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动态总论 > 正文

香港中华密教学会会长彻鸿法师访问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

本文作者: 6年前 (2013-04-07)

彻鸿法师讲话 中国佛学网西安讯 4月6日香港中华密教学会会长彻鸿法师一行7人访问了西北大学…

 

香港中华密教学会会长彻鸿法师访问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


彻鸿法师讲话

 

    中国佛学网西安讯 46日香港中华密教学会会长彻鸿法师一行7人访问了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与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所长李利安教授及部分学生座谈。李利安教授主持了此次座谈会。

首先,李利安教授对香港中华密教学会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李利安教授说香港中华密教学会和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之间五年来长期的、固定的、友好的合作非常融洽,非常有效,非常有意义。在此期间,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得到了香港中华密教学会和彻鸿法师的关心爱护和大力支持,促进了本所各项工作的顺利进展。

彻鸿法师说,这几年经常到西安来,但是因为琐事繁杂,来去都很匆忙,没有时间和大家作交流。今天李教授这么热情的招待,要我为大家讲一些东西,这么专业的讲话一定要先做准备,这样匆忙的讲一些恐怕不能满足大家。但是我有一个想法很想借此机会向各位表达,就是希望大家在李利安教授的带领下,努力地钻研佛教。关于密教,一时也不知从何说起,上次郑浩同学提出了“般若玄谈”问题,那我们今天就把显教和密教中的“般若玄谈”做一个简单的比较。显教当中的三论、天台、华严都是很重视般若玄谈的,禅宗虽没有过分强调,但是也有很重要的影响。密教与之最大的不同在于轻玄谈而重般若,不过般若在佛教中是共通的,不分显密,这个一定要重视。

先看般若,佛教用以指如实理解一切事物的智慧,为表示有别于一般所指的智慧,故用音译。般若智慧不是普通的智慧,是指能够了解道、悟道、修证、了脱生死、超凡入圣的这个智慧。这不是普通的聪明,这是属于道体上根本的智慧。所谓根本的智慧,就是超越一般聪明与普通的智慧,而了解到形而上生命的本源、本性。这不是用思想得到的,而是身心两方面整个投入求证到的智慧。这个智慧才是般若。所以“智慧”两个字,不能代表般若的整个含义。般若这个智慧包含六种,就是所谓的六般若,第一种是实相般若,第二种是境界般若,第三种是文字般若,第四种是方便般若,第五种是眷属般若,第六种是观照般若。另外,任何人都有般若,而不只是世俗意义上的聪明人所拥有的智慧,也显示出了佛教的平等义。因此,我们每个人都有般若。

我们如何认识把握,如何使般若显现呢?其实般若在我们生活的每一个细节当中,纵使在烦恼中也会显现。我们聪明只是意识部分,局限于现有的知识范围,以及现有的经验与感觉想像的范围。我们的器官表达内心对认识对象种种感受,但内心同时也受到了这些感官的约束和影响,不能真正地认识到事物的实相。真正的道体是不可思议的,是不可以用我们普通的知识意识去思想、讨论、研究的。如果我们的心对外界的事物能不分善恶美丑、长短高下,不是简单地以感官,以自我的认识经验做判断,能做到如如不动,就能体认到事物的实相。实相般若是属于般若中最根本的,此时的状态就是中道,就是般若的显现。只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没有观照自心,如果能观照自心,当下就能获得妙观察智,最高层次的般若。所以《心经》在讲“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将般若有了深浅之分。这个问题古代先贤讨论的太多了,这样讲下去就得有一个专题,我们没有时间再讲。我这次带来了《肇论》和《金刚经》的一些研究著述,我认为这是在所有同类研究中最有价值的,希望大家好好研究这个问题。

我学习佛法也是从《肇论》开始的,《肇论》在佛教各宗都备受重视。悟光法师对《肇论》非常看重,经常用它来讲心的变化行为。所以它对佛教的研究和修行都有很大的帮助。肇公是鸠摩罗什的高徒,由于擅长般若学,曾讲习鸠摩罗什所译三论,成为鸠摩罗什门下“四圣”和“十哲”之一,而被称为“法中龙象”。肇公善方等大乘经典,兼通三藏,才思幽玄,精于谈论,被鸠摩罗什叹为奇才,称为“解空第一”。肇公虽然在31岁后就销声匿迹了,但留下了不朽的论著。 

《肇论》主要有《物不迁论》、《不真空论》、《般若无知论》、《涅槃无名论》等四篇论文组成,不但义理精深,而且语言优美。其中,《不真空论》以“不真空”为题,论文的中心内容是论“空”,僧肇所理解的空的实质是“不真”故“空”,“不真”即“空”,“不真”与“空”是一而二、二而一的,是其全部佛教理论的思想基础。《般若无知论》,深受鸠摩罗什赞赏,他曾说:“吾解不谢子,辞当相揖。”他又推荐给慧远,慧远也以为像这样的精辟文章“未尝有”,他们一同批寻玩味。《物不迁论》所论述的是世界有无变化、生灭、运动的问题。在他看来,崩裂着的巨峰处于静止;奔腾着的江河没有湍流,飘荡着的尘埃并非运动,经天的日月未曾巡回。世界事物看起来在那里飞快地旋转,但是实际上却没有变动。《物不迁论》和《不真空论》也是从真谛和俗谛两个方面解释事物的,真俗不二。读《肇论》,我们会对事物有更好的认识,从精神和物质两个方面把握它的动态,认识本质。如眼前的水果是所观之物,观照所见即是自身。

显教的理论系统非常博大而且严密,要熟识这些理论后才能进入到相应的境界,而密教先在内心建立这样的世界,开始亲身进入体验,要观心、定心;要利用对境即幻化空身来观照,不是一般所说的不净观、骷髅观等,而是大日如来加持之身,但有时还是需要理论来弥补某些认识上的不足。所以说显密也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分别或者对立,只是方法和路径不同的问题。关于心的问题,《大日经》中的《住心品》讲得非常圆满了,《金刚经》也是在讲心的问题,若是读了前者,后者自然就明白了。

彻鸿法师开示结束后,李利安教授说:法师来去匆忙,今天为我们开示显教和密教异同的问题。法师认为显教和密教在很多概念上相同,在基本理论上相通,区别主要体现在实践的方法。今天法师特别的强调了“般若”,并用《肇论》和《金刚经》做了解释。《肇论》在佛教思想史上非常重要,主体是由四篇论文组成的,同学们一定要深刻的学习,最好能背下来。徐梵澄有英译的本子,有利于我们从另一个角度理解,大家可以了解一下。

接着,香港中华密教学会副会长何先生、副会长谢先生、副主管李女士、慈善会会长张先生、董事黄先生及王居士等分别谈了各自的体悟心得。他们认为,修行并不神秘,就是要安心;在看了佛经之后,要追求看破、放下、自在,就要身体力行;而在这个过程中如何控制自己的喜怒哀乐,在日常生活中如何才能降服自己,让修行为生活服务,去正确的认识和把握事物。同时希望学术研究也能更好地推广佛教文化。李利安教授对他们的发言一一作了评析和引申。

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的各位博士和硕士研究生也在座谈会上发了言。硕士生延续以开元三大士之一的金刚智为例,认为唐代密教是中印文化交流的结果,为中华文化注入了新的血液,金刚智在中国的弘法实践开启了流传至今的密教文化传承,今天能聆听彻鸿法师的开示,好像实现了古今的贯通,今天的密教文化分享好像与大唐时代长安城的密法盛况也有某些必然的联系。从今天彻鸿法师和各位的发言来看,密法不密,在生活中安心就是修行的关键,而安心之后就是如何体验自己的生命意义,指导自己现实的生活,安享快乐的时光,并在众生共同的努力下迎来一个净土世界。博士研究生王鹤琴同学就密教的历史源流和当今几种形态的密教现状以及学术界在密教研究上的热点问题等发表了自己的一些看法,除了详细而宏观地勾勒了密教的历史脉络之外,她还特别谈及学术界对滇密的争论。她认为根据相关最新的资料尤其是实物资料显示,滇密应该是独立的一支密教体系,很可能是直接从印度传入云南,并与当地文化接轨,在一定程度上也受到中原文化影响之后形成的。如果这种观点能够成立,那么,现在的密教文化尽管派系众多,其实可以划分为三大系统,一是汉语系统,包括今天所谓的唐密、东密、台密以及从日本回传或以其他方式在中国本土延续下来并存在至今的密教;一是藏语系统的密教,包括以格鲁派为主的各个不同派别,主要分布于蒙藏,并在中国内地广泛流传,在海外影响日盛的各种类型的藏密文化;第三就是滇密文化了。当然,滇密能否成立独立的一支,目前还存在争论,还需要深入的研究。博士研究生崔峰也就藏密与唐密的区别与联系发表自己的看法。他认为,藏密主要来源于印度密教的后期阶段,唐密则主要源于印度密教的早期阶段,相比之下唐密与早期印度大乘显教的关系更加密切,所以唐密更加重视和包容显教的理论与修行方法,一个突出的例子就是唐密与禅的呼应。以光明流的悟光法师和彻鸿法师来说,他们都非常重视禅。悟光法师的著作中就有专门谈禅的,今天彻鸿法师也开示了很多禅意。彻鸿法师将修行的目标归结为快乐的生命状态,如果借用今天广泛流行的禅法流派的新概念,如生活禅、健康禅等,那么法师的这种禅也可以称之为快乐禅。当然,名称都是虚的,在生活中修行才是实在的。

谢志斌、赵博超、张竟等同学也就密教学习方面的一些问题谈了自己的想法,并就有关问题向彻鸿法师请教,彻鸿法师都给于圆满的解答。另外,在座谈会开始前,彻鸿法师向李利安教授转交了2013年度的悟光奖学金和佛教研究经费,并就《佛教与当代文化建设学术研讨会论文集》的出版事宜进行了磋商,决定要加速出版进程,争取下个学期正式面世。

 

香港中华密教学会会长彻鸿法师访问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

奖学金交接仪式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