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人物动态 > 正文

佛教在线发起人安虎生畅论:我的事业我的信仰

本文作者: 10年前 (2009-04-09)

中国佛学网香港讯: 今天,香港《文汇报》刊等记者富义和刘宝珠的文章《佛教在線發起人安虎生…

 

     中国佛学网香港讯: 今天,香港《文汇报》刊等记者富义和刘宝珠的文章《佛教在線發起人安虎生暢論:我的事業我的信仰》,对佛教在线创办人和总干事安虎生的佛教文化事业的起始、进展及其心路历程和经验等作了简明的介绍,本站全文转载如下:

 

佛教在線發起人安虎生暢論:我的事業我的信仰

——編織慈悲吉祥網 傳播和諧美妙音

 

 1999 年,中國的互聯網發展已經趨於成熟,諸多行業都有了自己的門戶資訊網站,互聯網起步初期產生的商業泡沫逐步開始沉寂,改革開放市場經濟的大浪淘沙,致使數以千計用巨資打造的知名網站一夜之間銷聲匿跡,資本市場開始向互聯網開啟了紅燈。

 安虎生,北京大學八十年代初期畢業的學子,一個擁有多項科研技術,並計劃在香港上市的IT公司老闆,居然在這個時候幾乎結束了自己每天都在盈利的公司,拿出自己全部的積蓄和精力自發創辦了民間性質的網站:「中華佛教在線」即現在的「佛教在線」。構網伊始,成績斐然,在當時全國的網民不過幾百萬的蕭條環境下,進入99 年的時候,佛教在線註冊的人數已經突破了50 萬,這個數字在當時是令人無法想像的。

 光陰荏苒,2009 年是佛教在線創建十周年,今天的佛教在線已經是中國佛教重要的信息資訊平台,同時也是海內外佛教界了解中國佛教界動態的大千窗口。煙花三月,春雨綿綿,第二屆世界佛教論壇在太湖之濱無錫舉辦,記者有幸在靈山梵宮採訪到佛教在線的創辦者—安虎生。在安總飽經滄桑的經歷裡,我們深深地體會到了一個民間佛教傳媒機構發展的艱辛進程,一個中國佛教徒愛國愛教的執著,一個典型中國知識分子的坦蕩襟懷。

 ■記:記者  ◆安:安虎生

 ■記:您是學計算機數學專業的,原來經營的IT公司對您的專業是一個很好的學以致用。聽說那時您所帶領的團隊在二維條碼防偽等技術領域及經濟方面都取得了比較好的成績,無論是從學術研究方面還是從經濟基礎方面,您都曾獲得過成就感,為什麼要放棄這一切而進入到佛教傳播這個你完全陌生的領域?而且據我所知,您所搭建的以佛教在線網為核心的傳播平台,是一個民間的、公益的、經濟基礎很難維繫的一個體系。

  ◆安:我經營IT公司的時候,無論學術上還是經濟上都談不上什麼成就。我是做生意了,也掙了點錢,但與真正的有錢人相比算不上什麼;在學術上是做出了一點科研成果,但無法與真正的科學家相比。我所經營的IT公司經濟最好的時候曾準備到香港上市,也有一些融資計劃,但是最終並沒有做到。我在技術上是取得了一點成果,但僅僅是應用級的成果。

 不管是我的家教,還是在北大所受到的教育,都要求我要關心社會,熱愛人生。在北京大學雖然我學的是數學,但也受到了很好的人文哲學方面的熏陶。我從大學辭職,進入社會創業,本身目的並非為了發財,還是希望通過參與社會的經濟建設,從而對社會有所貢獻。無論是科研、經商,還是從事文化傳播,總的目標並沒有變化,能從事佛教文化傳播,我覺得是命運使然。

 1995年,因為一個特殊因緣,我開始接觸佛法,當我第一次讀到《金剛經》的時候,感到很震驚。無論從理論體系,還是文學體系,都非常精闢,非常優美。對社會,對世界,對人生,都有完全不同的見地,而文辭中流露出的悲憫情懷,也深深打動了我。於是,我期望通過自己所擁有的能力和資源來傳播佛教思想。

 當時社會上很多人對於佛教有誤解,由於我有自己的因緣,也了解了佛教對社會進步的貢獻,就希望通過我們的手段和方法向社會傳播。蜜蜂發現蜜源後尚且會向同類跳8字舞報信,更何況我們人類?我所說的利用現代科技手段傳播佛教文化的緣起就是一點。要把我所知道的好消息,盡快告知我們的同伴,讓大家共同得到利益。在當時因為沒有受到系統的傳媒訓練,也沒有成型的構思。既沒有想到弘法利生那麼高遠,也沒有想住持正法。只是覺得有一個好東西,我們通過接觸這個東西感受到了它獨特的價值,希望通過我們自身的努力讓更多的人了解它的價值,就這麼簡單。

 ■記:您當時是從那些方面切入的?

  ◆安:我從1995年開始就陸陸續續做了一些工作,主要是佛教的典籍的電子化,集中的成果是在1998年通過北京出版社出版了大陸第一部電子版的《大藏經》。

 從2006年開始,我有幸結識了《法音》(中國佛教協會主辦的佛教期刊)編輯部的一些大德,他們建議我能否通過網絡來傳播佛教進步思想,這個建議完全符合我當時對佛教的熱誠,經過協商,由我來出資金、技術,由佛教協會的政策研究室、《法音》編輯部,當時的中國佛學院的《法源》,河北的《禪刊》,《佛教文化》雜誌,還有江西的《叢林》,大概有7、8家雜誌,共同提供內容,合作創辦了中國第一個佛教網絡,叫中國佛教信息網,在當時無論是內容及技術體系都是比較好的。1999年,召開了中國佛教信息網研討會。當時,中國佛教協會的會長趙樸老對用網絡傳播佛教給予了非常高的評價,這是我從事佛教網絡第一個階段的工作,當時我所扮演的角色,按照北京人的講法是一個「金主」,就是出錢的,參與解決一點技術性工作,但是不參與內容編輯,因為我認為我是門外漢。另外,我還隨緣支持過一些法師們的工作,其中比較成形的是1998年「佛教傳入中國兩千年紀念大會」,我們做了大量的志願工作,從形象設計、宣傳策劃、會議組織,會場服務等等,合作得非常愉快。但合作性質基本上還是停留在出錢、出人、出技術這個層面上。儘管如此,我還是非常感恩,因為有這個機緣我才真正的近距離的切入佛教,而且切入佛教傳播這個領域起點非常高。高在兩點:第一,我們起步接觸的都是佛教界的高人,而且是佛教界正統的、具有實力的專職人員。第二,我們傳播的手段是具有高科技、高投入、快速、有效的方法。可能很多人做得比我們吃力,花的錢比我們還多,但是可能沒有產生那麼高的社會效應,我們所選擇的是一種特殊的方式、特殊的環境、特殊的模式。高投入是當時以公司整體形態投入的,這為我們後來的發展奠定了一個良好的基礎。雖然我們是民間的,在當時全國佛教網站尚不完善的局面下,佛教在線真的是獨領風騷,一覽眾山小,我本人很有信心繼續把這個榮譽保持下去,並為此再次感恩國家宗教局、中國佛教協會以及社會各界高僧大德的無私支持,這也是我們團隊的工作動力。

 ■記:是否可以這樣理解「佛教在線」,是 「中國佛教信息網」成功後的規模外延?

  ◆安:是的,可以這樣理解。因為在發展中我們發現了一些不足,就是中國佛教信息網的內容與形式相對固化,僅僅登載國家政策、佛教經典、佛教文化背景資料,還是遠遠不夠的,缺少有關佛教修行、真實道場生活的內容,這是一個不完美。1999年下半年,《中國佛教信息網》的格式與內容已經不能滿足越來越高的讀者要求,大家希望能有一個全新的網站,除了技術外,連內容能由大家參與建設。於是,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經過半年多的籌備和大規模的開發,中華佛教在線就這樣誕生了。當時它已經相當於佛教界的門戶網站了,只是門戶的概念沒有提出來而已,但這已經是我們的目標。而且佛教界的門戶網站絕不落後於社會網站,因為我們用的技術是最好的,投入也相當高。當時,中華佛教在線聚集了社會上的一大批佛教界精英,很多現在的大和尚,當年都是這個網站上的常客,甚至是版主,也為一些佛教界的法師講經說法提供了一個新的平台,為佛教的弘法開闢了一種新的渠道,提供了一種新的模式。我們嘗試了很多新的方法,網上講經,佛學交友、禮拜等都是在佛教在線開闢的。當時,我們幫雍和宮做的網上朝聖,有4萬多人在網上朝聖,這些功能後來慢慢成為佛教界的習以為常的,甚至其他網站比我們做的更優秀。

 當時我們還提出了 「小小那爛陀」的概念,相當於現在的博客系統。中華佛教在線在2000年的時候註冊的人數已經突破50萬,在當時全國的網民不過幾百萬的情況下,這個數字是相當驚人的,同時在線網民曾接近8千人;有400多個版主志願協助我管理這個網站。

 現在國內通過網絡來進行佛教傳播的主力軍有相當一部分是過去曾經在中華佛教在線共事過的網友,甚至有些佛教網站的創辦人都是從中華佛教在線走出去的。後來,在國家要求網站進行註冊的時候,我們積極配合,第一個獲取了國家信息產業部發給的宗教類的SP執照,但是由於帶「中華」字眼的,必須有部裡的批文,為了符合國家的相關規定和條例,經過協商把「中華」兩個字去掉了,改叫「佛教在線」。當時是無奈之舉,現在看來視野其實變得更開闊。

 佛教在線從創立起,實際上是一種被動式的,我一直講炒股炒成股東,主要的原因就在這裡。我們並沒有自己想明確地辦一件什麼事情,只是在種種因緣下不得不走出這麼一步,這就是命運使然吧。佛教在線創辦更多的是為世界各地修學佛法的人提供了一個全新的交流空間,提供了一個學習的渠道,探索了一個弘法的新模式。

 ■記:聽說這十幾年來,您們這個平台的經濟基礎曾經垮掉,你們還曾關閉過這個站點,那時您是否想放棄?

  ◆安:2001年的6月,我們科技公司的經營狀況出現了問題,主要來自三方面的擠壓:一是互聯網泡沫破碎;二是我當時的兩大主要項目崩盤;三是我們自己做的商業性的項目出現了比較大的虧損,需要支付大量的賠償,大概不到兩個月的時間,我們自身的現金流全部斷了,因為當時的賠償把所有的現金賠光還不夠,又把所有的設備賣掉。與員工清算後,最後留下了不到10個人表示願意繼續追隨我。為運營佛教在線而搭起的四十多人的班子也全部解散了。大概將近半年的時間,佛教在線主要的運營人員就我一個人。我也想過放棄,曾經把佛教在線關閉了4天,但是來自於各地的,包括海外的電話,促使我不得不重新運營,因為大家需要這個網站的,甚至許多人表示要贊助、支持佛教在線。這時,我產生了一種「你不能看它死在自己手裡」的感覺,實際上,我並沒有對它寄予什麼希望,只是覺得別人需要它活著能讓它死了,只能堅持下去。

 那時我有點像《英雄兒女》裡的王成,一會要更新資訊,一會要管理論壇,一會在照看聊天室、一會還要調解網友之間的矛盾。我每天大概在網絡上工作16—18個小時,根本沒有什麼休息的時間。當然,那時也有很多網絡志願者與我協同作戰。

 在許多朋友的支持、鼓勵和許多的佛友的參與下,佛教在線度過了那段艱難時光。這段時間給予了我太多的東西,當初創辦佛教在線時,我主要精力還是在商業方面,對佛教文化傳播沒有太多切身的感受。經過那段親力親為的過程,心態就變了,接觸的人變了,接觸的內容也變了,再加上自身的學習,對佛教的整體的觀感、現狀以及未來有了更多的思考和關心。

 佛教在線的運營內容在這一年發生了一個比較大的變化,中國佛教協會第七次代表大會於2002年的9月召開,產生了新一屆佛教協會的領導班子,我們借用自己的渠道和關係,對這次大會進行了全程的網絡跟蹤報道,這開闢了佛教界新聞報道的先河。這件事在現在看來比較容易,但是當時卻困難,因為我們不屬於任何新聞媒體,也不隸屬於任何主管部門,進入會場很困難,是借朋友的工作證溜進去的,如果被工作人員發現了就會被趕出來。從這個時候開始,我們主動轉型開始了對佛教界的資訊傳播,並且通過這種方式促使佛教界打開大門,為社會能夠方便地了解佛教界提供了一個渠道和平台。過去,大家對佛教界有一種隔膜,一般信眾很難了解寺院裡面發生的事情,社會上的其他各界人士也很難了解,而僧團對社會的需求也很少有渠道能去觸摸、去了解。因此佛教在線提供這樣一個溝通的渠道,或者開闢這樣一種模式,這就是從佛教網絡到網絡佛教的改變。

 從2002年起,我們經過了非常艱苦的努力,直到2006年的4月,首屆世界佛教論壇召開,我們所做的努力才得到了社會的承認——作為唯一的民間媒體受邀參加首屆世界論壇的報道,並且我們為世界佛教論壇建設網站,並提供前期的運營支持。這是第一次得到社會的承認,特別是2006年到2009年,這三年佛教在線走的比較踏實。中國佛教協會、國家宗教局領導,還有各地佛教界的諸山長老的認同、關心、支持,使佛教在線在佛教界起到了越來越獨特的作用;同時,佛教在線通過為佛教界提供服務,也提升了自己的知名度,擴展了自己的生存基礎。應該說,雙方形成了一種良性互動。

 今年是佛教在線成立十周年,傳統的說法叫十年磨一劍。第二屆世界佛教論壇在今年召開,在這一屆我們再一次受邀成為世界佛教論壇的媒體報道單位,甚至是主力媒體單位,在無錫和台灣兩個會場我們都有多名記者參加,以傳統的佛教新聞媒體報道,我們是唯一的一家。其他媒體可能是以一種公眾的角度來進行報道,但我們是站在佛教界的立場報道,同樣的一件事情,大家關注的角度、內容、報道方式還是有區別的。

 ■記:佛教在線的傳播途徑主要有兩個,一個是佛教在線網,一個是《佛門資訊》雜誌。您能給大家談一談創辦《佛門資訊》雜誌的一些想法嗎?

  ◆安:在佛教在線成立以來的十年過程中,我們可以稱得上是和中國佛教界,特別是大陸佛教界相生相伴。伴隨著中國佛教界的發展,佛教在線自身也得到了一個長足的發展,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外行到逐步內行,從不理解到理解,從追隨到輔助,甚至相隨的過程。在某些方面上我們希望為這些引領者鋪橋搭路,做好我們護法的工作,這是一個歷史性的願望和要求。基於上述願望和要求,2007年我們創辦了《佛門資訊》雜誌,當然這個雜誌的創辦也是在很多人的支持下完成的。

 ■記:佛教在線做為一個新型的佛教文化傳播模式,您覺得有哪些經驗可以總結出來供大家參考?

  ◆安:佛教在線走到今天,如果有值得總結的地方,大概是三點: 第一點,永遠不背棄佛陀的言導,佛教的言教就是慈悲濟世,智慧引路。第二點,永遠護持正法正教的機構和高僧大德,對於護持,我們是屬於到位不掠位,用俗話說就是:幫忙不添亂,水大不漫橋。佛教在線不是宗教機構,而是文化傳播機構。我們責任範圍是鋪路架橋,搭建平台,為正法正教的機構和高僧大德服務。第三點,依照佛教的基本教義上報四重恩,銘記十世班禪教導的莊嚴國土、利樂有情和趙樸老提出來的愛國愛教。只要是有利於祖國、有利於民族、有利於世界和平的一切的善行善願,我們都努力去依教奉行。佛教在線作為一個民間發起、民間運營的機構,可能在今天中國社會轉型期間有一些成績,有一些經驗,值得總結,值得大家去研究的。如果我們做好了,希望為跟進者、研究者提供一些有用的素材,如果失敗了也給他們樹立一個路標,避免重蹈覆轍。

 ■記:未來的5 —10年,您有什麼規劃,將來的目標是什麼?

  ◆安:佛教在線有一句話就是鄧小平同志講的叫摸著石頭過河,佛教在線的發展計劃是根據世界或者說老百姓們對於佛法的需要,信眾對於佛教的需要,也會伴隨著中國佛教的發展來進行。它對佛教的傳播只是一種輔助工具,不是主體,因此它沒有自己的規劃和計劃,所有的計劃都圍繞著佛教的需要、佛教的發展而產生。

 ■記:感謝您接受我們的採訪。

  ◆安:不客氣,在此我也代表佛教在線祝貴報全體六時吉祥。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