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人物动态 > 正文

南方人物周刊专访星云大师:中兴佛教第一人(上)

本文作者: 8年前 (2011-04-24)

人间星云台湾奇迹 本刊记者 万静波 发自高雄 向没有佛教背景的大陆读者介绍星云大师的志业、行谊与功德…

人间星云台湾奇迹

本刊记者 万静波 发自高雄

向没有佛教背景的大陆读者介绍星云大师的志业、行谊与功德,颇不容易。

他是佛教作家。他的《释迦牟尼传》、《玉琳国师》两书印行高达数十版,读者从祖父辈到儿孙辈,堪称台湾出版史上的畅销书。他的散文随笔集《迷悟之间丛书》等,也广受读者欢迎。

他是自谦“没有音乐天分”的曲作者。早年在台湾乡间拓荒弘法之际,为了便于接引青年学佛,他以音乐为桥梁,成立“佛教青年歌咏队”,并亲手撰写了《弘法者之歌》、《三宝颂》、《佛化婚礼祝福歌》等数十首歌词,经谱曲后传唱至今。

他是“没有学过建筑”的建筑师。佛光山开山迄今,已建成一片依山势起伏、连绵巍峨的庄严建筑群。奇怪的是,从没聘请过设计师,一栋栋殿宇和房舍,都是大师一张白纸一支尺,与助手在地上勾勒而成。仅以笔者参访过的云居楼而言,主体共8层,一楼大厅是同时可供4000人用餐的大斋堂及大寮(厨房),近万平米,内部居然没有一个柱子,整个大厅一览无遗,连专业建筑师也啧啧称道。

他是教育家。以一介布衣身份,又非商贾巨头,哪怕创办一所学校,都殊非易事。文革前的电影《武训办学》描述过此中艰辛。而大师已在美、台办成3所大学,规模略小的众多中、小学还不论。1991年创于美国洛杉矶的西来大学,首开中国佛教在美办大学之风。运行十余年,已成为美国西区大学联盟(WASC)的正式会员(该联盟是美国6个大学联盟之一,加入须经严格审查)。号召百万人兴学(每人每月捐资100元,为期3年)建成的南华大学,是台湾首家免学杂费的大学,“是佛教力量办的,但不是佛教大学,而是全民大学”。

他是出版家。佛光山所属出版机构出版的众多书籍且不论,《佛光大藏经》的编修,最能说明大师的慧心。历朝历代编修藏经,均由朝廷牵头组织,一是昭告天下君主对文化事业的重视,二来显示王朝的经济与学术水准已臻高峰。如此浩繁、耗资巨大的文化工程,由大师领衔成立的“佛光大藏经编修委员会”已为之奋斗了30年。仅以费时17年、分为四大类、共51册1300余万字的《禅藏》的出版为例,韩国高丽大学宋寅圣教授就说:“过去研究禅学的重镇,是日本花园大学禅学中心,但并没出版完整的《禅藏》。佛光山已成为世界禅学重镇。”

他是慈善家。一谈到台湾的佛教慈善事业,人们往往想到证严法师领导的慈济功德会,其实佛光山自开山以来一直耕耘慈善。其福利项目洋洋洒洒,举凡医疗服务、养老育幼、辅导教化、社会关怀、临终安慰等,大小项目十余个。比如监狱布教,佛光山常年对高雄监狱等十多家监狱和看守所施行教化宣慰,受益人犯计27000多名。可以说人的生老病死,从呱呱坠地到辞世往生,只要有需求,都在佛光山协助照顾之列。

他是传媒事业家。他创办了佛教有史以来第一家日报《人间福报》,不刊登商业广告的电视台人间卫视,还有若干电台。

他是自谦“不擅长书法”的书家。他的墨宝在众多美术馆展出。每年手书的为苍生祈福的隽语都被印刷为几十万份,争为信众收藏。连大陆国家宗教局都讨要几百份分赠宾朋。

他是心怀苍生的社会观察家。进入21世纪以来,台湾社会族群纷争,人心动荡,大师不时投书台湾主要报纸,建言献策,消泯争议和仇恨,如2003年的《没有台湾人——在台湾居住的,都是台湾人》,2004年的《大和解,救台湾》,2005年的《去中国化之我见》,最轰动的是2006年的《上台下台——论施明德“倒扁”》,他以公民身份表达“无关挺扁倒扁,只为全民幸福安乐,吁请陈‘总统’下台”。

他是海峡两岸“宗教统一”的重要推手。近年来两岸宗教界的重要活动如佛指舍利入台、世界佛教论坛召开等,星云大师都是幕后助力者。

他是某种意义上的大企业家。佛光山有各种机构数百个(可以视为分公司),遍布全球五大洲,出家僧众和义工数万(可以视为雇员),信徒几百万(可以视为顾客或关联企业),某种程度上确已为一家跨国集团公司。而他,无疑是这家NGO性质跨国企业的董事长(国际佛光会也确实是华人世界第一大NGO组织,在全世界的规模,也仅落后于扶轮社、狮子会等,位列第四,是第一家获得联合国非政府组织咨询顾问身份的佛教团体)。把这一家“企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台湾到世界地发扬光大,没有杰出才能,显然是一句呓语。

他是佛教改革家。佛教自明清以来衰败数百年,大部分出家人以自了汉为要务,遁入山林,逐渐与人间脱节,成为吃斋拜佛的老人佛教。民国时代更因战乱频仍,人心混乱,佛教一蹶不振,连政府颁发的救国救民信条之一,便是“毁庙兴学”。而在台湾,由于日据时代受到日本佛教的影响,许多出家人娶妻吃荤,寺内着袈裟出外则西装,僧俗混淆,信众更是对佛教缺乏正信的认识。就在这一片茫荒之中,星云大师凭着“人能弘道,非道弘人”、“佛教靠我”的大愿心,筚路蓝缕,振衰起弊,以60年革新佛教,使佛教在台湾复兴。他创办的佛光山,以“人间佛教”为宗风,已壮大为台湾佛教的华表、现代世界佛教发声的重镇。

他还是使佛教国际化、从高雄一隅播散全球的国际宗教大师。30年来,随着港台经济融入国际,华人奔走于世界各地,再加上连续几波留学潮和移民潮,越来越多华人移居海外,这些以佛教为母教的华人华裔子孙需要心灵慰藉。他因应信徒吁请,到美国、澳洲、非洲、南美洲建寺:美国洛杉矶的西来寺被誉为“西半球第一大寺”、“西方的紫禁城”;澳大利亚的南天寺则是“南半球第一大寺”;南非的南华寺为“非洲第一大寺”;巴西如来寺为“南美洲第一大寺”。当地原有的宗教有天主教、基督教、印度教、伊斯兰教等;度化的人种有黄、黑、白、棕。

在以上诸多称谓中,贯穿始末的是两个关键词:佛光山和人间佛教。早有学者将佛光山推动人间佛教的贡献归纳如下:

一、世界佛教人口增加;二、青年学佛风气日盛;三、在家弟子弘扬佛法;四、传播媒介重视佛教;五、佛教文物广泛流通;六、佛教梵呗受到重视;七、佛光会的蓬勃发展;八、教育学界肯定佛教;九、政党人物实践佛教;十、演艺人员皈依佛教;十一、佛学会考成果辉煌;十二、弘法布教跨国越洲;十三、监狱弘法成效卓著;十四、种族融合促进和平;十五、南传尼众恢复教团;十六、人间福报净化社会;十七、佛教艺术普遍发展;十八、宗教对谈尊重包容;十九、佛教典籍流通世界;二十、各种讲习建立共识。

大师40年前喊出了“人间佛教”的口号,当时的台湾教界不但不认同,反而攻击丑化,贴上大逆不道、离经叛道的标签。40年云水日月,这一理念已获得普遍承认,台湾的众多佛教团体都倡导起“人间佛教”。

什么是“人间佛教”?星云大师最简洁的解释是:“凡是佛说的,人要的,净化的,善美的;凡是有助于幸福人生增进的教法,都是‘人间佛教’。”他的理想是:佛教一定要走向人间化、生活化、现代化、社会化、大众化、艺文化、事业化、制度化,乃至国际化。

就本刊记者多次赴台湾以及佛光山参拜的观察所见,佛教在台湾已深入人心。不论是在城市还是乡村,佛堂寺庙四处可见,不少都市道场就设在白领写字楼内。有调查称,自认信佛的台湾民众高达总人口的60%。结婚有佛化婚礼,生子请法师起名、短期出家、假日修道、丧葬仪礼等佛化生活方式,逐渐通行。

青年学佛、信佛的也越来越多。本刊记者留居佛光山期间,正逢已有30多年历史的大专学生佛学夏令营举行,数百名被选中的男女大学生从各地赶来参加为期3天的活动,记者随机抽查了解,生源各异:有来自佛教家庭、受到父母影响的;也有对佛教全无认知的;还有的来自天主教会大学。绝大多数同学都笑脸相迎,充满喜乐。

使佛教中兴,从山林到人间,从老年到青年,从传统到现代,从遁世到救世,从幽怨到喜乐,从寺院到会堂,星云大师堪称此中大者。

有人评论:“星云大师在海内外推动的‘人间佛教’,是另一个‘台湾奇迹’,另一次‘宁静革命’,另一场‘和平崛起’。”

已故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说:“当初佛陀未能完成的事,星云大师都完成了。”

香港大学副校长李焯芬认为:“从历史的角度看,大师无疑是带领佛教走向复兴、走向世界的一位巨人,他的贡献将永载史册。”

作家柏杨说:“大师对佛教的贡献意义深远,对于佛教的制度化、现代化、人间化、世界化的发展,居功厥伟。他所弘扬实践的人间佛教俨然是佛教的代名词,不但走入人间,而且走入人心。”

经济学家高希均说:“大师正是这样一位集创意(进步观念)、改革(新的做法)与教育(普及众人)于一身的开创性人物。他对于传统佛教的陋习勇于改革,使佛教能够摆脱守旧落伍,这真是台湾社会向下沉沦中向上提升的最大力量。大师的成就,不能归功于机运;他的‘志业’,不只是宗教;他的影响,更不局限于台湾。他的贡献早已跨越宗教,超越台湾,飞越时空。”

面对各界盛誉,星云大师不忮不求,他坦言:不喜欢被神话,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出家人而已。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是人性大解放的时代,也是欲望大放纵的时代;是欢笑高歌的时代,也是哭泣悲鸣的时代;是礼崩乐坏的时代,也是信仰重建的时代。面对这样一个希望与失望并存、枪炮与玫瑰齐飞的时代大变局,我们该何以自处?

在反躬自省前,不妨倾听智者的大智慧。这正是不久前本刊记者前往高雄佛光山,代表众生向星云大师请教的精神背景。

前后两次求问,历时4个多小时。这样一位高僧大德,果然是无尽的仁爱慈悲。怀着欢喜之心,我只能想起一句话:有他,是华人之福。

(本文参考自符芝瑛著《云水日月——星云大师传》、满义法师著《星云模式的人间佛教》、林清玄《浩瀚星云》、慈容法师著《幽兰行者——佛教史上的改革创见大师》等书,一并致谢)

大师档案

江苏江都人,1927年生。12岁于南京礼志开上人出家,为临济宗第48代传人。1945年入栖霞律学院修学佛法。1949年春,组织僧侣救护队来台湾。曾主编《人生》、《今日佛教》、《觉世》月刊等佛教刊物。

早年主要在宜兰弘道,1967年依托信徒支持在高雄县大树乡购买土地,从此创建佛光山,以弘扬“人间佛教”为宗风,树立“以文化弘扬佛法,以教育培养人才,以慈善福利社会,以共修净化人心”宗旨,致力推动佛教教育、文化、慈善、弘法事业。并融古汇今,手拟规章制度,将佛教带往现代化的里程碑。

先后在世界各地创建200余所道场,并创办美术馆、图书馆、出版社、书局、中华学校、佛教丛林学院及大、中、小学等数十所。

星云撰有《释迦牟尼传》、《星云禅话》、《迷悟之间丛书》等几十种著作,并翻译成英、日、德、法、西、韩、泰、葡等十余种语言。

大师有来自世界各地之出家弟子千余人,全球信众则有数百万之众。1991年成立国际佛光会,被推为世界总会会长。于五大洲成立170余个国家地区协会,成为全球华人最大的社团。

宁肯消灭原子弹,也不能消灭慈悲——访星云大师

人啊,哪怕生活上苦一点,你让他信仰上自由一点,他也会觉得心里很满足。未来的中国要发展,对宗教要给予更多的空间

本刊记者 万静波 张欢 发自高雄

谈幸福

人物周刊:我们注意到一个现象,中国大陆和台湾的地铁里的乘客表情,是不一样的。在台湾的地铁里,人们的表情平静安闲,中国大陆的地铁里,则往往是焦虑、心事沉沉。请教大师,原因何在?

星云大师:你刚才问的,要从中国大陆久远以来的文化来讲。从春秋战国开始,一直到民国建立、国共分立、文化大革命,基本上中国几千年人们都不快乐。为什么呢?这个社会是混乱的:战争不断,皇权专制,中国人的本性没有得到解放。直到最近30年,才有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胡锦涛先生的“和谐社会”。这都是难得的、了不起的,对中国有巨大贡献的。但是(类似这30年的中国变化)历史上还是很少的啊。

你看到现代的人笑容不够,这是内心的欢喜不够,脸上的光彩、亮丽啊就不够。不过现在中国也在一天天进步,大陆人民也在一天天享受到人类需要。人类需要什么?不单是自由民主,而且是幸福安乐,这应该会促进道德的进步。

人物周刊:昨天晚上我们参加了您的大专夏令营见面会,您在和学生对话中提到“自由民主很好,但是不够的,要回到心灵的幸福”,体现出一位宗教大师对世道人心的观察。但是这句话如果在大陆传播开来,会不会遇到障碍?

星云大师:现在大陆已经走上改革之路,不会回头了,只会往前走。政府也要给予人们幸福、自由,他们也开始重视制度改革,不像以前那么固执。

我想中国会越来越好,慢慢在世界上独领风骚。我们看到中国这么正常下去,很好。只是中国现在城乡差距太大,贫穷的地区也需要政府、慈善人士对他们提供教育和鼓励,对他们的基本需要能够给予照顾。

谈财富

人物周刊:您总是讲以众为我,无我无私,这是您作为高僧大德的修为,可是对于今天生活在滚滚红尘中的大陆民众来说,大多正受金钱、欲望的驱动,社会物欲滚滚,您如何开示民众?

星云大师:美国是一个很开放的社会,你到美国去,什么人种都有,哪一个国家的人,黄种人、白种人、黑种人满街都是,它没有中国的问题。经济,全世界都把钱存到美国去,美国的经济还是很稳定,让人信赖的。现在说美国的经济这样那样,耸人听闻,但是我认为美国的经济不是那么没有基础。教育也是一样,全世界的人都跑到美国去受教育,美国光受教育就赚了多少费用。学生来自全世界,回到他们的国家,大都也是唯美国马首是瞻啊。

我的意思是开放的国家会进步,现在中国要把邓小平先生的改革开放坚持下去,不但是经济,甚至是整个社会、宗教。我们不说别的,就说宗教的开放吧,毕竟能帮助多数人的成长,帮助社会秩序的重整,帮助人心的净化。人啊,哪怕生活上苦一点,你让他信仰上自由一点,他也会觉得心里很满足。未来的中国要发展,对宗教要给予更多的空间,这对中国会有利。

人物周刊:关于财富问题。在中国大陆,很多民众都纠缠在很糟糕的财富观里,赚钱发财是唯一目标。如果说不要赚钱的境界太高了,那怎么能做到让众生赚正当的钱,要不为赚钱而赚钱?

星云大师:我对你的话有一点修正,不是不要钱,而是不要钱“而已”,后面还有两个字。钱不是要来的,钱是要自然来的。以无为有。无不是什么都没有,而是无中生有,无里面有无限、无量、无穷,要在“无”上面去了解。说你去要?要也要不到的,该是你的,因缘招来的,就是你的。

所以我希望我们全国的人民在经济上面多结善缘,多播种,种子播下去你还害怕没有收成么?世界上没有说没有本就有利、没有播种就能收养的。你要怎么生产就要怎么栽种。

佛教当然讲因果,什么因就有什么果。我们要富贵,富贵就有富贵的因果啊。有人说我们吃素,我们拜佛,我们怎么没有发财?那是错误的,你拜佛、吃素,那是道德上的因果。你要发财,你要讲本领、勤劳,要有投资的智慧,要搞清楚市场经济,你才能发财啊。

谈生死

人物周刊:谈完财富,来谈生死。昨晚的演讲中,一位身有残疾的同学说到了自己的痛苦,您说死没有那么可怕。那么对于普遍没有宗教基础的大陆民众来说,该如何面对呢?

星云大师:看程度了。不了解死亡,就会觉得可怕。怎么会不怕呢?地狱里有鬼怪,死了无影无踪,当然害怕了。有信仰有了解,就会指导我的目标,就会无畏,畏惧的心就会不一样了。生死生死,生也好,死也好,都是很美好的。中国人把死啊,看得太严重了。

我们人间佛教以人为本,人要讲究自在、讲究解脱,不要烦恼不要束缚,可以超脱出来,甚至从生死解放出来。中国过去也有啊,很多伟大的人物杀身成仁、舍生取义,在道义的前面,生死算不了一回事。所以人人把生死平衡看,人无生无死,有生就有死嘛。

有一个禅师到一个老年得子的人家门口掉眼泪,人家就不欢喜,问禅师你要化缘么?要钱么?何必在这里哭呢?他说我不是要钱的,我在这里哭,就是哭你们家里多了一个死人啊!你是看到生,生就是死嘛,一定就是死。同样的,死你也不要就看作死嘛,死也会生,你不死怎么生呢?所以生死是一个,不要看成是两个。

生命好像一根木材,就是在燃烧嘛。所以人的遗憾,大概就是自己的生命、我的父母朋友、我的关系,一死通通没有了。不过,你又获得了另外一个世界,可以从新来起,有缘再相聚,如果有缘分再相聚嘛。人生本来就是遗憾,悟了,就不遗憾了。

谈欲望、同性恋

人物周刊:除了财富、生死,困扰众生的还有欲望、情爱问题。佛法有很多的智慧,但是对于普通人,尤其是没有精神信仰的大陆民众来说,您有什么开示?

星云大师:外来的力量帮忙,是有限的。改进还是要从自己的心地、从内在改起。

我们说教育,教育的改良也不是那么容易啊,你以为家庭教育就能改变孩子么?那每个孩子都很好啦。学校的教育就能改变学生么?也不见得。社会的教育就能改变一个人么?也不见得。要什么教育才能改变?自教!自己觉悟,自己教育自己。我不对,我惭愧,我做错了,我要改进,这个是最大的力量。佛陀就是自教,他就是从自己开始。

教育要自教,信仰也是。信仰不是求神明的保佑,来长寿,来发财。神在我心中,给我力量,让我能面对现实,面对所有的艰难困苦,让我改进、净化、向上向前。有一个力量,也是一种教育。

假定说这个人心中有信仰,我心中有佛,我要骂你的时候,我是信佛的人啊,我能骂你吗?我要打你,我是信佛的人,我能打你吗?我能偷吗?我能抢吗?这就能自教。这个不能,那个不能,大家都不能,负面的就减少了,正面的就增加了。

人物周刊:很多社会问题,都是在佛陀时代无法想象的,比如克隆人、丁克家庭,包括同性恋现象,相信近一二十年来很多人向您求问。昨晚您说同性恋“不正常”,会不会遭来批评?

星云大师:同性恋的人也不会一生吧。这个对儿女人伦、社会观感、自然的人性,不正常。不过这句“不正常”,在西方会引来同性恋者的反击,他们的势力很大,大家都不敢说。我在台湾敢说。

人物周刊:您的一生,成就非常了不起,这里面有您的慈悲、愿心,也有您的勇气、毅力做支撑,但是当芸芸众生还在以功名利禄为人生唯一追求的时候,您要如何开示?

星云大师:人啊,一个心,两个门,那边一个门,这边一个门。这边的门是私心,那边的门是公心,我们要走哪一道门?这个门说来啊来啊,好的东西都是我的,情爱也是我的,什么好的都是我的。这个“来”从哪里来?你又没有赚钱,你又没有贡献,你怎么来呢?不能来。私心就是要去追寻,到处去找,我要我的愿望,贪、嗔、愚、痴、嫉妒、功名利禄,这个就是高山寻找,悬崖峭壁,很危险啊。

假如说这边还有一个门,有神仙啊,道德啊,朋友啊,正派啊,教友啊,你要选哪一边呢?我觉得选自私会有不好的后果,选正派的虽然会有一时的不那么快的发财、富贵,但是会安全。

中国大陆人口之多啊,现在要教育下去,要给人民知,要让大家有知的权力。知识毕竟能救中国,你不给他知道,愚昧啊!不知道,就会乱来。

现在社会开放了,比方说我们佛教,很多人口信仰。也有一些人不信仰佛教,去信仰别的什么宗教,我觉得可以啊,人很多嘛,我们照顾不了啊!哪一个有力量,哪一个来分担么。

人需要活下去,不必打压,斗啊,我们给他利益,他就要嘛。中国13亿人口,假如现在有一半、六七亿人,到世界去,比如去个两千万到澳洲,那中国人都能当总统、当总理了,中国一下子就变成几十个国家了。不要争。越南、泰国、新加坡,都是中国人啊。

我曾经讲过,中国大陆对台湾要以大事小,要慈悲,要爱。台湾对大陆要以小事大,要智慧。海峡两岸应该慈悲、智慧、友好。

谈信仰

人物周刊:大陆有位学者提出一个观点:现在是2009年,上溯90年到五四运动,前30年是军事斗争、文化革命的时代;1949到1979年,是中共建政、政治纷争的30年;1979年迄今,是重建自由经济制度的30年;到了今天,该到了寻求精神信仰的时代。您也了解,大陆过去实行宗教禁锢,现在才逐渐开放宗教,吸引信众,您的见解很高明:有正信的信仰当然好,如果不信,迷信也可以,总比什么都不信的好;您还说一个人有两个宗教信仰也是可以的,这些见解是如何产生的?

星云大师:基本上是依从人的利益,人的需要。为什么要把人束缚得那么紧呢?多一点空间给他不是很好嘛。信一种,信两种,这有什么关系呢?对于我们有什么损失?对于世间有什么危险?没有嘛。我觉得天赋人权,生存的权利、信仰的权利,受教育的权利,都是人权嘛。过去最早期是信仰神权,什么都是神给的,打雷,是神生气。山有山神,水有水神。神权的时代慢慢地进到君权,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啊。你看看这个皇帝,哎呀,不知道得杀死多少人。他凭什么做皇帝,他凭什么杀戮?人不是平等的,他掌握了权力。君权走下去就是民权,老百姓也有权利了。

其实这还是不够的。未来有生权,众生啊。每一个生命,鸡、鹅、牛、猪、羊,它们都有权利。比如现在美国,鸡,你把它倒过来挂在脚踏车上骑,这是犯法的,你可以杀它,可以吃它,但不能虐待它吃苦。现在对生命的重视、对地球的环保理念,都是生权。一切众生都有权利,一切众生皆有佛性嘛。佛性就是生命的权利。

尤其是现在胡锦涛先生提倡和谐社会,和谐社会重要的就是平等,是共有。眼睛、鼻子、耳朵要和谐,才能漂亮。眼睛不看,耳朵不听,就不和谐了。肠胃不和谐,痛啊,那就不健康了。我的家人要和谐,甚至我们唱歌也要唱得和谐啊,走路也要和谐啊,吃个菜也要和谐啊。和谐社会如果能真正做到包容、平等,才是中国民族伟大的改革。

人物周刊:您提到的“人可以有两个宗教信仰”的见解,可能在别的宗教会有意见。

星云大师:他们不对啊,心量太小了。我爱爸爸也爱妈妈啊,我交了你这个朋友,再交另一个嘛。姑娘也要多交几个男朋友,比较比较嘛。我觉得不要那么狭义。

谈大陆佛教

人物周刊:有关大陆宗教的现状,其实大陆佛教还处在烧香拜佛阶段,佛教也好,其他宗教也好,还没有真正走入普通信众的生活和精神层面,您如何看待这种情况?佛教或者其他宗教的非政治化,是一条可行的路径么?

星云大师:要机制健全,人民才会信仰。你自己本身就不健全,怎么好让人信呢?

怎么健全佛教?第一、以戒为师。戒啊,是我的老师,得有个根据。这不是我的话,是佛祖的话。第二,制度为本。过去马祖(唐代佛教大师,709-788年)创丛林,百仗(佛教大师,马祖弟子)立清规,主要建立的是制度。这才有中国的佛教啊。共产党有共产党的制度,中国大陆的教育有制度,农村也有农村的计划。现在中国有宗教局,有佛教协会,都是制度嘛。再有生活规律。现在教授要有教授的规律,演艺人员要有演艺人员的规律,你做大法师,怎么能没有生活规律呢?

我觉得中国大陆的佛教也有值得改进的地方,例如园林文物要还给佛教。寺庙要归寺庙所有啊,你不能把它当成国家的。不要和宗教来政治斗争。一个东西嘛,你让佛教拥有它。出家人不要钱,要了做什么?建宝塔,建藏经楼,办事情。出家人不贪污,纵然有为数很少的不肖分子。

我对大陆教育和人才的看法:要真心教育!要真心培养人才啊!到了国际上,人家要看你的人才等级,拿不出来不行啊。中国很大,中国的宗教也很大,中国宗教的教育也很大,中国宗教的人才也很大,一切都要考虑到大大大,才能赢回来。

人物周刊:您是佛教改革家,大陆佛教现状要改变,人间佛教会是一个好方向吗?

星云大师:过去赵朴初居士跟我在北京说,他们提倡人间佛教。我就说过去太虚大师提倡“人生佛教”,我们也是这个路线啊,所以人间佛教、人生佛教就合流了,是一样的意思嘛。我们都以人为重,以人为本,是人本的宗教,不是神本的宗教。我们不重视神,佛也是人。

我觉得人间佛教从家庭开始,从中国传统道德,父慈子孝啊,长幼有序啊,人类的道德尊重啊,再到社会。家齐才能国治嘛,其中也有一些儒家的精神。

人物周刊:中国大陆开始提倡儒学,对佛教的管制也放松了,您怎么看?

星云大师:我看宗教有5个分级:人是最基础的,人道、儒家、基督教是一方面;再有就是讲出世的,就是道家——老子庄子、佛教的小乘。佛教多一个菩萨道,就是自救救人,自度度他,有入世的精神,出世的心。入世和出世要联合起来。

佛光山,你说我很入世吧,我们也是很简单的生活;你说我们出世,我们都很热心为世间服务啊。这叫什么?就是人间佛教。这是未来宗教界的一道光明,人间要幸福安乐,要的不是恐怖仇恨啊。

人物周刊:中国大陆经过30年改革开放,政治制度得以一定程度修复,市场经济已经基本建立起来,公民社会还处在台湾80年代前期的水平,也在逐渐进步。大陆政府现在有钱了,现在提出的一个说法是向世界输出软实力,这也是大陆的策略,那在您看来,什么是好的软实力?

星云大师:好的都可以输出啊,对人有利的,对人有幸福的。

谈少林寺和释永信

人物周刊:在中国大陆,少林寺现象是一个有趣的话题,少林寺这几年来有一波一波的浪潮向外拓展,如何评价在普通人和知识界相差很大,您如何看待?

星云大师:这个问题一般人不容易问。从佛教历史上看,正统的佛教都是从教理、教义基础上,从义理、制度、规矩、修行的层面来评鉴。少林寺属于教理、教义之外的一派。音乐、武功、建筑,不是教理的,是靠武功的。武功对佛教也有贡献,但和佛教很多传统的教理教义不一样。他是练功的嘛,是练身体的;佛教是练心的嘛,是讲心里的。

我不觉得一定要排斥他们,不好。当初在欧美,中国人没地位,人家看不起,这个衣服一穿,他把我们当做是少林寺的,立刻很尊敬。人家以为我们和李小龙一样的。总之一句话,大海不辞细流。佛教像过去八大山人的绘画啊,敦煌、龙门石窟的雕塑啦,技艺还是很了不起的。

人物周刊:那您怎么看待释永信方丈?这在大陆很有争议,他现在既有政治声誉,又有公共影响力,很多人很困惑。

星云大师:这个我不太了解。永信法师也是要建立制度,发扬少林宗风嘛。现在少林寺在外国很不错,释永信法师可以搞出这么大的一个场面,说明本领不容易。不过佛教的要求层次也在提高啊。我想世界最重要的是正派,不论什么东西,只要正派,就会有人相信,就能存在,就不会麻烦。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17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