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主编专栏 > 杂类作品 > 正文

唐代曲江地区发生的真实佛教故事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7-02)

唐朝时期长安城佛教非常兴盛,长安城中所发生的重要佛教事件几乎都和曲江有或多或少的联系,例如唐初三教…

 

唐朝时期长安城佛教非常兴盛,长安城中所发生的重要佛教事件几乎都和曲江有或多或少的联系,例如唐初三教论争、法门寺舍利迎奉、武宗灭佛等。不过,这些并非直接与曲江有关,或者已经是远远超出了曲江的范围,已不在我们的探讨描述之列了。

唐朝时期曲江地区的佛教以慈恩寺和青龙寺为主要阵地,这里发生了许多重要的佛教事件。另外,唐时这里还有其他一些寺院,如:日严寺(位于青龙坊西南隅)、建福寺(曲江池东北)、普耀寺(青龙坊东南隅)、净住寺(晋昌坊十字街之西北)、净影寺(敦化坊十字街以北)、崇济寺(昭国坊西南隅)、楚国寺(晋昌坊西南隅)、贞元普济寺(曲江之南)等。这些寺院在历史上没有慈恩寺和青龙寺那样出名,但在当时也共同塑造了曲江佛教活动区的兴盛,成为整个长安城佛教事业的一个组成部分。

对这一地区佛教事件的历史考察首先涉及到如何看待“事件”的含义,也就说,什么才是佛教事件。笔者认为,一般来说,事件是指有一种在特定时间、特定地区所发生的、相对完整的、具有很大影响的、具有矛盾冲突的事。其中影响性和矛盾冲突性是一般所说事件的最重要标志。不过,笔者认为,考察历史事件不能绝对限制在是否有激烈矛盾冲突这个标准,有些虽然没有明显的或激烈的矛盾冲突,但依然具有很大的历史影响,照样可以视为一个历史事件。曲江地区在唐代所发生的佛教历史事件,多数并不是在激烈的矛盾冲突下产生并在激烈的矛盾冲突中进行的,有些具有全国性的乃至历史性的影响,有些则影响范围有限。我们这里的选取标准有三个:一是唐代曲江地区所发生的,或者以唐代曲江地区为主而发生的史事,在其他地区发生的、或者波及全国的重大佛教事件,虽然其也是曲江地区的重要佛教事件,如果没有特殊的曲江因缘或具体的曲江之事,则不在选取之列;二是相对完整,不选取缓慢的、长时间延续的、时间和地域界限模糊的史事;三是具有一定影响的、或具有一定趣味性的、或者是能够反映一种历史特征的事件,而不仅仅限定于是否有激烈的矛盾冲突。

根据这一标准,我们从唐代曲江佛教历史中选取了以下几个历史事件:抑佛教高祖废黜日严寺、荐皇子唐皇敕立楚国寺、追冥福李治为母建慈恩、迎大师玄奘入寺升法座、赞佛法皇上御撰圣教序、藏经像玄奘督造大雁塔、设译场玄奘译经传法音、续俗欲三车和尚贬窥基、避嫌疑僧寺尼寺互换位、难作为那提南海采异药、入慈恩日僧拜师学唯识、荐公主高宗敕立建福寺、聚青龙日僧求法得灌顶、假还俗圆仁逃离长安城。下面我们对各个佛教事件做一基本的介绍:

1、抑佛教高祖废黜日严寺

唐朝初期,高祖实行抑佛政策,隋代存留下来的许多佛教寺院遭到废黜,这成为当时的一个重要历史现象,对唐朝初期中国的宗教态势发生了很大的影响。在被废黜的佛教寺院当中,位于曲江池附近的日严寺可算作一个典型。因为日严寺是隋代的皇家寺院,在隋代地位非同一般。史载隋仁寿元年(601),晋王杨广在长安曲池之地营建日严寺,并从全国各地敕召高僧居住,朝野上下对此寺无不崇信。法澄、道庄、辩义、智脱、法论、智炬、明舜、法侃、慧郡、道宣、昙锴、善权、吉藏等名震一时的高僧先后于本寺大振法雷,讲学之盛,冠于当世。寺中供有来自南陈建康长干寺塔下的佛舍利和来自庐山西林寺的天竺石影像。这些都是隋炀帝平定南方之后获得的。石影像高约三十二公分,宽约十九公分,系梁武帝太清年中自印度传来者,据云颇具灵验。寺中还藏有梁武帝的头发和指甲。唐武德七年(624),高祖先下令,没收日严寺,寺内僧众乃迁石影像与舍利至崇义寺。贞观六年(632),又安置石影像于内殿。辉煌一时的皇家寺院就这样永远地消失了。

 

 

2、荐皇子唐皇敕立楚国寺

隋末战乱之际,李渊起兵于并州(今山西太原),他的第五个儿子智云在京师为隋朝留守阴世师等人杀害。李渊建唐后,追封智云为楚哀王。为了纪念这位可怜的儿子并为其追荐冥福,唐高祖下令在长安城东南晋昌坊原隋代兴道寺旧址,建立一座佛寺,因智云之封号而命名该寺为楚国寺。寺内造楚哀王等身金刚像。该寺紧靠慈恩寺,南临美丽的曲江,寺院内水竹幽静,类似慈恩。唐人岑参有诗曰:“璋公不出院,群木闭深居。誓写一切经,欲向万卷余。挥毫散林鹊,研墨警池鱼。音翻四句偈,字译五天书。……

 

 

3、追冥福李治为母建慈恩

贞观十年(636)六月,太宗文德皇后崩,十一月葬于昭陵。贞观二十二年,皇太子李治以其母早弃万方而一心“思报昊天,追崇福业”,于是在这年六月宣令曰:“窃以觉道洪慈,实资冥福,冀申孺慕,是用皈依。宜令所司,于京城内旧废寺,妙选一所,奉为文得圣皇后,即营僧寺。寺成之日,当别度僧。仍令挟带林泉,务尽形胜,仰归忉利之果,副此罔极之怀。”根据此令,有司便仔细普查了长安城内的各处形胜,最后决定在宫城南晋昌坊面对曲江池的“净觉故伽蓝”旧址,营建新的佛教寺院。寺址确定后,工程便立即开始。经过一番“瞻星揆地”的测量定位工作,最后制定了“像天阙、仿给园”的建造方案,即仿照古代印度最早的佛教寺——院给孤独园,来设计建造这个寺院。整个工程,“穷班垂巧艺,尽衡霍良木”,“文石、梓桂、橡章、并榈虫其材,珠玉、丹青、金翠备其饰”。“别造翻经院,虹梁藻井,丹青云气,琼础铜沓,金环华铺,并加殊丽。”房屋总计1897间。当年十月,工程进展顺利,开始奉太宗之令,度僧500人,别请50名大德。同时,正式为即将建成的寺院敕名为“大慈恩寺”。

 

 

4、迎大师玄奘入寺升法座

此事《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记载甚详:“令法师移就翻译,仍纲维寺任。法师既奉令旨,令充上座,进启让曰:‘沙门玄奘启:伏奉令旨,以玄奘为慈恩寺上座,恭闻嘉命,心灵靡措,屏营累息,深增战悚。玄奘学艺无纪,行业空疏,敢誓捐罄,方期光赞,凭恃皇灵,穷遐访道,所获经论,奉敕翻译。情冀法流渐润,克滋鼎祚,圣教绍宣,光华史册。玄奘昔冒危途,久婴疴疹,驽蹇力弊,恐不卒业,孤负国恩,有罚无赦。命知僧务,更贻重谴,鱼鸟易性,飞沈失途。伏惟皇大子殿下,仁孝天纵,爱敬因心,感风树之悲,结寒泉之痛,式建伽蓝,将弘景福,匡理法众,任在能人,用非其器,必有蹎仆。伏愿睿情远鉴,照弘法之福因,慈造曲垂,察愚鄙之忠款,则法僧无悔吝之咎,鱼鸟得飞沈之趣,不任沥恳之至,谨奉启陈情,伏用悚悸。’

“十二月戊辰,又敕太常卿、江夏王道宗,将九部乐,万年令宋行质、长安令裴方彦,各率县内音声及诸寺幢帐,并使豫极庄严,己巳旦,集安福门街,迎像送僧入大慈恩寺。至是陈列於通衢,其锦彩轩槛、鱼龙幢戏,凡千五百馀乘,帐盖三百馀事。先是,内出绣画等像二百馀躯,金银像两躯,金缕绫罗幡五百口,宿於弘福寺,并法师西国所将经像舍利等,爰自弘福引出,安置於帐座及诸车上,处中而进。又於像前两边各严大车,车上竖长竿悬幡,幡後即有师子神王等为前引仪。又庄宝车五十乘,坐诸大德。次京城僧众执持香花、呗赞随後。次文武百官,各将侍卫部列陪从。大常九部乐挟两边,二县音声继其後,而幢幡钟鼓訇磕缤纷,眩日浮空,震曜都邑,望之极目,不知其前後。皇太子遣率尉迟绍宗、副率王文训,领东宫兵千馀人充手力,敕遣御史大夫李乾为大使,与武侯相知捡挍。 帝将皇太子後宫等,於安福门楼,手执香炉,目而送之,甚悦。衢路观者数亿万人。经像至寺门,敕赵公、英公、中书褚令。执香炉引入安置殿内。奏九部乐、破阵舞及诸戏於庭,讫而还。

“壬申将欲度僧。辛未,皇太子与仗卫出宿故宅,後日旦,从寺南列羽仪而来,至门下乘步入,百寮陪从。礼佛已,引五十大德相见,陈造寺所为意。发言呜噎酸感,傍人侍臣及僧无不哽泣。观蒸蒸之情,亦今之舜也。言讫升殿东阁,令少詹事张行成宣恩宥降京畿见禁囚徒,然後剃发观斋,及赐王公已下束帛讫,屏人下阁礼佛,与妃等巡历廊宇,至法师房,制五言诗,帖於户曰:‘停轩观福殿,游目眺皇畿。法轮含日转,花盖接云飞。翠烟香绮阁,丹霞光宝衣。幡虹遥合彩,空外迥分晖。萧然登十地,自得会三归。’观讫还宫。是时缁素欢欣,更相庆慰,莫不歌玄风重盛,遗法再隆,近古以来未曾有也。”

 

 

5、设译场玄奘译经传法音

玄奘入住大慈恩寺后不久,便开始翻译经典。从当年腊八日开始至次年六月,译成《摄大乘论世亲释》十卷、《摄大乘论本》三卷,《缘起圣道经》一卷,《阿毗达磨识身足论》十六卷等。贞观二十三年六月以后,玄奘更加专心于译经事业,史载其“自此之後,专务翻译,无弃寸阴”。关于玄奘在慈恩寺翻译佛教经典期间的具体生活,史料记载:“每日自立程课,若昼日有事不充,必兼夜以续之。过乙之後,方乃停笔,摄经已,复礼佛行道,至三更暂眠。五更复起,读诵梵本,朱点次第,拟明旦所翻。每日斋讫,黄昏二时,讲新经论。及诸州听学僧等,来决疑请义。既知上座之任僧事,复来谘禀。复有内使遣营功德,前後造一切经十部,夹紵宝装像二百馀躯,亦令取法师进止。日夕已去,寺内弟子百馀人,咸请教诫,盈廊溢庑,皆詶答处分,无遗漏者。虽众务辐凑,而神气绰然,无所拥滞,犹与诸德说西方圣贤立义,诸部异端,及少年在此周游讲肆之事,高论剧谈,竟无疲怠。其精敏强力过人若斯。复数有诸王卿相来过礼忏,逢迎诱导,并皆发心,莫不舍其骄华,肃敬称叹。”此后玄奘在慈恩寺思索翻译的佛教经典大约有三十五部四百二十三卷,对中国佛教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6、赞佛法皇上御撰圣教序

贞观二十二年(648),玄奘由长安弘福寺移住大慈恩寺译经。应玄奘之请,唐太宗于同年为玄奘所译诸经亲自撰写了序文,名叫《大唐三藏圣教序》。序中对玄奘西域求法和专心译经的精神和品格给与了高度评价,对佛法给予了极力的赞扬。序文优美,千古传诵不衰。同时,皇太子李治还为这篇《圣教序》写了一篇《大唐三藏圣教序记》。这两篇序文,于永徽四年(653),由著名书法家褚遂良书写刻石立碑于大雁塔南门两侧左右龛内。

 

7、藏经像玄奘督造大雁塔

此事发生在永徽三年(652)三月。当时,在慈恩寺翻译佛经的玄奘大师为了安置、保存从印度取回来的经典和佛像佛舍利等法宝,欲在大慈恩寺端门之阳建造一座高30丈的石塔。高宗向玄奘提出三条建议:一、用石头建造工程浩大,恐怕难以速成,宜改用砖造;二、不用法师辛苦破费,一切费用皆以大内、东宫、掖庭等七宫亡人衣物折钱支付;三、建塔地点改在寺之西院。关于该塔奠基之日的情况,史书记载道:“初基塔之日,三藏(指玄奘——笔者注)自述诚愿,略曰:玄奘自惟薄,生不遇佛,复乘微善,预闻像教,傥生末法,何所归依。又庆少得出家,目睹灵相,幼而慕法,耳属遗筌,闻说菩萨所修行,思齐如不及,闻说如来所证法,仰止於身心,所以历尊师授,博问先达,信夫汉梦西感,正教东传,道阻且长,未能委悉,故有专门,竞执多滞,二常之宗,党同嫉异,致乖一味之旨,遂令後学相顾,靡识所归,是以面鹫山以增哀,慕常啼而假寐,潜祈灵,显恃国威,决志出一生之域,投身入万死之地,絓是圣迹之处,备谒遗灵,但有弘法之人,遍寻正说,经一所悲,所见於未见,遇一字庆,所闻於未闻,故以身命馀资,缮写遗阙。既遂诚愿,言归本朝,幸属休明,诏许翻译。先皇道跨金轮,声振玉鼓,绍隆象季,允膺付属,又降发 神衷。亲裁三藏之序。今上春宫讲道,复为述圣之记,可谓重光合璧,振彩联华,涣污垂七耀之文,铿鋐韵九成之奏。自东都白马、西明、草堂,传译之盛,讵可同日而言者也。但以生灵薄运,共失所天,唯恐三藏梵本零落忽诸,二圣天文寂寥无纪,所以敬崇此塔,拟安梵本,又树丰碑,镌斯序记,庶使巍峨永劫,愿千佛同观,氛氲圣迹与二仪齐固。时,三藏亲负篑畚,担运砖石。”

当年动工,很快就建成了总高180尺的佛塔。该塔据说是仿照印度的式样,方形五级,塔基面宽140尺,层层中心皆有舍利,共一万余粒,最上层以石为室,收藏经像。长安年间(702705),纯用青砖改修成方形楼阁式七层;大历年间(766779)扩建为十层,后经战火破坏,仅存七层。  至于雁塔名称的来源,说法不一。一说雁鸟舍身供僧,僧感而筑灵塔,乃有此称;或说以其塔基呈横矩形,总体观之,塔身如雁颈向上延伸,塔基如两翼舒展,故称雁塔。或谓与佛经故事中释迦化身为鸽有关,盖鸽与雁同为鸟类,而唐代习尚以雁为鸟中之佳者,凡言鸟多以雁代之,故本塔以雁命名。至于为何称“大雁塔”,乃是为了与后建的大荐福寺小雁塔相区别。此外,依《大唐西域记》卷九所载,中印度摩揭陀国因陀罗势罗窭诃山东峰的伽蓝前有窣堵波,称之为“亘娑”(hamsa,雁),大雁塔可能系模仿该塔而成。

 

 

8、避嫌疑僧寺尼寺互换位。

    唐长安城昭国坊西南隅有隋代兴建的修慈尼寺,该寺与慈恩寺仅一街之隔。可前者是尼寺,后者是僧寺,僧尼不得共住,同处一地甚不方便,时人多有讥议。与此同时,在胜业坊又有甘露尼寺和宏济寺相邻,也为双方修行带来不便。为了避嫌,贞观二十三年(649),敕以昭国坊的修慈尼寺与胜业坊的宏济寺互换所居。于是,与慈恩寺隔街相连的尼寺(修慈尼寺)变成了宏济僧寺,而在胜业坊原与甘露尼寺相连的宏济寺则变成了修慈尼寺。中宗神龙年间(705-708),位于昭国坊的宏济寺又改称崇济寺。

 

 

9、续俗欲三车和尚贬窥基

据《宋高僧传》记载:释窥基,原为将门之后,数方诵习,神晤精爽。玄奘偶然相遇,见其眉秀目朗,举措疏略,曰:“将家之种不谬也哉!脱或因缘,相扣度为弟子,则吾法有寄矣。”复念在印度时,计回程次,就尼犍子边,占得卦甚吉:“师但东归,哲资生矣。”遂造北门将军,微讽之出家。父曰:“伊类粗悍,那胜教诏?”奘曰:“此之器度,非将军不生,非某不识。”父虽然诺,基亦强拒。激勉再三,拜以从命,奋然抗声曰:“听我三事,方誓出家:不断情欲、荤血、过中食也。”奘先以欲勾牵,後今入佛智,便权且应允之。入佛门之后,他“性豪侈,每出必治三车”,就是说,他出行经常有三车相随,前车载经论,中车自乘,后车则载家妓、女仆,遂有“三车法师”或“三车和尚”之讽。据说,当时的南山道宣律师持律精严,常感天厨供养。他时常挖苦讽刺窥基的“三车之玩”。有一次,窥基到净业寺拜访律师。日过中午,天馔不至。窥基辞去,天人才来。律师责问天神为何迟到。天神说,刚才大乘菩萨在此,翊卫严甚,故无自而入。道宣律师闻之,大惊,从此之后,再不敢挖苦窥基了。窥基非常精通唯识学说,他网罗旧说,广制疏论,天下学者宗之,并称赞道:三车法相显,理宗慈恩教。

 

 

10、难作为那提南海采异药

这事也发生在唐朝初期。当时,玄奘在大慈恩寺组成了一个庞大的译经班子,整个译场运作正常,工作效率很高,成绩非常显著。就在这时,从印度来了一位高僧,名叫那提。此人原为中印度人,后向南渡海到了狮子国,再由狮子国到南海诸国传教。在南海期间,闻知我国佛法兴盛,乃搜集大小乘经律论一千五百余部,于唐高宗永徽六年(655)抵达长安,敕住大慈恩寺。那提富有学识,史书记载,他善达声明,通诸诂训,泛爱好奇,闻有涉悟,而且传教的热情极高,走到那里都是随缘度化,至即敷演,“度人立寺,所在扬扇”。可是,这时的慈悲恩寺,有玄奘大师主持,万众一心,精诚合作,他的用处并不大,史载他“既不蒙引,返充给使”,成了一个打闲杂的。恰在这时(显庆初年),高宗皇帝有疾,因为那提有辨识异药的本领,乃敕往南海诸国采集。到了南海,那里的王侯将相纷纷归敬,为其立寺,他于是便在那里度人授法,法化比当年来唐之前还要兴盛。龙朔三年(663),因为要复皇上之命,更惦念着他存放在慈恩寺的大批梵夹,于是从南海还归大慈恩寺。可是,回到慈恩寺后一看,让他悲叹不已,史载其“所赍诸经,并为奘将北出,意欲翻度,莫有依凭”。他的梵夹都不见了,想翻译也没有了蓝本依凭,勉强译出《师子庄严王菩萨请问经》、《离垢慧菩萨所问礼佛法经》、《阿吒那智咒经》等三部三卷。同年,南海真腊(高棉)合国宗师共同邀请,并说,他们国家有好药,只有那提能辨认,请他自己亲自去采取。唐高宗见其在长安也无事可干,也便下敕听往。从此,那提便一去不复返了。据说,那提三藏是龙树的门人,所解无相与玄奘颇有不同之处。西方梵僧说,大师隐後,斯人第一,深解实相,善达方便,小乘五部,毗尼外道,四韦陀论,莫不洞达源底,通明言义。词出珠联,理畅霞举,所著《大乘集义论》,可有四十馀卷,将事译之,被遣遂阙。夫以抱麟之叹,代有斯踪,知人难哉,千龄罕遇。那提挟道远至,投俾北冥,既无所待,乃三被毒载充南役,崎岖数万频历瘴气,委命斯在,呜呼,惜哉!”

 

 

11、入慈恩日僧拜师学唯识

此事发生在唐代初期的慈恩寺。那时,玄奘大师从印度归来,在慈恩寺传译经典。他虽广泛翻译,但对印度唯识学派情有独钟,其弟子窥基则继承师说,专弘唯识,慈恩寺成为唯识学的基地。这时,从日本入唐求法的一些僧人便慕名来到慈恩寺学习。高宗时期,先是日僧道昭、道严来慈恩寺拜玄奘为师,学习唯识,回国后传播慈恩学说,成为日本法相宗的第一传。紧接着,又有日僧智通来慈恩寺拜玄奘为师学习唯识,学成回国后,弘扬师说,成为日本法相宗的第二传。

 

 

12、荐公主高宗敕立建福寺

此事发生在唐高宗龙朔三年(663)。唐高宗为了给其王妹新城公主追荐冥福,而在长安城曲池坊东北隅,建造一座佛寺,取名“建福寺”。新城公主为太宗与长孙皇后的最幼女,一生可谓命苦。她先是下嫁孙诠。孙诠犯罪外徙,她再嫁韦正矩,可惜不久便突然去世。所造建福寺为隋代天宝寺旧址,隋时寺内的弥勒阁犹在。

 

 

13、聚青龙日僧求法得灌顶

青龙寺与日本真言宗有极其密切之关系。日僧在唐后期多次来长安在青龙寺受持密法,具有代表性的人物是空海、圆仁、圆行、圆珍、惠运、宗睿等六人。

805年空海于青龙寺东塔院从惠果受胎藏界和金刚界昙荼罗法,并受传法阿阇黎的灌顶,密号“遍照金刚”,成为最早受习真言教学之日本人。据史料记载,惠果曾对其说:“汝有密藏之器,努力努力!两部大法秘密印契因是学得矣。自馀弟子若道 若俗,或学一部大法,或得一尊一契,不得兼贯。欲报岳渎昊天罔极,如今此土缘尽,不能久住,宜此两部大曼荼罗,一百馀部金刚乘法及三藏转付之物,并供养具等,请归本乡,流转海内。才见汝来,恐命不足,今则授法有在,经像功毕。早归乡国,以奉国家,流布天下,增苍生福。然则四海泰万人乐,是则报佛恩报师德,为国忠也,於家孝也。”同年十二月,惠果圆寂,空海奉唐宪宗命撰写碑文。日本大同元年(806)归返本国。根据《御请来目录》,空海从长安带回新译佛经142部,247卷,其中大部分是不空译的密教经典。带回梵字真言赞等42部,44卷,论疏等32170卷,佛菩萨图象和密教祖师画像10幅,法器9种,还有从金刚智、不空那里传承下来的佛舍利、佛像等“付嘱物”,另外还带回一批诗文、字帖等。

圆仁于日本承和五年(838)奉敕来华,抵达长安以后,曾经在各寺学习。在青龙寺拜法全、义真、法润等为师,受胎藏界灌顶,并学习《大日经》中的真言印契和秘密法要,总共在长安居住至少六年时间,正在准备回国之际,碰上会昌(唐武宗年号,破佛是五年,即845年)破佛的法难,因装扮成俗人得免,离开京城,在承和十四年(847)从越州出发,携带所请经书五五九卷及诸多佛教法器返日。

圆行于承和五年(838)来唐,至青龙寺义真处,受金刚、胎藏二部大法,翌年携显密经论章疏等,凡六十九部一三三卷、佛舍利三千余颗、佛像曼荼罗样十二种,及诸种道具归返日本,创立灵岩寺、大山寺,并任天王寺别当。

惠运于唐文宗开成三年(838,一说武宗会昌二年,即842年)来唐,于青龙寺受义真之两部密印,并巡礼大荐福寺、大兴善寺等。十年(或说六年)后归国,携回真言经轨二百二十卷,还带回孔雀、鹦鹉、狗等宠物,献给日本朝廷。为日本安祥寺开山祖,后补东大寺别当一职。

宗睿于日本贞观四年(860,一说三年),随同真如亲王来华(唐朝),在长安青龙寺从法全受灌顶。带回经论章疏134部,143卷,真言道具8种,曼荼罗图样10多种,佛舍利70粒。归返日本后,颇受清和天皇之尊信,所携回之经书、法器等纳入东寺经藏。其后补任东寺长者。

圆珍于853年入唐,唐大中九年(855)至长安青龙寺,与日僧圆载一起从法全受瑜伽密旨,入金、胎两界的曼荼罗(坛场),受苏悉地的大法。接着,又请受三摩耶戒,受传两部的大教阿阇梨位灌顶。又到大兴善寺会见智慧轮三藏,学胎藏、金刚两部的秘密旨义。大中十二年携带经疏千余卷,乘商人李延孝的船只,经十余日后于天安二年六月二十二日回国。依敕命住比睿山山王院,并屡次受请入宫讲经修法。后又创立唐院,收藏由中国带回的典籍。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