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人物动态 > 正文

温金玉教授撰文追忆净慧长老

本文作者: 5年前 (2014-04-23)

净慧长老法相 中国佛学网北京讯 近日,《中国民族报·宗教周刊》刊登了中国人民大学温金玉教授追忆净慧…


净慧长老法相

 

 

中国佛学网北京讯 近日,《中国民族报·宗教周刊》刊登了中国人民大学温金玉教授追忆净慧长老的一篇文章,题目是《清风明月夜 缅怀无绝期——写在净慧长老圆寂一周年的日子》,全文如下:

 

2013年4月20日,收到一位朋友短信,说净慧长老走了,心中瞬间感到一份悲苦,想着那一刻有着太多的不舍与不忍。实在说不出乘愿再来的祈祷,想不出寂灭为乐的法味。只是想着尘世的悲凉与无奈,想着俗情中的一别永别。净慧长老走了,于我们是千真万确。  

    一年来,在太多的场合,无数地听人谈及长老的嘉德懿行,触及到长老久远的影响,除了静静的缅怀、深深的追思,还有按捺不住的一份表达。  

如何去追思长老的法乳深恩,怎样去缅怀长老的丰功伟绩,并不是单单对逝去大德的一种褒扬之情,而是回溯先贤筚路褴褛走过的路,去为我们今天乃至于未来作一份参照。  

长老生前曾说:“我的经验很简单,就是‘两爱、双风、四要、四不要’,一共九个字。这是最基本的东西。坚持两爱的根本方向,树立双风的根本任务。根本方向就是坚持两爱——爱国爱教,树立双风——学风、道风。这是纲领,是根本,只要把这个根本抓住了,纲举然后就目张。”在坚持爱国爱教上,长老一生最敬佩的人就是赵朴初老人。他认为没有赵朴老,中国佛教就没有现在这个面貌。赵朴老不仅是宗教界领袖,更是中国共产党最亲密的朋友,是赢得各界人士尊敬的一位老人。长老说:“我在佛学院接受他的教育,改革开放以后又在中国佛协工作了一段时间。有很多东西,是从他老人家身上学到的,并且受用不尽。”长老在后来弘化南北的实践中忠实地践行着“爱国爱教”这一根本。他的本份是“听招呼,守范围;顾大局,识大体。”用实际行动去增进团结,回报社会,促进和谐,服务大局。他用朴素的话说“在爱国的大方向上出了问题,任何一个教,全国人民都是不欢迎的,全国人民不欢迎的教,你能起什么作用呢?”  

树立双风——学风与道风,是解决僧团内修、外弘的根本保证,是让未信者信,已信者令增长的基础。学风就是树立正见,道风就是坚持正行。比如长老一直倡导的“生活禅”,就是正见、正行的表达。他鉴于时代变化,因应现代人的根性,本着佛教契理契机的原则,秉承赵州“平常心是道”的禅风以及太虚大师“人间佛教”的精神,提出了具有时代意义的“生活禅”理念。“生活禅”将佛教“悲智双运”作了新的诠释,以觉悟人生代替智慧,以奉献人生代替慈悲。“觉悟人生、奉献人生”成为“生活禅”的纲领性口号与标志性旗帜,这是传统佛教根本理念在新时代的新诠释。  

“觉悟人生”就是正见。我们常说,诸佛出世一大因缘,就在于令众生开示悟入佛之知见。那佛的知见是什么?就是缘起性空。佛的知见所破的就是凡夫的自性见:执着于自有、独一、常住的存在。缘起是慈悲,性空即是无我。无我是空,慈悲是不空。虽知无我,而不断慈悲,故空而不空;虽行慈悲,而不执有我,故不空而空。修行的根本在于依四念处住: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解脱的法门其实就是从“无明”走向“无我”。这也是佛法的不二与不共。不共的是出离心,不二的就是菩提心。觉悟人生就是要懂得无我,从个人贪瞋痴的执着中解脱出来,认识到宇宙生命的实相是空性。  

“奉献人生”就是正行。佛法的主旨是为“宇宙定位”,进而去“安顿人生”。万法皆空,个几的生命如何安立?一滴水怎样才不会干涸,佛陀告诉我们:把它放入大海中。佛教存世的意义就是:于诸病苦,为作良医;于失道者,示其正路;于暗夜中,为作光明;于贫穷者,令得伏藏。长老曾概括为“以感恩的心面对世界,以包容的心和谐自他,以分享的心回报大众,以结缘的心成就事业”。  

如何去奉献人生呢?长老提出了“在生活中修行,在修行中生活”。一切时处善摄护,这为现代人提供了一条修行的捷径。既要有“实际理地不着一尘”的见地,更要有“万行门中不舍一法”的担当。这是“真空不碍妙有”的不二法门,也就是佛法的“胜义空”与“世俗有”,或“空如来藏”与“不空如来藏”。只有智慧而没有慈悲,就像一口敲不响的钟。“当为末劫如来使,刹刹尘尘遍现身。”所以老和尚号召大家要“大众认同,大众参与,大众成就,大众分享”。生活禅就是在生活中修行,其宗旨不是将禅消解于生活,而是将生活提升至禅修的境界。长老的理想就是对佛教的理念进行新的诠释,对佛教修行的方法进行新的概括。使佛教与现实人生联系得更加密切,使得佛教的境界不至于成为一个普通人遥不可及的目标,而是一个当下就可以实现的乐园。他要求弟子们“将信仰落实于生活;将修行落实于当下;将佛法融化于世间;将个人融化于大众。”这就生活禅的旨归,提法上看似新颖,其实是对传统的真实回归。在“生活禅”的行进旋律中,我们可以清晰地听到“郁郁黄花无非般若,青青翠竹皆是法身”的古韵。  

长老的恩师虚云老和尚示寂前,曾有遗言说:“我近十年来,含辛茹苦,日在危疑震憾之中,受谤受屈,我都甘心,只想为国内保存佛祖道场,为寺院守祖德清规,为一般出家人保存此一领大衣。即此一领大衣,我是拼命争回的,你各人今日皆为我入室弟子,是知道经过的。你们此后如有把茅盖头,或应住四方,须坚持保守此一领大衣,但如何能够永久保守呢?只有一字,曰:戒。”长老以佛心为己心,以师志为己志,呼唤“以戒为师”的精神,始终是一个遵戒重律的倡导者。比如对于僧才的培养,长老提出要“养成僧格,融入僧团”。首先是“养正”,然后才能谈到“传灯”。“信戒学修”的目标就是培养一个如法合格的和尚,培养僧人的僧格,也就是僧人的资格、僧人的人格。为此他提出著名的“四要、四不要”。  

所谓“四要”,第一是寺院的道风一定要传统化。第二是寺院的管理要律制化。第三是寺院的弘法要大众化。第四是寺院的生活要平民化,这是维护佛教正法久住的一个不可忽视的措施。长老特别提出历史上的“法难”事件来警示。这样的警钟应该长鸣。由此引出长老的“四不要”:做人不要有俗气,做事不要讲阔气,处事不要有官气,待人不要有霸气。  

中国佛教的路还很长,长老曾说:“现代化是从太虚大师开始的,我们现在弘扬‘生活禅’,还是走他的路,实际上他的路还很遥远,我们连一半都没有走到,应该说才刚刚起步。”   

在去年长老的荼毗法会上,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传印长老悲痛地说:“原本打算让你给我点火,没想到现在我来为你点火了。”相濡以沫之情,听来让人落泪。《增一阿含》言:“释师出世寿极短,肉体虽逝法身在。”虽然我们与长老一别永别,但长老的僧格、精神以及言教,时时刻刻陪伴并滋润着我们,这是我们永远的“无尽藏”。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