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人物动态 > 正文

他们个个都是菩萨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5-22)

     5月19日,中国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孟建柱在北京向被称为地震灾区“最坚强女性”的四川省彭…

 

  

他们个个都是菩萨

  5月19日,中国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孟建柱在北京向被称为地震灾区“最坚强女性”的四川省彭州市公安局民警蒋敏表示慰问。在此次汶川特大地震灾害中,蒋敏在北川县城老家的爷爷奶奶、母亲、刚满两岁的女儿等近十位亲人不幸罹难,但她依然连续奋战在抗震救灾一线。蒋敏事迹经官方媒体报道后,被民间称为“最坚强女性”、“最坚强母亲”,网友则亲切称她为“最坚强警花”。中新社发 孙自法 摄

  中新网5月21日电 新加坡《联合早报》5月21日发表评论文章说,菩萨并不是膜拜的偶像,而是学习的榜样,学习菩萨道离不开实践菩萨行。而在当前这一刻,最最简单的菩萨行就是为了救助灾民而做的种种不为自己,只为他人无私奉献的善行义举。不仅这些救灾的解放军是活菩萨,连那些为了抢救学生而牺牲的老师,自己家人遭难还在帮助灾民的女民警、村支书,给我们的记者盛了一大碗稀饭的无名灾民,还有许许多多的志愿者,等等等等,都是菩萨。

  文章摘录如下:

  5月12日汶川大地震发生之后,我们确实从各种形式的新闻报道中,看到震后的四川大地上涌现了一个个菩萨。这些菩萨,有的是为了保护学生而牺牲的教师,有的是为了抢救灾民而千里驰援的解放军官兵,有的是把嗷嗷待哺的亲生骨肉扔给父母照顾而给灾民的婴儿们哺乳的警花,有的是把所剩无几的米粮救济其他灾民的灾民……

  5月18日晚上,在中央电视台直播的2008抗震救灾大型募捐活动节目《爱的奉献》上,有一个坚强的少女强忍着泪水,向全世界观众介绍她的父亲平凡却伟大的一生,让无数人潸然泪下。她的父亲,就是那位“双臂张开着趴在课桌上,身下死死地护着四个学生”,学生救活了,自己却牺牲了的德阳市汉旺镇东汽中学教导主任谭千秋。

  还有一位结婚才十天的老师,为了抢救学生,身受重伤,当其他教师和村民赶到准备救他时,他还活着,但只留下一句遗言:“我……恐怕……不行了,快……快……救学生。”然后艰难地用手指着顶楼说:“上面……还有学生……还有……”接着就永远闭上了双眼,没有给心爱的新婚妻子留下只言片语。

  他就是巴中市通江县洪口镇永安坝村小学的教师苟晓超。

  像谭千秋老师和苟晓超老师这样为了保护学生的生命安全,而在这次大地震中牺牲的教师,还有好多好多。例如:救下了13个学生,自己却再也没有走出教室,遗下一岁半女儿的映秀小学女老师严蓉;跪仆在废墟上,双臂紧紧搂着两个学生,两个孩子还活着,自己却已气绝的映秀镇小学老师张米亚;已经脱离险境,听说还有学生没逃出来,义无返顾地从三楼返回四楼而被突然崩塌的教学楼吞噬的崇州怀远中学英语教师吴忠红……

  古人云:言教不如身教。是的,这几位教师以身作则地做到了。他们以自己的生命,给存活下来的学生和世人,上了宝贵的最后一课:什么是舍己救人?

  有一位普通到再也不能普通,平凡到再也不能平凡的女警,在灾区的帐篷里解开了上衣,用她那对象征伟大母爱的乳房给灾民的婴儿们哺乳,却狠心地把自己半岁大的亲生孩子扔给父母。她就是被灾民们亲昵地称为“警察妈妈”的蒋晓娟。

  还有一位女警员——彭州市公安局民警蒋敏,虽然知道自己在北川家中的妈妈、女儿、奶奶、外婆等十个亲人已经同时遇难,却化悲愤为力量,继续坚守在抢险救援的第一线,帮助其他更需要帮助的灾民。

  “我回去也没有用了,还不如在这里做些事,帮帮这里的受灾群众。”蒋敏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在CNN播出的无数个灾区报道画面中,有这样的一个画面:一个男子在受访时突然接到对讲机里传来的最新情况,然后就转头往废墟跑去……跑去……

  CNN的记者John Vause在旁白中说:“……本地的领导救援的共产党书记告诉我超过3000人失踪,当他带着我看他的地区受到的破坏的时候,我问他有多少人死亡。他在眼泪中崩溃了。‘500人死了’,他说,其中包括他的父母、妻子、还有他的两个孩子……正当他极度悲痛的时候,他的对讲机里突然传出来消息需要他,然后他就又跑回去继续工作了。”

  这位共产党书记就是北川县陈家坝村的村支书凌立均。

  大灾有大爱——这是汶川大地震发生后,中文媒体上常见的五个字。的确,像上面的这些感人至深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处处凸显了人性的光辉!

  以上列举的都是有名有姓的,还有许多许多默默地为了抢救灾民而流血流汗的无名英雄,如十多万解放军官兵、武警、民兵、消防队、公安民警、志愿者等等,还有许许多多自己还在受灾的灾民!

  本报第一个深入震中映秀镇的记者韩咏红,在《联合早报》5月19日刊登的新闻侧记《我这样进入汶川》中写道:“同是天涯落难人,尽管大娘家里可能连自己的食物都不够了,她还是煮了晚餐请我们吃。但我没有吃,我在别处采访时,还吃了别处灾民一大碗稀饭……”

  当年,淮阴侯韩信受漂母一饭之恩,终生难忘。我相信,我的同事这一生也不会忘记“煮了晚餐请我们吃”的代玉英大娘和在别处给她吃了“一大碗稀饭”的那个灾民。

  这次大灾发生后,在许多灾民,尤其是信仰佛教的藏族灾民眼中,解放军确实是“菩萨兵”:5月18日11时,解放军陆航二团两架直升机飞越群山进入理县杂谷脑地区。这里是藏、羌少数民族的居住地,当天凌晨1点多这里发生了5.7级余震,房屋几乎全部倒塌,400多名藏族、380多名羌族群众无家可归。看到解放军来了,有些藏族老大妈跪在地上,激动地反复说着一句话:“解放军是活菩萨,解放军是活菩萨……”

  是的,不仅这些解放军是活菩萨,连那些为了抢救学生而牺牲的老师,自己家人遭难还在帮助灾民的女民警、村支书,给我们的记者盛了一大碗稀饭的无名灾民,还有许许多多的志愿者,等等等等,都是菩萨。

  为什么说他们是菩萨,因为寺庙里那一尊尊泥塑木雕的并不是真菩萨,真菩萨是《华严经》里所说的“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的人。(张从兴)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