为忙碌的人们提供身心和谐的场所。来弘法寺的信众可以感受到几点不同,例如佛经讲解十分通俗,用浅显的语言向大众讲解典籍和出处,引进社会力量参与寺庙管理,举办佛事结合社会特点,尽可能人性化。

 

今天,弘法寺很多信众都是深圳义工,活跃在社区和大街小巷。不少骨干分子成为社会稳定和谐的重要力量。

 

2008年金融海啸肆虐之际,弘法寺广庇在深圳失业和生活无着的人士。平时对外开放的1000个床位全部占满后,为令求助者不致露宿山野,我们就紧急购置了棉被,在房间内打满地铺,供他们居住。最高峰时弘法寺收纳了超过3000人。寺庙给这些飘零无助的人一个安身之处,为政府分忧解难出了一份绵薄之力。

 

记者点评

 

弘法寺开光18年来,僧众一心,营造起一座蜚声海内外的现代禅院。每有赈灾捐款的义举,必有弘法寺的身影。从“非典”、华东水灾,到汶川和玉树地震,弘法寺为赈灾扶贫、扶孤养老、兴办希望学校、修桥铺路、建医院等慈善事业捐款数以亿计,实践着本焕长老提出的“不为自己求安乐,只为众生得离苦”的理念。

 

令人称奇之处还在于,遍观弘法寺,找不到一尊罗汉像。本焕长老说,所有的在家人和出家人都要发大心做菩萨,要做大菩萨,不要做只顾自己的罗汉。只有自利利他,才能更好地救助众生。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