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世界佛教 > 东方佛教 > 亚洲佛教综论 > 正文

亚洲佛教流传史(二)

本文作者: 11年前 (2008-04-06)

3 以戒定慧为禅修次第 佛陀认为,包括祭祀、祈祷、火供、念咒等的仪式,以及断食、烧身、…

3        以戒定慧为禅修次第

佛陀认为,包括祭祀、祈祷、火供、念咒等的仪式,以及断食、烧身、自残一类的苦行,皆属于「戒禁取」,并不能断除烦恼,也不能解脱生死。因此,佛陀在世时,僧团并不注重仪式,也没有诸如唱诵、念咒之类的修行方法。最接近于仪式的行为,也许应该是比丘僧团所举行的羯磨了。然而,凡是学过律者都知道羯磨并不是仪式,它只是比丘僧团内部的一种民主表决会议。上座部佛教的修行特色是传承佛法、守护戒律、保持正念、修习禅定以及培育观智。当然,在现今南传上座部教区内,也有诸如祝圣水、祝护符、系圣线之类的仪式,但那只是佛教在流传过程中受到古婆罗门教残余风俗、当地民间信仰及鬼神崇拜等因素影响的产物,并不属于严格意义的上座部佛教。

根据上座部佛教,要成为一名比丘首先应当尊重戒律。正因如此,在上座部佛教国家,至今依然能够看到按照佛陀当年所制定的行为规范过着剃除须发、三衣一钵、托钵乞食、半月诵戒、雨季安居、不持金钱等等如法如律生活的比丘僧团,使我们仍然能够亲切地感受到最接近于两千五百多年前佛陀在世时佛教僧伽简单朴素的修行生活。这种特异的文化现象和历史现象,的确令我们感慨万千。

于此举一个上座部佛教僧人守护戒律的例子:在缅甸东固王朝末期,缅甸僧团内部因为穿着袈裟的问题引起一场激烈的争论。1708年,敦那村(Tunna)有个名叫古那阿毗朗嘎拉(Guõàbhilaïkara)的长老规定沙弥在进入村落时可以偏袒右肩,被称为「偏袒派」(Ekaïsika)。部分比丘指出僧人在进入村落时必须披覆双肩,这派僧人称为「披覆派」(Parupana)。两派相持不下,争论持续了二十四年,国王礼请四位博学长老进行调解也得不到解决。贡榜王朝建立之后,这场争论又闹到阿劳普耶王(Alaung Paya,公元1752~1760年在位)那里。国王支持偏袒派,命令僧人必须偏袒右肩披着袈裟。有饱学长老牟尼王音(Munindaghosa)等两位上座不从王命,对佛发誓:宁舍身命,护持佛陀戒法,尽形寿不舍弃。结果遭国王驱逐出境。1783年,孟云王(Bodawaya,公元1782~1819年)在位时,披覆派又引经据典,驳斥偏袒派并获得胜利。孟云王下诏全国:比丘一律不得偏袒右肩入聚落。这场前后相持了七十五年之久的「着衣之争」终于宣告结束。

根据比丘学处的众学法(sekhiyà dhamma):僧人在进入俗人住区之时,必须包覆整齐,即通披袈裟,以示威仪庄严;而在礼敬佛陀和上座比丘时,则必须偏袒右肩,以表恭敬尊重。从「着衣之争」一例可以看出南传上座部僧人注重戒律的严谨作风。

正如佛陀在提及持戒时经常如此教导说:

“Sampannasãlà, bhikkhave, viharatha sampannapàñimokkhà pàñimokkhasaüvarasaüvutà viharatha àcàragocarasampannà aõumattesu vajjesu bhayadassàvã, samàdàya sikkhati sikkhàpadesu. ”

「诸比丘,你们应当具足戒与具足别解脱而住!应以别解脱律仪防护而住,正行与行处具足,于微细的罪过也见怖畏。受持学习于诸学处!」

 

在律藏的注释《普端严》(Samantapàsàdikà)中也说:

“Vinayo nàma buddhasàsanassa àyu, vinaye ñhite sàsanaü ñhitaü hoti. ”

「毗奈耶乃是佛教的寿命;毗奈耶住立,教法亦住。」

 

在现代物质文明高度发达的今天,南传上座部比丘们仍然过着托钵乞食、不非时食、半月诵戒、雨季安居、行自恣法、作迦提那衣、遇事羯磨等简单朴素的原始佛教乞食制生活,这不正是他们视戒律如生命的修学态度之结果吗?

然而,上座部佛教的修行特色并不仅仅在于严持戒律,持戒严谨只是上座部佛教的表相而已。上座部佛教至今仍传承着一套完整系统的止观禅修次第,禅修者能够依据止观禅修,亦即在戒清净的基础上修习禅定,培育定力之后再修习观慧,乃至断除烦恼,解脱生死,现证涅盘。关于这一点,我们将在下一部分再行讨论。

 

4        以现证圣果为禅修目标

佛教在印度一千五百多年的发展史中,基本上可以分为三个时期,此三期分别对应佛法的三大类,即:

1.正法(Saddhamma),即纯正的佛法、真正的佛法;主要流传于佛世至佛灭后五百年间;佛灭后两百多年(公元前240年前后)传入了斯里兰卡、缅甸等地。

2.像法(Saddhamma pañiråpaka),即相似的佛法、似是而非的佛法;主要盛行于佛灭后五百年至一千年间,期间陆续传入了中国、韩国、日本、越南等地。

3.末法,即末流的佛法、微末的佛法、枝末的佛法;主要盛行于佛灭后一千年至佛法于印度本土消亡,期间传入了西藏等地。[7]

 

虽然佛陀的教法可以依其流变而分为正法、像法与末法三个时期,但这主要还是指在印度本土的历史发展情形。根据上座部佛教,现在仍然属于正法时期,现在仍然能够通过实践导师之教而断除烦恼、证悟涅盘,甚至还能证悟「三明阿罗汉」(tevijjà arahata)[8]。如果认为现在已经是不能再证悟道果的时期之观点,被认为是造成「法障」(dhamma antaràyika)的邪见。只要三藏圣典仍然存在于世间,只要佛弟子们仍然能够真正地实践佛陀的教法,正法时期就会继续存在!

在《大般涅盘经》中世尊就很明确地说过:

“Ime ca, Subhadda, bhikkhå sammà vihareyyu§, asu¤¤o loko arahantehi assà’ti.”

「须跋陀,于此,只要比丘们正确地安住,则世间将不空缺阿罗汉!」

 

依据业果法则,造作善业能造成善趣的结生,并招感乐之果报;造作不善业能导致投生于恶趣,并带来苦果。只要导致生死流转的烦恼还没有被根除,就还会继续造业,并将随着所造作的善业或不善业继续投生、继续轮回。

如果想要解脱痛苦、止息轮回就必须修行。修行的方法包括布施、持戒、修习止观等。然而,唯有修行观慧直至证悟圣道果,才能断除烦恼、出离生死轮回。为什么呢?因为布施、持戒等虽然属于善业,但是却不能断除烦恼,只能造成投生到人界或欲界天趣。如果禅修者修习定而达到禅那,而且能够将禅那维持到临死那一刻,他将能够投生于梵天界。所有这一切,都是依照业果法则而发生的。能够达到禅那并维持到死亡时刻固然很好,但是禅那只能够镇伏烦恼,仍然不能拔除烦恼之根。至于其它的善业,则是更加的不保险。大多数的情况是:尽管布施、持戒等善业能够导致投生到善趣,然而,由于临死时的不如理作意,恶业也可能会超越善业,而造成投生到恶趣。

 

根据上座部佛教,佛陀出现于世间的目的乃是为了令众生解脱痛苦、止息轮回、导向寂止——涅盘。佛陀说:

“Seyyathàpi,    bhikkhave,    mahàsamuddo    ekaraso   loõaraso, evameva    kho,    bhikkhave,     ayaü    dhammavinayo   ekaraso vimuttiraso.”

「诸比丘,犹如大海唯有一味,即咸味;正是如此,诸比丘,此法、律唯有一味,即解脱味[9]。」(《律藏·遮说戒犍度》,《增支部·第八集·跋哈拉达经》,《自说·布萨经》)

 

佛陀也曾经明确地教导大弟子优波离(Upàli)尊者说:

「优波离,对于某些法,如果你知道:『这些法并非导向完全厌离、离欲、灭尽、寂止、胜智、正觉、涅盘』,优波离,你就可以肯定地受持:『这是非法,这是非律,这不是导师的言教。』

优波离,对于某些法,如果你知道:『这些法导向完全厌离、离欲、灭尽、寂止、胜智、正觉、涅盘』,优波离,你就可以肯定地受持:『这是法,这是律,这是导师的言教。』」。(《增支部·第七集·导师言教经》)

 

因此,我们可以清楚地明白,佛陀教法的特点是导向解脱,导向寂止,导向正觉。同样,作为佛陀的弟子,我们就必须依循佛陀的教导,精进修行,以期达到断除烦恼、解脱生死、止息轮回、导向寂灭——涅盘。

对于禅修者来说,他最低限度必须在今生今世证悟须陀洹道果,如此才可以说是拿到了解脱生死轮回的保险。须陀洹圣者不会再退转回凡夫的境界,而只会不断前进;而且,无论他们投生至何处,都不会再堕落到恶趣,而只会不断地投生至更高的生命界,直到彻底止息生死、证趣无余依涅盘。

佛陀的教法是以人为本的。所谓「人身难得,佛法难闻」,就是要求我们应当好好地珍惜来之不易的人身,珍惜生命,精进地修持万劫难闻的殊胜佛法,乃至断除烦恼、现证涅盘。佛法绝非「等死」的教导,解脱也不会在死亡的那一刻自动实现。如果出家、修行只是为了等死,那只会浪费生命、糟蹋人身,辜负佛陀的慈悲教导。

正因为上座部佛教遵照佛陀以及当时声闻圣弟子们所教导的正法、律修学与禅修,以期在今生今世现证寂静涅盘为主要奋斗目标,所以上座部佛教在传统上是以被称作「声闻乘佛教」的「解脱道」为主流。「声闻」,巴利语Savaka,译为「弟子」,即亲自听闻佛陀音声言教的弟子,或者说是佛陀的亲传弟子。在严格意义上,只有那些已经证悟道果的圣弟子,才有资格称为声闻弟子。不过,在广义上的「声闻弟子」,也可以泛指一切遵照世尊所教导的正法、律修行乃至证果的弟子,这就包括实践佛陀教法的一切圣凡弟子。

 

虽然上座部佛教以解脱道为主流,但是,在上座部的典籍中也记载有菩萨道的修行方法,称为「大菩提乘」(Mahabodhiyàna),而且自古至今皆不乏其实践者。要成为菩萨(bodhisatta)必须发「至上愿」(abhinãhàra),并得到佛陀的亲自授记。要发「至上愿」必须具备八项条件,即:获得人身、生为男性、具备只须通过听闻佛陀开示即能够证悟阿罗汉果的能力、遇见活着的佛陀、出家、拥有八定及五神通的成就、增上行、想要成佛之极强善欲。在得到佛陀授记之后,菩萨至少必须用四阿僧祇及十万大劫的时间来圆满十种波罗蜜[10]。这十种波罗蜜分别是:布施波罗蜜、持戒波罗蜜、出离波罗蜜、智慧波罗蜜、精进波罗蜜、忍耐波罗蜜、真实波罗蜜、决意波罗蜜、慈波罗蜜、舍波罗蜜。当菩萨修习诸波罗蜜达到圆满时,就能证悟等正觉,成为一切知佛陀。

 

5、以说法利生来化导有情

也许有些人会认为南传上座部佛教属于「小乘佛教」,只教人「灰身灭智」,证阿罗汉做「自了汉」,对世事不闻不问,不发大心出来救度众生。其实这是对上座部佛教的莫大误解。

佛陀曾对诸比丘说:

 「诸比丘,诸婆罗门、居士对你们有许多帮助,因为他们供养你们衣服、饮食、住所、病人所需的医药资具。你们对诸婆罗门、居士也有许多帮助,因为你们为他们宣说〔此〕最初善妙、中间善妙、结尾善妙,具足深义与文句的正法,〔为他们〕显示完全圆满、遍净的梵行。诸比丘,如此,通过彼此间的互相资助,使导向超越诸流、正尽苦边的梵行得以住立。」(《小部•如是语》第107经)

 

作为佛教比丘,第一要务当然是精进修行以期早日解脱生死(自利)。此外,比丘尚担负着住持佛法的职责。住持佛法包括学习三藏圣典以传续佛陀的正法,以及说法利人。比丘们通过从事高尚圣洁的梵行生活来培育心智,同时也通过实践世尊的正法、律以及弘扬佛法来回报社群、自利利他。

在《长部·教诫西伽罗经》中,佛陀提及出家沙门与在家信众之间的相互义务。在家信众应当以五种方式来奉待作为上方的沙门、婆罗门:以慈善的身业,以慈善的语业,以慈善的意业,不关闭门户以及供养必需品。相应的,作为上方的沙门、婆罗门应以六种方式来慈愍在家信众:令远离恶行,令确立善行,以善意悲悯,未听闻者令听闻,已听闻者令正净,以及指示生天之道。

 在家信众供养布施出家修行者衣服、饮食、住所、医药等如法必需品,在物质生活方面资助出家人。而作为对广大信众的回报,佛陀要求比丘们应当在言行举止上能够作为人天师范、道德楷模,在心灵上、信仰生活上也应当对在家人起到帮助鼓励和皈依投靠的作用,比丘们必须是在家信众的精神导师和心理医生。因此,一位佛教比丘除了严持戒律、潜心止观修行、保持佛法传承之外,还应当以适当的方式适时地向在家俗人宣扬佛法、开导群迷。

已经证悟圣道果的禅修者,堪称为照亮这个世间的「世间灯」,堪作世间最上福田,众生对他们哪怕只是一合掌、一赞叹,皆已种下殊胜之善业因,更何况是礼敬、奉事、供养、布施!所谓「一切布施中,法布施为最」。真正的救度众生应该是使众生越渡生死苦海,而不是只种些世间的小善小福而已。「正人先正己」,人们应自己先修好善法,知解法、彻见法、悟入于法,然后才能教导他人。一位已经证悟道果的圣者有能力更好地指导他人正确地禅修。佛陀曾把生死譬喻为瀑流,把世间譬喻为苦海。如果自己尚沈溺生死瀑流,如何救拔有情出离苦海?如果自己尚是凡夫俗子,如何教导众生具足圣智?如果自己尚未彻悟圣法,如何指引众人体证涅盘?

 

上座部佛教流传的地区几乎都是全民信教的地区,这固然与当地的风俗习惯及历代诸王的护持有关,但佛教僧团所起到的表率作用也不容忽视。在传统上,上座部佛教寺院既是儿童接受传统教育的学校,又是当地村民小区活动的中心,基本上村中所有的会议、公共活动,都是在寺院中举行。作为上座部比丘,他们既是知识的代表及道德的楷模,又是积累功德的对象及道德理想的倡导者,他们充当着广大在家信徒精神导师和心理医生的角色。佛教的影响在上座部教区无所不在,几乎渗透到每一个人的生活方式、行为模式、价值观念、人生趣向等方面。在泰国,一个佛教徒一生的追求就是成为一名僧人、修建寺塔、供养僧团、服役寺僧、日常守持五戒、斋日供佛并守持八戒等。受到佛教「不杀生」的影响,在缅甸,屠宰、狩猎、网捕、畜牧被视为令人厌恶的职业。据说市场上鲜鱼活虾没有人买,以至有些外国人还认为缅甸人喜欢吃臭鱼死虾。在下缅甸克因邦帕安地区(Hpa-An  Township,  Karin  State)有位萨曼雅道西亚多 (Sàma¤¤adaung Sayadaw Bhaddanta  Vinaya),在其慈悲的感化之下,附近方圆三英里(约五公里)范围之内的人都不吃肉、不饮酒。

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亚洲各国纷纷掀起一股「主义」热潮,在一些落后的农村地区及山地少数民族爆发了反政府斗争及武装暴动。为了遏制这股热潮,增加农村人民的福利,泰国政府于1964年开始先后推行了「传法使计划」和「弘法计划」,想用佛教思想来统一各民族,保障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被选派前往各地弘法比丘的任务是向村民讲解佛法,劝人皈依佛教、受持五戒、乐善好施、热爱国家及效忠国王,帮助解决心理和精神的烦恼与压力。此外,比丘们还教导公共卫生、健康常识、现代农业技术,帮教罪犯、济助穷困等。据泰国宗教事务局统计的数字,仅1971年,传法僧人为2105人,人民受教数为1,055,884人,公共场所受教人数为2,336,699人,宣誓的佛教徒有533,771,修禅者为172,582人。上个世纪中叶,泰国周边的缅甸、寮国、柬埔寨等国家一直动荡不安,而泰国在经济等领域的稳步发展,与佛教所起到的作用不无关系。当代上座部佛教比丘到政府机关、学校、监狱、医院等地弘法教化是司空见惯之事,许多寺院还定期不定期举行各种各样的弘法、禅修、星期日学校、社会公益、节庆等活动,有些比丘还经常应邀远及欧美澳等西方国家弘法教禅。

从种种的现实事例来看,南传上座部佛教并非自私自利、不顾众生苦难的「小乘佛教」。

除了上述五点以外,上座部佛教还有许多特色,比如重视传统、敬重长老、僧俗分明、盛行头陀、龙象辈出、礼敬佛塔等,限于篇幅,于此不作详述。



——————————————————————————–

[1] 阿育王,又作阿輸迦王、無憂王,西元前272~前232年在位。

[2] 據考證,金地位於今天緬甸南部的達通(Thaton)至泰國中部的佛統(Nagara paññhama)一帶地區。

[3] 師子國,又稱獅子洲、蘭卡島、楞伽島(Laïka),即今斯里蘭卡。

[4] 佛陀入滅之後,則以菩提樹、舍利塔或佛像來代表佛陀。

[5] 從1953年至2003年為至的五十年間,緬甸已經出現了九位能夠背誦巴利三藏聖典的三藏持者(Tipiñakadhara),其中有三位已經去世。

[6] 南傳上座部佛教似乎並不注重歷代祖師大德的論著。

[7] 北傳大乘佛教,包括漢傳佛教和藏傳佛教都普遍認為現在是末法時期,並且早在南北朝、隋唐時期就已經開始流行了末法思想。隋嘉祥吉藏的《法華義疏》卷五中說:「佛雖去世,法儀未改,謂正法時。佛去世久,道化訛替,謂像法時。轉復微末,謂末法時。」(大正34, p0518a)然而,有趣的是,上座部佛教並不認為現在是末法時期。

[8] 在《長部註》中提及正法能夠住世五千年:「以證得無礙解而住立了一千年,以六通為一千年,以三明為一千年,以乾觀者為一千年,以別解脫而住立一千年。」在《相應部註》、《增支部註》以及律疏《心義燈》中也有類似的說法。現在是佛滅兩千五百多年,也即是處於第三個千年,所以在這時期還可能證得具足宿命明、天眼明與漏盡明的「三明阿羅漢」。

[9] 解脫味,即解脫煩惱之味。一切於教法中得成就者必定只是心無執取而從諸漏解脫。

[10] 波羅蜜,巴利語parami,是以大悲心與行善的方便善巧智為基礎的聖潔素質,例如佈施、持戒等;而且這些素質必須不受渴愛、我慢與邪見所污染。

关于作者

文章数:14853 篇邮箱地址:5118@qq.com
STFOYI