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人物动态 > 正文

“口水年代的传承”释永信回首少林寺三十年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8-07-02)

简要内容:2004年7月,中断700余年的“少林药局”得以恢复,少林寺将《易筋经》、72绝艺…

    简要内容:2004年7月,中断700余年的“少林药局”得以恢复,少林寺将《易筋经》、72绝艺、点穴功等少林武功秘笈以及修炼方法通过网站向全世界公开;谈及以后少林寺的规划,释永信侃侃而谈:“如果只是观光旅游,那少林寺就成了博物馆;佛教有文化的一面,又远不只是文化。

  2000年前,佛教传入中国。作为一个异国的、移植的文化,在我们本土的文化和理念习惯面前如果不能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包容与开放,是很难流传于世的。如果不能与时俱进,佛教必然成为绝响。 

  一套《武功秘集》9999元,少林寺网上开店的消息一经媒体批露后,少林寺再次让全球瞩目。然而跟网店相对应的少林欢喜地实体店却处境尴尬,鲜有游客光临。6月28日,记者来到位于少林寺隔壁的欢喜地一探究竟。

  相关新闻

  4月11日中午,湿冷中夹杂着几丝寒风,这并不能阻挡住游客的脚步,少林寺山门内外依然游人如织。在寺内僧人的带领下,记者穿过一道红墙,来到寺院西侧一处禅房内,见到了被人称为“少林CEO”的少林寺方丈释永信大和尚。

  1981年,16岁的安徽少年释永信皈依佛门,见证了少林寺从衰败到复兴之路。在他的印象中,上世纪80年代的少林寺,可以用“废墟”来形容。“1979年,少林寺开始接待外宾,当时国家开始在全国选点,介绍一批景区向外国人开放,少林寺有幸名列其中”。

  少林寺走向复苏的第一个拐点出现在1982年,电影《少林寺》的全球热映,让很多人知道了中国功夫的发源地少林寺。提起这部红极一时的电影,很多人想到的是李连杰,但释永信说,最应该提起的是廖承志。1979年,廖承志给香港导演张鑫炎写信,建议拍摄《少林寺》。“当时登封市领导要求我们支持摄制组的工作,要像支持党组织那样支持。”释永信笑着说。

  “到少林寺去!”成为那个时代不少年轻人的英雄梦想,很多懵懂少年看了《少林寺》,打起铺盖卷上少林寺拜师学武。再有就是旅游,根据统计,1974年至1978年少林寺游客总量仅为20万人次左右,而到了1983年至1985年,这个数字猛增到300万。

  登封,河南郑州的一个县级市,在少林寺的影响下确立了旅游立市的战略方向。

  少林寺也在为“旅游经济”不断添薪:1988年1月,少林寺首次公开对外表演功夫;第二年,少林寺组织少林武僧团开始国内外访问;1986年,少林寺先后创立了少林寺拳法研究会、少林书画研究院等。30年来,少林寺武僧团已经出访了七大洲的60多个国家和地区。

  一场官司带来的发展变革

  1993年,已经担任住持6年的释永信突然得到消息:某食品厂在电视台播出了少林火腿肠的广告。

  面对各方诘难,这一年的12月,少林寺将这家食品厂告上法庭,这也成为国内宗教寺院名誉侵权第一案。两年半之后,法院做出终审判决:被告停止生产、销售少林火腿肠。

  官司尘埃落定,但名誉侵权仍余波未消,这场“基于宗教感情考虑”的官司,少林寺只是表明了反对用少林商标生产火腿肠的态度,并没有涉及到该厂注册使用少林商标这一源头问题,而这时,很多商家看中了“少林”背后所蕴藏着的巨大商机,抢注“少林”商标的狂潮愈演愈烈。

  “深山藏古寺,碧溪锁少林”,面对前所未有的商业利益的挤兑,少林寺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是闭门清修,还是开门护法?释永信处在尴尬之中:“我们不是法人,不是当时《商标法》的保护对象,对商标没办法去申请、注册,但少林寺的声誉是千百年来众多高僧大德创立下来的,不能毁在我们手里。”

  1998年7月,少林寺做出创举:投资成立河南少林寺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有了公司这个法人身份,少林寺可以依法开展对少林和少林寺无形资产的保护和管理。”少林寺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钱大梁说,少林寺至今已拿到45个类别、近200项商标的注册证书。2004年11月,少林寺商标还被国家工商总局认定为“驰名商标”。

  2003年3月,台湾地区一家电影公司与少林寺联系后,就在电视片中使用少林知识产权一事达成了协议。随后,该公司向少林寺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支付了38万余元无形资产管理费,这是公司成立后的第一笔收入。“后来,我们缴纳了2万多元的税款,这也是建国后少林寺实业公司缴纳的第一笔税款。”

  1996年,少林寺在中国寺院中率先建立了中文网站,现在即将推出繁体中文版和英文版。在释永信看来,网络是必须利用的新交流方式。“我们过去与世隔绝,与外界的接触仅仅是通过耕作与土地打交道。如今,我们必须与人打交道。我们需要获取知识,学习新技能,比如学习英语、外事接待、出国访学等,都要利用网络”。

  一个称谓背后的社会争议

  2002年,是释永信升任少林寺第三十代方丈的第三个年头。在这一年,美国探索频道拍摄了一部纪录片《新少林方丈》。在这部片的英文版里,“方丈”被译成了“CEO”。

  “CEO是外国人对方丈的解释,是用外国的概念来称呼的,很不准确,但是我们也不好意思去跟人家辩论。”释永信挠挠头,显得有点无奈。

  但很多人偏向于用CEO来称呼释永信,大概是因为这位少林方丈与传统观念中佛门弟子的所谓清净和避世大相径庭,而过多地沾染上了商业的味道。

  2004年7月,中断700余年的“少林药局”得以恢复,少林寺将《易筋经》、72绝艺、点穴功等少林武功秘笈以及修炼方法通过网站向全世界公开;

  2006年,大型生态实景演出《禅宗少林·音乐大典》在嵩山亮相;

  2006年、2007年,接连推出两届“中国功夫之星全球电视大赛”;

  2008年,由少林寺授权制作的36集电视剧《少林僧兵》在北京奥运会前夕即将播出……

  在被注入时尚、新潮、高科技等现代化的元素后,这座千年古刹变得和人们传统观念中的寺院大不一样时,各种评论和指责越发响亮。

  以出世心做入世事,反对避世不畏曝光,是释永信的一贯方针。“少林寺的发展经历了3个阶段:官府供给、农禅并重、商业服务。这也是中国佛教发展的大趋势。”释永信强调说,少林寺与其他寺院最大的不同就是生存方式,少林寺的时代变革是必然之路。少林寺的商业元素解决的只是自身的生存问题,“我们搞的是演出,如果把经商赚钱当目的,为何不去开煤矿、搞房地产?”

  这些年来,少林寺在守护信仰、保护传承、建设文化、整理和抢救有形及无形遗产方面的所作所为鲜为人关注。“就拿塔林来说,我们进行了专门的测绘,整理了大量的数据,建立了完整的档案,其中包括地形、山体保护、水土等各种信息,都是这几年做的。少林寺在僧才培养上下的功夫就更大了,我们举办传戒法会有730位。”释永信如是说。

  谈及以后少林寺的规划,释永信侃侃而谈:“如果只是观光旅游,那少林寺就成了博物馆;佛教有文化的一面,又远不只是文化。少林寺真正的价值是真修实证、是1500年从未中断的传承,这些又都落实在少林僧人的生活方式中。每年来少林寺的人很多,下一步我们打算改变游客的参观方式,不仅仅是景观游览,而是让他们真正体验到少林寺僧人的生活方式,让他们从感受达到心灵感动,对他们今后的生活有所帮助。”

  记者手记

  对于外界的各种议论和指责,释永信大和尚表现出了最大限度的宽容,在这个口水战横行的时代,少林寺从未出头参与过什么“论战”。

  当有关“少林寺商业化味道过浓”的批评不绝于耳时,我曾就此与同事于茂世谈论过一次。经常奔波于寺院的他说过这样一句话:“大家都看到了少林寺这个演出,那个来访,谁看到了早晨五点不到寺院的僧人们就起来修禅研武?”是少林寺本身的佛教因素淡了,还是人们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与佛教本身无关的东西上了呢?

  2000年前,佛教传入中国。作为一个异国的、移植的文化,在我们本土的文化和理念习惯面前如果不能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包容与开放,是很难流传于世的。如果不能与时俱进,佛教必然成为绝响。禅宗与社会的进步保持同步,这就是其从未被社会所抛弃的原因。 (朱金中)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