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佛教动态 > 交往动态 > 正文

日本僧人为“七三一”再来华谢罪

本文作者: 8年前 (2011-04-28)

2006年,日本僧人岩田隆造就曾自…

                          

点击进入下一页

  

   2006年,日本僧人岩田隆造就曾自费来华谢罪。图为2006年5月11日在哈尔滨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的活体试验展厅,岩田隆造双膝跪地,点燃香火,在经鼓声中,开始了诵经仪式。(图片来源:新华社摄影:王茜)

                      

点击进入下一页

   图为2006年5月11日,日本僧人岩田隆造在哈尔滨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的活体试验展厅为侵华日军的当年恶行谢罪。 (图片来源:新华社 摄影:王茜)

中国佛学网黑龙江讯 426日,75岁的日本僧人岩田隆造敲击太鼓、闭目诵经,希望借此帮助殉难者们安息灵魂,为侵华日军的当年恶行谢罪。

 

25日,这位被称为“孤独谢罪者”的日本老人再次只身来到位于中国东北哈尔滨市的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开始了他在中国的又一次“谢罪之行”。

 

一场春雨使“北国冰城”气温骤降,夜间最低气温接近零度。身材瘦小的岩田隆造身着单薄白色僧衣、黄色袈裟,佝偻徐趋。身前两个布包上白底黑字用中文写着“谢罪”,身后的背包上则写着“中日友好”。

 

在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岩田隆造驻足于一条两侧刻满殉难者姓名的狭窄廊道,双手合十、祈祷忏悔。“虽然没有亲历那段历史,但来到这片遗址,听到死难者的悲惨遭遇,我感到像亲身遭遇那样心痛,一生中最难过的心痛。”他说。

 

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在侵华日军细菌战罪证遗址基础上建立,这里曾与德国奥斯维辛集中营并称为世界两大杀人魔窟。据罪证陈列馆馆长金成民介绍,抗日战争期间以细菌试验方式直接被日军屠杀的受害者有3000多名,间接受到伤害的中国人超过30万。

 

“做错了事就应该道歉,日本人在这里犯下了罪,我要用自己的行动帮他们赎罪。”岩田隆造说。

 

岩田告诉记者,这是他第二次来到哈尔滨,也是第五次到中国。他此次来华有三个目的,第一是为侵华日军犯下的罪行谢罪,第二是对日本大地震发生后中国政府和人民的慷慨援助表达谢意,第三是希望到达同样发生过地震灾害的汶川,在那里绝食三天,为地震死难者祷告。

 

“日本发生地震和海啸时我在斯里兰卡,听说中国人对日本给予了很多援助,我非常感激,这代表中国人民的宽容,也体现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谊。”他说。

 

岩田隆造1936年出生,大学毕业后曾在银行工作,45岁时在东京山妙法寺出家,现在斯里兰卡修行生活。接下来,他还将前往长春、辽阳、天津、南京等地,于512日在汶川结束此次“谢罪之行”。

 

看过电影《黑太阳731》的朋友,大概不会忘记这支犯有反人类罪行的部队。

 

二战结束时,731部队被迫解散,从此,竟一度销声匿迹,几乎沉睡在了历史的角落中。

 

517日新华网一则《侵华日军731部队人体实验1467名受害者身份确认》的消息,让731这支恶魔部队再次走进公众视野。

 

这支部队是如何在战后的日本销声匿迹的,它的高官如何隐身在日本社会各界逃脱战争的罪责,旅日学者萨苏透过证据为您揭开冰山一角。

 

日本陆军731部队,公开名称关东军防疫给水本部,实际是在抗日战争期间,日本军国主义政府准备细菌战的特种部队,专门从事生物战细菌战研究和人体试验相关研究的秘密军事部队,在战略上占有重要地位。它归属日本陆军省,受日军参谋本部和日本关东军司令部双重领导。拥有从事细菌战研究工作人员二千六百余人,其中将级军官五名,指挥官是石井四郎中将。该部队曾在人体实验中残酷杀害成千上万来自中国,朝鲜,苏联的无辜者,并生产细菌武器,在中国等战场进行使用。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