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主编专栏 > 学术活动 > 正文

《城市经济导报》刊文:《李利安:唤醒沉睡的终南山》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9-03-31)

李教授接受采访 中国佛学网讯 《城市经济导报》日前刊发《李利安:唤醒沉睡的终南山》一文,详细…

《城市经济导报》刊文:《李利安:唤醒沉睡的终南山》


李教授接受采访

 

    中国佛学网讯 《城市经济导报》日前刊发《李利安:唤醒沉睡的终南山》一文,详细报道了就终南山文化对西北大学李利安教授的采访。全文如下:

   

    定位为西安后花园的终南山,不但早已从世界名山行列中消失,而且在中国的名山队伍中也难觅其踪。对此,从事宗教文化交流研究的李利安,用了“痛心”一词来形容。

 

 

    巍巍南山,群峰列翠,山谷纵横,雄浑浩荡。

 

    横亘东西的终南山,在西安市的发展规划中,被定位为西安的“后花园”。“后花园”的定位,在西北大学博士生导师李利安看来,稍有偏颇。

 

    “终南山具有高质而多样的文化内涵,其人文价值远远超过其自然生态价值,堪称世界文化名山。终南山就是中国传统文化博物馆,仅仅将其定位为西安的后花园,是对终南山丰富的人文资源的浪费。”李利安如是说。

 

    从事宗教文化交流研究的李利安,对终南山沦失的名山地位,以及开发时漠视自身具备的人文资源的情形,用了“痛心”一词来形容。

 

    2006年至2008年的西安市“两会”上,作为西安市政协委员的李利安,连续三次提交了终南山旅游开发的提案。“世界文化名山依然沉睡在我们的身边,我要唤醒它。”李利安说。

 

 

    名山无“名”

 

    端坐在记者面前的李利安,有些腼腆,初看属于不善言谈之人。事实上,这位西北大学的中东研究所的博士生导师,一说到终南山的文化资源时,就侃侃而谈,少见停顿。

 

    “它是中国南北文化区域的分界线、中国道家和道教思想的发源地、全国规模最大的民间宗教活动基地,“寿比南山”、“终南捷径”等成语典故的发生地……终南山的思想家层出不穷,老子、鸠摩罗什、张载等,各个璀璨夺目,影响极为深远。终南山的文学家、艺术家、军事家、医学家,人数众多。令我们感叹的是,如此高质而集中的人文资源,国内哪座名山可比?”

 

    尽管李利安能够如数家珍般地说出终南山的人文资源,但是另一个不争的事实,终南山有丰富的人文底蕴,却待字闺中无人识。李利安认为,终南山最大的问题在于名气不足。“有世界文化名山之底蕴,无世界文化名山之名气。”

 

    终南山无名的原因,李利安总结为:只注重自然景观的开发,忽视人文资源的发掘;对其人文历史了解不足,宣传不充分,定位过于狭义。

 

    “只见山之外相,只注重其生态自然价值,而不见山之内涵,对终南山文化的历史地位、文化的类型与分布、文化的特色与当代价值没有全面而准确的认识,导致保护不严,开发无序,利用不足。”他说。

 

    “世界文化名山地位树立起来之后,届时的西安,不仅仅是古都,更是古都加上名山。我们现在做的大明宫遗址、城墙,都还是在古城一个侧面做文章。古城即使不宣传,天下依然认可其地位,但是终南山不宣传是绝对不行的。”

 

 

    三次提案

 

    沉浸于终南山人文资源中的李利安,2006年开始在相关政府会议、文化讲座中,再三提起终南山。

 

    “我关注终南山的时间比较早。2006年,我就正式提出这个问题。最早的完整论述,是2006年的西安市“两会”上,我提交给西安市政协的提案,名字是《关于重新认识、保护、开发、宣传终南山的提案》。”李利安回忆说。

 

    而第一次提案的回复,让李利安倍受挫折。

 

    “信息反馈回来,说我的提案非常好,对人文西安的建设,挖掘西安的文化资源,乃至西安的文化产业资源的开发,都具有积极的意义。其后,西安市旅游局给西安市政府打了一个报告,报告是我主笔,以西安市旅游局的名义发出去的。据闻,西安市政府的一个秘书长看了之后,给的批示是予以支持,这个报告又转给了一个主管旅游的副市长,副市长让旅游局和财政局联系一下,看怎么支持。而旅游局又忙着奥运会旅游宣传的事情,这事就一拖再拖,市财政局也没有给予积极的回应。最后,市旅游局给我的答复是,今年没钱。”李利安回忆第一份提案的“坎坷”,依然记忆犹新。

 

    2007年的西安市“两会”,身为西安市政协委员的李利安,再次提交了关于终南山发展的新提案。这一次,李利安把终南山的整体问题,给肢解成了几个部分,锁定了终南山重新定位的范围,将提案的重点放在了认识终南山的文化资源上。

 

    在提案中,李利安提出了由政府主导成立一个课题组,对终南山文化资源,进行一次全面、系统、彻底的研究。“第一次的提案回复说没钱,那么这次提案就缩小了范围,对终南山的文化资源进行一次系统、全面的清理,应该不会花费很多。”李利安说。

 

    而这一次的提案,批给了西安市社科院后,也不了了之。

 

    随后,2008年的西安市“两会”,李利安第三次提交了关于终南山发展的提案。

 

    颇为无奈的李利安,将提案主体更加缩小了,由清理认识,改成了保护。“不研究终南山的文化,也行。退而求其次,我们总要保护它吧,至少要阻止破坏。”李利安说。

 

    至今,李利安还在等待相关部门对其新提案的回复。

 

 

    终南山新区

 

    旅游对终南山的开发来说,是一个绕不过去的节点。李利安认为,文化旅游永远是旅游的核心点,是未来旅游的一个大趋势。而这,终南山是有着绝对的优势。

 

    “终南山在旅游开发方面的意义非常大,从宏观上讲,人们越来越喜爱自然旅游,但是旅游中没有文化的熏陶和铺垫,旅游就会显得非常的浅薄。终南山一直是人们朝拜的圣地之一,目前在很多文化人的心中终南山具有很重要的地位。终南山的文化都是高品质的、有鲜活生命力的文化,在旅游方面它有着无穷的潜力。”他说。

 

    此前的西安发展规划中,终南山被作为自然生态旅游区。对此,李利安强烈反对。他认为,如果说自然生态旅游区,它只能作为西安本地的后花园。如果讲文化,钟南山就会成为世界级的文化名山。它应该成为世界人民向往的圣地,成为世界的后花园。

 

    将终南山定位为西安的后花园,李利安将这种定位,称之为“买椟还珠”式的浪费。他认为,终南山的旅游话题,只有在丰富的人文资源背景上做文章。但是,没有经历过系统整理的终南山人文资源,如同散沙一般撒落在终南山脉。

 

    “现在要全面、系统、彻底地清理、调研、挖掘、整理终南山到底是什么文化,时代要对位,类型要清楚,不同文化的空间分布要具体。没有这些,谈终南山文化,谈不清楚,谈不到位;没有这些,想搞终南山的长期规划,是牛头不对马嘴的。只有在这些基础上,文化的宣传、文化的开发、文化的保护、旅游开发的规划等等才可以做到位。”李利安表示。

 

    按照李利安的蓝图,在对终南山的文化资源有了准确的认识后,再制定一个严格的、系统的、长远的、具有硬性指导意义的终南山的文化资源保护开发的规划。

 

    “在这个规划的指导下,不同的地域进行不同的开发措施,政府、企业等相关单位如何协作,这也是需要研究的,包括如何融资,如何处理各个相关部门的关系等等。将终南山设成一个新区,统一规划、统一管理,这是终南山发展的一种理想状态。”李利安表示。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