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主编专栏 > 佛学研究 > 正文

李利安教授:佛指舍利的地位与价值

本文作者: 9年前 (2009-11-11)

2009年10月24日 佛教在线 点击:1783次 一、佛舍利在佛教信仰体系中的地位释迦牟尼佛的…

2009年10月24日 佛教在线 点击:1783

 

 

一、佛舍利在佛教信仰体系中的地位

释迦牟尼佛的舍利是佛教各种舍利中最神圣、也最普及的舍利。其在佛教信仰体系中的地位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释迦牟尼佛是唯一学术界和佛教界同时认为真实存在过的历史人物,不但是佛教信仰的对象,也是一位伟大的思想家,这便同其他佛明显地区别开来,所以,释迦牟尼佛舍利崇拜说到底还是对一个真实的历史人物的崇拜,是对一位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品行高洁的文化大师的敬仰,所以,在释迦牟尼佛舍利崇拜中,宗教的神圣性与历史的真实性,信仰的超越性和学术的严肃性、文化的高雅性和道德的感召性完全统一起来了。

第二,释迦牟尼佛是佛教信仰中的现在世中的佛,而过去世中的诸佛已在遥远的过去灭度,舍利存世极少,只有像佛这样的具有大威力的圣者才能发现,所以极端难得。而未来弥勒佛现在还在兜率净土,自然现在也不会有舍利,而他方世界的佛,其身处境界的遥远无边,更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所能获得。所以,释迦牟尼佛舍利是我们现在世中的众生唯一可以获得的舍利。我们一般所说的佛舍利其实就是指释迦牟尼佛舍利。

第三,释迦牟尼佛是我们这个世界的教主,是佛教的创始人,为后世留下了极其宝贵的学说和济世益人的伟大思想,从佛教的时空观来看,我们与释迦牟尼同处一个时代,我们直接沐浴着释迦牟尼佛的智慧之光,所以释迦牟尼佛的舍利对于当代佛教徒来讲是亲切的。

第四,佛舍利不同于一般的高僧舍利和和菩萨与罗汉的舍利,佛是最终圆满者,是至高无上的圣者,是所有佛教徒向往的最高境界,是所有信徒的楷模,所以,释迦牟尼佛舍利具有至高无上性。

第五,早期佛教反对偶像崇拜,不主张神话佛陀,反对制作佛像,佛的舍利便成为对佛表示崇拜的最重要的途径,后世虽然发展出佛像崇拜等方式,但佛舍利崇拜作为最古老也最正统的一种佛陀崇拜方式,既具有最悠久的传统,也为世界各个派系的佛教所共同尊奉,所以始终占据着佛陀崇拜的核心地位。

第六,同其他佛陀象征物如佛像、菩提树、佛陀生活与传教地如四大圣地、佛陀经典、佛陀用具如莲花座与佛钵等相比,佛舍利具有稀有性和真切性的特点,以真身为直接崇拜的对象,这对于一般信徒来说,具有更强烈的震撼力、感召力和慑服力。佛教徒对于佛的舍利存有难逢难遇的想法,所以都愿意恭敬供养。一般来说,佛教徒都有这样的信仰,舍利所在,即如法身所在。因此供养舍利,便能结下值佛闻法的殊胜因缘而速成菩提。如《金光明经》卷四《舍身品》中所说:“舍利者,是戒定慧之所熏修,甚难可得,最上福田。”《大智度论》卷五十九中也说:“供养佛舍利,乃至如芥子许,其福报无边。”

第七,佛陀真身舍利具有无上的感召力。由于舍利的难得,所以,佛教在后世的发展过程,也逐渐允许人们以米粒或他物制作舍利代用品,如《如意宝珠金楞咒王经》记载:若无舍利,以金银、琉璃、水晶、玻璃众宝等造作舍利……行者无力者,即至大海边,拾清净沙石即为舍利。亦用药草、竹木根节造为舍利。这种舍利尽管在学理的层面同佛祖真身舍利具有相同的意义,但在信仰的层面,毕竟还有真伪之分,与此相比,释迦牟尼佛的真身舍利则具有无上的权威性。

第八,佛舍利灵异信仰在佛教界自古以来一直非常流行。既然佛舍利有如此神圣的地位,所以历代供养、礼拜佛舍利的事迹层出不穷,其内心之精诚,其法事之奢华,其感应之奇特,可谓佛教领域的一大奇观。《高僧传》卷一《康僧会传》记载,吴主孙权原不信佛教,他曾经召康僧会问佛教灵验之事,僧会虔诚祈请,感得舍利,五色光炎照耀,孙权大为叹服。关于此等事例,《三宝感通录》、《广弘明集》与《法苑珠林》等书皆有很多记载,成为中国佛教文化中的一种重要现象,直到今天依然有很大的影响,不但是佛教界的一种重要信仰,也是学术界关注的重要研究领域。

二、佛指舍利的独特优势

从古到今,在世界各地发现的佛舍利很多,尤其是近年来在中国陆续有不同类型的佛舍利出土,并相继引起不同程度的反响,有些地方也因此而试图在佛教文化资源的开发利用方面作一些文章,这表明大家对佛舍利在佛教信仰体系中重要地位的普遍认可。不过,我们认为,尽管佛舍利在宗教意义上具有同样的性质,但在当代现实社会中并非所有已经发现的或将来会发现的佛舍利都具有相同的感召力和认可度。法门寺佛指舍利具有独特的优势,能够从所有舍利中脱颖而出,在整个世界引起强烈的反响,这种独特的优势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佛指舍利是世界佛教各个派系唯一共同认同的佛,即释迦牟尼佛的舍利,从而具有最广泛的宗教感召力。从世界文化的角度来看,佛指舍利崇拜比阿弥陀佛、药师佛、观音、地藏、文殊、普贤等佛菩萨信仰以及密教的曼荼罗和各种咒语等具有更广的适应性和更高的认可度,能够感召世界各国各派的佛教信徒。这也就是为什么佛指舍利可以赴泰国等地接受不同民族不同佛教派系的万众瞻礼,而很多菩萨道场并不能在全部佛教派系中获得一致认同的原因。

第二,佛指舍利是释迦牟尼佛的真身舍利,而不是感应所得的具有神秘性的感通舍利,也不是为了掩护真身舍利的仿照舍利(即所谓影骨),更不是为了一定修法需要而制作的代用舍利,法门寺佛指舍利的真身性使其在佛教徒心目中具有无上的真切性和无与伦比的神圣性。从宗教心理学的角度来看,这是信徒获得精神慰藉、开发自身潜力、树立生活勇气、直面各种困难的重要途径,不但是佛教信仰中最具神圣的部分,也是现实生活中最具抚慰和激发意义的心理因素。

第三,佛指舍利在佛教的正统信仰中是被信奉为阿育王时代分发而来的佛舍利,而阿育王的那次舍利分发在佛舍利流传历史上属于第一次大转供,即对第一次八国供奉的舍利进行重新再分配,转移供奉于世界各地,这也是世界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佛舍利转移供奉。这次转供而来的舍利同后世多次转供之后曲折辗转所获得的舍利不同,既具有历史的久远性,也具有历史的清晰性和传承的可靠性,所以,在正统佛教的信仰中,佛指舍利在中国的历史已经超过两年多年,所以被认为是历史久远、传承有序、来源神圣的佛舍利。

第四,尽管印度古代历史漆黑一团,但阿育王的历史却是清晰可辨,阿育王的建塔之举也为世界各国的历史学家一致承认。阿育王不但是印度历史上第一个统一帝国的最强盛时期的皇帝,也是历史上第一次把佛教推向世界的文化伟人,还是历史上第一次对佛教遗迹进行勘察确定、第一次把佛法用于治理国家的皇帝,至今在世界范围内依然具有显赫的名声,英国等国家联合拍摄的影片《阿育王》前几年还曾获得奥斯卡提名奖,把阿育王的名声进一步推向世界。法门寺以阿育王时代分发舍利为起源,从而与阿育王结下不解之缘,这也为法门寺佛指舍利蒙上了浓厚的历史感和庄严感,同时也凝聚着中印文化交往的丰富内涵,是中印两国佛教徒共同完成的人类文明交往的结晶。

第五,佛指舍利是迄今为止在历史上曾长期受到国家和一般民众狂热崇拜、虔诚供养的佛舍利。尤其是在唐代的时候,佛指舍利经历八位皇帝六次迎奉,持续二百多年,举国上下引起强烈反响。享有这种历史地位的佛舍利在中国只有法门寺的佛指舍利,在世界范围内,目前依然留存的舍利中也只有斯里兰卡的佛牙舍利可以与之媲美。

第六,在佛教信仰当中,佛指舍利的传承脉络清晰,特别是唐代时期的多次迎奉以及唐代以后始终封存完好,没有出现任何潜隐、散失、毁坏、转手的过程,具有确凿无误的传承性,这是目前世界范围内相继发现的其他佛舍利所无法比拟的。

第七,佛指舍利的再现伴随着大量珍贵文物的出土,唐代文物如此大规模、多种类的发现在中国还是第一次,引起了全世界的震惊。这些数量惊人、制作精美、规格极高、文化内涵丰富的稀世珍品都是对佛指舍利的供养,在今天则更是实实在在地为舍利提供了无上的庄严,这是其他所有舍利都不具备的优势,它们为佛指舍利提供了浓厚的文化氛围和文化铺垫。

第八,佛指舍利在历史上获得世人的认可,在当代依然具有广泛的认同性,自从1988年再次对外开放瞻礼以来,佛指舍利连续不断地受到来自世界各国的佛教信徒的礼拜,其中既有国家元首和其他各种国家级官员,也有大将军、大富豪、科学家、艺术家、文化名流和佛界领袖。同时,佛指舍利还多次出国出境,接受人们的供养与膜拜,例如在泰国迎奉时有200多万民众瞻礼,在台湾迎奉时有400多万民众瞻礼。所以,可以说,佛指舍利是当代所有佛舍利中接受信众礼拜最多、礼拜规格最高、礼拜最频繁也最热烈的一枚舍利。

第九,佛指舍利在唐代的时候供奉在法门寺地宫,该地宫是目前全世界所发现的各种供奉舍利的地宫中规模最大的地宫。如今,佛指舍利即将供奉在新建成的合十舍利塔之中,而这座合十舍利塔无论在地宫的规模、塔身的高度、塔基的范围、塔中的面积、塔内的设置、塔体的形制、建塔的费用以及舍利供奉和保护的科技含量与安全性能等方面都堪称世界第一,这是任何其他佛舍利所无法比拟的。

第十,佛指舍利自从出土以来,所引起的学术研究和文化回应在所有舍利中无与伦比。甚至可以这样说,法门寺佛指舍利所引起的法门寺研究以及相关的佛教文化研究,无论从数量来讲,还是从反响来看,比全世界所有已发现的佛舍利所引起的研究的总和还要多很多倍。因为法门寺舍利地宫的发现而召开的国际学术研讨会、以及所建立的博物馆、所出版的书籍和论文,成为一种耀眼的文化现象,这是法门寺的骄傲,也是中国佛教文化的光荣。

第十一,法门寺佛指舍利在全世界的知名度是其他任何舍利无比比拟的。以百度搜索为统计的数据为例,搜索“舍利”一词有239万条信息;“佛舍利”一词则有13.9万条信息;再以世界历史上影响最为广泛的三大佛舍利为例,“佛牙舍利”有3.86万条数据;“佛顶舍利”仅有500多条信息;而“佛指舍利”则有10多万条信息。正如季羡林先生在佛指舍利发现后不久所感慨的,“佛骨旋风会以雷霆万钧之力扫过佛教世界”,“世界上许多国家,特别是日本、印度、南亚以及东南亚佛教国家,都纷纷议论西安的真身舍利,这个消息,像燎原的大火一样,已经熊熊燃烧起来了”。

第十二,法门寺佛指舍利所具有的文化因素以及这种文化所携带的社会影响力,在近年来相继发现的其他所有舍利中无与伦比,因为法门寺的佛指舍利已经在社会其他领域发挥了重要重用,如在民族团结、两岸统一、外交关系以及传统文化复兴(如瓷器文化、茶文化、丝绸文化、丝绸之路)、学术研究、人文旅游、文化产业等方面都为国家、为民族做、为社会出了正面的积极的贡献,而供养佛指舍利的那些珍品作为奇珍文物,在中国与日本、法国、印度等很多国家的文化交流与友好交往中也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

三、佛指舍利的当代价值

法门寺佛指舍利具有多种的特性,表现在它不仅仅是佛教的圣物,还是具有悠久历史的文物,在这神奇的舍利中蕴含着极为丰富的宗教意义和文化价值,从而在当代社会依然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第一,精神感召。也就是佛指舍利所具有的宗教神圣性及由此而来的精神感召意义。法门寺佛指舍利在世界三大体系的佛教中被一致认可为源于古印度阿育王时代的佛舍利,而阿育王在全球分布供奉的佛舍利由来源于前5世纪时古印度八国对佛舍利的第一次供奉,所以,法门寺佛指舍利具有佛教公认的明确清晰的传承,从而具有很高的权威性。由于佛舍利崇拜是佛教崇拜的核心形式,是拜佛像、拜佛经、拜佛地、拜佛寺等其他佛教膜拜方式所不能比拟的,所以,法门寺的佛舍利便成为世界佛教徒的崇拜对象。也正因为如此,人们才说法门寺是世界佛教圣地。可见法门寺的佛指舍利具有显著的宗教意义。

第二,道德教化。也就是佛指舍利所具有的智慧象征性以及由此而来的道德教化意义。佛教的佛崇拜不仅仅是对具有超人间性的佛陀无上神力的崇拜,更主要的是对佛的智慧与佛的慈悲的一种敬仰。所以,在佛舍利崇拜中,佛的智慧和佛的慈悲便成为非常重要的内涵。佛的智慧尽管有各种各样的阐释和理解,但其核心还是观悟世界与人生的真相,塑造宽容、放下、轻松、自由、随和、坦荡的心态;而佛的慈悲则是无缘之慈,同体大悲,即不讲先决条件的祝福和善待一切众生,不讲彼此分别的怜悯和帮助一切众生,为众生之喜而喜。所以,法门寺佛指舍利在感召人心、施展教化、提升民众道德水准和精神涵养方面具有重要意义。

第三,历史审视。也就是佛指舍利所具有的源流悠久性及由此而来的历史审视意义。佛指舍利源于前5世纪一位伟大导师的圆寂和前3世纪一位伟大国君对这位导师的崇拜,中间又经过了无数政治家、哲人、诗人、艺术家、佛学家、军事家以及普通百姓的供奉与祝愿,可以说,佛指舍利既凝聚着悠久而厚重的历史,也蕴含着无数人的愿力与祝福,是一部历史长卷,也是一束充满灵气的神光。透过这样一种神奇之物,我们能够贯穿起一部漫长而丰富的历史画卷,从而既为我们展现人类的探索世界奥秘和寻找心灵归宿的历史,也为我们理解人类精神特性以及信仰的意义提供一种途径。

第四,人气吸引。也就是佛指舍利所具有的存世唯一性及由此而来的人气吸引意义。据文献记载、中国有供养释迦佛真身四座寺院,其中泗州普光寺已沉入洪泽湖底,岱州及终南五台的舍利在会昌法难时敕令毁坏,故法门寺地宫内发现的佛指骨,是唐代所深藏后,迷失千年之久全国唯一的佛指舍利。这证实了真身宝塔的特殊地位,亦是震撼全世界的一宗历史文物的大发现。这一特点使法门寺具有很强的人气以引力,而这种人气吸引力无论对旅游发展还是对文化普及和伦理教化,都是非常重要的条件。

第五,现实启示。也就是佛指舍利所具有的文明交往性及由此而来的现实启示意义。佛指舍利是中印文明交往的结果。没有阿育王的异域传法,没有中国人对外来文化的宽容与吸收,就没有法门寺的佛指舍利。经过二千多年的历史积淀,佛指舍利如今已经成为中华文化的重要象征,这种来自印度的圣物如今成为中国人的骄傲,这种文明交往内涵在整个中国都均有典型意义。我们很难再找到一个样板,能够像佛指舍利这样在中外文明交往历史上所具有的形象性、深刻性与影响性。所以,佛指舍利对于现代人认识人类文明交往和文化对话具有积极的意义,尤其是为我们今天处理中西方文化交流具有借鉴的现实价值。

第六,人文提升。也就是佛指舍利所具有的文化丰富性及由此而来的人文提升意义。佛指舍利不仅仅是一个宗教的圣物,为了安奉和供养舍利,从前3世纪的阿育王时代起,经过两千多年的漫长岁月,直到今天,人们想尽各种办法,尽情挖掘自己的艺术想象力和创造力,以表示自己的虔诚,所以,创作出无数用来安奉和供养舍利的场所、器具和其他各种物件。仅从唐代最后一次封存供养舍利的地宫来看,其中就琳琅满目的艺术精品,无论是金银器,还是密质瓷,无论是丝绸还是石刻,也无论是茶具及各类生活用品,还是宗教造像或宗教法器,个个都堪称人类艺术的杰作。今天这些艺术珍品依然保存在佛指舍利的身边,这对于我们认识人类艺术创造力、欣赏古人艺术品位、陶冶今人艺术情操、全面提升现代人的人文素质等均具有现实的意义。

第七,民族团结。法门寺佛指舍利是中国三大派系的佛教信徒一致信仰和崇拜的圣物。自从佛指舍利重新开放瞻礼以来,很多藏族、蒙古族、傣族等信仰佛教的少数民族前来法门寺瞻礼佛指舍利。应台湾佛教界的请求,由中央人民政府的特别批准,2002年2月23日,法门寺佛指舍利由西安地区启程赴台湾地区供奉37天。先后到佛指舍利座前瞻礼朝拜的信众有400万人次,在佛指舍利巡礼移动沿途迎奉的信众有数十万人,对凝聚台湾人心,维护中华民族的团结和国家的统一起到巨大的作用。就像《佛指舍利赴台祈愿文》中所说:“慈悲伟大的佛陀,我们海峡两岸的信徒,云集在您的真身舍利座前,向您礼拜,向您赞颂!您融合了我们两岸信徒的心。” 2004年5月25日,应香港特别行政区及佛教界的请求,中央人民政府批准佛指舍利赴香港供奉瞻礼,大陆和港人同沐佛恩,共享安乐,促进内地和香港文化交流,加强两岸友谊,密切相互交往,对保持香港繁荣与稳定具有巨大的现实意义。正如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董建华《在“佛指舍利瞻礼祈福大会”开幕仪式上的致辞》中所说,“这次为恭迎佛指舍利及其他国宝圣物来港而举行的瞻礼祈福大会,不单是佛教界的盛事,更有利于宣扬和平,团结各界,祝愿社会祥和,这些对香港有莫大的鼓舞。”

第八,外交纽带。佛指舍利还可以为中国开展与很多国家的友好交往发挥纽带性积极作用,而作为佛指舍利的供养品,很多唐代稀世珍宝也曾经应邀去过很多国家展出,发挥的对外交往作用更加广泛。例如,为庆祝中泰建交20周年和庆贺泰国国王蒲美蓬陛下登基50周年,应泰王国政府邀请,1994年9月13日,中泰两国政府签订协定,在蒲美蓬国王诞辰(12月5日)前后,恭请法门寺佛指舍利往曼谷供养85天。泰国总理川?立派,副总理占隆?西蒙,空军司令西里蓬上将和专程到北京迎请佛指舍利的泰国外长他信?西那瓦,前空军司令、佛指舍利迎请委员会主席恭?披曼蒂上将等各界代表上千人参加了迎请仪式。佛指舍利在泰国供奉期间,泰国国王和僧王都前往瞻拜。王室成员、军政要员、佛界人士和民间约220万人次顶礼膜拜,虔诚赡礼,将中泰文化交流推向了一个历史新阶段。正如赵朴初《在首都佛教界恭送佛指舍利赴泰巡礼法会上的致词》所说,佛指舍利赴泰巡礼,供泰国僧俗大众朝拜,这是中泰两国人民、两国佛教界悠久的传统友谊日益发展的重要标志。2006年11月11日至12月20日,应韩国佛教界即政府邀请,经中国政府批准,佛指舍利被迎请到韩国,分别在韩国首都首尔和釜山市供奉,韩国佛教界的高僧大德、市政官员到普通民众,社会各个阶层和团体先后有百余万人怀着虔诚之心,顶礼膜拜。学诚法师《在法门寺佛指舍利赴韩国供奉迎归安奉法会上的讲话》中说,“从佛教信仰上讲,中国佛教与韩国佛教同根同源,法乳一脉。这次佛指舍利赴韩国供韩国佛教徒瞻礼朝拜,为我们两国佛教的友好关系谱写了新的篇章。”“我相信,在佛陀指骨真身舍利的庇佑下,在中韩两国佛教界的共同努力下,中韩两国的传统友谊,以及中韩两国人民种种友好的关系,必将会得到进一步的加强和发展,为两国人民带来更多真实的利益。”

佛指舍利还可以在佛教信徒的心理慰藉、信心培养、救助感应、佛法推广等方面发挥现实的作用,而这些宗教性和精神性的作用可能正是佛舍利之所以成为圣物并流传两千余载的根本原因。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