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人物动态 > 正文

温金玉教授撰文纪念陈扬炯先生逝世十周年

本文作者: 4年前 (2014-12-22)

2004年12月22日,是一个让人一念即心疼的日子。这一天,陈扬炯先生永远地离开了与他相伴数十年的师…

20041222日,是一个让人一念即心疼的日子。这一天,陈扬炯先生永远地离开了与他相伴数十年的师母,离开了他心心念念的儿女,离开了他倾注心力去精心培养的学生,还有他自己一生缔造的学术帝国……

陈先生为教育而生。先生是湖南省蓝山县人,193212月生于当地一大户人家。1953年东北师范大学毕业,1955年北京师范大学马列主义研究生班毕业,分配至山西大学任教。上世纪八十年代先生是省内为数不多的哲学教授之一,曾出任两所高校的校长,植栋梁之木,育天下英才,高校教龄40载,可谓桃李满天下。

 

陈先生为学术而生。先生肩担道义,妙手著文,一生勤于笔耕,著述等身。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就作为一方代表参加过一场关于柳宗元世界观本质是有神论或无神论的大讨论,引起学术界的关注。1980年先生出版的《哲学漫谈》印数高达百万册之多,在全国有重大影响。而先生此后用功最深、用力最多却是在佛学研究、特别是净土宗研究方面,成果卓著。仅专著而言,除研究五台山佛教的《古清凉传、广清凉传、续清凉传校注》,研究菩萨信仰的《普贤菩萨》、《文殊菩萨》,研究唐代高僧的《玄奘评传》外,先生的著述主要集中于净土宗典籍与人物以及教理与历史的沿革方面,有净土初祖慧远与一代译经家鸠摩罗什关于大乘要义问答的《大乘大义章释译》。对于净土宗的研究,先生有着独特的见地:“隋唐时期,弥陀信仰才成为净土信仰的主流,名为‘净土宗’,然后普及于佛门,深入于民间,以至明清时期形成‘家家阿弥陀,户户观世音’的局面。”净土宗在中国佛教宗派中,有其鲜明的修行特色,其观想诵念的信仰对象——阿弥陀佛;信仰方式——称名念佛;信仰目标——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往生正因——三心说(至诚心、深心、回向发愿心);往生外缘——本愿观;信仰的经典是净土三经一论:《无量寿经》、《阿弥陀经》、《观无量寿佛经》和《往生论》。基于这一特色,先生专门撰写了《话说阿弥陀佛》一书来揭示净土信仰的独特性。在净土宗的发展史上,其形态曾呈现出不同的阶段,先生一反中国佛教尊庐山慧远为净土初祖的传统观点,明确提出昙鸾创净土判教说,倡称名念佛,简化修行方式,实为净土宗的奠基人,应尊为净土宗初祖,这与日本净土宗、净土真宗的“三国七祖”说相契合。由此,先生特别重视对昙鸾——道绰——善导一系的研究,除与师母冯巧英教授合作出版了《昙鸾集评注》,他还撰写了《昙鸾法师传》、《道绰法师传》、《善导法师传》三部专著。对净土宗作如此系统研究且成果丰硕,可以说国内学者无出其右。先生在净土宗研究领域的扛鼎之作是2000年出版的《中国净土宗通史》,这是迄今为止中国学术界第一部也是唯一一部净土宗的通史。该书详细描述了净土信仰、弥陀信仰发展而为净土宗的历史进程,通过对一系列重要的净土宗经典、文献、人物及其思想特色的叙述,全面展示了渊源于印度的净土思想深入于中国民间、成为民众的宗教砥柱、蔚然成为净土宗的宏阔图景。此书是当代佛学研究的必读书目,被誉为净土宗研究史上里程碑式的著作,也成为先生一生缔造的学术帝国中的经典之作。于先生学界以研究净土宗学者第一重镇推之,当无愧矣。

先生的影响,无远弗届。笔者日前访学东京大学,每每于课堂上听到教授介绍先生的观点,或在图书馆与书店看到赫然排列的先生著作的日译本,心中就会充满深深的感恩与崇敬。因为在佛学研究领域,中国学者的著作被译为日文的并不很多。

“十载光阴一电驰,地冷风寒哭吾师。摩挲经籍痕依旧,泪流何止思量时!”天、地、君、亲、师在中国人心中,重若神明。古语云:“弟子事师,敬同于父。……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先生之于学生,恩同父母。你是进步的,我就是快乐的。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烛成灰泪始干,只有做过教师的人才能真切体会个中三昧。在先生逝世十周年之际,作为门下弟子谨以此一瓣心香,敬献于先生。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