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动态总论 > 正文

开启密藏千年的佛教圣物 保护需要还是经济冲动?

本文作者: 9年前 (2010-05-28)

中国佛学网南京讯:佛教圣物“佛顶真骨”,已在七宝阿育王塔的金棺银椁中密藏整一千年。但…

        中国佛学网南京讯:佛教圣物“佛顶真骨”,已在七宝阿育王塔的金棺银椁中密藏整一千年。但到今年6月上旬,这一神秘将不再,有传南京方面将在栖霞寺打开金棺银椁、请出圣物。

该不该开启圣物?早在2008年考古发现佛顶真骨后,文物界、佛教界就曾有颇多争议。随着打开时间的临近,争议再次蜂起。

 反对者:何必打开金棺银椁?

“佛顶真骨”是2008年的重大考古发现之一。2008年4月,南京市博物馆考古人员在城南金陵大报恩寺遗址考古工作中,从宋代长干寺地宫里挖出一个巨大的铁函。铁函中藏七宝鎏金阿育王塔,塔身铭文及出土的其他文物证实,塔内的两座金棺银椁中藏有“佛顶真骨”以及“感应舍利”等稀世珍宝。

最近传出开启的传闻后,南方周末记者向南京市博物馆负责七宝鎏金阿育王塔发掘的祁海宁求证,他不愿透露开启时间。

但江苏电视台则已经接到了6月10日对佛顶真骨开启供奉法会进行直播的通知。有传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都将直播。来自宗教部门的消息说,来自两岸三地及世界各地的高僧大德将参加这次盛会,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会扩大会议也将于6月11日在南京举行。

种种迹象表明,开启目前世界唯一的佛顶真骨已成定局。

南京市佛教协会副会长、毗卢寺方丈传义法师从一开始就不赞成开启七宝鎏金阿育王塔。据2009年初《大公报》报道,传义法师曾指出:有人认为没打开阿育王塔就不能证实“佛顶真骨”的真实性,这样的想法是不对的。传义法师称,古人将“佛顶真骨”视为非常神圣的东西,因此封藏得非常好,且以碑为证,而“我们后人非要把这个打开,打开的目的是什么?打开又有什么作用?打开如果损坏,谁来负这个责任?”南京市佛教协会另一位副会长、玄奘寺住持传真法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地宫碑文、塔身铭文、工业内窥镜和X光探测都证实七宝鎏金阿育王塔内藏有佛祖释迦牟尼的“佛顶真骨”,宋代大德高僧更不会作假,他们在瘗藏佛教圣物时就不希望宝塔再被打开,后人应该尊重这一意愿,斯里兰卡的佛牙塔,还有杭州雷峰塔地宫的阿育王塔,至今都没有打开。

事实上雷峰塔地宫阿育王塔至今没有打开的原因,恰恰是“无人质疑”。

浙江省博物馆历史文物部主任、曾主持雷峰塔发掘工作的黎毓馨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证实,2001年发掘出土的雷峰塔地宫铁函至今未打开,“因为有明确的文献记载,里面有佛螺髻发,我们只要按照记载说就行了。”在南京七宝鎏金阿育王塔出土后,曾有专家提出诸多疑点,其中和佛顶真骨有关的疑点是,在唐代以后,关于佛顶骨舍利子便不见于记载,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蒋赞初证实了这一点。尽管在西夏承天寺、河南邓州寺还有兖州兴隆寺的地宫碑文中,也有记载佛顶骨,但不见实物。有宗教专家指出,这块佛顶骨舍利子,最有可能的是“影骨”,也就是古代人造的,但与真骨礼遇相同。

南京市文物局相关负责人曾称,在金棺银椁取出后,他们也不赞同打开它。但是,如果金棺银椁密封性能不好,水浸泡进去了,那么会导致佛顶真骨遇水而发霉,这样反而不利于圣物的保护。究竟要不要打开金棺银椁,还要看金棺银椁的密封性能究竟如何。

多数文物保护专家认为,宝塔在水中泡了近千年,金棺银椁不进水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唐代法门寺佛指骨舍利瘗藏时间比宋代长干寺佛顶骨早了一百多年,但出土时,因为泡过水,已经软得像面条一样。

在打开七宝鎏金阿育王塔之后,人们已经证实,金棺银椁本身也有裂缝。

曾任陕西历史博物馆副馆长、主持法门寺考古发掘的韩伟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说:“(金棺银椁)不打开才有问题。不打开不知道里面的情况。水一泡,骨头就软得像面条。”韩伟说,原先七宝鎏金阿育王塔放在一个1.5米高的铁函里,里面充满了水,塔又是木质的,外面包的金片,肯定是进了水。只要及时打开,用现代的科学技术和手段,完全可以把佛顶真骨里的水排出去,使之固化,不变形地保留下来。此前已经有了扶风法门寺唐代地宫出土的佛指舍利进行脱水处理的一整套科学办法,“用不着害怕,我们现在的科技,保护一块骨头还是可以的,要是捂在里面,发热发霉,有什么好处?”

供奉与展示的妥协

5月22日,南京市宗教局已经组织南京各寺僧人和信众在栖霞寺举行了迎请佛顶真骨法会的排练。据信,将佛顶真骨供奉在寺庙中,则是批准打开金棺银椁的条件之一。

南京市宗教局一位负责人说,为了举行佛顶真骨开启供奉法会,包括日后将佛顶真骨放在栖霞寺供奉,宗教局和佛教界做了很多工作。文物部门起初坚持将佛顶真骨保管在博物馆,不愿意拿出来供奉,但是宗教界对此表示反对,他们认为佛顶真骨不仅是文物,而且是圣物,应该请到寺庙中供奉,让信众顶礼膜拜。如果放在博物馆里,普通老百姓根本看不到。

这位宗教局负责人将现有的成果形容是“经过很多斗争得来的”。据称,有关方面本来只同意将佛顶真骨拿出来供奉9天,9天后请回博物馆。后来,终于同意开启供奉1个月,1个月后放到栖霞寺保管。每年逢佛教大的节日再请出来供奉瞻仰,直到大报恩寺建好,再请回大报恩寺。

韩伟说,佛顶真骨是宗教文物,放到寺庙中不能说没有道理;但佛顶真骨又是博物馆发掘的,作为文化资源,放在博物馆也未尝不可。但是除此之外,还有第三种意见,就是把佛顶真骨作为供奉膜拜对象,专门建立一个佛顶真骨供奉阁或供奉殿,类似于南京的玄奘灵骨。无论哪种做法,关键是怎么有利于舍利的保护。如果放在寺院中,一般的寺院安全措施肯定不行;放到博物馆仓库也不应该,仓库毕竟是储藏一般文物的,圣物不能和一般文物一样对待。

开启圣物,圈内中人普遍认为,这和南京打造“佛都”、开发旅游的冲动也不无关系。近年来,南京正设法寻找作为佛教文化中心地位的历史渊源,挖掘、开发、整合南京的佛教文化资源。大报恩寺地宫遗址发掘、七宝鎏金阿育王塔以及“佛顶真骨”的发现,无疑为南京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遇。有关官员曾经要求南京市委、政府抓住这一机遇,尽快研究如何扩大影响,形成新的城市发展支撑,加快现代服务业比重。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