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人物动态 > 正文

与星云大师对话:包容的智慧

本文作者: 8年前 (2011-04-24)

解说:在当今佛教界,星云大师是一位得到公认的高僧大德。整整八十年前,1927年,星云大师出生于江…

与星云大师对话:包容的智慧

 

 

解说:在当今佛教界,星云大师是一位得到公认的高僧大德。

整整八十年前,1927年,星云大师出生于江苏江都,12岁剃度出家,21岁时出任南京华藏寺住持,绶记为临济宗第四十八代传人。

在1949年到台湾之后,星云大师致力於佛教教育、文化、慈善、弘法的事业推动。

1967年 星云大师于台湾创建佛光山。

1985年自佛光山开山宗长一职退位,云游世界各地弘法。

1991年创办中华佛光协会。

1992年5月16日,于洛杉矶成立国际佛光会世界总会,担任总会长。

至今于世界五大洲成立近二百个协会,会员人数逾百万,以期达到“佛光普照三千界 法水长流五大洲”的人间佛教理想。半个世纪以来星云大师立足台湾弘法于世界,在各地开创道场,遍布全球五大洲。

迎佛指舍利入台湾

2002年2月23日,一项佛教界的法事活动,震动了数百万台湾人。

世界仅存的释迦牟尼佛指舍利,在经过多年努力之后,终于从西安法门寺请到了台湾,供无数信众瞻仰。这次规模空前的佛教活动,在台湾各地持续了37天之久。五百万人参与了这一佛教文化的盛会,其中有近十七天的时间,将宝物供奉在全台湾规模首屈一指的道场佛光山之中,供信众朝拜。而如此重大活动的牵头者,与国宝佛指舍利的护送者,当然非星云大师莫属。

星云法师:“我们请佛指舍利到台湾来你们不可以有错误的想法,以为佛指一来,台湾就没有问题了,一切都消灾平安,一切都是富贵发财。这样的话给佛陀的压力太大了。如果如此我也不要成佛,太辛苦了。

那我们为什么要请佛指舍利到台湾来呢?主要是佛陀他是一个伟大的圣者,慈悲、智慧、他有大的威力,他能够让我们自省,让我们能净化身心。让我们能改善我们的习气,减少我们的烦恼,减少贪嗔愚。”

解说:自从凤凰卫视全程直播星云大师,恭迎佛指舍利到台湾的活动之后,便与大师结下了不解之缘,多次报道了大师的弘法活动。2007年是佛光山开山40周年,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及行政总裁太平绅士刘长乐先生一行人,再次登山拜访大师,希望在更多的人生问题中得到大师的开释,已经闭关的星云大师欣然接受,与刘长乐先生进行了长谈。

刘长乐:“大师在这个2002年的时候我们非常有幸能够参加大师的迎佛指舍利到台湾的这样的一个壮举。凤凰卫视全程追随大师,记录了这样一个非常非常感人的,非常非常有震撼力的这样的一个行为。”

星云法师:“感谢刘总裁,由于你的那个全球的播放佛指舍利(的节目),不但很轰动,影响力也是至今余音未息。”

凤凰与佛光山的缘分

刘长乐:“谢谢,谢谢大师 那么从那以后呢,我们凤凰就跟佛光山,和大师结下了很深刻的缘分。今天我们非常有幸再次拜访!大师您在去年年底的时候曾经说过。您今年已经开始闭门了,已经基本上谢客的情况下,大师又非常高兴地能够接待我们凤凰的这一行人。我觉得凤凰跟佛光山,和大师的缘分的确是很深。我们非常希望大师能够对凤凰和佛光山这样的一个非常有趣的关系呢,给我们一些开示。”

星云法师:“凤凰啊,是一个有生命的动物。鸟中之王啊,佛光嘛也是一个,所谓佛光普照嘛,全世界都能享受它的温暖。在佛教里面对凤凰两个字,本来过去佛寺的时候是一个大鹏金翅鸟,而且这个凤凰啊,这个全世界的华人都能接受,有美丽的颜色、有动听的声音、有很美的德行、也有和谐的性格。所以因此从大鹏金翅鸟进而为凤凰,它也属於龙凤合鸣,琴瑟合鸣啊。它讲究和谐,这个很有意义的。”

刘长乐:“谢谢大师。我们知道这个凤凰呢,实际上是中华的民族文化中间的一个非常非常经典的一个图腾,跟龙一样。那么佛教呢,它从印度和这个西域传到中国以后呢,实际上也经历了将近两千年的一个本地化,我们叫汉化,或者说本地化这样一个过程。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间呢,佛教本身也是经历了一个和中国的文化进行非常好的一种包容,相互之间的包容。”

星云法师:“中国的文化是包容的,佛教如同大海,你大鱼小虾它都可以包容。不过现在是凤凰卫视啊,你们的节目,这个地域空间,各种人等。你们也是最包容的,所以我觉得这个包容是非常切合总裁你的心愿。我觉得你这个人呢,就是一个包容的人。”

刘长乐:“谢谢,谢谢大师。”

星云法师:“所以十年来,我们讲说佛教在今天这个时代有一些人不信的。他要排斥。这个是不对的。你可以不信,你不必排斥它。因为所有的世间上的东西,废物都可以利用,何况是一个宗教。还有这么久的历史,这么久的文化,应该有个获得起码的尊重。

大师的人间佛教宏愿

解说:说起佛光山今天“佛光普照三千界,法水长流五大洲”的盛大规模,以及星云大师弘法经历,就必然会提及大师,一直所奉行的“人间佛教”的宗风。通俗地讲,“人间佛教”是相对于佛教从前主张出世,重视来生和神鬼之论而言的,“人间佛教”讲究“佛教入世打开山门”以及“以人为本”,更多讲究人今生的修行与因果,主张佛教利用更积极入世的态度面对世人,有了这样的思想武器作为基础,弘法的方式就有了极大的突破。虽然星云法师并非“人间佛教”的创始人,但他多年来身体力行的实践工作,实在是给“人间佛教”的信奉者们树立了最好的榜样。他不仅著作等身,还在世界各地创办佛教杂志,出版社,以及丛林学院,甚至拥有电视台进行佛法的宣扬工作。时代在变化,宗教也在变化,佛教是讲究包容文化的宗教,所以其自身的生命力也就更强。这一点,从星云大师,遍布五湖四海的信众,就可以看得出来,这种被称为“佛教现代化”的努力是需要包容的,也正是因为有了包容的心怀。大师弘扬“人间佛教”的宏愿,才得以结出如此的硕果。

刘长乐:“ 大师是一个传道者,我们是一个传播者,我们也想通过大师,对人间佛教的普及跟我们传媒,有一个非常好的互动。那么您当时,能够把佛指舍利请到台湾来,当然大陆领导人做了很大的努力,也有很大的佛心了,我们说他们呢,能够让佛指舍利到台湾来,而且在台湾37天啊,大师是形影不离的做了很大很大的功夫。

我记得那次我在高雄最后在佛指舍利离开的前一天,我在高雄送别佛指舍利的时候,菲律宾的一批瞻礼团来了,瞻礼团他们说他们在菲律宾看凤凰卫视转播台湾的佛指舍利的这个画面的时候,是全体人一块儿收看,而且是跪拜收看电视,在台湾也是这样。然后,他们到了最后时候,到高雄时候参加最后的送别,然后送走的时候,十万人呢!十万人,我也在现场,然后大师上飞机的时候我在下边,情不自禁地拍了很多照片,有很多照片非常感人。这件事情的影响力是不是很深远?

星云法师:“我向大陆领导人要求(佛指舍利)到台湾来,因为这个海峡两岸啊,虽然是一海相隔啊,但是心意相通 这个血脉相连,思想一个都有共通的点。几乎台湾很多人包括政要,一起恭迎,万人空巷。佛教也由那次佛指舍利以后,和中国大陆的宗教交流密切,这两方面推动政府共同统一志向。

我们跟北京的中国佛教协会共同举办这个佛教的梵乐,梵呗音乐会,到美国去,到香港,到加拿大,到世界各地去演唱。”

佛教艺术 梵呗音乐

刘长乐:“2003年的11月,好像我是在上海,在上海的那个大剧院有幸跟大师一起欣赏了佛教梵呗乐团的演出,我们做了转播。”

解说:梵呗,又称声呗。呗,梵曲等是一种古老而充满生命力的艺术形式。佛教徒在进行佛事活动时会唱梵呗。这种歌曲大多旋律清雅,给听者以心灵平静的感觉,相传有医治身心之疲劳,及强化记忆的功能,许多经典梵呗被赞颂“为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亦得处处闻”。

作为传经布道 感化大众的工具,梵呗也功不可没,所谓音乐无国界,星云大师在世界各地进行的弘法活动,也自然少不了梵呗音乐团的功劳。

星云法师:“像我出家六十多年来,唱都唱来给佛祖听,早课晚课,既然能唱来给佛祖听,人人是佛啊,为什么不能唱给你们大家听呢。”

刘长乐:“05年的时候,好像南海观音开光的时候,大师亲临,我也去了。”

星云法师:“秦林现场,你也去了,我也去了 ,你也转播了嘛,所以这个佛教要感谢你,很多的大型活动,透过你们凤凰,把它飞散到全世界啊,所以法音宣流,这个是很伟大的。基于我们要把佛教普遍化,把佛教不要作为只是寺院里的,出家人的,让佛教走到社会,走到群众里面,让大家共享佛教的一些内容、艺术。

刘长乐:“还有去年的世界佛教论坛,在杭州,当时大师的宣讲非常轰动。我们想在这个佛指舍利的台湾行之后,两岸的这个佛教的互动又到了空前的一个阶段。

佛教促进两岸和谐

解说:如果不是信守“人间佛教”的理念,将其一步一步由思想转化为实际的工作,星云大师不可能成为万众景仰的佛教大师。如果没有兼收并蓄的佛教理念,佛光山的道场也不可能遍布五湖四海。万物相通,如果一个人缺乏宽阔的心胸与气度,他不可能承载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成功。同样地,如果一个宗教,一个民族,甚至一个国家缺少了包容的气质与文化, 我们也无法相信她会在全世界发散出自己应有的光辉。

刘长乐:“佛教确实是在两岸的交流中扮演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因为现在,从中国的佛教就是我们讲汉传佛教,当然也包括藏传佛教,因为现在我们说藏传佛教也已经在相当程度上和中华的文化,中华民族的文化包容在一起。那么它实际上是整个中华民族的,不管多少个民族,多少个部族,也不管是有多少个派系,它是最大公约数。就是大家基本上在佛教的认同方面没有什么更多的歧见。那么从这一点上来说呢, 我们觉得就是在做好中华民族的和谐相处这一过程中间佛教也扮演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像我们目前这个佛光山,你假如有时间到我们这个男中学部去看看,26个国家的人,黑人、白人什么种人都有。我们讲倡导融合啊。到我们女中的佛学院看看,那个是大学的硕士、博士、甚至于初中毕业的初级班也有。从伊拉克来的、印度啊、尼泊尔, 斯里兰卡啊,我们都接受。 可以说佛光山就是佛教的一个大同世界。所以从这个大和谐的,民族的大和谐,到小和谐的,我们佛光山的佛教的和谐来说呢,这都是一个非常经典的一个范例。”

星云法师:“希望全中国的这个人民呢,因为今后二十一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二十一世纪是太平洋的世纪啊。实际上是华人的世纪。所以华人应该要扩大心胸,用包容的心敞开心胸,这个心胸多大呀 视野就多大,你包容的多大 你就拥有多少。心大才能和国家的大配合起来。”

刘长乐:“大师这个开示非常精辟,我想呢 我们有一句话:叫和谐世界从心开始。心,是心脏的心,是心灵的心。确实佛教能够带领大家从心开始。”

与星云大师对话:包容的智慧

佛教中精妙的管理思想

解说:佛教修行之人讲求“心无杂念”“六根清净”,而真正做到这一点决非易事。坐禅,就是修行者追求心灵平静的一种方式,台湾佛光山的禅静堂内可同时容纳上百人,修行时,禅堂之内没有一丝声响,只有佛龛前的袅袅清烟微微游动。听大师在这样的清净之所讲禅布道,的确是一种幸福。

刘长乐:“佛教讲究,介定慧,在这样一个庄严的禅堂里边,我们感受到了佛光山非常正统的这样的一种氛围。坐禅呢是这个佛教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修行的部分。在很多现在的寺院中间,实际上有些传统,包括有些仪轨,已经被忽略了。或者说被变种了变样了。但是在佛光山呢,这种形态呢还是非常非常严肃地,非常非常系统地保持下来了。

我们想问大师,除了在佛教方面的考虑之外,是不是还有一个在佛教整个体系的管理方面的用心。”

星云大师:“这个禅堂啊最讲究管理,过去释迦牟尼佛创立教团呢,他是用这个戒律来管理,那么佛教到了中国来,中国就从中发展一套跟戒律不同的管理,就是丛林的清规。清规和戒律一样,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什么时候做什么,什么时候不做什么。所以有了这个丛林的规矩,佛教也是戒律,而且人可以生活得很自然。

刘长乐:“我是第二次上佛光山,来感受大师的这种佛法无边的气度和这种非常非常有章有法的一种管理方式。今天中午,我们特别有幸地参观了整个在斋堂进斋的情况,500多人的大场面,听不见任何声音。然后在整个的这个诵经过程中间呢。大家都那么地端庄,都那么地虔诚,包括他们去斋堂的时候,路上排着队,走得样子是那么的心平气和。但是又那么步伐整齐。我们觉得这样的一种管理,它是一种内功,就是它在整个管理上,体现出来的对人心的管理,对人教化方面的管理是丝丝入扣的。”

星云法师:“这个所谓的管理,有时候就像用国家的法律来管理一样,不过法律管理是靠外面的规矩,它勉强你,逼迫你,你犯了罪,他就来制裁你。你不可以怎么样,怎么样。

这个戒律和规矩呢,它不是勉强的,它是发自内心的。你自己要心甘情愿,我要怎么样, 我要怎么样, 管理就是不管理 不管理的管理就是高明的管理。你管理我,我觉得你压迫我你勉强我,我不服气。所以最高的管理呢,要自己管理自己,每一个人要学好,这些都有有规矩的,有层次的。

 

我这个记得有一件事情,禅堂里面,忽然发现一个小偷偷东西,在禅堂这么一个清静的地方是很不可以原谅的,并且大家知道是谁,就齐心跟堂主要求开除这个小偷。大和尚听了:哦哦哦。

实际上没有去处理这个事情。过了不久,这个小偷他觉得第一次没有事啊 第二次他又下手,又再来了一次。那么大家就更加地不以为忍了,请这个堂主把他赶走。那么大和尚堂主:哦哦哦哦。事实上也没有赶走。到了第三次,这个小偷又在下手又再来一次,大家不能原谅了,要求如果不把这个小偷赶出清静的禅堂,就统统离开,都不参禅了。那个堂主大和尚一听,说:你们统统离开,这个小偷留下来,为什么呢?他说:你们都是很健全的人,离开了以后到什么地方都有人要啊,这个小偷他毕竟身心不健全,我叫他走,到别的地方,他能到哪里去呢?我这个禅堂是佛门的慈悲的驯服场啊,我都不能包容他,这个世间哪里能包容他呢?这个小偷这一听啊他感悟了,洗心革面了。他心里觉得我错了 我从此不偷了所以这个禅堂的教育,有的时候他在管理,也有八科,有的时候,他也有像这种慈悲的包容,感化的,感动的教育。

在禅堂里是很普遍的,所以我想这个管理不是一定要用一定的制度、一定的处罚、一定的这个陈规、清规戒律。有的时候要随机应变,只要收到了好的效果。那就是最好的管理了。所以在这一点上,我们觉得呢 就是我们的人间佛教所体现出来的这样一种包容:它体现在各个方面对人的管教 对人的管理,包括对人的爱戴这方面就我们的体会是非常深的。我们想在佛光山的氛围中。所看到的这样的一个缩影,实际上是我们可以认识到的东方文化,不仅在佛教文化方面,所表现出来的。它的无限的生命力和它的包容性,即便是在我们所说的这种管理学中间,它也体现出来了。”

刘长乐:“大师对整个这个佛教体系的管理,超过了所有的现代企业家。”

解说:一个健康的宗教自创立之初,就要不停地面对同一个问题。如何管理数目日增的信众。已经有两千年多历史的佛教当然也是如此。自释迦牟尼佛创教以来,僧团的发展早已具备完善的管理制度,虽然历经时代的变迁,僧团统领大众的管理学也与时俱进、相当高明。在一些国家如缅甸、斯里兰卡,佛教融入政治,利用其管理思想影响着国家,社会之间的微妙关系,不论是宏观的国家,还是微观的团体或个人。

刘长乐:“佛教的许多管理思想,都有许多精妙之处。其中,尊重与理解成为了一个重要的基础。而只要更深入一步,就又会回到包容这个大的主题中来。

我们企业是上市公司,但是我们跟大师这样的一种比如说我们现在看到的,大师的这种井井有条的管理,当然您现在的管理还有一个非常非常好的一种变化,就是实际上您已经从管理的一线完全退出了,现在您用您所形成的这样一种体系和这样的一种制度,包括您的这种心留在了现在的他们这些管理人之中。这个管理要宽大开来说,佛教就是一个的最好管理学。”

星云法师:“所以佛教的很多经典,我是看了它都是可以用在人间的这个管理学。所以因此我是对这个世间,觉得谈判要尊重对方,你不为他的利益打算,他不会跟你和平相处啊。谈判要双赢,彼此合作要皆大欢喜,平时你要达到这个管理的效果啊。我想相互尊重,所以现在不是说做大官,不是臣服,就了事的呀,要能可以再为大众做事。比如,所以稻穗成熟,就更能低头; 水果只有长了重量了,才更能低下来;那么我们越是成功的人,越是要谦虚。所以我是想这个领导,要做世间的领导人,心中首先得马牛,做牛马服务,带来人和,所以缘分多了,人要服气了,我服气你,你打我,你骂我,我都不计较,我都觉得应该的,到了那个时候就好管理了。所以因此,不管一个什么人,你怎么样这个文功武治怎么样,我想人是最重要的尊重是最重要的,所以这个愈上位的人,愈能谦虚一点。所以这个管理学里面,我也想起了一件事有一次在台湾经济恐慌,大家就为了这个年终奖金,要为了加薪啊 游行啊,示威啊,社会动荡不安啊。我们这个山上,也有几百位退伍的老兵在这里服务扫地,没有事做了。

我也就跟他们就开玩笑,我说你们也拿个小旗子啊,到我们操场门口摇啊,去要求加薪啊,年终奖金啊。其中有一位老伯说,我们不要。我这听了很惊讶,你为什么不要呢?他说比金钱更宝贵的东西就是尊重,他说我们在这里服务啊。这里的法师们每天见到我们了。 一个合掌,点头,还跟我们讲老伯早,老伯好。他说那我们的精神上,这种比有钱更富有啊,所以我们不要加薪,我们要人尊重,要人看重我们。所以我说这个世界,人与人相处讲到最好的管理就是尊重他 爱护他 就能用他。这就是大师我们讲到的今天我们讲我们是把包容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那么在管理学上角度来说包容本来和管理是对立的,在很多方面就西方管理学角度来说。但是在大师的眼中实践中,我们可以看到的,包容在一些管理学中间非常重要的部分,用包容来管理。所谓管理管理事情比较好管的,事情嘛 不讲话嘛;管理金钱也好管,金钱也不讲话;随你用啊。管人最难,管人最难,你说管人难;管自己更难,管心更难,所以我们要讲究管理,先管理自己的心,先把自己管理好,所以身教胜于言教嘛。

那旁边的所有跟随我们的人,大概都能受我们的影响,所以我自己感觉到今天刘总裁承蒙像你这样的人都称我一声星云大师,我实在是乡村一个贫苦家庭的孩童啊,经过了几十年的岁月,我今天在世界各地都能称为大师了,谁在教育我呢,我都没有读过学校啊,就是我的几百万,几千万信徒他们教我的,因为有他们那么多的眼睛,那么多的耳朵,那么多在街道上到处都看到我,我不敢抽香烟啊,他们不容许我的啊;我不敢喝酒啊,他们不会容许我的啊;我也不敢随便买东西啊,他们觉得这个师傅这么好吃啊;我走路要规规矩矩的啊,所以,我今天能成为一个人,都是他们千万的信徒,他们苦心关怀我,教育我,因此我要感恩于他们。”

(责任编辑:荀志国)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