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团体动态 > 正文

魏德东:世界宗教研究所五十华诞之思

本文作者: 3年前 (2014-12-25)

12月19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举办建所50周年座谈会,老中青三代学者济济一堂,庆祝新中国…

1219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举办建所50周年座谈会,老中青三代学者济济一堂,庆祝新中国第一个宗教研究机构的辉煌历程。无论是从世界学术发展史的视角,还是从中华文明复兴的立场,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成立与发展,似乎都还有深意存焉,不可不察。

 

众所周知,世界宗教研究所是根据毛泽东的批示成立的。1963年,中央外事小组向中央提交了《关于加强对外研究的请示报告》,建议成立14个有关国际问题的研究所。1230日,毛泽东在这个报告上做了批示。他写道:“这个文件很好。但未提及宗教研究。对世界三大宗教(耶稣教、回教、佛教),至今影响着广大人口,我们却没有知识,国内没有一个由马克思主义者领导的研究机构,没有一本可看的这方面的刊物。《现代佛学》不是由马克思主义者领导的,文章的水平也很低。其他刊物上,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写的文章也很少,例如任继愈发表的几篇谈佛学的文章,已如凤毛麟角,谈耶稣教、回教的没有见过。不批判神学就不能写好哲学史,也不能写好文学史或世界史。”根据这一批示精神,中国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于196451日宣布成立,翻开了中国宗教研究新的一页。

 

谈到世界宗教研究所成立的意义,很多人都喜欢说这是新中国成立的第一个宗教研究机构,至今都是国内宗教研究的龙头老大。实际上,从世界学术研究的角度看,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成立颇有可圈可点之处。可以说,在国家层面成立专业的国立宗教研究机构,这在全球范围内都实属罕见,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中国人独特的宗教观。

 

194911月成立的中国科学院,自上世纪50年代开始,深受苏联科学院的影响。然而,苏联科学院里并没有专门的宗教研究所,只有一个科学无神论研究所。这个所的主要工作就是批判宗教,开展无神论研究与宣传。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整个社会主义阵营都有消灭宗教的冲动,但各国对待宗教的态度还是有许多不同。仅就苏联科学院的科学无神论研究所与中国科学院的世界宗教研究所比较而言,两者的立所目标就有明显不同。其共同点是都强调马克思主义,差异是中国的世界宗教研究所成立的直接原因,是世界三大宗教至今影响着广大人口,“我们却没有知识”。即便是批判神学,也要有宗教知识,否则就不能写好哲学史、文学史和世界史。很显然,在这里,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将宗教知识与宗教信仰做了明确的区分,强调没有宗教信仰的人,也可以、也需要研究宗教,了解宗教,认识宗教。这样一种宗教观,可以说在很大程度上带有中国传统宗教文化观的影子。在中国文化谱系中,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没有单一的宗教信仰和身份认同,但绝大多数中国人也都不排斥宗教,反而喜欢了解宗教、学习宗教,重视吸取宗教中的精神价值为我所用。19646月,有关文件进一步明确:“世界宗教研究所的任务是,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指导,系统地研究世界三大宗教(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的活动、理论与历史。”这一定位为中国社会主义语境下的宗教知识学的发展开辟了道路,也从宗教观这样有关意识形态核心的地方,展现出中国式社会主义的特色。

 

国家层面的国立宗教研究机构,在欧美等西方国家也很少见。这源于西方的政教分离传统,认为国家要与宗教分离。如果公立机构研究宗教,一方面意味着国家对某些宗教的支持,另一方面宗教似乎也不喜欢非信仰者的研究。至今在西方国家,主要的宗教研究机构都在私立大学。不过,近年来,随着宗教极端活动在全球的蔓延,荷兰、德国等很多西方国家都开始资助建立宗教研究机构,以加强对宗教问题的研究与了解。当宗教成为影响全社会的元素之时,国家就很难再置身事外,传统的政教分离原则也就需要补充与发展。在这个意义上,世界宗教研究所的存在本身,体现了中国人在政教关系上的深远洞见;而其50年来对世界宗教持之以恒的研究,也为增加民众的宗教知识,帮助国家了解宗教、认识宗教建有不世之功。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