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人物动态 > 正文

《贫僧有话要说回响》-佛光山人间佛教的新气象

本文作者: 3年前 (2015-05-30)

作为当代世界佛教领域内的一个新兴团体,星云大师创立的佛光山以其全新的气象而受到全球的瞩目。这…

    作为当代世界佛教领域内的一个新兴团体,星云大师创立的佛光山以其全新的气象而受到全球的瞩目。这些新气象可以从内在和外在两重形态共六种要素来进行观察,并为当代大陆佛教的转型与进步提供重要的启示。

    从内在形态来看,佛光山在佛学理论、修道风格、精神气象等三个方面都有自己的特色。这是佛光山僧团的本质特性之所在,是其他各种外在要素得以存在的内在支撑和发展向前的内在动力。

    1、星云大师的佛学思想是佛光山的灵魂。这种思想的最大特色,就是理性化、生活化、阳光化、通俗化。所谓理性化,这是近代全球宗教的一种重要发展趋势,是面对科学理性成为人类思想主流的背景下的一种自我调整。宗教的理性化不同于科学的理性化,星云大师遵循佛法的根本精神,就是智慧与慈悲的精神,在尊重所有佛教思想遗产的同时,以悲智双运的菩萨胸怀,宣导积极入世、福慧双修的根本旨趣,强调心灵的净化和心性的觉悟,给人信心,给人欢喜,给人希望,给人方便,在依赖神秘力量、寄托彼岸世界的传统佛教氛围中,开辟出一条面对现实、勇于担当、既清爽明亮、又自信自尊的佛学理路来,呈现出明显的理性化色彩。所谓生活化,就是突破了学理的层面,面对现实的生活,解释生活,应对生活;解释人心,应对人心;解释苦乐,应对苦乐。不再于哲学与逻辑当中周旋,不再于概念的辨析与论证中自我沉醉,星云大师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投放在最实在的现实生活中来。他对人心的观察准确到位,对世道问题的把握清晰明了,他提出的解析与解脱之路更是直面生活,直接起效,体现了菩萨救世的一片悲心。所谓阳光化,就是告别传统佛教当中普遍存在的苦难渲染,关注快乐的生活,具有积极的、正面的、向上的气象,呈现出喜乐化的佛学趋向,传递给信众乐观向上、勇敢无畏、轻松活泼、祥和温馨的信息。所谓通俗化,就是告别理论之高深,打破理论与生活之间的距离,彻底克服理论脱离民众的怪相,要使佛法的智慧转变为简单明了的心语,直接滋润信众的心田。这是一件极其伟大的事,也是一件极其艰难的事,非得有大智慧和大慈悲的人才可以做到。星云大师勇敢地承担起这个使命,使两千多年来让无数人望而生畏的佛教理论成为一种轻松美丽的智慧启迪。
      

    2、星云大师宣导和推行的教规也具有强烈的个性。在尊重传统的基础上,大师更加强调新的教规。这些新教规更加适合这个时代,而且从惩戒的森严与恐怖转向积极宣导的轻松与快乐。他说,“在现今的佛教界,可以说,传戒的那许多老师们,自己都不能做到不犯戒条,但是,每一个都说不可更改,这种虚伪、假相、不务实,怎么能让佛教随着时代进步呢?”“要依照传统的戒律、戒条,佛教是难在人间各种社会里面发展。”“现在佛教也不只是寺院了,佛化家庭之外,学校、机关、社会、国家,都需要人间佛教给予引导”。因此,大师在创建佛光山之初,也曾经订过《怎样做个佛光人》,总共十八讲;他还为佛光山教团制订了《徒众手册》。最近连续公诸于世的《贫僧有话说》中再次进行补充说明,强调“十要十不要”,从正常吃早饭、有表情回应、能提拔后学到能推荐好人、肯赞叹别人、能学习忍辱等等,都是实际而具体的生活化戒条,而早已为天下共知的三好“做好事、说好话、存好心”更是既明了,又实用。佛光山的教规既突破了寺院的范围,拓展到整个社会领域,而且大胆超越传统的藩篱,完全与现代生活接轨。这种改革是要有勇气的,也是要有智慧的。
 
    3、星云大师指导下的佛教修行体验与心理特征也具有自己的特色。大师德高望重,具有领袖的感召力,尽管没有被神化,但信众对大师的崇敬与皈依成为佛光僧团富有生命力的重要因素。佛光山作为一个独立的宗教团体,僧俗共处,四众和合,大家对本团体的高度认同感与皈依感,以及由此形成的凝聚力又进一步激发大众的归属感,佛光人的自豪与自觉成为信众生活的重要支撑。在这个群体里,神秘体验和神秘力量以及神秘境界等既不是大家追求的目标,也不是大家关注的物件,淡化对神秘力量的依赖,强调喜乐体验,强调心灵净化,强调人性自觉,强调自信自立,这种积极的、正面的、阳光的、欢快的心理特征一改传统佛教中常见的低沉、苦楚、哀怨、悲切、紧张、出离等负面心态,树立了一种自信、快乐、活泼的人生姿态。佛光人的这种精神气象感人至深。

    从外在形态来看,佛光山在场所、活动以及信众组织等三个方面也有自己的特色,这是佛光山作为一个宗教实体而呈现于外的三大要素,是直接支撑和实践其佛教理想的主要载体。
 
    1、星云大师主导下的道场建设既突破了佛菩萨供奉地的局限,也超越了传统寺院的范围,既具有人性化的特徵,也具有开放性的气魄。中国传统佛教寺院的殿堂主要是用来供奉佛菩萨的,各种造像以及庄严和供养基本佔据了殿堂的绝大部分空间,只能满足僧众的法事活动和信众上香礼拜的需求,连驻寺僧人的其他修行活动都难以满足,更何况不在寺院常住的居士,若要想从事一些体验、交流、听法等活动,更是无处可行。不仅寺院的空间格局不利于法事与礼拜之外的其他活动的开展,而且寺院作为宗教活动场所也没有提供其他活动的规制与惯例,这种只应对出家人日常拜忏性活动和信众烧香拜佛活动的寺院体制,很难满足社会大众对佛教寺院的全方位需求。星云大师主导下的佛光系佛教活动场所,除了保证传统宗教需求之外,更加注重开展各种新型活动的需要,例如讲堂、各类会议室、宾馆、博物馆、图书馆、法物流通处、写经处等,可以满足各种文化、交流、体验、学习、修行、接待等活动,呈现出一幅全新的面貌。所以,佛光系统中的寺院不仅仅是出家人的修行之地,更是全部四众弟子修行与从事交流的场所,也是凝聚社会各界力量、教化社会的平台。与此同时,佛光系统的场所已经突破了寺院的单一模式,借助于自办大学、合办学校、自建研究机构、慈善机构以及其他各种形式的文化机构,通过非寺院的场所,也就是完全世俗化的场所,作为与社会各界交流、凝聚社会各界力量、传播佛教思想的阵地。
 
    2、星云大师主持和宣导的佛教活动具有丰富多彩的形式和极其广泛的内容,涉及与佛教相关的各个领域,极大地推动了佛教向社会各个领域的传播。传统的佛教活动,首先是早晚功课,做到了这一点,“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要求就基本满足了。其次是各种法事,如浴佛法会、盂兰盆会、放焰口、打禅七、念佛七以及各种佛教节日期间的法事,特别是应社会各界的需要,从事超度、祝福、开光、荐亡、放生等活动。当然,也有一些交流、讲经等文化与研讨性活动,但是此类活动极少。在星云大师的宣导下,佛光人所从事的佛教活动不但突破了传统寺院的法事规制,增添了大量新型的佛教活动,而且突破了纯粹宗教性质的活动,拓展到文化艺术、乃至经济政治等各个领域,完全打破了宗教与文化、寺院与社会的界线,在无限广阔的平台上展现佛教文化的魅力,实现了广泛的社会参与性,呈现出无尽的活力。
 
     3、星云大师领导下的佛光山佛教群体也一改中国佛教的固有模式,呈现出包容、平等、民主、独立、开放等特色,无论在范围和规模上,还是在管理模式与运行体制上,都具有明显的现代化和国际化特徵。佛教信众由四大部分组成,其中出家二众为比丘和比丘尼,在家二众为男女居士。僧俗两类信众的关系是僧主俗从,二者之间存在巨大的分野。僧人住在寺院,居士分散于社会。寺院作为佛教的第一载体,本来是最具凝聚力的纽带,可是传统寺院只能由僧人进行管理和运营,居士完全被排斥在寺院体制之外。而居士在社会当中也一般没有自己的组织,处于一盘散沙状态。与此同时,传统的佛教组织缺乏独立性,在政教关系的大局中受到政治力量的巨大制约,难以实现自主自立。而星云大师领导下的佛光山,无论是各种机构,还是大大小小各种门类的团体,尤其是国际佛光会,不但突破了僧团的范围,实现了四众的共同参与,而且突破原来的格局,实现了独立自主,同时突破原来的管理模式,实现了民主决策与民主监督,这是两千年来中国佛教从未有过的一种突破。社会大众的广泛参与,僧俗四众的平等共处,去官方化的自由自在,民主管理的公平合理,使佛光山成为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佛教组织。

 

    本文作者李利安,系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